(修真)师姐的剑

第93章 排名战(六)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在经过一阵激烈的讨价还价之后,杨夕与五十七老兄达成了五百块灵石陪战一场的约定。

    拿人钱财,自然要卖力干活。

    杨夕这次上场,没有像之前一般废话,上来就是抢攻。天罗绞杀阵——缠字诀!

    灵丝飞出,对准人高马大的五十七,照例是一个抓取。

    然后,杨夕真正的体会到,门派里的高手,和前面的菜鸟,终究是有很大区别的。

    五十七在幻丝诀就要缠上的刹那,突然腾空跃起,一个空翻,让过了飞来的灵丝。

    双足在空中连踏,虽然还有些不稳,却是立在了空中。

    杨夕脱口道:“空步?”

    五*笑,“妹子,换招吧,好歹咱也是能坐稳排行榜的人呐!这空步,咱也练了好久呢!”

    空步、瞬行、识刃,正是之前花绍棠直接点进杨夕脑海里的三项法门。杨夕之前有粗略扫过几眼,已经知道这三项法门未必强大,却十分精巧实用。

    并且这不是寻常法术,乃是进入昆仑战部的必修战技。

    就拿这五十七施展的空步来说,筑基修士方能飞行于天,这本是修真界的常识。因为筑基练体之后,修士才有本领全面控制自己的肢体,并且去处全身杂质。让身体身轻如燕,蕴藏于空气中的灵力可以透体而过,此时放有可能违反自然规则一般,升空而去。

    但空步这种战技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个规则。灵力凝于足底,形成一股向下喷发的力量,虽不像正统的飞行那般飘飘欲仙,却也能足踏虚空,如履平地。

    只是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战技不像法术学会便可,战技都是靠技巧千锤百炼的练习而成。但看杨夕七年锤炼一个战技,且每次使用都要绷烂十根手指头,便知这玩意儿有多难。

    而这空步,新手学起来,灵力收发掌握不好,不小心翻个跟头就美丽转成风火轮,一个转弯就热情的奔向大树,甚至两足灵力不平衡优雅的从空中栽下来,都是寻常的。

    不寻常的甚至发生过,灵力强大,续航持久,却控制得不好,直接冲上天捅了云彩——比如有“空步水鱼”之称的释少阳。

    空步虽然难练,但因为节约灵力,适于实战,在修真界推崇这门战技的还算不少。

    入门大典时,仙灵宫方少谦一行人,看似谦和的登场,便是用的空步。

    杨夕当时没眼光,并不知这隐含的嚣张,却是把离幻天那踏着法宝飞下来的众人通通比下去了。

    劫持“归池”的时候,昆仑大长老的登场也是空步。花绍棠常年离地半尺,除了他本人是个洁癖之外,更是一种修行。

    (据传闻,还有掌门人个子不很高,却喜欢居高临下看人有关,不过这个我们就不好深究了……)

    五十七这招看起来不十分漂亮,却也是有几分火候了。众人一时都有些惊叹,想看杨夕要如何应对。

    杨夕却只是默默站地上,仰头看着。

    五十七居高临下:“丫头,你咋不攻击,认输了?”

    杨夕没答,面无表情的问:

    “师兄,你会剑气吗?”

    “哎?那个太高端了……”五十七有点愣。

    “那师兄,你兜里有符箓、爆炎蛋之类的东西么?”杨夕继续问。

    “没的,我是剑修……”

    杨夕点点头,原地盘腿儿坐下了。

    围观的都傻了,五十七疯了:“丫头你能认真点么?你又打算玩你的泥巴么?”

    “我很认真的,是师兄不认真。”

    “我怎么不认真了?”五十七懵了。

    “师兄,你根本就没有在天上攻击我的手段。我只要坐这儿等着,你灵力耗尽,自己就掉下来了。”

    五十七呆:“……”

    杨夕叹口气,“所以我才说,你是打不过我的。不是谁厉害的问题,而是我一路打过来,你们根本不是为了输赢在战斗,完全就是在秀本领呐……”

    五十七面色涨得通红,这话没错,不是为了秀,怎么会使出不十分熟练的空步?

    “所以我才不愿意跟你们玩儿了。”杨夕一脸无奈,“还老撺掇我换招,能用一招解决,我为什么要暴露那么多?看家本领,不是应该压在箱子底下,关键时刻才能保命么?”

    这是杨夕,从到了昆仑之后,一直都不大理解的事情。

    为什么好多新弟子,看起来都这么弱呢?不是实力的强弱,而是战斗的意识。

    睡觉时不知防备,练功时不知刻苦,甚至对战时也不懂危险,争面子,抢宠爱,为了出点风头,就把自己的底牌全部掀给人看。

    杨夕微微有点迷茫,他们都不怕死的吗?

    他们都不知道,其实死亡两个字,就追在自己的屁股后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扑上来把你一口吞掉,连骨头渣滓都不会剩下吗?

    自己六岁就懂的道理,为什么他们都比自己大好多岁,却都好像从来不知道一样呢?

    为什么?

    最后,五十七老兄到底没好意思在天上站到灵力耗尽为止。

    而这一战,也就在他落地后的三息时间内就结束了。

    五十七到底是练气期的高手,比前面那些靠运气抢上名次的废柴,多支撑了一会儿。最终却是没能避免被扔下台的命运。

    躺在擂台下的地面上,五十七木愣愣的听见小姑娘对他说:“师兄,你这样不行的。如果有人要杀你,你要死好多遍了。”

    五十七的思绪还不能从刚才的雷霆一击中拔.出来,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不浪费一丝灵力,最简单、直接、有效的一招。就让他的全部攻击和招式,全部化为了一阵飘然春风,吹过无痕。

    可是做出了如此精彩的对应,那乌溜溜的黑眼珠里,却一点波澜都不曾有过。

    仅有的,是她迅速的抬起头,环顾了一遍四周,仿佛在提防着有人会马上冲上去对付她。

    如果是之前,他听了小姑娘的话一定会觉得是在耍帅。

    但他现在他好像有点懂得这姑娘的性子了,她说的所有都是实话,甚至之前说自己很忙,可能也不是在推脱,或者自抬身价。

    五十七愣愣的问:“难道曾经有人要杀你吗?”

    “曾经?”杨夕很奇怪的看了五十七一眼,“不是曾经,是一直都有呐!”

    五十七呆住了,他很想问,那你是怎么长大,怎么修仙的?你爹你娘,都不管你的吗?可是没等他问,那个小丫头就没事儿人一样的走开了。

    真好像那个一直有,说的是一直有吃饭,一直有喝水一样平常。

    有了五十七做榜样,后面一棒子练气高手不得不纷纷掏出灵石,雇杨夕“勉为其难”的打他们一顿。

    高手们内心默默滴血,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楚久则是其中最郁闷的,因为杨夕终于挑到他的擂台时,他已经做好准备应战了。

    结果杨夕却义正言辞来了句:“穷鬼自重!”

    就把他给跳过去了……

    楚久只觉得一记闷棍迎头击中了他的一颗侠客心。

    说好的义气呢!

    类似楚久这种混迹凡人江湖,行事有如此执拗霸气的,别管面上多么的好脾气,骨子里都还是挺有点大男子主义的。这□□裸的歧视,当真让他有点想挠墙。

    “不是说要战一场吗?”

    杨夕:“彼时我尚未发现自身价值。”

    杨夕一把推开茫然挡路的楚久:“哎呀你个疙瘩,咱俩啥时候不能打,快起开,别耽误我赚钱呢!今天要不打完,万一他们明天不犯傻了咋办?”

    身轻如燕的跳走了……

    楚久:“……”

    杨夕从五十七,开始一个一个往上洗,洗到四十九,终于有了点压力。

    对手的身法非常灵活,看得出不知是学了,还是潜心研究过应用的。

    杨夕终于不能再一招“缠”字走天下,不得不给了四十九撒了一张“织”字诀的网过去。

    而后洗到二十七,战斗的时间已经从见面结束,变成了要一刻钟左右。

    台下的人渐渐更用心起来。

    “她能挑到大师姐吗?”

    “能是肯定能,问题是今天能不能。大不了练个三年五载的,她这岁数,谁还能比她发力快呀?”

    “岁月不饶人呐……”

    台下这帮人议论得正欢实呢,台上的杨夕挑战到第二十名的,却突然停下了切瓜砍菜般的节奏,打了手势:“等等。”

    二十老兄是个阵法师,蹲在地上,两手准备好了开阵,紧张得满头大汗。

    只见那小丫头低下头去,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昆仑玉牌。

    盯着玉牌等了一会儿。

    再抬头却道:“我不打了。”

    人群当场就炸了。这说不打就不打,连个预示都没有?大家都等着看你超释少阳呢,好好的局面,你这么放弃真的大丈夫?

    二十号师兄更是一口气没喘上来险些憋死,“你这什么意思……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杨夕眨眨眼:“唔,我灵气不很够用了,所以不打了。”

    二话没说就跳下了擂台。

    刚下擂台就被一把银光铮亮的大铁勺拦住了。

    岑是苦一手举着铁勺,压根都没正眼瞧她,慢悠悠道:“天罗绞杀阵,我也是略有了解的。你的灵力,再用一次‘绝’都没问题。”

    杨夕眨眨眼,低头靠近这位一身食堂土豆味儿的岑师兄,低声道:“都是好人,下不去杀手。打着束手束脚的,没意思。”

    这个理由,岑是苦倒是更容易接受一些。

    风骚的岑大厨吊着眼梢看看远处,谭文靖几人摊在地上,还在被昆仑的医修们努力缝补。除了对这几个,杨夕似乎真的没再出过什么狠招。

    岑是苦收了铁勺,却忽然一把将杨夕揽到怀里。一副流氓老大招小弟的模样,声音不大:“上次让你来聚义斋坐坐,怎的一直没来?”

    杨夕被迫欣赏了岑师兄从胸口到脐下一身整整齐齐的好肌肉,“师兄,你先把衣服系上咱们再说话呗?”

    岑是苦一愣,乐了,他从来这幅不修边幅的德行。因为“聚义斋”从没招揽过女修,这凶巴巴的小东西隔了一年也没长出个女人样儿,他还真忘了避个嫌。

    不过他随性惯了,也不在意,手指头挑着她下巴颏:“怎么着,小丫头,你还知道自己是姑娘?”

    杨夕挠挠鼻子,一脸认真:“师兄想多了,我就是吃了一年的土豆就蛇肉,再也不想闻土豆味儿了。”

    岑是苦被残酷的真相迎头给了一个暴击,僵立当场。

    杨夕趁机从他胳膊底下溜了。

    结果她这下场实在突然,连刚刚被伤了自尊的楚久都追上来问:“你到底怎么了?不赚灵石了么?”

    杨夕脚下不停,楚久也一直跟着。

    两人都没注意,他们正路过一站一坐,两个披着黑袍子的老男人。

    杨夕一边走,一边教育楚久:“我说楚久,我觉得你也应该像我一样,学着长点儿心眼。昆仑最卑鄙的高手说过:慢慢赢才有得赚,一次赢多了,人家就不跟你玩儿了。”

    黑袍下的残剑邢铭一僵。

    去看身边的高胜寒,脸色看不见,那袍子却是在一直抖,指不定笑成什么样儿了。

    “老二,我怎么觉着,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呢?”

    邢铭横他一眼,淡定的板着脸:“有什么不对,所以打牌的时候我能赢得大白脱裤子,你就从来不能。”

    楚久那边没参加过根殿的训练,却是不知这出处,正直的楚久完全不能理解这个段数的卑鄙。

    “什么意思?”

    杨夕脚步一停,离得两位黑袍客不远。低声道:“就知道你听不懂这么高深的说法。简单给你概括一下,就是要把这一百个台子的高手,像养韭菜一样养起来。然后长一茬,剪一茬,长一茬,剪一茬。像小师兄那样,一路打到第一名,韭菜根都刨出来了,哪还有人给钱找揍?”

    楚久:“所以你是……”

    杨夕严肃的眨眨眼:“等过个半年,名次往下掉个几十,再来剪他们一茬。”

    不远处,尚能听见的两个老男人呆若木鸡。

    高胜寒张着嘴:“韭……韭菜……”

    邢铭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前浪死在沙滩上啊,古人诚不欺我。”

    楚久还在努力消化这番“韭菜论”,却忽然见着眼前的杨夕开始摇晃。

    “你怎……”

    一个“么”字尚未出口,就见刚刚还大杀四方杨小驴子,身子一软往下倒去。楚久刚要伸手,却有旁边一个黑袍人突然窜出,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杨夕。

    那人伸手在杨夕腰上一摸,捞出昆仑玉牌来看了看了,笑骂:“这小兔崽子,竟然没一句是真话!”

    楚久:这个声音,怎么好像捡到自己的大侠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93章 排名战(六)》,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