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90章 排位战(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与杨夕同台的道袍老者,一听这话气得不仅仅是胡子,连头发都快翘起来了。咬牙切齿道:“丫头,你知道你在跟什么人说话!”

    杨夕:“老人?”

    老头已经确定这丫头是故意气他的!

    其实杨夕真不是。

    远远观战的楚久,忍不住笑起来,喊了一声:“杨夕小心些,那老儿曾是筑基!”

    楚久在这擂台上,不是呆了一天两天了,虽然谭文靖带着那五个跟班杀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升到了更靠前的位置,没捞着虐他们一把,但这老头之前跟人斗法的时候,是自己炫耀过的。

    底下围观的弟子,闻言纷纷一惊。

    这些弟子,大多是今年新入门的,只有少数来自修真家族,大多还是凡人中争出头来的散修。他们的思路大多数还停留在筑基都是高手,是见官不拜的能人。

    当下就有人幸灾乐祸等着这小煞星被虐,也有人悻悻然觉得不能见到个一路打上大师姐的,很是遗憾。

    却见杨夕用力冲楚久挥手:“不怕!‘曾经’啥的不管用。每一个死人都曾经是活的!”

    众人绝倒。

    那擂台上的道袍老者再也忍不住怒气,手中浮尘一挥:“丫头忒也狂妄!让你知道知道筑基锻体的厉害!”

    老者说的本来没错,境界掉落在修真界不算平常,但也不少见。

    尤其在筑基这一境,甚至有些家族会为了弟子筑基容易,提前用药物催到那个境界,先感受一下,再落下来自己进阶。

    对于筑基境界,大家的共识是,曾经拥有,强过从来没有。原因便是这仙凡之间的分水岭——锻体!

    即使体内灵液重新散成灵气。但毕竟是曾经用灵液锻过体的。体内灵力的总量比不上真正的筑基,但讲起身体的强度,却是比一般的小练气强多了。

    但杨夕可不是一般的小练气。

    那老者一浮尘挥出个火焰法术,仗着火焰的掩护,本体紧随着杀到。其实,这也是颇为谨慎的做法了,毕竟他还有点顾忌杨夕刚刚施展出来的奇怪法门。

    杨夕却是没用幻丝诀,脚下一踏,直筒筒的从高温火焰中穿过去,不抬胳膊不踢腿儿,脆生生的:“哈!”

    两颗脑袋就来了个对撞。

    “嘭!”

    围观弟子纷纷嘴角抽抽,听着就好疼……

    老者倒下了,带着脑门上一个紫红透亮的鼓包。不省人事。

    杨夕摸摸自己的脑门,也有个小包。

    八岁入道,今年十五,十五日一冲关,次次有天劫。天雷锻体七年,阴风锻体一年,杨夕的脑袋,却是比垫底的筑基结实多了。

    杨夕挺遗憾:“亏我想试试锻体的效果,结果你根本一点都不硬么!”

    谭文靖带来的帮手中,有个始终未说话的少年,见状颤巍巍的伸出手指:“她……她是妖修么?”

    杨夕又一次使出“天罗绞杀阵——缠字诀”,捆着昏迷的老头甩下擂台。

    顶着额头上的小包,回身对谭文靖几人龇牙:“怎样,一波流还是车轮战?”

    这几人若刚刚还心存几分侥幸的话,现在也都是一颗心拔凉到底了。

    谭文靖沉着脸,一挥手:“一起上!”

    谭文靖等五人陆续迈上了杨夕的擂台,法宝在手,法诀备好。

    最先上台的,是一个中年模样的修士,一上来就对杨夕拱手行礼:“这位小师妹,对不住。在下与师妹无冤无仇,并无意为难加害,也并不愿行此猥琐之事,实在是寿元将近,急于筑基,却还差着几种灵草,没得办法……”

    杨夕一挑眉:“这位师兄说话好奇怪。能被个寿元将近逼成混蛋的,难道平日里就是什么正人君子不成?”

    那中年身子一僵。

    却听杨夕道:“无冤无仇不要紧,马上就有仇了。想三两句话就让我不及你的仇……送你两字,白日梦!”

    围观弟子一片咳嗽声。那分明是三个字儿!

    中年修士到底还是要点脸的,被这样一顿言语削打,通红着面孔,一拱手,不肯再说话。

    他二人说话间,其他人已经陆续上台。

    杨夕在最后一个谭文靖一脚踏上擂台时,便二话不说抬手抢攻。

    手中灵丝分成五束,分别卷向五个人。

    火、雷、冰、水、土,五人各自施法抵挡。他们终究是比前面那些包子强点的,起码临阵知道先破了杨夕这早已外泄的招式。

    其中那斯文俊秀的青年,一把火烧了杨夕的灵丝,冷笑道:“变招吧,也让我们看看你的老底。或者说,你打算直接用体术对打?”

    杨夕却笑:“变招?对你们几个没必要。”

    青年还要说什么,忽然发觉不对。低下头来,却见自己的脚腕上赫然缠了一束灵丝。

    抬眼望去,却见另外四人的脚腕也被缠住,而灵丝的另一端,赫然延伸致杨夕的脚下踩住。

    杨夕:“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都不懂,还敢说会干架?”

    五人在一照面间被群嘲了智商,无不咬牙切齿。可这灵丝上身,他们大多数的法门却是不好用了,冰水无效,雷火却容易牵连到自己。

    只有那赤膊的汉子,虎目一瞪,掉头便跑。竟是要用蛮力把灵丝拉断。他前两步跑得分外费力,双目暴突,肌肉绷起。

    这灵丝竟然是意外的结实?他还不信了!

    大吼一声,身上肌肉顿时暴涨,裤子一同碎裂。眼看着人也拔高不少。见此情景,众人皆知,他要么学过神奇功法,要么有特殊血脉。

    汉子再次猛然发力,拼命往前奔。忽然觉得脚上力道一松。

    成功了?

    但他没来得及高兴一秒。

    因为他忘了自己是刚上擂台就被强攻,离擂台边儿太近,于是自己跑下去了。

    “一个!”

    去了一个块头最大的,杨夕终于开始收束灵丝。

    剩余四人不由自主的身子腾空而起。

    四人正好两两相对,纷纷伸手出拳,做好准备一旦在空中擦身而过,就互相借力破了这招。

    不料,杨夕根本没给他们这个机会,直接把所有人顺时针抡起来。忽悠忽悠转成了一只巨型风车!

    这招式不大好操控,杨小驴子在台上东倒西歪。

    另外四人则在天上头晕眼花。

    底下围观众纷纷好奇,这是要抡晕了对手?为什么不把他们朝一个方向,向以往那样甩在地上呢?

    杨夕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们。当风车转到最快的时候突然撤了丝线。

    风车末端拴着的人直接沿着切线的角度飞了出去。

    “轰!”那中年修士砸在旁边的建筑上,直接穿透了墙壁。

    看守比斗场的刑堂走过去,木着脸:“要赔。”

    那少年的运气不如他,直接甩向了远处的山崖。

    “啊啊啊啊啊——救命!”

    忽悠——一道剑光闪过,白袍刑堂接住了他。面瘫着道:“收费。”

    最惨的是那自忖聪明的俊秀青年。也不知杨夕是不是故意的,直接把他甩在了另一块比斗擂台上。

    那是第七名和第八名的擂台。

    两名高手正杀得眼红,看见飞来个影子,只当是对手的招数。一人一剑!俊秀青年吐着血被捅成了羊肉串。

    还是双签的大串。

    这一次昆仑刑堂没有出来刷存在感。

    围观众人:我们就知道,弟子什么的,在昆仑是不如墙壁值钱的。

    最后一个谭文靖,杨夕本是把他往一个水坑的方向甩去的,正对自己的背后,却久久没听见落水声。

    杨夕虽有惊诧,却没太当个事儿。毕竟,指望一招收拾了所有人,还是不很现实的。

    可当她回转头来,却没看见谭文靖。而是看见了一条漆黑鬼龙扑向自己。

    龙眼幽幽,有两点血红火光。再看谭文靖,却是没了影子。

    杨夕就地一滚,避过了鬼龙的冲撞。只觉得肩膀被火龙擦了一下,就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浸入骨髓,那力量寒如地狱幽冥。左臂瞬间就僵冷得失去了所有知觉。

    “谭文靖?”

    谭文靖的声音从鬼龙口中传出,却好像忍受着莫大痛苦:“呵呵呵呵……杨夕,我忍了你一年,隔三差五的被你羞辱,今天终于是个算总账的时候了。”

    杨夕:“你连着一年上杆子找揍,就是为了骗我上比斗台?”

    昆仑门内,禁止自相残杀。但从来都有一个地方例外,那就是比斗台。

    昆仑山训:擂台斗法,生死自负。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人如果有了力量,总是要有流血。

    昆仑,也并不曾例外。

    谭文靖嘶声的笑:“意外吧?曾经在你手上挣扎受辱的小角色,其实能碾压你的性命。”

    “你脑袋是有坑吗?都被我打成狗了,还要装菜?”杨夕满脸的不可思议:“之前小王爷说这世上有人天生喜欢被揍,我还不信来着……”

    谭文靖恼羞成怒,他不是装菜,他是真菜。这鬼龙之力是他盗取的家族法宝,他还操纵不好不说,一旦暴露,父亲大人就会发现,进而来逮他。要不是实在逼得没办法……

    “少废话!受死吧!”

    杨夕偏头大喊:“连师兄,在擂台上放鬼龙不违规吗?”

    正在修补墙壁的连师兄一僵,默默转过来。“不违规的。”

    周围一起忙碌的刑堂面无表情看他。其实你已经成了人家的召唤兽了吧……

    杨夕听了连天祚的话,仰头一个铁板桥,避过鬼龙又一次袭击。手上芥子石洞府往背后一扣。杨小驴子顺势滚了进去。

    再跳出来,手上赫然抱了一只胖鱼。抬手一指鬼龙:“胖池,给为师咬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90章 排位战(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