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85章 白门子弟(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只思考了短短的一瞬。“师父,我也要去。”

    白允浪在她头上给了一巴掌。“别闹!昆仑还用不到你这点修为去送死,难道以身饲怪,给怪物加餐么?”

    杨夕生受了这一巴掌:“我没闹,我也不是想去大杀四方什么的。我虽人小力微,帮忙做个前哨,扫尾之类还是可以的。而且上古神怪现世,便是您这样的元婴修士,在战场上也未必有多安全不是吗?

    “怪潮来势汹汹,波及到昆仑只是早晚的问题。退一万步讲,就算昆仑石最后的乐土,我也做不到眼看着你们流血拼命,自己缩在壳子里装聋作哑,假扮天下太平。”

    杨夕软软的牵着师父的袖子:

    “师父,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我躲不了一辈子,只有战斗才让人最快变强,这也是我的修行。”

    白允浪原本柔和的眉峰,凝成锋利的一线:“那你门内的修行怎么办?辅修未定,剑道未开,甚至六殿也只学了一个而已。旁人家的弟子,都是筑基期才出门游历的……”

    杨夕一听有门,这个问题,正是她开口之前,会思考一瞬的唯一顾忌。不过她心中已有定论,或许会耽误修行,但她以为值得,于是侃侃道:

    “参战的间隙,我可以自己做。六殿的修行,我本就不用人监督,我只需要知道修行的方法。三门技艺,我会去跟授业师父商量,天下那么多散修也成了大能,可见凡事总有自学的办法。”

    想了想,杨夕又补充一句:“我现在能把字认全了,不行我还可以读书。”

    白允浪见杨夕如此坚决,又思虑周密,于是明白这孩子的确是当真的。不由也慎重了起来:“前线的战况,掌门明令不许让外门弟子知道。就是内门,昆仑如今也都是元婴领着金丹在拼杀……你这样的,门里根本就不会给你发调令。”

    杨夕一向觉得,但凡还肯推脱,那就是有戏。

    于是释放了新学会的撒娇技能。小白手拽着白允浪的袖子摇,睁大眼睛,道:“师父,你这么厉害肯定有办法的!”

    白允浪:“……”

    杨夕又摇一摇:“师虎虎!”

    白允浪惯徒弟,这是昆仑出了名的。不过他自己从来都觉得自己是一名相当合格的严师,所以有点挣扎:“办法……也不是没有……”

    杨小驴子仰起头,眼睛一闪一闪:“我就知道师父最厉害啦!”

    白允浪完败!

    好吧,这小王八的尿性他是知道的。真是死死拦住了她,说不定就自己从别的渠道跑去了。到时候没有长辈护持,混在一群乌合之众里,说不定更危险。

    长叹口气,包子师父开始觉得让弟子去吃点苦头也好。摸着杨夕瘦骨伶仃的脊梁骨:

    “你这剑府,是极难得的。昆仑也有不少灵剑强大,修为却上不去的剑修。灵剑太强吸了主人太多灵力,主人本身资质一般,修行又不快。须得找人帮自己养剑,才能腾出点功夫修行。可修为高的他们用不得,境界低的一般又养不住他们的剑。所以你这练气境的十七骨剑府,已经有许多人来找我问过了。只是我怕耽误你修行,想等你筑基再说。如今……”

    白允浪揉揉杨夕头顶支楞八翘的双环髻:“我这两天就去给你找个剑主,待你们配合默契了,你的任务自然是随他走的。”

    杨夕蹦起来吊在白允浪的脖子上:“师父——师父——我就知道师父最好了唷!”

    白允浪误以为自己还有严师的形象,拼命把杨夕从身上摘下去以维持。

    “你这丫头!我先说好,给人养剑会耽误自己修炼进度。而且剑主带了个你,估计也只敢做些前哨或扫尾的任务,正面战场你是不用想的!只当见识一下别人的灵剑,润养一下剑府,为自己成剑做准备……你这孽徒,听见没有!”

    杨夕却道:“这还用找么?小师兄剑府碎了,我不就正好?他以后都得求人帮忙养剑,多不容易呢!”

    白允浪摸摸杨夕的头,神色有点复杂:“少阳还能等等,却还有好些人等不得了。”

    杨夕黑亮亮的眼睛弯下来,浅浅一笑。纵观整个修真界,横览八千八百仙门,就这有昆

    仑的逻辑总是同旁人格格不入。

    哪家门派不是有资源先给资质最佳的弟子,企图尽快堆出高境界。有了危难,却先把那些资质平凡的推出去做炮灰送死?元婴化神的尊者,洞府里的宝贝搁到发霉,前线的炮灰却连个保命的法器也没有。

    只有昆仑,每有资源,先给那修行艰难的弟子。每有危难,却是长老冲锋,掌门在前。护着一帮子小废物,傻乎乎的坐享太平。

    杨夕闭上眼,心里有一种温暖的冷醒。

    师长们以鲜血铺就的一条通天之路,纵是明知荆棘密布,坎坷丛生……为人弟子的又岂能不上,岂敢不上?

    杨夕只是有一点点遗憾。

    自己修行也不怎么快,成剑了以后可能就帮不到小师兄了。小师兄那么傲气的人,哪里会愿意四处求人呢?

    这一点点遗憾,一不小心,就上了脸。白允浪爱怜的摸摸杨夕的满头乱毛。

    弟子们友爱,他自然是高兴的。释少阳这半年来沉默了不少,做人师父的又何尝不心疼,不想自私一点。更何况白允浪本就是个疼弟子疼到骨子里的师父。

    可他剑府已碎,没有长好的可能。往后的仙途必然步步艰难。杨夕能助他一世吗?

    这个心里的坎儿,还是得他自己迈过。否则必成心魔。

    年头越久,他更会清晰的知道,“君子剑”的名声,到底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白允浪温声道:“杨夕,你修行上问题多多,现在最紧要是在一年内把它们都解决掉。为师才能信你刚刚说的话。”

    杨夕忽的想到一个问题:“师父,别家师父都赐功法给弟子,你怎么从来没给过我?”

    白允浪浅笑:“你现在修的是什么功法?”

    杨夕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还是原来老道士给的一套鼎炉功法呢,不过,最近我运功的时候试了试足下谷里顿悟到的东西,好像行功的方法可以变一变呢!”

    “这就是了。咱们昆仑的修士,什么时候学过旁人的功法?”

    白允浪把两鬓白绦捋到背后,傲然一笑:“昆仑求的是道,功也好、法也好,剑诀也好,昆仑人只用自己悟出来的。在昆仑,再传奇的功法,也是一文不值!”顿了一顿,狡黠眯眼:“唔,不过悟出来之后倒是可以刻到玉简上,卖给仙灵宫。那帮傻缺儿收集这个。”

    白允浪只觉得手下一空,那个枪毛□□的脑袋不见了。“哎,丫头你怎么了?”

    杨夕一脸呆滞的跪坐于地。

    “师父,我在仙灵宫的白玉殿里划拉来的宝贝,全都是功法的玉简。”

    白允浪极力隐藏,却还是在同情里面夹杂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假装:“哦,起码仙灵宫都是用最好的玉简,你以后可以用它们刻功法用,容量还是挺大的……噗哈哈哈!”

    杨夕:“师父!我是你亲徒弟吗?我其实只是你养来逗乐的宠物吧!”

    白允浪笑得更开心了,点着她脑袋:“嗯,宠物小猴!”

    此等胳膊肘往外拐,天天盼徒弟出丑的师父,要来何用?

    真是叔可忍婶儿不可忍!

    白氏一门虽然都又穷又逗比,却也都是难得的一诺千金。白允浪既答应了杨夕上阵一事,便不存任何敷衍。当即马不停蹄去给杨夕联系剑主,勿要找个个性稳重,制得住小丫头的人。

    而杨夕这边也丝毫没有得过且过的意思,混进战场再说的意思。她已经摸清了昆仑修士,不嗑药,不传功,却比外间散修进境快的原因。

    无外乎就是一个专注,一个苦修,加上多年开放交流得来的直逼本源的修行方法。而杨夕在不得已三心两用的情况下,便自觉给自己加了一条——拼命。

    她先是奔了掌事堂,给自己的六殿修行和三门技艺都报了选课。昆仑的收费价格,果然不负众望的又创新高。一万八千块灵石的消费,扣得人欲.仙欲死。

    关于灵根的领悟,刚刚结束根殿修行的弟子们,有近六成的人都选择了交付灵石,自己去“足下谷”自虐。

    杨夕自是没有这个时间,她找了块没人关注的石壁,开始建造自己的洞府。

    练气一到五层,加上准弟子、正式弟子,外带一个剑修,八个随身包杨夕共得到了八块芥子石。

    杨夕很取巧的把其中四块拼在了一起。方法很简单,就是进入一个芥子石洞,再把另外三个严丝合缝的并排贴在一面墙上。神奇的四块芥子石,便成了空间内自有空间,占地八平米大小的一个小厅。

    剩余四块芥子石,杨夕在小厅四壁上贴了三个单间,其中一间装满了从“足下谷”偷回来的泥巴、矿石和植被。足下谷的这些东西,蕴含的灵力比外界的要格外强些,即便是离了根本,放在个戒子空间里,依然灵力充裕。

    另外一个小单间被杨夕在地下贴了一个水坑,装了足下谷的河水,河水里面装着胖鱼归池。杨夕之前都是用大饭碗装归池的,突然生存空间大了不少,居然可以转身了!

    胖鱼感动得几乎流泪。

    归池这间于是用掉了两块芥子石。剩下的最后一间单间,被杨夕堆满了之前分批搜罗来的宝(垃)贝(圾)。

    有诡谷金丹修士送的灵剑夙兴,自己从前买的断浪绦,打蛇时候从蛇肚子扒拉出来的一堆废弃法宝,从仙灵宫白玉殿里划拉出来的,据说在昆仑一文不值的功法玉简。最后,还有半只被杨夕捆得像个破麻袋的装满胆汁的“幽冥鳞蛇”蛇胆。

    杨夕蹲在地上感叹:“我这哪里是个洞府,分明是个垃圾站”

    “不给自己备个卧室吗?”归池在水坑里游了两圈,出声问道。

    杨夕指指脚下的小厅,“我睡这。”

    那三个洞被堆得太满,她不大容易进去。

    归池一僵,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什么。

    他本以为杨夕这番捯饬,造出来的是一个客厅和三个房间。如今看来……似乎是一个屋子加上三个存储洞啊。被存储的归池,默默觉得有点受伤。

    杨夕没留意胖鱼敏感的情思,捯饬完三个洞,把从山河博览处得来的“橙蒲团”放在小厅中间。心道,也有好久没去上“山河博览”了,说起来这门课才是她最不愿放弃的。

    杨夕搞定了这一切,又用幻丝诀把自己的弟子服补了个大概,虽然看起来布料一块新,一块旧,但好歹是不像乞丐了。

    收拾干净大后方,杨夕就要马不停蹄的赶去脉殿跟殿主探讨修行事宜。

    昆仑六殿,主攻修行。四十二院一千八百堂,各专精一种法术或技能。

    根、脉、骨、悟、识、志,六殿的基础课程的修炼目的分别是:未入道“引气入体”、练气凝脉、筑基练体、金丹祛心魔、化神炼识,和宗门定期考验。

    杨夕是先入了练气才修的根殿,效果反不如从未修炼过的好。所以这练气期对应的脉殿,无论如何要先走一遭,不能误了时候。

    可杨夕的脚步刚迈出去一步。

    却听见身后响起归池有低沉的声音:“杨夕,你要试试修草木精道么?”

    “……”杨夕一脚又收回来了:“你认真的?”

    归池无头可点,在水里上下浮动了一下。

    “人修本身的境界,是先脉后体。可你经脉细得连根鱼刺都插不进去……”

    杨夕打断他:“不要诽谤我,鱼刺还是能□□去的。插不进的是筷子。”

    归池摆摆尾巴没理她,自顾自继续道:“但我见识过一种人修走精道的方法,练气期锻体,豁出去把经脉堵死。到了筑基期,再人力长出经脉来。这样得来的经脉,能比你原来的粗不少,还能自行控制走向。到时候多开一条,让它长得符合植物根系,就可以在里面种草。”

    杨夕:“听起来像门作死的邪法。”

    归池:“呃……其实任何种族不专本道,兼修它途,本来就不是正途……”

    言外之意,你昆仑剑修走的灵道一途,也是邪法。你都在作死的道上走很远了……

    杨夕:“所以人修灵道,是把自己修成剑鞘,人修精道则是把自己修成花盆?”

    归池摆摆尾巴:“你的形容有点难听。”

    杨夕:“那最后我会把自己修成一棵树么?”

    “……”归池:“这个不太容易。”

    杨夕:“可我捉摸着这也是个逆天的修法,总得有几个坏处。”

    归池觉得人修果然聪明悟性好,上下摇曳了一圈,连声音都提亮了一点。

    “一个是过程特别疼,一个是会变胆小。”

    杨夕豪迈一挥手,两步走到归池面前,盘膝坐下。“来,好徒儿,给为师讲讲具体怎么作死。”

    开玩笑,杨小驴子自认没有别的技能,就是特么的从来不怕疼!至于变胆小,她杨夕就是胆子缩十倍,也比正常人大不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85章 白门子弟(四)》,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