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83章 白门子弟(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因为晋级了练气五层,于是去了事物殿,领了“昆仑随身包·练气五”。本只是惦记里面那块芥子石,结果……

    又·被·坑·了!

    “瓜子皮”师姐掐着腰数落她:“你这上了半年的‘山河博览’,还有‘悟’殿刷了那么多次分,怎么也不来交灵石?”

    杨夕惊:“我交过,‘山河博览’选课的时候交了五块,‘悟’殿重考交了十块!”

    师姐噗的吐出一片瓜子皮,“你会算数么?五块一节课,你上了三百多节了!重考一次十块,你考了几十次!”算盘子一扒拉,噼噼啪啪直响。

    杨夕的下巴跟着昆仑玉牌上的数字一起,呼啦呼啦往下掉。

    飞流直下三千尺……

    师姐弹了弹她涂着鲜艳蔻丹的手指,“还有六殿的必修课程也快了,不知道你会被哪个殿召唤,我先压你几百灵石,免得你到时候不来交钱。”

    杨夕疾呼:“师姐不要!我肯定来……”

    师姐已经动手了。

    疑是银河落九天!

    师姐咔啪嗑开一粒瓜子:“你刚不是问我,哪里能合成芥子石吗?咱昆仑没这样的店铺,不过我可以做这私活儿,一百灵石合一块……”

    杨夕忙道:“不用了师姐,谢谢师姐,师姐再见!”

    一把抢回自己的昆仑玉牌,逃命似的跑了。活像后面有条火龙在烧她屁股。

    而杨夕一路跑出去,分明看见,自己绝不是一个人!掌事殿门口,有人失魂落魄,有人嚎啕大哭,大街上一片鸡飞狗跳被店家追债的弟子。

    杨夕擦擦汗,心中感叹,就昆仑这种坑法,只有景小王爷那种土豪才受得住吧?

    忽然眼前一道白影闪过。啊咧?这速度有点眼熟?

    跑远了定睛一看,那不青锋么?

    怎么没见小王爷?

    往青锋的来路看去,只见景中秀被一位身材壮硕的师姐死死按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大喊:“青峰快跑!保住爷的钱包什么都听你的!爷死都不会买那个天工一百零八盾的——!”

    壮硕师姐拍拍景中秀清秀的小脸蛋,一脸逼良为.娼阴(淫)笑:“不要叫了,你叫破喉咙也是没有用的。被灵器认主必须买,这是昆仑的规定。”

    景中秀嚎啕:“大姐你饶了我吧,我学的是驭兽啊!而且我自己会炼器啊!”

    杨夕(⊙△⊙)!我错了!

    可是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平衡了不少?

    杨夕后来又在一棵大树后发现了面色阴沉,正在抠树皮的邓远之。杨夕扫了一眼他腰间的玉牌——“负债一万八千块一品灵石”。

    杨夕(⊙o⊙)艾玛!

    这可太平衡了!起码我是正的!

    邓远之瞪了杨夕一眼:“你一定在偷笑!我从来就不怎么会赚钱!”

    杨夕举手:“我没有!”

    忽然一道剑光,落下一个黑衣的刑堂来:“这位小师弟,你扣坏了昆仑的树,要赔。”

    邓远之的手指还插在树上:“……”

    那刑堂道:“没人知道昆仑哪棵树会在千年之后修成树精,万一被你扣死,就亏大了。”

    “……”杨夕:“好吧,现在我笑了。”

    书院峰上,连续十几天一直回荡着新弟子的悼念钱包的哀嚎。

    昆仑书院的饭堂门口。

    白允浪负手而立,长衫坠地,白绦静垂。促狭微笑:

    “怎样,试过昆仑花钱的速度了?还不考虑换一个辅修?”

    要知道,寻常小门小派小家族,一个弟子一个月的供奉也就几十块灵石。在昆仑还不够上十天课!

    杨夕摸着自己的昆仑玉牌,一脸木然:“天降巨坑。我连卖东西都不敢去了……”

    相比起来,之前做准弟子时的小小坑。这绝对是放松敌人警惕,给予致命一击。昆仑其实和灵石才是真爱,和弟子是有仇来的……

    白允浪哈哈大笑,许久才在自家弟子的悲愤中收敛了一点点,挤兑道:“昆仑就是小世界,却把你们的修行历程压缩到极短,钱才显得不够花。其实,你若灵石足够,除了辅修还可以多择些选修,只要你精力熬得住,钱包撑得起。为师觉得医道、毒道、幻术都不错……”

    杨夕木着脸:“师父如此爱惜弟子,弟子无以为报。今日中饭就请师父吃糖水土豆吧,比盐水土豆还贵呢!”

    转身往食堂走去。

    白允浪如遭雷击,追在自家弟子身后,手忙脚乱:“杨夕,你不是说要孝敬为师吗?你小师兄已经让为师吃了整整三天九顿土豆了!哎……要不然你自己烤的那蛇肉干也不错啊……”

    杨夕面无表情道:“师父,自己没有昆仑玉牌,靠徒弟投喂的小白脸是没有选择人权的。”

    包子师父白允浪,彻底委顿。

    直到昆仑第一门必修课,“根”殿开课。杨夕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白允浪逗她多选课时,不但说了钱包撑得起,还说了精力熬得住。

    并且她深深觉得,昆仑一节课五块灵石,这种收费绝对不高,反而太低了!

    如果说之前新弟子们的哀嚎只是惨烈的话,此课之后,就是惨绝人寰了……

    上课的第一天,近万名新弟子被聚集在昆仑山的一个叫作“足下谷”的山谷里。

    这山谷很不寻常,竟然一反昆仑的常态,有草木、有水潭、有瀑布。可是旁边那些看起来很像巨型烤炉的是什么东西?

    残剑邢铭率三百战部剑修坐镇,甲上身,剑在手。杀气冲霄,铺天盖地。让新弟子们很有一种即将被洗刷洗刷,加点草叶子上锅炖了的残酷预感。

    “各位既然站在这里,自然都是有灵根的。所谓灵根就是对天地之间某一种力量本源的亲和。这是你们的天赋,可是有多少修士浪费了这种天赋,完全不了解自己的灵根,不了解自己日日吸尽身体的力量?”

    根殿殿主看起来是个不怎么靠谱的修士,并且也很怕那些剑修的样子,平均每说一句就要回头看一眼邢铭。而邢铭始终板着一张脸,假装是一块石碑。

    “根殿的课程,就是帮你们熟悉这种力量。灵根按照类别,又分为五行、四象、太极、还有大量的异灵根。其中……”

    “咳!”邢铭干咳了一声,面无表情的。

    根殿殿主一抖:“……其中区别,请自行体会。”

    邢铭看他一眼,声音挺温柔:“说完了?”

    殿主干巴巴的:“……完了。”

    有那脑筋慢的,还傻乎乎发问:“殿主,明明没说完呐?什么是太极灵根,咱们从来没听说过啊!还有您叫什么都没说呢!”

    根殿殿主找了个角落蹲起来,苦着脸摆手:“不重要……不重要……等你熬过去再说吧。”

    姓名点点头,走上前来。在场人都领会过他“我再说两句”一说说上两个时辰的口才,都以为他还要说点什么,结果他只是对着身后的剑修们一挥手:“种菜!”

    三百剑修齐出剑。“嘭!嘭!嘭!嘭!”

    眨眼间地面上戳出近万个深坑。

    包括杨夕在内的昆仑弟子,纷纷被飞溅的泥土糊了一脸。

    杨夕低头看看坑,深度约等于人的身高。

    再看看周围,每人一坑,不多不少。她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邢铭微笑着说:“跳吧,别等我挨个踹。”

    当场就有人炸了:“开什么玩笑,这算哪门子修行?”

    邢铭身形一闪,出现在他背后,抬腿一脚,咕咚踹下坑。

    抬手一挥,泥土就地铺过去,把那人埋得就剩个脑袋。

    “昆仑门修行,看起来你很有意见?”

    一个衣衫华丽的女修当场不干了,“这太恶心了,我可是国公府的嫡小姐!这太有损身份了!”

    邢铭一笑:“景中秀,告诉她你是谁。”

    景中秀早已经蹲在坑里等埋,闻言一脸痛苦的吼出声来:“大行王朝逍遥王世子!”

    他从出生时候就因为天降异象被邢铭盯上了,二十多年斗争的结果,活活把他锻炼成了一个识时务的人中俊杰!

    邢铭又抬手点了点剑修队伍里一个眉眼浪荡的青年:“云想游,告诉她你是谁。”

    云想游笑嘻嘻的出列,“前天宇帝国皇十三子,现在么,龙椅上那个是我侄子。”

    邢铭浅笑:“你当初埋了多久?”

    云想游挠挠头,嬉皮笑脸道:“弟子当初宁死不跳,结果埋了半个月,厕所都没给上。”

    邢铭一双透黑的眼眸盯着那华衣女修:“你现在还觉得,自己可以不跳吗?”

    那女修一脸惨白神色,“先生……我怎么说是个姑娘家,就不能……”

    邢铭根本没等她说完:“杨夕!”

    杨小驴子早在看见景中秀进坑的时候,就自觉跳下去了。

    景小王爷趋利避祸的本事不一般,尤其爱占便宜不吃亏。何况刚才那根殿殿主也说了,亲近本源力量不是么?她还有土灵根呢!

    忽然听见姓名喊她,连忙使劲踮脚应道:“我在!”

    可惜……连同邢铭在内,谁也没看见她在哪儿……

    邢铭略一想,悟了,“你跳一下。”

    杨夕使劲儿蹦了一下。众人终于看到很居中的一坑里,有个包包头一闪而逝。

    邢铭指着那个看不见人的坑,对那华衣女子道:“看见了吗?那么小的姑娘家也在坑里,你哪里特别?”

    那女修士,终于是委委屈屈的下去了。随着他的服软,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开始下坑。

    有那么三两个冥顽不灵的,想要偷跑或遁走。皆被皇子殿下云想游御剑追上,结结实实插在坑里。云想游大约是那种我曾经不好受,只有看见别人同样不好受才能舒缓的人。把那两人埋得分外牢固。

    等到所有人都成了地里的萝卜,邢铭才终于满意点头。然后带着他的三百剑修,就地坐在一群萝卜中间——开始打牌。

    “八万!”

    “二条!”

    “碰!”

    “放着,我胡了!”

    萝卜们:“……”

    邢铭那厮牌技竟然出奇的好,连坐三十二庄,赢得剑修们气急败坏跑去折磨地上的萝卜。

    “哎,这位师弟,你别苦着一张脸,多无聊呢?想想世界美妙。你看我输了牌本来也很暴躁,但我一看到你们,就觉得心情很好了嘛!”

    萝卜一号:“……”

    “这位师妹,你哭什么呢?你看本来就够丑的了,埋地里又憋了一张青紫脸,你怎么哭也不像梨花带雨,只像萝卜带水啊!”

    萝卜二号:“哇——我要回家!”

    “哎?师妹,你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长相实在拉低昆仑女修的平均水准,所以决定不再出门吓人了吗?虽然昆仑女修平均长相就不怎么样,但你的容貌也实在差得过了一些……”

    萝卜二号:“老娘跟你拼了——!拼了——!”

    满地女萝卜:“放着我来!”

    一个男萝卜看来比较严肃,很见不得他们这样。“残剑先生,如果说埋进土里是为了亲和土灵根,在下也能勉强认同。可你们这般……是不是太有辱修士的形象?”

    残剑邢铭轻轻的转过头来,微微一笑。拍了拍云想游的肩膀,示意他替自己打。一步一步用脚走到那男萝卜面前,蹲下身来:“你问的诚恳,我也就认真给你上一课。修士的世界,物竞天择了十几万年,究竟是好人得道多,还是恶人得道多,亦或是无耻小人得道多,没人说得清楚。但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太要脸的修士,从来活不到得道飞升那天。”

    邢铭拍拍他肩膀:“你好好想想。”

    那厢边云想游一坐下来,居然比邢铭还逆天。

    “海底捞月七星不靠!”

    “天胡十三幺!”

    “清一色杠上花!”

    另外三家输得差点脱裤子。“残剑师父,你快回来!别让这家伙再打了!”

    邢铭微笑摆手:“云想游,你这人的毛病就是凡事爱斩尽杀绝不留余地。慢慢赢才有的赚,你一下赢多了,他们就不跟你玩了。”

    剑修们一片哀嚎。

    杨夕:(⊙o⊙)哦,又长了一点心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83章 白门子弟(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