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79章 杨夕收徒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无色峰上,雷云渐散,日光乍泄。转眼又是一副明媚□□。

    【流空地缚封灵阵】也不知何时悄然散去,只余下一个不起眼的糟老头子,笑呵呵,颤巍巍的立在那。满脸的橘皮老褶子。

    年轻的修士们,眯眼看着万里如洗的碧空,即便是那不拿妖修当人看的,也无法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杨夕更是几乎有了恍如隔世之感。满心感慨,回过头想说些什么,却见景中秀、释少阳、青锋三个大男人抱头痛哭。

    景中秀哭天抢地:“我的龙——!我的龙没了!”

    释少阳双目赤红,看起来想把眼泪憋回去:“生亦无惧,死亦无悔!一条好汉陨落了!”

    青锋:“再也不会有人夸我的头发了……”

    杨夕:我靠!

    昆仑大长老既然驾临,又没有离去,自然就是打算参加接下来的典礼宴会。有这么个合道大能他镇场,小辈修士们全部大气都不敢出。

    苏不笑那个脚底挂油瓶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溜了回来,围着那老头子鞍前马后的乱转。

    连离幻天的狐狸眼长老,也约束着一派弟子恭恭敬敬的立着。连花瓣儿都不撒了。

    只有仙灵宫的鹰钩鼻子,怒意上头,一想到回去门派会受的惩治,便连合道期的威能也顾不上了。“我到你昆仑做客,平白丢了守宫神兽?你昆仑无论如何得给我个说法!”

    残剑邢铭在他不远处负手而立,平平的看他一眼:“哦,又一个找我昆仑要说法的。”

    在场诸人都知道,这神兽之事,昆仑的确是众目睽睽之下插了手的。此时却被残剑这厮,硬是拿来和‘点擎苍’的事情作比,仙灵宫作为点擎苍的背后推手,难免就被这一句话将得有些底气不足。

    “残剑,你……你别嚣张……”

    又有高胜寒凉凉插言,“劝你还是去看看你家的宝贝白玉宫,我刚听着兽场那边儿有爆裂之声,别是那龙明知逃跑必死,临死还给你找了其他麻烦……”

    高胜寒一张青白的面皮,被【画地为牢】的光柱映得寒凉无比。他半躺着说话,都让人觉着十分的腰疼。

    鹰钩鼻子面色一变。忽听身边传来一声虚弱的呼唤:“师叔……”

    却是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隐隐能看出点仙灵宫弟子模样的人正踉跄着爬过来。

    鹰钩鼻子一愣,看着那张青青紫紫的猪头肿脸,骇了一跳:“你谁?”

    猪头道口齿不清道:“师叔,我是少谦……”

    “方少?”

    鹰钩鼻子满脸惊恐,无论如何也没法把眼前这个馒头脸,跟记忆中一表人才少年风流的仙灵宫大弟子对在一起。方少谦此时模样,若让宫中那些女弟子见了,保准再不会起嫁给他的心思。而这模样若是让宫主见到了……可是比丢失灵兽更大的罪愆。

    不好!只盼方少心中好面子,不愿把这事儿说出去。

    鹰钩鼻子顾不上许多,连忙甩手脱了法衣,把方少谦兜头盖住。这法衣能隔绝神识探查,但愿刚才没有许多人注意。

    “方少,你怎么弄成这样,若是让宫主知道了……”

    谁知,却听方少谦闷在法衣里低声道:“师叔,我闯下大祸了,咱们速速回宫。”

    鹰钩鼻子一愣,虽然他也觉得接下来这宴会去不去没什么大区别了。可是这灵兽一事,不管昆仑有没有插了一脚,若不赖在昆仑头上,他回去如何对宫主交代?

    “少谦,我仙灵宫的守宫兽……”

    方少谦咬牙切齿:“白龙的事情我担着,师叔!再不走咱们就走不脱了!”

    鹰钩鼻子一颗心稍放,也觉着方少谦不是那分不清轻重的。当机立断转过头来,对昆仑大长老和残剑邢铭一拱手,道:“来一趟昆仑,我仙灵宫失了守护兽不说,大弟子又不知被谁算计成这样。昆仑真是好嚣张,好霸道!昆仑的宴会我等吃不起,就此告辞了!”

    说罢好像被什么赶着似的,抱起方少谦,脚下飞快的往兽场去了。

    昆仑大长老十分大度的一挥手,笑呵呵道:“不送。”

    高胜寒已经撤了画地为牢,吊着嗓子嘲讽:“大弟子出门还能被算计,也好意思说。释少阳要是混成这个德行,我早一巴掌拍死他,免得给昆仑丢人现眼。”

    吊着一只胳膊,瞎着一只眼睛,缠着一身破绷带的释少阳:“……”

    青锋认真的安慰他:“小师兄别怕,起码你脸没肿!”

    释少阳:“……”

    我一定要尽快把伤治好。

    杨夕却看着方少谦爬过来的方向,露出一丝狐疑。叶清欢既然想卖方少谦的好,自然是要救人救到底的。为何没有一起出现?而且这耽误的也太久了点,还是她根本没去?

    兽场方向传来一声怒吼:“谁特么毁了老子的白玉宫!”

    大长老掏掏耳朵,一副半死不活的腔调:“龙毁的呗,还能是谁。现在的年轻人呐,真是没见过世面,一个破宫殿,还当宝贝似的。”转脸又对着各门派的修士笑:“昆仑倒是备下了不少上好灵食,孩子们愿意跟我老人家去一饱口服不?”

    他个合道期的老东西,修真界硕果仅存的几个老宝贝。他说龙毁的,就是仙灵宫主在这,也得咬牙认是。除非仙灵宫那个老宝贝也在场。

    所以他说去吃饭,在场又有谁敢不跟着?

    众人纷纷端出一副孙子款,恭恭敬敬的挨个上前见礼,簇拥着“老人家”往无色殿的方向去了。其中经世门苏不笑,把孙子款端得最足,他好歹是四大派代表之一,却臭不要脸的直接磕了个头!

    当然,按辈分他是各家代表最低的,这个头大长老也受得。但苏不笑磕头时候喊的是:“祖爷爷,五百年前是一家,咱们都姓苏,您把【流空地缚封灵阵】的阵图画给孙子吧……”

    大长老笑眯眯的把他封了喉音、灵力和四肢,拎着脖子提走了。

    一忽儿的功夫,各家代表就走完了。准弟子们虽然是大殿的主要参与者,却是人数又多,辈分又低,昆仑这个穷.逼门派,定然是不管饭的。都被刑堂的桩子们轰去昆仑书院修行了。

    昆仑山训,生命不息,修行不止。甭管是家有大丧,还是人生大喜。

    释少阳作为老弟子,今日是来帮工的。本来有份吃饭,但他没那心情。“门板”往肩上一抗:“小师妹,走咯!”

    却见杨夕一动不动。黑黝黝的一颗眼珠子定定的。

    另一边那个投机取巧出名的景小王爷,也死拉着自家侍卫没动。眼里满是绿光。

    释少阳脚下一顿,再看众人都散了,残剑邢铭和无色仙子九微湖却是没走。

    “残剑师父,这是……”

    残剑一直绷着的脸,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自己扯的旗,总要自己扛回去。你们四个也来吧,掌门该是已经过去了。”

    释少阳一脑袋问号,十分莫名。

    杨夕心里砰砰直跳,只怕自己猜错了。

    景中秀却是嗷嗷狼叫:“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穿越大神一定会给我光环,是我哒!都是我哒!”

    几人跟着残剑邢铭,一路迂回到半山腰。无色仙子手掐法诀,重重幻境散去,露出一个鱼塘来。鱼塘里波光粼粼的养着一群锦鲤。

    鱼塘边儿上,已经立着一个白衣胜雪、足不沾尘的掌门大人。

    不过掌门大人的脸色略难看。看起来十分嫌弃。

    杨夕连忙摘了眼罩,左眼看到的锦鲤,果然就比右眼多了一条。那条多出来的是一尾雪鲤,一身冰清玉洁的好鳞片,体型格外的胖大!

    杨夕几乎是颤抖着脱口而出:“归池!”

    景中秀急吼吼道:“在哪在哪,我怎么看不见?”

    邢铭抬手在几个小的眼睛上一抹,景中秀只觉眼前一凉,便开了临时的阴阳眼。

    然后他也看到了那条让掌门无比嫌弃的胖鱼。

    胖锦鲤拼命甩着尾巴,往掌门大腿上一扑!高人大腿太滑,锦鲤又没有手脚,噗通一声落回水里。

    摇摇尾巴,坚持不懈的再扑!

    又掉下来……

    我还扑!

    ……

    景中秀喃喃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脑残粉呐……”

    释少阳叹了口气:“粉是什么意思我不懂,脑残我倒是大概理解了。”

    杨夕对归池的情谊要比他二人深一些,欢天喜地的扑上去,一把抱住刚从掌门腿上掉下来的胖鱼。“归池,归池,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花绍棠:“已经死了。”

    杨夕看看鱼:“……”

    花绍棠回头看着邢铭:“怎样,这资质能修鬼道吗?”

    邢铭笑道:“他没有散去全身修为的时候,就借着困龙索修成半步鬼道了,不然你们阳间人又哪里碰得到它。”

    花绍棠微微点头,“不错,涨了点出息,终于知道给自己留后路了。这些年罪没算白遭。”

    眼见着胖鱼挣脱杨夕的魔爪,又要扑过来,倏然往后退了一步。“没完了你!你都扑我裆上了!”

    景中秀本要扑上去的动作,当场跪倒。

    掌门大人你稍微顾忌一下自己出尘脱俗的形象好吗?你那些女粉丝听到这句话分分钟粉转黑啊!

    胖鱼落在地上,失落的摆摆尾巴,看着有点蔫儿。

    花绍棠手指一点,半分情面不留:“莫装,我知道你能说话。当年见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么大个头儿。”

    胖鱼一摆尾巴,原地满血复活,“花哥,花哥,你果然记得我对吗?我好崇拜好崇拜好崇拜你啊!”

    一把清亮的嗓子,配上那白痴的语调,简直醉了。

    景中秀:“……”

    杨夕也觉得这玩意儿有点丢人,决定就让它在案上干死算了。转头去看邢铭:“它这算是死了吗?那……那……”

    那您老人家呢?

    邢铭面色不变,微笑道:“嗯,我一直死着。”

    杨夕觉得自己终于参透生死,可以顿悟了。

    花绍棠一脚把胖鱼踩住,对邢铭道:“就让它拜在你门下吧,今年你除了景中秀,也没收别的弟子。”

    胖鱼挣扎道:“花哥,花哥,我想离你更近一点!”

    花绍棠脸色一寒,眼风在场一扫,指着资历最浅的杨夕,冷冷道:“那就再降一辈儿,拜在杨夕门下!”

    杨夕:“!”

    掌门不要!合这货就算散去全身修为打回原形,阅历也摆在那好么!我教他什么?教他如何坑爹么?

    释少阳直接脱口而出:“掌门不要!我师父门下已经够丢人了!”

    杨夕默默回头看他:小师兄……你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啊……

    景中秀跳起来吼:“我呢我呢?掌门我也是新入门的,我学的还是驭兽!”

    花绍棠冷冷一笑,悠悠道:“你是我门下直系弟子,杨夕是师兄门下弟子。”

    胖鱼:再也不说话了……感觉好虐……

    景中秀哭倒在青锋怀里:“这个淘汰理由好难接受……”

    青锋一直是个善解人意好少年,特别喜欢在关键时刻安慰人。

    “小王爷,我觉得掌门人是小心眼气那胖鱼才这么说的。

    “你想,这傻鱼现在修鬼道了,你修行那么懒,估计百年之内看都看不见它,你怎么养呢?

    “更主要的是,这老龙性子软得跟杨夕那包子师父似的,杨夕心狠手辣又一脑袋坏水儿才适合教他,你一到关键时刻就犯怂,会把胖鱼教坏的!”

    傻胖鱼:“……”

    心黑手辣一脑袋坏水儿的杨夕:“……”

    包子师父的徒弟释少阳:“……”

    又怂又懒的小王爷默默捂脸:“……青锋啊,爷不是跟你说上山之后少说话嘛?你这地图炮要是再多放两年……你家爷早晚被坑死在昆仑呐!”

    青锋一脸天然:“为什么呀?”

    小心眼的掌门人花绍棠:“邢铭,我记得这东西是你招来的。”

    邢铭淡定笑:“我回去就让他闭关十年,专修闭口禅。”

    杨夕:魔道损心智,妖修掉智商。青锋有很重的真魔血脉,什么天赋都不缺,唯独缺了心眼儿。我又悟了!

    就这样,入门才一天的杨小驴子,被强塞了一个无论道统、物种、还是三观,都迥然相异的徒弟。再加上,昆仑门内,师父这玩意儿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杨夕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很闹心。

    杨夕当时本是还要挣扎一下的,是无色仙子九微湖突变的脸色让她失去了这个机会。

    九微湖本来笑眯眯看着门派众人一派和谐,忽然腰侧昆仑玉牌闪烁。拿起来一看,妩媚面庞便露出一副金戈铁马的杀伐之色:“掌门,残剑师父!离幻天那边好像也要搅事儿,玉机子说离幻天的首徒叶清欢,被杨夕哄骗出来,就再也没回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79章 杨夕收徒》,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