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77章 顺手牵羊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叶清欢听了杨夕的指点,变回本来的模样,抱着一捧衣服去救方少谦。

    景中秀站在龙头上,擦了一把汗,“你竟然让她走了?不怕她掉头就去坏事?”

    杨夕看着叶清欢离去的身影,摩挲着手上的东西:“所以我才让她去救方少谦么,她去一趟,怎么也要一刻钟了。”

    释少阳提着他的门板:“那还不如不把她扣下,等咱们办完事儿再放的好。”

    杨夕看着叶清欢的身影彻底消失,终于传回头来。掂了掂手上的东西:“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等我看见这白玉宫的钥匙,就不这么想了。”

    三双眼睛齐刷刷的聚焦在杨夕手上。晶莹剔透的一块玉牌,正是刚刚叶清欢给她的。

    下意识的,三双眼睛不约而同的望向那整块白玉炼制成的宫殿。

    虽然是个行宫,应该也有不少宝贝吧……

    青锋结结巴巴:“杨夕……难道你还想……”

    景中秀极明显的吞了声口水,“很好,够黑,我喜欢。”

    释少阳用他的门板剑柄戳了戳太阳穴:“小师妹,我觉得这样不大好……”

    景中秀惊奇的看着释少阳。我擦,昆仑能还能教出三观这么正的孩子?你绰号君子剑,难道还真成君子了?

    只听释少阳说:“龙咱们放了,可以说它自己跑的,这宫殿里头的东西拿了,不好交代呢!”

    杨夕道:“不怕,咱们偷了东西就把宫殿砸了,说是龙拿的。”

    龙:“……”

    释少阳掂起手上的巨剑,兴冲冲的:“那还等什么,走着!”

    景中秀又给这少侠跪了……

    修仙界的禁制钥匙,大体是一个用法。把钥匙贴在禁制上就行。

    杨夕捏着钥匙,一脚踏在宫殿的台阶上,最后嘱咐:“再说一遍,偷鸡摸狗我比你们熟,所以你们得听我的。宫门开了,很可能仙灵宫那边就会知道。咱们要马上冲进去,冲着一个方向直接跑到底,没空慢慢瞧。”

    三人眼冒绿光,齐刷刷点头。

    杨夕对释少阳道:“小师兄一路跑到底,直接抡剑把白玉宫砍了,越碎越好,这样老龙那边儿的困龙索,自然也就和白玉宫分开了。”

    释少阳跃跃欲试:“放心吧,分分钟细碎!但是你们还在里边儿怎么办?”

    杨夕:“这你不用管,自保的招数大家都有。但小师兄你砍碎了之后还要去咱们刚才坑杀那弟子的地方,把他尸体也用剑气蒸干净了。不然等仙灵宫给他收尸,难保不能查出什么来。”

    释少阳点头,“没问题!”

    杨夕又转过头嘱咐景中秀和青锋:“一会儿小师兄掀了这白玉宫,你们马上冲到龙头上,最后把【镇妖杵】干掉。”

    景中秀摩拳擦掌:“就差一层窗户纸的事儿,我一人就行,不用青锋。”

    杨夕摇头:“不,你腿慢,让青锋抗你跑!”

    青锋点头:“这活儿我熟!”

    景中秀:“……”

    杨夕又道:“还有拿了东西,别装储物袋,都丢芥子石洞府里。须弥芥子,自成一界,这样就算上面有别人的禁制,估计也找不着了。”

    杨夕其实深深的怀疑,昆仑不停的给弟子发戒子洞府,其实就是方便他们抢东西的。

    青锋一脸敬佩:“杨夕,偷鸡摸狗的事儿你果然好熟!”

    “……”杨夕:“还好,流浪的时候干过两年。”

    天然黑什么的,小王爷对青锋的这个评价,果然贴切。

    最后,杨夕抬起头来望着归池的大头:“归池,我们一出来,你就发动【献祭魔纹】,蒸干识海里那血池。因为不知道这些东西哪个会先被察觉,所以大家必须迅速,十个弹指必须搞定,明白吗?”

    归池没有说话,点了点巨大的龙头。那张雪白的龙脸上,似乎是做出了个不太明显的笑容。

    杨夕顿了一下,放慢了点语速:“归池,你这一遭,是生是死就不一定了。我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跟你说话,我不会那些生离死别的东西。我一向都是为了活着打算,所以我们进去抢劫,就不送你了。”

    归池又点了点头,清越的声音在杨夕耳边响起:“我省得。杨夕,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杨夕惭愧一笑:“那是你见过的好人太少。”

    “也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

    归池这几句话用的是腹语而非传音,在场几人都能听见。听见杨夕是最好的人时,青锋释少阳还不怎的,景中秀已经嘴角犯抽。待听得杨夕是最漂亮的,并且那语气如斯真诚,青锋、释少阳、景中秀便齐刷刷转头去看杨夕了。

    这一脑袋乱毛,又矮又挫,还带着个眼罩……这龙莫不是有点瞎?

    连杨夕自己个儿都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得意不大起来。尤其她是见过归池元神的,那人形元神的相貌,比之花掌门,也只是稍逊几分气度罢了。

    “归池,你这喜欢谁就觉得谁全身都好的毛病得改改。”

    岂料,归池极认真的道:“我说真的,你是我见过唯一长角的人,你的角很漂亮。”

    杨夕:“……”

    景中秀当场笑喷了。

    释少阳稍微顾忌自家师妹的面子,忍得十分辛苦。

    归池:“?”

    青锋这个呆头鹅却只觉得杨夕的发型被人肯定了,当下用两只黑眼珠,希冀的望着归池。

    归池接收到了这个充满期望的眼神,这人为救自己,流了一胳膊的血,定然也是个好人的。也是应该夸上一夸,但那一脑袋弯弯曲曲的毛毛,实在不大符合龙的审美。故而十分虚伪又勉强道:“这位黑人小兄弟,头上的毛毛也挺好的。”

    确实比常人黑的青锋:“……”

    这回连释少阳都一起喷了。

    景中秀心中的黑人又与这里的土著格外不同,笑得几乎要满地打滚。魔道损心智,妖修掉智商,古人诚不欺我也!

    归池:“??”

    人类叫我们,都是白龙红龙的,我叫黑人哪里错了?还是那头顶不是毛毛,竟然是人家的鳞片什么的!

    青锋和杨夕攥起拳头,相互磕了一下。这些年活得,可他妈不容易了!

    结果这一场可能是死别的对话,被一位智商掉光的大妖生生祸害成了一出谐剧。

    最终,杨夕握着钥匙:“准备好了么,最多十个弹指的时间。”

    另外三人默默点头。

    玉牌钥匙贴上禁制。光华闪过,露出一扇供人穿过的门来。只一眨眼的时间,杨夕等四人便消失其中。

    归池默默的闭上眼,如果真的要死了,他觉得自己死得不怎么怕。

    比死在那腥风血雨的海洋里,要好多了。也比死在仙灵宫雕栏玉砌的兽笼里好多了。

    他终其一生,都是条家养的鱼,即便过了千年岁月,记忆力最清晰仍是最初的鱼塘,鱼塘边哭泣的孩童,小舟上采莲的婢女,亭子里歇脚少妇。

    别人不会懂得,他有多么的喜欢人。别人也不会懂,他到现在依然喜欢人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还好,这一切是值得的。他没有被一场漫长的背叛打倒,他可以坦坦荡荡跟自己说,我就是喜欢人间有情,我不喜欢鱼类那冷血杀伐,除了吃喝没有味道,饿极了连自己的小鱼都要吃的日子。

    我虽做不得人,可你看,这几个人好像是喜欢我的呢!

    我也是,讨人喜欢的……

    杨夕等人冲进宫殿,面前是一间大厅,大厅两侧各一条通道。

    景中秀脚下一顿,直奔大厅两侧的墙壁。

    释少阳和青锋极有默契的冲进同一条同道。把另一条单独的让给杨夕。毕竟杨夕才是这一切的主事者,她该得。

    杨夕沿着通道左侧一路搜刮过去,把右侧留给万一搜刮完了大厅仍有时间的景中秀。即便景中秀不来,她还可以从里边一路再刮出来。

    第一个弹指。

    杨夕推开第一扇门,并摘下了左眼的眼罩。

    第二个弹指。

    杨夕把屋子里但凡有灵光的东西集体打了一个大包。

    第三个弹指。

    杨夕一脚踹开第二扇门,手上灵丝飞舞,卷了所有看见灵光的东西直接进包袱。

    第四个弹指。

    杨夕这次运气很好,推开的一扇门居然是个陈列室。

    三十几块玉简灵光逼人的摆在架子上,杨夕知道这是功法。顾不得去想她当年苦求不得一部,如今却挥手得到一堆。杨夕怕那玉简上有什么反弹的禁术,直接砸了一块芥子石在地上,两米立方一个坑。

    第五个弹指。

    杨夕把那三十几个玉简的架子直接扫尽坑里,身上的包袱也摔进去。

    瞥眼看见角落另有一堆灵光不那么盛玉简,一起扫走。而后收了“坑”。

    第六个弹指。

    这次的运气不好,屋子里居然是空的,杨夕在转身跑出去之前想到,这屋子看着也像个储藏室。也许这屋子之前装的是给昆仑的贺礼,如今被抬走了。

    第七个弹指。

    好吧,这次运气更糟。屋里居然有只怪。

    虽然那怪拴着链子,可杨夕冲得太近,被咬死也就分分钟的事儿。

    第八个弹指。

    三只脑袋的恶犬向杨夕扑了过来。杨夕无奈祭起天罗绞杀阵,准备与它周旋。

    “轰——”一声巨响。

    房梁塌将下来。

    第九个弹指。

    杨夕临场变招,“绞字诀”变为缚字诀。老规矩,没有缠紧,而是箍成一个内有空间的“银丝蛋”。

    怪被砸死了。

    杨夕:我运气真不错,不过小师兄比我预计的动作要快一些。

    “轰——”“轰——”“轰——”释少阳连劈三剑,白玉宫殿几乎化为一滩齑粉。释少阳也不回头,提步就走。直奔那之前被坑杀的仙灵宫弟子方向。

    杨夕散去幻丝诀,从一片碎玉中冒头。

    景中秀与青锋远快于她,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步镇妖杵的化解。景中秀一手驱魔鞭,一手镇妖杵。正和青锋一起从龙头上跳下来。

    肉眼可见的黑色魔纹,火焰般铺展开来,雪白龙身一片妖异。

    昆仑山无色峰上,连响三声龙啸。仿佛宣誓千年不变的初衷。

    已经纯黑的龙眼略过杨夕,略一停顿。

    忽一摆尾,扶摇直上九重天!

    风从龙,云从虎。八方风雨俱来归。

    杨夕在一片碎玉砖瓦中,仰望空中那遒劲的龙型,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为何龙是百怪之首。

    “看什么呐!还不快跑!”景中秀一声大吼提醒了杨夕。

    三人脚底抹油从现场开溜。

    不等跑回广场,却忽听一声呼喝:“孽畜!哪里跑?!”

    一道剑光,从广场上升起,直奔天上的归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77章 顺手牵羊》,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