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76章 专业找茬(乛▽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同一时间,观礼台上的各家掌事人也收到了消息。

    邢铭本在同身侧的修士寒暄,忽然眼角瞥见高胜寒在不远处冲他打手势。邢铭一顿,这是真有事儿。但凡传音,都是法术,有心人想截总能截到。可手势这玩意儿,就是公开给不相关的人看一百遍,该不懂的还是不懂。

    那手势是他们少年时横行闯祸、防备长辈时发明的手势,高胜寒的意思是:有人扯旗!

    邢铭回了他一个:谁?为什么?

    高胜寒一手比了个“五”。然后绞尽脑汁想半天,他们的手势里没有“龙”这个词儿,于是比了个“掌门”。

    脸色黑黢黢的。

    邢铭多聪明啊,一看这俩手势就反应过来,这是五代守墓人要救那老龙。

    邢铭把脸扭到背后,憋笑憋得一抖一抖。不忘回个“知道了,我有数。”

    另一边儿仙灵宫人则是一个弟子直接来报:“师叔,方师兄被昆仑刑堂扣下了。”

    鹰钩鼻子一脸倨傲的仙灵宫长老一惊:“怎么回事儿?”

    弟子答:“好像是……方师兄调戏人家小姑娘,被撞见了?”

    鹰勾长老一把掐断了扶手:“他们方家就不能出一个让人省心的!”闭眼默想一会儿,对那弟子道:“你下去吧,我有数了。”

    鹰勾长老站起身,向残剑邢铭走过来。

    这时候少不得就要低声下气,配个老脸了。这事儿到不是大事儿,可是若在明路上走一遍,宫主的面子只怕不好看。

    此时,恰好景中秀的新弟子发言完毕。

    “以上,感谢诸位。”

    邢铭眼风儿一扫,看见那长老过来。立刻出声道:“典礼结束之前,我再说两句。”

    邢铭站起身来,笑眯眯的扫视全场。然后一把拖住走过来的仙灵宫长老。

    “我昆仑今天的收徒大典,能够如此顺利隆重,邢某还要感谢一个人。就是这位仙灵宫长老……长老您叫什么来着……”

    “众所周知,昆仑这些年来一路风雨,能有今天全靠各派道友的倾力相助,其实我邢某人最感谢的就是仙灵宫……”

    说两句,说两句,邢铭一说就说了两个时辰。

    其恬不知耻、颠倒黑白、皮里阳秋的水平,令与会各门派纷纷觉得高山仰止,不可追也。

    杨夕这边儿尚不知自己的小心眼子已经暴露,悄没声的溜进会场。她知道用刑堂拖住方少谦不过拖得一时。

    所以快速的跑到观礼台下,截住了刚刚下台的景中秀,劈头盖脸就道:

    “小王爷爱好驭兽,不知对【镇妖杵】可有研究?”

    景中秀眼皮子一跳,知道这是麻烦上门儿。

    “没有。”

    杨夕不置可否,“喔,那我就只好给雪龙找个别的主子了……”

    说着作势欲走。

    景中秀一把拉住,两眼冒光道:“慢着,怎么回事儿?”

    杨夕:“仙灵宫那条龙,我打算拐它回昆仑。它身上一共三项禁制,其中【镇妖杵】一项需要小王爷帮忙。”

    景中秀咬咬牙,眼神变了几变,“老子拼了,走,去找青锋。”

    二人一路溜边儿,来到体修的队伍里。却是被看到的情景惊得一跳。

    只见青锋握着个匕首横在脖子上,眼睛红红的,一副被欺负得要自裁的模样。

    周围聚了一圈儿高阶修士。十分无奈:“散个发而已,孩子你至于么?现在全昆仑就剩你一个了,再说又不是以后都不让你戴头巾?”

    青锋匕首横在脖子上,使劲儿摇头,就不说话。脑袋上依然包着他的侍卫头巾。

    谁敢往前走一步,他就把匕首往里收。眼看着就流下血来,那是真不含糊。

    杨夕:“……”

    莫名有点眼熟的赶脚。

    景中秀一拍脑门儿,“我把这茬儿给忘了。”

    杨夕赶时间,顾不得丢脸,默不作声的走到青锋面前。

    青锋于是看见了杨夕头上两根“角”。

    杨夕:“其实没什么,真的。”

    青锋几番思想斗争,终于放弃抵抗。

    最后众人一起默默瞻仰青锋的脑袋。那满脑袋妖娆的波浪,明明是一头长发,能卷曲到全盘在头顶,可真心是不容易……

    景中秀愁眉苦脸:哎,泡面头什么的,我也是穿过来才真正见到。

    青锋、杨夕二人攥上拳头,对磕一下。

    啥也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这些年活得可不容易呢!

    之后杨夕又带着景、青二人,杀到离幻天的队伍附近,把叶清欢揪了出来。

    景中秀很纳闷,这俩明明应该是不对付的,叶清欢就这么跟着出来了?

    谁知杨夕拐过一个墙角,回身把叶清欢摁在墙上。

    “说,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离幻天首徒叶清欢。”

    杨夕道:“少扯淡。离幻天主攻神识,但凡肯收妖修入门,你们内门早就被妖修包圆儿了。要不要我去跟你们那位长老说说,他弟子的元神毛茸茸的,可爱极了?”

    叶清欢脸色一灰,突然噗通一声就跪下了。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哭:“我的确不是叶清欢,那小丫头还没入门就死在路上了!可离幻天首徒就是我一手一脚拼出来的嘛!离幻天不收妖修,可我就是想学神识,我有什么办法?你跟长老这么一说,我就完了……”

    杨夕:“打住,我对你怎么进的离幻天没兴趣,我想知道的是你个妖修怎么就能装成人,还一直不被发现?”

    叶清欢隐隐的也有点儿听出来,杨夕好像是不打算告发她的。于是一抽一抽的,从兜儿里掏了片叶子顶在头上。“就是这样——“

    “噗——”一声。

    美妙佳人变成了一只圆滚滚毛茸茸的狸猫。狸猫蹲在地上,看起来有点呆,头上傻乎乎顶着树叶,两只眼睛还在流眼泪:“这是我们狸猫一族的天赋神通,我族修炼特别艰难,修体没前途,修人形也没前途,只有神识一路可走……但我们的天赋神通,可以随心变成任何样子,就是合道期修士也看不出来的。”

    杨夕知道这货是在打同情牌,看着地上的猫球:“这么说,你这个变人的本事,别人学不会,非你不可?”

    狸猫叶点了点它的圆脑袋。

    杨夕琢磨了一下:“那你帮我办件事,我给你保密。之前咱俩打架的事儿也一笔勾销。”

    狸猫飞快的点头。

    景中秀扯了扯杨夕的袖子:“这狸猫一族的本事未免太逆天了,这想变谁变谁,想掀起个风浪来简直挥挥手不费劲儿。”

    杨夕却道:“没听说他们只能修神识么,我估摸着离幻天里叶清欢只怕不是偶然。”

    景中秀双眼猛然张大,可不是,杨夕都能发现,没道理离幻天的大能发现不了。离幻天的弟子总不可能入门几百年,都不敢上一回被师门探视识海。只能是有人与她守望相助,互相掩护。

    小王爷凤目一凝,想到自家王爷爹、皇帝爷爷如果也被换了,大行王朝要发展个什么样儿,不禁打了个冷战:“这简直是要坍台的节奏啊!”

    杨夕:“怕什么,坍台也是坍离幻天的。你对那些唱戏的有好感不成?”

    景中秀一想,可不是么?横竖我大行王朝有自己的修士,可没有供奉他离幻天的国师。于是就丢开手去了。

    在利诱了景中秀,威逼了叶清欢之后,杨夕又拐带了战力爆表的释少阳。

    杨夕说:“小师兄,救龙去不?”

    释少阳一挥手:“不去!”

    杨夕眨眨眼:“小师兄,给仙灵宫找茬,去不?”

    释少阳果断拔剑:“走着,去哪?”

    景中秀给这位少侠跪了……

    那厢边,方少谦一边跟昆仑刑堂分辨,一边苦等自家长辈解救不来。急得头上流汗,好说歹说耽误了近一个时辰,才被那几个看着像桩子,其实肚里黑的刑堂放了。

    刚要往观礼台的方向去,迎面就挨了一闷棍。一条麻袋从头顶扣下来。

    四五个人影冲上去,同仇敌忾的一顿老拳。

    他今儿个出门大约是没看黄历。

    一刻钟后,杨夕掀开麻袋,指着方少谦昏迷中的脸,“小王爷,你觉得这还能认出来么?”

    景中秀蹲下来仔细瞅了瞅,“悬,大概也就他妈来了能。”

    杨夕摆摆手,“那再打!”她又把麻袋扣上了……

    又过了一刻钟,杨夕指着方少谦:“小王爷,这回呢?”

    景中秀:“这回他妈来了也不可能了!”

    杨夕这才满意放手。几人把方少谦拖到了一棵树后……

    昆仑的兽车停放场。

    留守的仙灵宫弟子正在雪龙身边走来走去。

    “方师兄不过是去追个小丫头,怎的去了这么久?难不成是出事了?”

    这弟子手上有一道传信符,是长老留给他,说是老龙一旦有异动就通知他。弟子琢磨了半天,觉得这好像还不能算异动。

    正烦恼间,就见“方师兄”一手拿着【驱魔鞭】回来了,好像还受了伤。

    弟子忙赶上前去:“方师兄!”

    哪知“方师兄”完全不似以往那般平易近人,高贵冷艳的一哼。“我被打伤了,你去通知长老,昆仑企图盗取我派护山灵兽。”

    那弟子一愣,方师兄这是脑袋犯轴了吗?你被打伤了直接去找长老不好?还溜我跑一遍腿?心下不满,却不敢表现出来。

    “那个……方师兄,长老命我在此看守妖龙……”

    谁知“方师兄”似乎是全不讲理,“把能挟制妖龙的东西都交给我,我替你看守。”

    那弟子一呆,还要争辩,“方师兄”一鞭子抽在他脸上,“还不快去,耽误了事情,妖龙跑了算谁的?”

    这弟子吓得够呛,连忙掏出了兜儿里的传讯符,并后面白玉宫殿的禁制钥匙。

    守宫弟子溜溜儿的一路走出兽场,往观礼台方向去,越想越觉得方师兄这不太对劲儿。

    弟子脚下一顿。

    可转念又一想,就算方师兄不对劲儿了,自己现在势单力孤的,如果回去,不是找灭口么?于是决定先去找长老。

    却忽然被一道剑光拢住。他只觉身上彻骨寒凉,“什么……”

    一个“人”字尚未出口,喉间已被一道细如发丝的灵线割了吼。

    而后腹部一凉,被人刺穿了丹田。

    我完了……他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我如果回到老龙身边,起码还能示警的,我不该胆小怕事,只想着跑。

    颈上鲜血淋淋漓漓的流下来,铺天盖地的灵丝把他整个人困得再不能动弹丝毫。视线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

    耳边响起个刻意压低的女声:“本来可以给你个痛快,但你虐待老龙天良丧尽,所以,还是多受点苦吧!”

    杨夕和释少阳飞快往回赶,他二人不敢上飞剑,怕引起注意。

    直到兽场门口,才放缓脚步,慢慢走进去。

    释少阳趁此机会低声问道:“为何不让我一剑砍了他?我剑法里让他死得比这难受的有的是。”

    杨夕一脸阴坏阴坏的,道:“我听说大门派许多弟子身上都有禁制,可以把死前景象传回师门。咱们干的是偷鸡摸狗的事儿,怎么能留下这么大把柄?自然是毁他气海,封他喉舌,禁他手脚,让他自己流血流死!”

    释少阳:偷鸡摸狗……小师妹,一腔豪气全泄了好么?

    走进兽场,靠近老龙。就见景中秀正在龙头上忙活,而青锋竟然正在割腕放血,淋在那【镇妖杵】上。那镇妖杵被淋得滋滋冒烟。

    杨夕这才想起,好像有听说过,真魔之血能污染驱邪的宝物。所以青锋的暗魔血脉,竟然有那么近?这恐怕都得是直系爹妈有个是真魔了……

    “方少谦”匆匆迎上来,把驱魔鞭、传讯符和宫殿钥匙都给了杨夕,张口已是叶清欢的声音:“我已按你说的做了,我可以走了吧?”

    杨夕道:“等等!”

    方少谦模样的叶清欢脸上脸色一白:“你要反悔不成?我虽然怕秘密泄露,不能留在离幻天,可你要用这个拿捏我一辈子,也是不能够的

    杨夕一笑:“你放心,我杨夕牙齿当金使,说了你帮我一次封口,就绝不驱使你第二次。”

    叶清欢脸上稍稍放松。

    杨夕说:“我不但不欺负你,还想跟你交个朋友,给你个交好仙灵宫首徒的机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76章 专业找茬(乛▽乛)》,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