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74章 雪龙“归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面前卧着的,是一条盘成小山的雪白巨龙。

    一百零八道钢索捆缚着一身如冰似玉的鳞甲,它美得像一件被封印的神器。细细去看,却能看出来那美丽的龙身在钢索中轻微的颤抖。

    巨大的龙头轻轻的搁在“雪山”顶上,玉树般的龙角直指苍穹,浑浊的龙眼却只能看着脚下。

    杨夕知道,它其实什么都没在看。那双仿佛无时无刻不在蒸腾着雾气的眼睛里,杨夕只能看见孤独。

    来参加典礼的坐骑、车驾,虽然都被停放在此,但除了这雪龙之外,基本都是些飞马、雪雁、大鹏之流的怪。毕竟,昆仑掌门是一位妖修,除了仙灵宫这种死对头,其他门派纵是瞧不上妖修,也没有那个必要上门来找不自在。带些拉车的怪兽也是一样的,或者干脆像仙灵宫那样,用飞行法宝出门,也就是了。

    只有这一条被用来示威的雪龙,寂寞的盘卧在无色峰的灵兽广场上,在一群灵智不开的畜生中间,默默忍受。

    杨夕小声的问:“老龙,老龙,你能听懂我说话吗?”

    雪龙的身体微微静止了一瞬,浑浊的龙眼终于找到了焦点,默默的响起一道传音:

    “人?”

    杨夕最担心就是这龙一出声就是鸣雷般的声响,如今见这妖修竟还会传音,不由大喜过望:

    “我叫杨夕,是昆仑的弟子。昆仑你知道么?就是和仙灵宫顶顶不对付的一个门派,我们掌门叫花绍棠,也是个修成龙形的妖修!”

    “花绍棠……我知道他。”那干净清冷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他是我此生,最佩服的一只大妖。”

    杨夕听见这话,不由得就有点与有荣焉。“老龙,我帮你跑掉好不好?不要留在仙灵宫了,来我们昆仑吧!我们昆仑不会用铁链子锁着你的……唔!”

    “嘘——”

    留下来看守龙宫的仙灵弟子,从白玉宫殿里转出来。“嗯?我明明听见有说话声的……”

    抬起头来,除了一头无精打采的雪龙,附近就只有不通人性的驾车怪兽。不由得心里来气,扬起手中一条鞭子,在空气中“啪”的抽出一道闪电。

    “哎,老畜生,刚才是不是你说话?果然就是头畜生,跟这些灵智不开的怪兽也能自言自语!怎么着,是不是几百年没配过种儿,给你憋到发.情的日子了?怎么着,看上哪头母兽了,道爷给你拉过来配一个?”

    这仙灵宫的弟子一边说,一边挥动长鞭,道道闪电从长鞭放出,没入巨龙逆鳞上钉死的一根长针。雪白法袍,飘逸马尾,衬得那脸上狰狞表情,说不出的讽刺。

    他甚至还下流的拿着鞭子,往巨龙尾后一处突起戳去。

    电光闪过,原本逆来顺受的雪龙猛的挣扎起来,庞大的身躯剧烈的颤抖,雾白的龙眼瞬间染上血色,龙尾狂摆,张开的龙口喷出阵阵寒息。可它每挣扎一下,穿过全身关节的钢索就会骤然收紧一次,钢索上亮起猩红符文,在雪白龙鳞上烫出一道道焦黑的印记。

    杨夕被雪龙捂在一只龙爪里,透过趾缝看见这一切,眼珠子被这景象激得血红。

    “老龙你放开我!我去帮你杀了他!”

    清冷隐忍的呻.吟声,在耳边响起:“别……去……”

    杨夕幼年时被人吊在房梁上鞭打却无力反抗的一幕幕,与眼前情景何其相似。杨小驴子只觉得激愤上头,什么偷偷跑掉,什么小心添堵,什么都顾不上了。满脑袋就是杀了眼前这人!

    “你放开我!他凭什么打你?你明明就比他厉害多了!他要没有那鞭子,什么都不是!你辛辛苦苦修成龙,凭什么给他这么给他打?就因为你是妖?”

    杨夕身边渐渐的就开始闪起电光,心魔将发,天劫将至。

    耳边响起一声叹息:“进来说吧……”

    杨夕眼前一黑,就进到了一片纯白的空间。熟悉的轻飘飘的感觉,让她意识到这是识海,不是自己的,便只能是那雪龙的。

    一个身穿残破白衣的年轻男子,盘坐在一片白色的中央。皮肤白得近乎透明,雪白长发从消瘦的肩头披下来,搭在地面上。

    一双瞳仁呈极淡的青色,几乎让人以为眼里只有一片雪白。

    杨夕一见这妖修的样子,就呆住了。虽说相貌不同,可这份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实在是天下间难有分号。

    不由呆呆的问:“你也是蛇变的么?你有没有失散多年的兄弟?或者找了很多年找不到的爹?”顿了一顿,又加上一个实在很不想说出来的猜测,“……或者,你自己有在外乱搞,丢了儿子什么的?”

    白衣青年沉默了很久,“我是鱼变的。”

    杨夕一脸不可思议:“那你和掌门怎么会这么像?”

    “同修龙形,多有相类。”青年白蒙蒙的眼睛闪出一点光彩:“但贵掌门强我太多,却是不敢相比的。”

    杨夕诧异:“掌门的元神是四爪银龙,可我看你是五只爪子呢!”

    青年道:“他肉身成人,走的剑修一途。我却是修的本体,没有人形。”见杨夕一副懵懂神色,又耐心解释,“六道修行,可走的路有很多种。但大体不过是修本体,修它途。修本体最为容易,进境也快。但若论起实力,却远远不如专修它途。你昆仑剑修的道统,比起常规人修的区别,便是走的灵修一路。”

    杨夕张口结舌:“神马?”

    “肉身修人道,同时以身为鞘,元神合剑,以人魂为剑灵。这便是同时有了人修的本事,也有了灵修的本事。不然同是剑修,又怎能强过他人那般多?”

    杨夕琢磨了一下,觉得好像的确有道理。人剑合一,可不就是昆仑剑修的准则?再细细一想,忽然满脸震惊:“那掌门岂不是妖修修成了人的肉身,元神还修成个四爪银龙,然后又走了剑修的路……所以?”

    青年安静的点头,“花绍棠同时修成人、妖、灵三道,纵然妖道上我比他走的远,但若论实力,我就是把失散多年的兄弟、一直没找到的爹、和不小心丢了的儿子都叫来,也绝不是一合之敌。”

    杨夕:“……”

    一脸认真的洗涮别人,老龙你不厚道。

    青年脸上是微微的神往,提起花绍棠,似乎格外话多:“所以我才很佩服花绍棠,须知六道在修行之中,妖修最笨,却肉身强悍。人修最聪慧,却天生命短。灵修万古长存,却是修行进境最慢。花掌门他敢同修三道,又的确成了,这是大毅力,大勇气。”

    杨夕也盘腿坐下来,这种跳出物种的修炼观点,不知是不是妖修特有的。但她以前从未听过,甚至“山河博览”也是没有透露出一星半点的。

    “我明白了,掌门等于是放弃了妖修的强悍肉身,又没有人修的聪慧,灵修万古长存更是挂不上边儿的。三个种族的优点,全都跟他拜拜了,可他却同时得承受妖修悟性不足,人修寿命短,灵修进境慢三个缺陷。”

    杨夕闭了上了眼,“上天规定了六道终生的修行方法,想逆着天道,得到比它规定更多的本事,定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隐隐的,随着说出这句话,杨夕心中便有了一点明悟。有些一直想不通的东西,一瞬间也就通了。

    我为什么一直比身旁人都活得困难。要挨打,要挨饿,要随着老道士颠沛流离,要在十岁不到便双手染血。

    杨夕从没和人抱怨过这些,但在吃饱了饭,不用挨揍的空隙里,又难免的想,这到底为什么?

    不过是因为,我总想得到些天道没有分给我的东西。天道不予,我便只有跟天去抢……

    天生万物,是为父。子与父争,焉能不难。

    冥冥中,一年来历经风雷双劫却不肯进阶的境界,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杨夕在一条雪龙的识海里,陷入了顿悟。

    “人修果然聪明,十几岁的小婴儿,竟然就能因这些天地大道顿悟。”雪龙化成的青年叹息一声,“却是不清楚,是人修的娃娃都能如此,还是眼前这一个,特别有悟性……”

    过了许久,杨夕再睁开双眼。

    黑眸中精光内敛,蓝眸中离火湍流。正是刚刚进阶,且境界极为稳固的表现。

    练气五层,进阶!

    “多谢先生指点,敢问先生名讳?”

    杨小驴子,一向最识好歹。得人一番指点,称呼就已经变成了先生。略一迟疑,又道:“若如先生所言,妖修悟性最弱,那先生能有这等见解,必然是一方大妖,又是如何落得……龙游浅滩?”

    这话当然是不大礼貌的。可杨夕觉得跟性情单纯的妖修打交道,拐弯抹角还不如直接一点。更何况,若不能确定眼前妖修是怎样的心性,她也不好执行自己的计划……

    雪龙青年听了这话,又恢复了最初的沉默。许久,才平平开口:“吾名归池,能有这番见解,落得这番境地,皆是缘于一个叫归自去的——人。”

    然后,杨夕便听到了一个,极老套的甚至与“背叛”都无关的故事。

    数千年前,归池还是一家富户池塘里,一尾普通的雪鲤。

    照理说,鱼若想化龙,都得是海浪波涛中成长起来的。区区池塘,实在不足以支撑一尾雪鲤成妖。

    可这富户家中有一个不得宠的幼子,天生聪慧,悟性非凡。却总被长子欺压,得不到修炼的资源。于是每每恨恨难平的到这池塘边偷哭,然后又在这池塘边研读道法,修炼灵力。

    小雪鲤懵懂的被这灵气滋养,道法感悟,慢慢的就有了一点灵智。雪鲤是个知道上进的好雪鲤,于是自己就开始颠三倒四的也努力修炼起来。

    可是它修的方法很不适合妖修,终于把自己修成了个怪模怪样。那幼子一日无意中发现了它,只当它是个怪物,就要偷偷拿去炖了进补。

    雪鲤吓坏了,情急之间竟然忽的说出了人话:“瓜娃子!”

    幼子傻眼了。雪鲤自己也惊呆了。

    雪鲤并不懂这话意思,只知道这家的长子经常这样喊亲弟弟。便以为这是个名字。它惊的只是自己会说话了。

    那幼子却气坏了,把这小破鱼,很是从头到脚拍了一遍,几乎吓掉了一层鱼鳞。

    这个富户的幼子,便叫作“归自去”。

    归自去幼年虽有家庭,却一直精神孤苦,得了条会说话的小妖做伴儿,便偷偷的搞到一点灵液,养了起来。并没舍得“炖了”。

    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归池”。意思是“归自去在池塘里捡到的。”

    后来还找了妖修合适的功法,教它修炼。时时给这“笨蛋鱼妖”讲解道理。

    待到这小鱼渐渐有了大鱼的本事,归自去便和它结了契。

    雪鲤感恩,即使是主仆契约,也结得心甘情愿。

    后来归自去年纪渐大,逐渐显出了本事。终于得到仙灵宫一位大能的赏识,拜入门派。大门派,并不是那么好混的,幼子因为幼年遭遇,性子独来独往,虽然天资不错,却也很是遭了一番磋磨。

    已经成为大雪鲤的归池,因为只能活在水里帮不到主人,便觉得自己成了一条没有用的“废鱼”。

    那时候昆仑和仙灵宫的关系还没有这么遭。一次无意中的,代表昆仑去仙灵宫出席比武大会的花绍棠,因为路痴走到了池塘边儿上,遇见了“废鱼”归池。

    归池是知道花绍棠的。

    那个时代,哪个新入道的弟子没听过昆仑第一狂人花绍棠呢?

    妖身成人,灵剑二转,全灭九亡山邪魔声名大噪。

    以妖修之姿,成为昆仑化神期首徒出门行走。不少门派出声质疑,不愿与之为伍,花绍棠的办法简单粗暴,一人一剑,连挑三十六门派的掌门人。没杀一人,却是直接打到他们闭嘴。

    实力强劲,又证明了自己的理性。加上昆仑上代掌门也是个刚愎护短的,修仙界再提起花绍棠,不是赞美,就是闭嘴。再没了质疑。

    对“废鱼”归池来说,花绍棠就是个传奇般的偶像。他叫住偶像请教,自己怎么才能不这么“废”。

    花绍棠果然如传闻中一样骄狂,他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锦鲤化龙须如海。你活在个“水坑”里,就是再修炼一万年,顶多从一个小废物变成一个大废物,最后变成老废物。连灵兽都不算,说来说去就是个宠物。”

    花绍棠走了,“宠物”归池被狠狠伤了自尊,终于跟主人提出,自己想入海去历练。

    归自去此时也终于觉得,收个水行灵兽,十分的不划算,打架斗法都帮不上忙不说,这灵兽年纪又太小,经常脑子里有坑一样麻烦。

    于是就很痛快的,放他入了大海。

    海洋里波涛汹涌,海中妖修卧虎藏龙。“废鱼”归池凄风苦雨的过了很多年,天天睁着眼睛担心被大鱼吃掉。每到这时,池塘边少年哭泣的影子就会映在脑海里,仙灵宫里青年孤独的身姿也会浮现在眼前。

    一定要变成个有用的灵兽,这样一个朴素单纯的信念,支撑他泅游过漫长的千年岁月。

    归池毕竟曾聆听过几百年的人修教养,悟性比之普通要修委实不凡。掉了鱼鳞,断了鱼鳍,小肚皮上的刺都被鲨鱼咬出来了,就是一点犟气上头,怎么也不肯放弃。

    终于在千年之后破浪而出,化身五爪冰雪巨龙,有了上天入地的非凡本事。

    于是,他回来了。回到仙灵宫,回到已经成为内门管事的归自去身边。

    可迎接他的,却不是归自去的欣喜,或者并肩战斗。一百零八道困龙索加身,镇妖杵生生钉进逆鳞……

    归自去把它,献出去了。

    为自己换得了不小的一比门派贡献。

    然后,便是无止尽的打骂□□,随便一个仙灵宫弟子都能来折辱这个也曾在海上兴风作浪的大妖。每有战事,必然被驱使上前,战事一毕,拖着满身伤痕拉车驾辕。

    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弄错了,废鱼以为自己应该是个“他”。却原来,在归自去眼里,自己始终是个“它”。

    讲述这些的时候,归池的表情很平静,甚至有时会黯淡的笑一下:“我是把他当成恩人和师父的,但我没敢奢望过他把我当成徒弟,但我本以为……本以为总能当个仆人吧……可惜仆人也得是个人。在他眼里,我始终就是个畜生。”

    “他现在还活着吗?”杨夕问道。

    归池一愣。

    “那个归自去,把你卖了的人。”

    归池默然点头,许久才道:“你若对修仙界有足够的了解,便当知道,如今仙灵宫风头最劲的一位长老,便叫归自去。”

    杨夕一颗眼珠子乌黑乌黑的,“那你想一刀捅了他……唔不对,是一口咬死他吗?”

    归池想了片刻,摇了摇头,有点郑重。

    “大约我是真的有点蠢。我在海里的时候,也和很多厉害的大妖打过交道,可是没交过一个朋友。也不喜欢他们啖血食肉的日子。他们都说我是家养的蠢货,他们才是野生的妖。可我那时在海里争斗,还是只佩服路上行走的花掌门一个,也只想回主……想回归自去身边。”

    雪发白衫的消瘦青年,终于微笑着,落下泪来:

    “虽然我遇到的人好像都不太喜欢我,可我还是喜欢人,我不想杀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74章 雪龙“归池”》,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