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69章 入门大典(—)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昆仑的入门大典,并不是在昆仑“书院峰”,而是在“无色峰”上举行。

    原因么,自是如此重大典礼,相熟的门派,往往会派人来观礼。

    “外人不进昆仑山”,不论多相熟的关系,昆仑也不肯破例。

    不过真正关系良好的门派,对于昆仑诸多死心眼儿的行为,也能够体量。可惜,本次典礼,情况有些特殊,前来观礼的,并不都是那么关系良好。

    “昆仑剑派,简直枉称天下第一剑。办个入门大典,居然用幻术做排场,也真不闲丢人。”

    大清早就听见有狂狗在耳边乱吠,杨夕的心情,是真不怎么好。回头去看,只见一群藏青法袍,背负长剑的修士,骄横跋扈的站在那刷存在感。

    为首一名青年,绿色双眸,流转若水,盈盈间如一汪清潭。

    杨夕心中浮现出三个字,脱口道:“碧水瞳?”

    【九幽离火眸】、【三千碧水瞳】号称当世两大瞳术。但这水火相克之间,却是世世代代的死敌。

    那青年碧绿双眼在杨夕脸上一晃,似乎是有着看透杨夕眼罩的本事:“哟,离火眸?这么说你就是那个看坟包儿的,叫什么牛夕还是马夕的?”

    他说完自以为有趣,跟他一道来的纷纷跟着捧臭脚,哈哈大笑。

    昆仑这方,却是寂静无声。

    那青年笑了一会儿,也觉着有点不对。再往周围去看,这些麻衣素鞋的昆仑新弟子,已经隐隐把他们几人围在了中间。

    青年心中就是一突。

    他没想到昆仑能有这么团结?

    要知道,即使是他,长老亲侄孙、掌门少弟子,在自家门派被外人嘲笑了,也总有那么几个拎不清的死对头,会跟着外人挤兑他。

    而在昆仑,这“五代守墓人”不是妥妥的被重点保护吗?难道周围这些弟子,竟没有一个嫉妒不忿,瞧不上她的?

    青年并不是傻瓜,相反,他甚至是很有几分小聪明的。只是旁的门派,是怎样也想不到,“堂堂”守墓人如此重要,昆仑真就能把杨夕当个普通弟子来放养!是以这些大多是散修或干脆凡人出身的昆仑弟子,从来就没觉得这个独眼小丫头有什么特别。

    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特别,特别“矮”!

    那青年自己圆回话题,轻蔑一笑:“昆仑?不管典礼还是看坟的,都这么小家子气,天下道祖?其实就是一门穷鬼。”

    在场昆仑弟子具是黑沉着脸,把几个青年围在中间。杨夕因为刚被点名儿嘲笑,所以也就做了代表发言,她的发言很简单,长剑入手一横,“你找茬?”

    那青年当场就被这剑尖儿的指向弄得一愣。

    怎的你家门派的典礼,还带自己闹场,主动把事儿搅大?

    若是邓远之做这个代表,冷冷一笑,凉凉张嘴,一准儿能刻薄得这小子自己想回娘胎里重生一遍。然后挥一挥衣袖,把他当成一片儿云彩。

    若是景中秀做这个代表,那24k土豪金,说不得就闭口微笑,炫富选得这小子找不着北。

    可惜,邓远之最终选的是“阵”“法”双主修,不在剑修这一边儿;而景中秀则带着他“最后的小明”投入了“驭兽师”这个土豪专属的烧钱职业,更是一早上就没见到影子。

    两位靠谱儿的“打脸专业户”都不在场,在场的只剩一个不靠谱的杨夕。

    而杨夕她从不打脸。

    她打架!

    杨夕逼上一步,长剑平挑:

    “别说我没告诉你,你脚下踩的‘无色峰’不在昆仑山内。”

    青年一双“碧水瞳”微露闪烁,“什么意思?”

    杨夕最瞧不起光说不练的假把式,轻蔑一笑。

    另有昆仑弟子幽幽代答:“昆仑门规,山内不得杀生。”

    言外之意,山外就是随便杀了。

    青年一派人马,也都是气血方刚剑修,被昆仑这嚣张架势一激,纷纷长剑入手。更有几个境界高的,连剑气都逼出来了。剑气一出,五光十色,面子上都好看一些。

    只剩了那“碧水瞳”的青年负手不动,一副大门派精英弟子的矜持。心道,你们这些新入门的昆仑,还真敢在典礼上闹场不成?

    若在其他门派,这架应是打不起来的。但昆仑对弟子,都是“放狼”式培养的。这些新弟子大多是十五到三十五之间的年轻人,正是个不怕死活,就怕激将的年纪。又多是好勇斗狠的散修出身,信的就是“下手不留情,杀人不偿命”,坐而论道不是个儿,提刀干架,谁怕谁?

    当场有剑的拔剑,没剑的撸袖子。活脱脱一群打群架的街头流氓。

    两方弟子正在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得像一根时刻要崩断的弓弦。

    忽然,一阵香风袭面。

    零零落落的花瓣,伴随着声声娇笑落下地来。

    “啊哟哟,这是干什么呢?我瞧瞧,这不是‘点擎苍’第一天才,严枫师弟么,怎的被昆仑的新弟子给围了?点擎苍和昆仑都是剑道门派,自家人怎么这么伤和气呢?”

    这番话说得,听起来软语娇哝,细琢磨却是极尽挑拨之能事。道出了碧水瞳青年的名姓,又点出昆仑这边只是新弟子。逼得那严枫就是有心作罢,也过不去脸面。后又点出两家具是“剑派”,自家人?笑话,修真界从来是同行相轻,相知相许的没见过,相爱相杀的就有不少!

    不过如此一来,杨夕也终于解了心中疑惑。

    “山河博览”上提过,如今的修真界有剑道六魁“昆仑、北斗、点擎苍,诛邪、斩宇、断天门。”

    若论修剑的道统,六家剑派南辕北辙,说不上谁对谁错。但昆仑理念特别,广收门徒,博取杂学,靠着“天下道祖”的名声,跻身修真界四巨头之一。在修真界说话的分量,压得另外五家抬不起头,民间更是“口及剑道,只言昆仑”。

    这“点擎苍”的严枫,上来就骂,开口便讽,想也是平时活在昆仑的盛名压抑之下,给憋区狠了。

    严枫虽然是仙门恶犬,可还不至于是条傻狗。有人“架秧子”还是听得出来,不由抬头厉喝:“什么人?”

    众人纷纷抬头望去,只见一条“千帆宝船”在空中缓缓滑过,巨大的影子遮空蔽日,打在杨夕等人的脸上。底座上的禁制却又华丽繁复,生生给地面的阴影映出人工的华彩来。

    却是比释少阳那日用来救人的,又高级了不知几十倍。

    十几名身穿灵纱法衣男女,笑语晏晏的降下来,男的宽袍广袖,女的手挽批帛,花瓣纷飞,香风袅袅。

    当真“仙人忽降世,一步一桃源。”

    地上一堆麻衣布鞋的昆仑弟子,忽然都觉得自己似乎不是修仙的,而是菜市场上卖土豆的。就连“点擎苍”那边,身穿法衣背负长剑,原本还有点侠少气息的弟子们,也纷纷成了龙王庙前“胸口碎大石”的。

    就有昆仑弟子小声嘀咕:“这是什么人啊,这么有钱……”

    所以说,不怪杨夕坑爹。昆仑养出来的弟子都是这个尿性,人家“点擎苍”那边不是震慑于对方实力,就是沉迷于眼前美景。

    昆仑这一门穷鬼,却是但凡见着好东西,就满眼睛只见到灵石堆儿。真是活该混成一群卖土豆的。

    杨夕明显见到这群“天人”之中,为首一个女子听见那个“钱”字,脸色明显一僵,那仙姿飘渺的笑意顿时就有点黑。

    那女子赤足踏在七彩祥云上,手挽花篮,环佩叮当。正是刚刚出言挑拨的一个。

    杨夕低声一笑,答道:“是‘离幻天’的弟子。”

    提问那弟子很惊诧,“四巨头?真的假的,你说的准吗?”

    杨夕被这样一问,非但没有觉得被冒犯,反而在“无知的凡人”面前滋生出不少小人得志的优越感。要知道,昆仑四门接纳新弟子的课程,按照选课的人数多少,依次排布是“法术见习”“练气”“锻体”,最后才是那无甚用处的“山河博览”。

    杨夕瞟一眼那花篮仙子,一脸坏笑,答道:“自然是准的,经世门、仙灵宫、离幻天,按照行事风格,又被修界道友们称为‘一门老学究’,‘合宫伪君子’,‘整天穷唱戏’。”

    那提问的昆仑弟子也真上道,对着那群“天人”看了又看:“啊……果然像唱戏的!”

    一群“卖土豆”的纷纷闷笑。

    “胸口碎大石”的也有不少跟着笑了。

    那“无知”弟子又问,“那你知道说话那女人是谁么?”

    杨夕的知识水平,刚到了解修仙界门派概况的程度,对于那些名人,却还知之甚少。

    这小驴子蔫儿坏:“不知道,估计是戏班子里一个‘角儿’吧?”

    “呵呵,昆仑这一批的师弟妹,说话可真是有趣。”花篮仙子落在杨夕面前,膝盖微微一曲,抬起脸来,面上清媚笑容一丝不减。“离幻天首徒叶清欢,这厢有礼了。”

    在场众人却全都觉得脑中一痛!

    是“术”!

    这从刻意飞下来挑拨的,竟是个化神不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69章 入门大典(—)》,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