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66章 时光如水(上)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那日,“逐日山百怪大劫”。

    昆仑弟子释少阳,以筑基之身,一人之力,挽救大小四十余个门派,三千多条性命。连挑三十余种凶残怪兽,一战成名。自此得名“君子剑”。

    昆仑正道魁首之位,再填声势。

    而释少阳本人,断一臂,盲一眼,背后剑府尽毁。前方仙途,一片坎坷。

    当日杨夕双劫同发,被释少阳以【避世钟】暂时压制。

    待回到昆仑,掀开钟罩,只见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形,虽有医修尽力救治苏醒。却是未能进阶。只是此后再冲关时,多增“心魔风劫”。

    杨夕一下子在新弟子中出了大名,区区练气期的“风雷双劫”,这一整波昆仑弟子中的独份儿。

    而“逐日山”,仅仅是劫难的开始,前后不过月余,陆续有三山五岳十八川,几乎整片大陆上用作各门派“清怪历练”的地点,全部发生了大小不一的类似灾祸。

    然“君子剑”释少阳只有一个。是以,其余每次劫难,无不伤亡惨重。各门派低阶弟子,一片物伤其类,惨痛非常。

    连凡人中求仙问道的风潮,都随之低了不少。

    据海外第一道统“蓬莱岛”岛主,跨海传来消息:海洋本不是人类天下,海怪几乎直接攻岛,海上各大门派的伤亡,只有更惨重。

    昆仑掌门花绍棠,悄然闭关,以星辰秘术推演天机。

    这一推演,就是将近一年。

    花绍棠出关时,面色苍白,如大病初愈。

    当时,绝天峰主殿里,只有邢铭一人守候。

    “掌门,如何?”

    “天下大劫。”花绍棠靠在座椅上,两只眼仰首望着天棚:“邢铭,灭门浮世绘,可以着手准备了……”

    邢铭躬身侍立一旁,连眼皮也没动一下:“多久?”

    “千年之内。”

    邢铭垂着眼皮,半晌没动。

    “师父,您还有多久寿元?”

    花绍棠却不正面回答,只是道:

    “不够。”

    邢铭又是一阵沉默。

    “师父,昆仑就一定要顶在天下人前面吗……”

    花绍棠把目光从天顶收回来,这条素来强势的老毒舌,难得有了柔软的语气:

    “邢铭,你可知为什么明明你是我亲传弟子,我当年却先选的你大师兄,却把你排在后面?因为我知道,如果白允浪遇上这种事情,必然是兄弟们跟我一起上,你们死了我给你们陪葬。而你……”

    花绍棠轻轻笑了下:“你舍不得昆仑。”

    “可是邢铭,你需得知道,天下大劫本是天道降给凡间的劫难,冷酷无情,盛极必至,从不迟到。而我昆仑,就是万物生灵中集结出来的那一缕逆天之意。昆仑扛过去了,整个凡间渡劫进阶。昆仑抗不过,世间便是千里浮尸,一地焦土。这也没什么,就当是修士没过了天劫,修为倒退,重新再来罢了。可我昆仑要是缩了……”

    花绍棠一双千年幽潭似的眼睛,直直看到邢铭的心底里:

    “那就是整个下界,输给了自己的心魔,根本没敢与天劫相抗!”

    ……

    绝天峰的山麗上,邢铭孤独的脚步声渐次响起。

    脑海里是掌门的最后一句话:

    “从来不是我昆仑顶在天下人的前面。这灭世之劫,本就是应我昆仑而生。对抗此劫,才是我昆仑存在的意义。”

    邢铭一双拳头攥得紧紧的。

    英挺的面庞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天边划过一道剑影。“识”殿殿主宗泽落下地来,

    “邢师兄,过几日便是新弟子的入门大典,大长老让我问你,还需准备什么。”

    邢铭垂眸,收敛了全部的情绪。

    “嗯,我知道了。先跟我去看看。”

    书院峰,博物斋。

    杨夕盘膝坐在一只红色的蒲团上。人群最后的位置,认真听着师父上课。

    她前方不远处,还有坐着“黄”色蒲团的,漫不经心的景中秀。

    更前方的“青”色簿团中,还有奋笔疾书的小师兄释少阳。

    而最前方的“紫”色蒲团上,靠近师父的位置,是一脸温良恭谨,人模狗样的邓远之。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的蒲团,是课上评价弟子水平的标志。

    决定选修一门课程,交付灵石,参加小考,根据水平,可以得到一只赤色到青色之间的蒲团。

    其中红色最低,青色最高。若是水平超过了青色,蓝色可以在课程中帮助师父准备用品,紫色则直接成为代课师兄,课堂上辅助师父答疑。

    红蒲团上的杨夕,不留神瞟见紫蒲团上一脸人五人六的邓远之。

    牙根儿略痒。

    杨夕会选这门名为“山河博览”的课程,要追述到十个月前的“悟”殿考试。

    大长老师父说过,五行灵根,在“悟”殿拿到三分,才可以修行阵法。

    杨小驴子斗志满满的去了,百分满,三分不是太容易了么?

    可结果是凶残的——鸭蛋。

    “悟”殿几乎是纯粹的笔试,一百道题,上揽星象,下囊百草,修真界十万年内的八卦。

    杨小驴子得知老远子那货居然得了满分??连青锋都得了六十分??

    一脑袋驴劲儿简直想把自己给活活磕死!

    所以,当她无意中发现昆仑尚有几门课程,是允许准弟子选修的。“锻体”“练气”“术法见习”以及“山河博览”。

    杨夕毅然投入了“山河博览”的伟大怀抱,并且开启了她的“悟”殿刷分之旅。

    因为是个字都认不全的,杨夕很当然的只得到了一个红蒲团。

    然后第一堂课,她就发现了蓝蒲团上来争“工作名额”的邓远之。那货整天人五人六装得特别善良勤勉,很快就从蓝蒲团变成了紫蒲团。得到了每上一堂课,十颗一品灵石的固定报酬。

    不久,伤病初愈的小师兄释少阳,也吊着膀子,瞎着眼睛来了。据小师兄说,那些“怪”的攻击比较麻烦,短时间养不好。不能动灵力,也不能动身体。于是只好跑来动脑筋了。

    再后来,杨夕又发现,景小王爷那个懒鬼居然也会来上这课程。只不过,他出现的时机非常固定,一是今天讲修真界流传千古的八卦,二是今天研究某样传说中的宝物。

    杨夕深深的觉得,他没救了。

    “哎——杨夕!”景小王爷三八兮兮的把自己的黄色蒲团蹿到最靠后。

    杨夕叹口气,每次听到不感兴趣的内容,景中秀就要扒着她神侃。不过这货的消息之丰富,简直就是一个“昆仑包打听”,连在老弟子中,都是有点名气的。

    所以杨夕还是奋力的把红蒲团凑到最靠前。二人中间隔了三无名竖起耳朵的橙色蒲团。

    景中秀摇头晃脑道:

    “杨夕你发现没有,最近的‘课题’,越来越多是在讲上古神怪了。”

    杨夕皱眉想想:

    “没什么奇怪吧,现在外边儿都传百怪异动,连凡人生活都受了不少影响。多讲讲难道不对?”

    景中秀诡秘一笑。

    “不,我说的是‘上古神怪’。是那些已经消失几十万年,曾被人类当成神来崇拜,通天彻地的大怪。”

    杨夕的好处,就是虽然无知,好在知道自己无知。是以对有知者的刻意卖弄,总是十分宽容。也是因此,景中秀才会总爱同她唠叨。

    杨夕:“你又发现了什么?说说看。”

    景中秀一根手指沾了茶水,在地上开始划线。

    “从我来这课至今,一共讲了三次‘上古神怪’有关的课题。《岛行蜃的习性》《龙生九子》《女蜗族兴衰》

    “第一个课题,三十几个化神修士‘组团’来听课。吓得咱们一屋子小练气大气都没敢喘一个。第二个课题,剑部首座邢铭,亲手“打包”了一百多个红蒲团的剑修,压着他们听的。第三个课题,不用我说了,昆仑内门的大小驭兽师都来了,生生把教师挤满,那堂课的师父只好用芥子石扩充的教室。”

    景中秀看了看杨夕每课必到的杨夕,又瞧了瞧几个不那么勤奋的橙蒲团弟子。

    “昆仑内外门的区别,就是外门大多承担日常的杂务,而内门……全都是战斗部队。”

    杨夕心中似有一层薄纸,被景中秀忽然点透。

    “你是说,他们不是因为兴趣来听的课,而是他们真的……遇到了?”

    景中秀用食指轻刮鼻梁。

    “或者,他们认为自己可能遇到。”

    这番话,倒退一年,杨夕根本听不出其中利害。而现在,她却深刻的知道,景中秀的猜测如果是真的,如果“上古神怪”真的重现人间,那就不是灾难二字可以概括的,修真界的势力必然重新洗牌,恐怕连凡人的生活状态,都不得不改变。

    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曾经的神。

    “山河博览”带给杨夕的回报是巨大的。她现在已经能正常参与这些,修士之间的对话。

    而在“悟”殿“刷分”这件事上,她在听课第二个月的时候,杨夕重新去参加“悟”殿考试,就从“零分”涨到了“五分”。

    杨小驴子几乎泪流满面,进步好巨大,成绩太喜人。

    五分,已经达到了学习阵法的标准。杨夕却并没有结束自己这门“山河博览”的学习。

    她对自己的认知很清楚,来自一个半仙半凡的世家,年幼阅历浅,又读书少。那些世家公子、小姐少爷们耳熟能详的修仙界知识,杨夕连听都没听过。便是老道士当年带着她,也只管了吃喝,没管教养。

    所以当有一个付了灵石,就可以有人给讲知识的机会摆在面前,杨夕几乎是贪婪的渴求着这些,旁人眼里无甚意义的东西。

    短短十个月,杨小驴子考了三十多次“悟”殿,最近一次,已经考到了三十六分。每每想起这个分数,就高兴得想要捧脸。m(n_n)m

    “好了,今天的课题就讲到这儿,下课。”

    伴随着师父的结束语,一众大小弟子,飞奔而出。不是他们多么的厌恶上课,而是他们大多都很忙。

    在昆仑山生活了一年,杨小驴子才逐渐的知道,为什么之前在书院街道上看见的人那么少,弟子们在店铺里买个东西,都恨不得用飞的。

    修仙其实一点都不悠闲。真想在这条路上走得远,最缺的便是时间。

    “练气四层杨夕,你留一下。”

    师父传音点名,杨夕抱着蒲团往外跑的脚步自然就顿了一下。

    “周师父。”

    今日这位师父,说起来还是杨夕极熟悉的,名叫周行知,恰是那日杨夕在饭堂闹事,先是帮杨夕说话,后又给了杨夕一耳光的书生修士。

    周行知笑着看杨夕:“哎,私下里叫师兄就好。听远之说,你在‘悟’殿刷到三十分以上了?”

    杨夕乖乖的应了。“是,周师兄。”

    又抬头看了一眼邓远之。

    身为代课师兄的邓远之,回以一个“安心,好事”的眼神。

    周行知点点头,似乎挺满意:“嗯,过几日便是你入门大殿,我便送你个礼物,提前给你换了橙色蒲团吧。”说着递了一只橙色蒲团给杨夕。

    杨夕微微诧异。接过蒲团,夹在胳膊底下,又把红色蒲团递还给周行知。“多谢周师兄。”

    仍看着周行知不说话。

    常规程序,从红蒲团换成黄蒲团,要听满整整三百六十节课程,而后参加考试。

    当然,选课时候,如果就是拿着“悟”殿的三十分,自然一开始就是橙色蒲团。

    可是开课之后,想要提前升等,就得看师父有多关注了……

    杨夕琢磨了下自己和周行知的熟悉程度,觉得别说送礼物,多得些关注的可能性都不高。至多是记得有自己这么个能闯祸的……

    “周师兄,可是找我有事?”

    邓远之已经自发自动的走去一边凉快了。

    周行知老脸一红,搓搓手:“是这样的,我就快灵剑一转了,但是还需要些许材料。我听说,你手上有‘幽冥鳞蛇’的蛇骨,不知能不能让给我……”

    周行知说这话其实是有点心虚的。

    昆仑与别家门派不同。门派对材料收购和售出是等价,只收不到一成的手续费。所以昆仑的店铺里,货品灵石的流通速度简直快得惊人。而弟子们也养成了只要用不上,一律卖商店,从不屯东西的习惯。

    听邓远之的话,杨夕那些蛇鳞到手应该有快一年了。她既然没卖,想来该是有用的……可是自己又真的很急……

    果然,杨夕露出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神情,看着周行知。

    周行知一咬牙:“我愿出八万一品灵石,可好?”

    杨夕吞了吞口水:“周师兄,你不用给我那么多,照市价给我六万就行了。但是……如果那蛇骨被砸扁了,你还要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66章 时光如水(上)》,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