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65章 百怪屠山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避世钟】里传来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一愣。众人明明眼睁睁看着査百莲一人进了【避世钟】。这多出来的少年是怎个回事?

    谭文靖三步抢上前来,森然道:“査百莲!你什么时候养了个小姘头?真是给你们査家长脸面!”

    话毕,一段灵力波动。

    【避世钟】已被收在一双染血的手上。

    谭文靖惊呆的看着露出来的,身有脓疮,腿有残疾,乞丐模样的少年。

    这少年生得自是不丑,但怎么看着,要是哪个女人把姘头养成这样,不是这女人眼瞎了就好这种残缺美,就是那姘头眼瞎了抱大腿之前没搞清穷富。

    再去看他身后,哪里还有什么査百莲。【避世钟】内,只有这一个乞丐少年,和一地……裹着衣衫的沙子。

    谭文靖倒坐在地,从心里往外的生出惶恐来。

    沙子……沙子……但凡这一批上昆仑的考生,几乎没有不谈沙色变的。

    原因无他,考试初期,那些不守规矩,擅自出了昆仑庇护之外,又天赋高绝的考生,足足有百多个,都化成了一捧沙子……

    杨夕一手按在剑柄上,开口之前,自己都想不到可以这样平静。

    “这小乞丐,一开始就是你么?”

    仇陌顶着并不俊俏的脸皮,柔柔一笑:“不是,我是到了山下,发现他跟驴子姐有过同车之缘,才顶了他的身份,方便接近驴子姐。”

    “‘根’殿门前,日日跪着那个,是你还是他?”

    “开始是他,后来是我。这小子一心跪死来打动昆仑,执拗得很,倒是让我后来行事很不方便。”

    看着仇陌一脸的不耐,杨夕只觉得六月天里一场风雪从灵魂深处吹出来,彻骨的冰凉。浅浅垂了头:“灭程家的满门,连同下人,有必要吗?”

    仇陌一笑,手上轻轻一抖,满手的血迹就化成了沙子。“有恩百倍报,有仇千倍还。等程家剩下那两个崽子出了昆仑,我也不会放过。至于下人,只怪他们有眼无珠跟错了主子。”

    “昆仑山下的考生,与你何仇?”

    “无冤无仇,可我既走上傀儡一道,想提升实力,便只有踏血而行了……说到底,这世间本是弱肉强食,谁让他们明明弱,却没有自知?”

    “你来昆仑,本意为何?”

    “那傀儡师是为了截杀姐姐你,我么,却是为了程家剩下那几根苗儿。程家若不断子绝孙,不能消我心头之恨。”

    “你设计让程十九栽赃我,又是为何?”

    “若不让驴子姐牵扯进来,我又要怎么给你传递消息,让你来找到我?况且,也能顺便借昆仑的规矩料理了程十九,再把程家另外两个逼出昆仑。我才好动手。”

    仇陌踏前一步,嘴角勾起一个轻巧的笑,

    “原本我姐便说过,杨小驴子最是个脸儿呆心眼儿精的,如今看来,我姐看人果然是准的。”

    杨夕也笑:“你姐看人一点儿也不准。她跟我说,你除了胆大出格儿一点,就是个一心读书的木脑壳。她从没跟我说过你这么的精通借刀杀人,斩草除根还有草菅人命!”

    仇陌终于收起笑容,变了脸色:“驴子姐,大道惟争,物竞天择。我以为你与我是同类,杀人这种小事儿不放心上,还欲约你同走。却不想……”

    两手垂下,【避世钟】收回腰间,袖子里露出的指间,淡淡的泛起寒芒。“既如此,我不强求。但如今这么多人见了我的行踪,不灭口我以后休想安生。至于驴子姐你,若能发下心魔誓,不向外人泄露我存在,我可看在我姐面上留你一命。”

    在场的昆仑准弟子,闻言无不色变。有那见机快的跳起来就跑,一日之内开始第二次夺命狂奔!

    杨夕却横跨一步,挡在仇陌和众弟子之间。

    “我也本以为你只是一时糊涂或被人胁迫,才会误入歧途。却不想……”

    杨夕抬手一招,本在谭文靖手上的“夜行”,“嗖——”一声飞回来。杨夕长剑平举,临渊峙岳的一站:“仇陌,你入魔已深,根本无可救药!便是翡翠在天上,也绝不会想看你就这么不人不鬼的活下去,最后成个魔头!”

    仇陌轻笑一声,抬起一只闪着诡异光泽的手:“驴子姐,仙路之上,强者为尊。你如今不是我对手!”

    杨夕:“你试试看。”

    杨夕话音刚落,仇陌抬手就出招。然而那闪着诡异光彩的手掌,却不是向着杨夕,而是向着坐倒一旁的谭文靖!

    谭文靖那边却还在盯着刚飞走的“夜行”,待到回过神来,哪还来得及闪避?

    顿时惊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铮——”

    剑掌相交。

    却是杨夕替他挡下了仇陌的手。

    仇陌浅笑:“驴子姐,这你也拦?”

    “你今天休想再杀人”杨夕横剑,“任何人。”

    仇陌一笑,身形一闪,便要去追那些昆仑弟子。

    杨夕紧追,步步相拦。相当吃力!

    仇陌没有任何身法,甚至连凡人武术也不曾学过。但是傀儡的身体,速度奇快,力大无比。违背常识的关节,往往在关键时刻作出不可思议的动作。

    杨夕连用【天罗绞杀阵】,灵力耗得飞快,仍不能完全拦住仇陌的脚步。

    那边谭文靖爬起来,眼见再跑已是来不及,轻身符一拍,蹭蹭蹭就上了树。气急败坏:

    “这杀神到底哪儿冒出来的?”

    杨夕见他都已经吓得上了树,还要不死心的刷存在感,冷道:“问你的死鬼女人,到底是吃了他什么哄,肯用乾坤袋裹挟一个陌生人!”

    谭文靖定睛一看,果然地上査百莲的沙堆边儿上,是一个散开了袋口的乾坤袋。不由惊道:

    “这不可能,乾坤袋内生机断绝,连兔子进去都活不出来!”

    “他本不是人,早就没有生机了。”伴随杨夕话语,谭文靖眼睁睁看着仇陌生生撕开自己外皮,从杨夕的灵线束缚中脱困。

    落在地上的,已经是一个俊美精致,瓷娃娃一样的少年。

    谭文靖骑在树上,顿觉绿云罩顶:“妈的。”

    仇陌仰脸睨他一眼,戏谑轻笑:“驴子姐,你为这些同门,与我刀剑相向。可你看这些同门,哪有一个受你的恩情,顾你的死活?”

    杨夕的双手,却稳得铁铸一般:“杨夕举剑,只为自己。”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杨夕与仇陌二人分心说话的时候,一个黑色身影从后方杀至,身体几乎平贴着地面,长刀向上一撩!

    “当——”

    刀掌相接。

    仇陌倒退三步,恨然抬头:“你又是哪里来的?当真不怕死么?”

    来人一身黑衣,朴素寡淡。却是一副泰山崩而色不变的神情。

    楚久:“此人当杀。”

    杨夕:“……我知道。”

    楚久:“你留手了。”

    杨夕咬牙。

    楚久:“我替你。”

    话落,提刀拔步,飞身而出。

    仇陌冷笑一声:“找死!”

    楚久丝毫法术也不会,提刀就是生砍。发现对方的手臂竟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切向自己小腹,刀势不减,眼都不眨一下,拼着受伤也要砍他一条胳膊。

    同时心中纳罕,这人是不是全无拼斗经验,小腹受伤,哪里比得手臂断掉?

    杨夕却是大骇:“楚久!不能让他碰你!”

    “噗——”

    硬如金石的手臂整个儿插.进楚久小腹,鲜血飞溅。却没有想象中的瞬间沙化……

    楚久已经顺势,削掉了仇陌一条胳膊。

    那胳膊落在地上,滴血未流,但终究是长不回去了。

    仇陌仓皇后退,满脸震惊的看着楚久:“你是凡人?!”

    楚久看着地上,那胳膊切口处露出的金石铁木,也有点诧异,皱眉道:“你是个假人?”

    杨夕想起在程家灭门的现场,猛然恍悟。

    这楚久,简直是仇陌天然的克星……

    仇陌敢在大杀四方,仗的无外乎是他能直接吸了修士一身修为,让人在他面前束手束脚,完全不敢受伤。

    而没有灵根的凡人,又根本跟不上仇陌的力量速度,只能任他虐杀。

    而楚久,刚好不怕他的杀招。经年日久锤炼出的身体,速度力量并不比仇陌差许多。更何况他一身武技?

    看着仇陌那如临大敌的神情,杨夕忽然笑了:“楚久。”

    “嗯?”

    “若有一个,只要取人性命,就能修仙的机会,你会要吗?”

    “那得看,是什么人的性命,若是恶人……”

    “不是一个人,是不停取人性命,才能继续修仙。”

    “当然不要。”楚久答得斩钉截铁,甚至隐隐有些嫌弃味道:“人若如此,与这山中之‘怪’何异?”

    杨夕抬头,看着仇陌,心中一阵阵替他感到可悲:“仇陌,你听见了吗?在人家眼中,你就只是个‘怪”。”

    楚久听到此处,终于明白了些什么。忽然转过头去看那个精致漂亮的少年,万分错愕的指着地上金石雕成的断臂:

    “你……你不会……这么傻吧……你竟是自愿的?”

    连树上的谭文靖也撇撇嘴:“傀儡喔,又不能飞升,可不就是个杀人用的‘怪’么?”

    仇陌惊恐的看着楚久,一步步后退。

    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说仙途之上,实力为尊?可是楚久一个凡人,刚削掉了他一条胳膊。说自己没有灵根,想要变强别无他徒,可楚久活生生的站着呢。

    同样是没有灵根,却想登仙途的凡人。

    楚久面前,仇陌活生生就是一个笑话。

    仇陌自幼,聪慧多计而心细胆大,在书院读书也善于讨先生的喜欢。翡翠从不限制他用钱,报仇这样的事情也有杨夕顶在前面。

    其实他有限的人生中,虽然没有一帆风顺,却也从未像这样,无路可退。

    仇陌的眼神沉了下来。

    看了看完克自己的楚久,终于把目光投向了杨夕。他其实没想做得这么绝,可人总要先顾自己的性命。

    杨夕心有所感,淡笑着横剑在前:“来吧。”

    仇陌腾身而起。两手光华璀璨。

    杨夕箭步如飞,“夜行”寒光闪闪。

    然而就在掌剑相交之际,异变又生!

    天边突然传来一声高亢的啸叫,由远及近。

    一抹金色影子,从太阳的方向俯冲而来,地面狂风大作。

    树上的谭文靖一个激灵跳下地来,一脸吓到傻掉的模样:“大鹏?怎么会是大鹏?”

    场中交手二人,却完全不曾分心。

    仇陌从空中下坠,两眼冷酷如冰。

    杨夕长剑上撩,双手稳若磐石。

    只见一只金色巨鹰呼啸而过,两爪如勾,迅若闪电。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奔的仇陌!

    杨夕只觉眼前金光一闪,手中长剑刺空。

    然剑势已定,收不回来,杨夕一个跟头摔了出去。

    翻身再看,仇陌不见了……

    仰头望去,只见那金色“大鹏”的爪下,抓了一人。

    杨夕惊愕:“楚久,我记得打蛇之前,你好像问我有没有大老鹰……”

    楚久尴尬:“呃……我是有点乌鸦嘴……”

    话音方落。

    天边又响起一片连绵起伏的“嘎——嘎——”

    一团旋风样盘旋的黑云,渐渐罩顶。

    定睛看去,具是一群群红嘴乌鸦,羽如夜色,喙似血红。

    谭文靖仰头一看,跳起来骂道:“昏鸦?卧.槽,你知道自己乌鸦嘴,能不能就闭上!”

    楚久闭上了,但是对面树林狂奔出一只三角犀牛,口如血盆,腥风震震。那犀牛头上甚至还挂着一个已死的修士。

    唯一庆幸的是,那人穿的不是昆仑服装。

    谭文靖张大了嘴:“这个……我也不认识了……”

    就是再缺弦儿的脑袋,此时也反应过不对劲儿了。先是“幽冥鳞蛇”,再是“大鹏”,到现在出现的一堆猛兽凶禽!

    这都是极其罕见的怪物,常人一生难见一只。众人甚至根本就没听说过,山上有这等强大怪蜀。

    何况,这才是逐日山的外围……

    有人不禁想到:莫非是有驭兽大能,想要把昆仑众堵死在这逐日山么?

    可一群准弟子,何德何能,劳动这般强者?

    众人正惊慌失措时。

    忽见跟在那犀牛身后,一柄流光溢彩的飞剑后发先至。

    一声凄厉巨吼。

    穷凶极恶的猛兽竟被一击毙命。

    飞剑在空中打了一个旋转,流风回雪般直冲云霄。

    带着浩然剑气,在昏鸦群中蛮横霸道一绞!

    原本气势汹汹的“昏鸦”云阵,当场就被气化了大半。

    昏鸦群仓皇撤退。

    小师兄释少阳,脚踏飞剑,从天而降。

    “昆仑弟子,听我号令!守望相助,不得惊慌,入阵!”

    英姿少年白衣猎猎,真真如天人下凡,拯救苍生。

    乍惊乍喜,昆仑众人心里无不提泪横流:小师兄!以后谁再说你不靠谱我们就跟他拼了!你简直太特么有安全感了!

    杨夕下意识的看了眼飞到天边的那一点金色,清晰的感觉到心里其实松了一口气。并为此自责。

    就让他死在怪兽手上,也好。可我若真的问心无惧,又为何不敢亲手杀他?

    见昆仑众人还在拖拖拉拉,痛哭流涕,仰望卖单。

    释少阳前所未有的疾言厉色,一道剑气劈在地上,尘土飞扬,山石炸裂:

    “百怪屠山,还不入阵?是想死吗?”

    只见他手中一面令旗,一辆浮空宝船从对面树林中呼啸行出。船上丧家之犬般站满了,断手断脚,满身血污的修士。

    境界横跨炼气境到金丹境,衣衫服饰则囊括了足有三十几个大小门派。

    那宝船打眼看去,便可知曾经是件怎样奢华灿烂的至宝。而如今却是残败不堪,色染烟火。

    众人这才看清,释少阳虽然脊背挺得笔直,可是左手软软垂在身侧,眼见着是断了。一只右眼血流如注,不知还能不能看见。待转过身来,整个后背,一道从脖颈到尾骨的狰狞长疤,皮肉翻卷,滋滋冒着黑气。

    忽然,树林中天雷骤降,电光闪闪。紧随着,一阵裂地狂风,呼啸而至。

    宝船上已受伤的修士,完全扛不住这等双重天劫的威压。当场就有人吐血。

    释少阳抬起唯一还能视物的左眼,只见异瞳的小个子姑娘,正蹲在远离人群之处,被天劫压得抬不起头来。

    杨夕:“师兄,我天劫突至,进不得传送阵!师兄先走,不必管我!”

    释少阳闻言,气得面如罗刹,眼珠血红,招手一道剑气,“咔嚓”一声比天雷还响。

    一招劈晕了杨夕,塞进一个【避世钟】里罩住。咬牙切齿道:“作死!”

    传送阵的五彩光芒闪过,昆仑众人消失在“逐日山”。

    “昏鸦”群去而复返,在天空嘎嘎不止,仿似必复血仇的宣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65章 百怪屠山》,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