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64章 逐日山(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和楚久顺着细长而粘腻的食道一路下滑。

    蛇类的体腔,味道真不怎么好闻。

    仗着离火眸强大的夜视,杨夕在一眼看见胃液汇成的深潭时,一剑插在了腔壁上。同时伸出一条腿,蹬在了另外一侧。

    随后落下的楚久被杨夕的腿挂了一下。

    这个完全看不见环境的凡人,反应极快,立刻合身抱住了杨夕的腿。也悬吊在空中。

    “怎么了?”

    只见大蛇似乎是忽然吃痛,整个腔壁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杨夕楚久二人挂在腔壁上,整整被抡了半周,飘来荡去活像两只森林里的野猴。

    杨夕飞在空中,只听见浑身骨节被折得“嘎巴嘎巴”作响,反手递出一把刀给大腿上挂着的楚久,同时喊道:“下面有汪水,什么也没漂!”

    楚久只觉得脸上被刀把拍了一下,黑暗中抬手接过,再又一次撞上腔壁的时候,狠狠一刀插了进去。

    “连个骨架子都不剩,它这胃液是王水么?”

    两人都是凶顽,各自固定好位置,根本不用商量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各自把手臂插.进刚才捅出来的破口里,手中刀剑起飞,对着大蛇的食道就是一阵血肉横飞的狂戳滥削。

    杨夕因为人小不稳,两腿均□□肉壁里面,双手挥剑。“夙兴”这把灵光逼人的宝剑,所过之处一阵寒气逼人,腔壁被冻得生脆,利刃划过如碎腐纸。

    杨夕甚至有余大喊一声:“你脸怎么样了?”

    楚久这边是凡间刀剑,因为蛇血有毒。砍不下几刀便发现刃口变钝,眼色一深,使出看家本事,刀速加快,也不深切,只每次在肠壁上片下薄薄一片。刀影翻飞,当真是切得一手好刀削……

    闻言,楚久手中一顿,下意识摸了摸脸,鳞蛇毒液滴在脸上并没有感觉,可这一摸,却是摸见了骨头。

    不动声色一笑:“没怎样,脸而已。”

    腥甜蛇血连带着碎肉,顺着大蛇体腔蜿蜒汇聚,最终流进那无所不溶的胃液里。

    大蛇似乎终于痛不可当,腔壁骤然收缩。

    杨夕和楚久“咣当”一声,撞在一起。

    肉墙紧跟着挤上来,压得两人几乎筋断骨折。

    楚久声线一凝:“不好,这长虫想把你我吐出去……你怎么了?”

    杨夕闷哼一声,冷汗齐流。

    她后腰上插着楚久的长刀……

    却说楚久在黑暗中全看不见杨小驴子窝在肉墙上的扭曲姿势,是以撞过来时按常规避开了身体正面,其实却结结实实一刀插.进了杨夕的后背。

    这现在两人挤得骨头都快碎了,这么长的刀也没得□□。

    杨夕冷汗涔涔:“我没事,让它吐。”

    杨夕天雷锻体,楚久积年锤炼,两人的骨头当然不至于真的被这墙壁压碎。

    可两人的脸全被压在蛇肉里,就成了大问题。

    杨夕好歹炼气四层,还有一口胎息流转,可保不死。楚久却是险些被这蛇肚子活活儿的闷死。

    这般挤压了片刻,忽然头顶光明一线。

    二人稀里哗啦从蛇口里掉出来,摔在地上。

    引起一圈惊呼:“他们出来了!”

    血腥气息就在身后,并不敢暂留。杨夕楚久分别一轱辘站起来,同时一愣:

    “你脸怎么这样了?”

    “你腰上我插的?”

    只见一个后腰鲜血淋漓,偌大一个口子。一个脸上白骨外露,眼睛也血肉模糊了一边儿。

    顾不上彼此关心爱护,大蛇已经轰轰而来。

    “幽冥鳞蛇”学精了,这两个东西吃进去肚子痛,它要用自己“伟岸”的*把这俩玩意碾死!

    楚久杨夕,夺命狂奔。

    楚久尚好。

    杨小驴子本就两条小短腿儿,兼且后腰受伤,天罗绞杀阵——【缠】字诀频频使出,几乎跑成了四肢着地,才勉强没给趟成一块驴肉饼。

    此时大蛇怒极,满眼睛就是这两个“有刺儿”的活物,其他什么金丹、什么少年少女、昆仑弟子都顾不上了。

    那金丹期的炼器修士急得在天上转圈:“你这蠢长虫,你倒是看我一眼呐?怎的他吸引注意就好使,我就不好使了呢?”

    地上几个留下的昆仑弟子,和那些少年少女也是面色焦急:

    一个少年道:“师兄,怎么办?丹药法宝,能扔的都扔了,那蛇根本不看一眼!”

    一个昆仑弟子说:“少不得就得人上了。”

    另一个昆仑弟子指着狂奔中的二人道:“除了那两个,你们谁能在这长虫手下撑过一息?”

    其实,是有一个人的。

    众人眼前一迷,只见从刚刚的树林中闪出一道黑影,这影子贴着地面一路上行,眨眼间就立在蛇头上。

    众人心中一凛:什么遁术,如此之快?

    飞在天上的金丹修士却是见多识广的,神色一动:“鬼影遁,你是残剑邢铭的徒弟?还是暗影堂的小辈?”

    蛇头之上,一身黑衣的谭文靖面无表情。双手用力握住杨夕留下的剑柄,一寸一寸的□□。脸上一副如梦似幻的神色:“这是‘夜行’啊……天下鬼修的克星……终于到了我手上了……”

    金丹修士脸色一沉,众人性命攸关,这小子尚有余力却不肯使,显然十分招恨。

    却听下方传来一声叫喊:“前辈——,闪开——!”

    一回头,只见那独眼小姑娘在地上飞奔几步,一脚踏上那凡人青年的膝盖。

    青年脸上骨肉支离,两只眼睛都已模糊成了一片血肉。却是凭着感觉,一拖一送,把小姑娘猛的推入半空。

    小姑娘她已经弃了剑,左手一根莹蓝丝带,右手猛的放出一缕灵丝缠上蛇头,直奔蛇口而去。飞身掠过时,透过那破烂衣衫,可以清楚的看到小腹到后腰的有一处刚刚缝合的贯穿伤口。

    可是蛇头上鳞片都秃了……这灵丝的借力点在那?

    却听杨夕清脆脆的大喝一声:“我的!”

    灵丝却是缠在谭文靖刚拔出的长剑“夜行”上。

    谭文靖闻言,骤然抓紧手中长剑,一脚直接插在拔剑留下的伤口里。死都不肯松手。

    杨夕借力一荡,向着蛇头就飞过来。

    然而“幽冥鳞蛇”也学精了,坚决不肯张口,让那“有刺儿”的东西进肚。

    谁知那杨夕一脚蹬在大蛇的上唇,手中灵线一收,却是钻进了大蛇的……鼻孔?

    她甚至还蹲在鼻孔边儿上,对蛇头顶端握着“夜行”不肯撒手的谭文靖摆摆手:“谢了,柱子!”

    谭文靖握着“夜行”,哪里还不知自己是被坑骗利用,险些气歪了鼻子。

    地上剩下的少数昆仑和那几个少年少女,眼看着楚久扔了杨夕连结果都不看,拔腿就跑。楚久双眼全盲,看不清路,跑得磕磕绊绊。他们有心帮忙,却无那种默契,甚至被楚久吼了一声:“让开,别挡路!”

    就只有一个少女趁机泼出了一瓶药水,兜头洒在楚久脸上:“这位师兄,解毒的。”

    师兄,修真者只有对高于自己的前辈才会这么叫。而这练气七层的少女却叫楚久一介没入门的凡人作“师兄”。

    不然怎样呢?叫“师弟”?好意思吗?

    再说杨小驴子顺着大蛇的鼻孔爬进去,脚下粘膜略微有点湿滑。嘴上念叨:

    “幸好蛇这玩意它不长鼻毛。”

    “幽冥鳞蛇”始终在呼吸,杨夕手中拿着【断浪绦】只觉周围狂风大作。她一路匍匐前进,不敢放肆,怕刺激了这条大长虫,再给一个喷嚏打出去,就前功尽弃了。

    终于来到鼻腔尽头,杨夕望着下面黑乎乎的两条岔道,估摸着一股腥味儿的是刚才进过的食道,有风吹出来的应当是气管。两腿儿一蹬,跳进了那气管儿里。

    忽悠。咕咚。

    杨夕落进了一个有节奏律动的腔体——“幽冥鳞蛇”的肺。

    杨小驴子手持【断浪绦】,呲出两颗阴险的虎牙:“嘿嘿,算你肉多,在你肚子里不能活剖了你!在这儿我还不能淹死你么?”

    手中【断浪绦】频频挥舞,汩汩水浪铺天盖地。转眼间,杨夕所在肺泡就灌满了水。大蛇似乎是翻腾抽搐,还是剧烈的咳嗽,用力呼吸。

    然而那进了肺脏的水,哪里是说咳就能咳出来的?杨小驴子随着水面一路向上,灌满了无数肺泡,终于在眼睛已经看见气管的时候,灵力耗了个干净。

    这虽然再等等,也能等那大蛇就这么缺氧死掉,但杨夕怎么肯等?就算她肯,外面楚久的两条腿也耗不起!

    杨夕可不想一会儿出去看见的是一片儿被巨蛇加过工的扁平的楚久兄。

    杨小驴子灵光一闪,把兜里昆仑发的几个“随身包”拿出来。“哐哐哐哐哐”五块戒子石砸下去,五个硕大“石洞”现身,杨夕注意了砸的方向,石洞都是口朝下出现的。所以就成了五口巨大的石棺。

    水位终于升到气管边缘。

    大蛇开始剧烈的呛咳,杨小驴子本有心抓住那气管壁上的绒毛爬将出来,奈何这蛇濒死之时狂颠猛喘,杨夕被甩得颠来倒去,头昏脑涨。

    灵力耗空偏又使不出【幻丝诀】来飞空。随波逐流时,被两边飘来的“芥子石洞”连连砸中。纵是当了十几年熊孩子,也终于开始忿忿,果然自作孽不可活!

    待那大蛇终于体内终于平息,杨小驴子顺着气管两步一挣扎的爬出来,就只剩下了半条小命。

    因为体内再也没有一丝灵力,险些就来了个脸着地。

    金丹期老修士这次终于没有慢半拍,飞起来把杨夕接住。

    落回地下,老修士两眼发直的看着刚刚还威风凛凛、横行霸道的“幽冥鳞蛇”,口吐泡沫,却连垂死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两眼忽然外凸,不动了。

    “这是……死了?”

    杨夕一屁股坐倒地上,揉揉十根又烂掉的手指头。“嗯,淹死了。”

    老修士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逐日山向日而生,根本没河,哪里来的淹死?更别说眼前这明明就是死在土地上的:“小友……你说怎么死了?”

    杨夕却懒得跟他讲,觉得讲了他们也听不懂。这些傻头傻脑的修士,心目中杀人就那么几种,一剑横过去,一个*术放过去,要么就是一件法宝砸过去。稍有两个知道用毒的都不多。

    “哎,我说大爷,死都死了,管那么多干嘛?”

    金丹修士风中凌乱:大爷……大爷……大爷什么的不都是地里刨红薯的那种么?

    杨小驴子流着一后腰的血,左右环顾,莫名其妙看到一堆少男少女,连带昆仑弟子都在小心翼翼的望她。

    杨小驴子浑身一抖,谁能来告诉姐,他们眼里的小星星儿都特么哪儿来的?这是修真界现在最流行的瞳术么?

    费好大劲才找到了佳人环绕的楚久。声嘶力竭的大喊了一嗓子:

    “说好的,卖了钱你二我八!”

    围观众人,当场摔倒一半!剩下的一半也纷纷觉得,还是洗洗碎了吧。偶像什么的远远看看就得了,千万不要试图去了解她or他……

    楚久此时正被一位少女照顾着,在脸上擦药。

    修真界的灵药当真生死人、肉白骨,楚久双眼虽仍然看不见,脸上却已长出了新鲜嫩肉。

    楚久颇有点紧张:“这条蛇能卖二十块灵石么?我答应还那仙子四块的。”

    此言一出,周围人忍不住扭头憋笑。纷纷把给他科普修真界物品的机会留给了杨夕。

    谁知杨夕却挠挠头:“这可不知道呢,但是这么大一只,做成肉干,总能吃好几年呢!要不你送那师姐点肉干当添头?”

    众人于是终于忍无可忍的笑疯了。

    杨小驴子:“……”

    楚久:“?”

    最后还是金丹期的老前辈,好心告诉两人,这条蛇浑身是宝。若真是舍得,切吧切吧卖了,最少也得卖个上万的一品灵石。

    杨夕&楚久两个穷鬼:发……发财了……

    这两个土鳖穷货,拒绝了所有帮忙清理的好意,一定要亲自动手“切吧”这条“金光灿灿”的战利品。

    其速度和切割的精细程度,都堪称风卷残云——明明前一刻已经累得站不起来了的——可见,灵石的力量才是真正无限的!

    在老修士的强烈要求下,他为两人各提供了一只“乾坤袋”。并且把宝剑“夙兴”送给了杨夕。

    最后杨夕和楚久是这样分配的:

    炼器至宝的蛇骨,可当做常规解□□使用的蛇胆,归了杨夕。

    剧毒的毒囊和蛇牙归了楚久。

    蛇眼的罩膜一人一个。

    堪比玄铁的蛇鳞和放净了血的蛇肉,按照二八分成。

    杨夕其实是十分可惜那些腐蚀性不错的蛇血的。

    但是金丹老修士告诉她,这蛇血见了天日,不一会儿就无效了。不然那肉也不能吃。

    除此之外,杨夕和楚久因为过于小气,还获得了意外收获。所有人都劝他们,那些拉拉杂杂的内脏就不要当肉收了。

    这两个真真穷鬼都在昆仑山上试过吃不起饭的窘境,坚决的一个个剖开。

    结果,在幽冥鳞蛇的胃袋里,居然发现了近百件废弃的法宝。

    杨夕和楚久两眼放光,虽然是废弃,可是那胃液都没融掉的东西,那一定有好材料不是么?

    二人高高兴兴的二八分掉了。

    期间杨夕招出“芥子石洞”,换掉了身上的烂衣服。觉得有点领悟,“昆仑随身包”里内容的重要性。并下定决心,回去好好研究下那颗“储灵石”。

    楚久则收下了金丹老修士赠与的一件法袍。因楚久是凡人,所以那法袍没什么别的功用,就是穿在身上可以随心意变换款式。楚久苦思冥想之后,理所当然的又让这衣服变成了一套黑色劲装。

    真是无趣的男人。

    待一切搞定,时间已经是第二日的中午。之前跑散的昆仑准弟子也大多回来了。金丹老修士见久等昆仑的长辈,也不见回来。于是带着少男少女们告辞,并称自己是“诡谷”门下,杨夕二人以后若需要炼制法器丹药,可去诡谷找他。

    杨、楚两个蠢货全不知“诡谷”是“丹”“器”两届何等的巨擘,只是客客气气的把老修士当麻烦给送走了。

    老“麻烦”走后,杨夕转过身来,一脸笑意直接就凝成了冰霜。连个过度都没有。一步一步往他们最开始的树林走过去。

    谭文靖两手握着“夜行”站在杨夕的必经之路上,这无赖极其不要脸笑:“道友,刚才你我之间的决斗似乎尚未结束。我见道友刚才繁忙,便没敢打扰,现在道友闲了,我们继续如何?”

    所谓趁人之危,趁火打劫。

    整个儿澡盆洗半个鼻子,这人好大一张脸,真真长见识。

    可杨夕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径自饶了过去。停在树林中间的那一小块空地上——正是査百莲刚刚放出【避世钟】的地方。

    谭文靖还不死心,跟上来涎皮:“道友,不若就以‘夜行’为赌怎样?道友若赢了,我便把它还给你……”

    话没说完,不妨杨夕突然转头,左眼离火眸旋转到极致,舌绽春雷般喝了一声:“滚!”

    谭文靖只觉头脑一痛,登登倒退两步,连“夜行”也掉在地上。再去看杨夕,左眼冰蓝火焰,半边脸上都是诡异的黑火图腾,翻腾跳跃,蜿蜒蔓爬,只似活生生的一只恶鬼,又似传说中地狱里的魔神。

    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

    只见那魔神缓缓的转回头去,伸出一只手,搭上那看不见的钟罩,轻轻的说:“仇陌,你在里面吧?”

    许久,才仿佛从天边回应了一声少年的叹息:“……驴子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64章 逐日山(下)》,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