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61章 漏之鱼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后面便没旁人什么事儿了。

    此地距饭堂不远,又恰是午饭时间。

    一众无辜被牵连的人便相约去吃午饭。

    杨夕走出十几步远,忽然听见身后程玉琼大喊:“杨夕——!”

    杨夕脚步一顿。

    周围嬉笑寒暄攀交情的声音,瞬间就安静了。纷纷用余光撇着这个刚刚遭了背叛的小丫头。

    只见那小丫头人虽转过了身,却耷拉着眼皮看地面,让人简直搞不清她是什么态度。

    程玉琼被那“刑字”符文压在地上,英气漂亮的脸孔傲气尽失,发丝上还沾染着泥土。程家十九小姐玉琼,即使在得知家破人亡的当天,也没有这么狼狈过。

    她声嘶力竭的大喊道:“我不是故意的!”

    杨夕还是没看程十九,却知道她在看自己。

    于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你在附近,我只是随便找个什么地方,找个什么人……”程玉琼在那血色淋漓的符文下,挣扎得像一条快死的鱼,“……我只有这么一个哥哥了。”

    “我理解。”杨夕终于说话了,却还是低着头,这让她显得有点憨憨的:“嗯,他是你亲生哥哥嘛。”

    杨夕笑着抬头,对程十九屈膝行了一礼:“我都能理解的,十九小姐。”

    然后转过身,快速消失在了饭堂大门里。

    十九小姐这个词,杨夕已经很久没叫过了。

    程玉琼这个被按趴在地上都没哭小女汉子,不知怎的,眼泪忽然就止不住了。“杨夕……杨夕……”

    这一天的后来,程十九哭得天昏地暗,嚎啕出声。一直一直的喊着“我不是故意的”。

    就好像小时候,我打碎了娘的碗,弄丢了爹的钱,道歉的时候总是会说一句“我不是故意的”。然后爹呀娘呀,就会搂着我们,和好如初。

    可程十九知道,杨夕不是他娘,昆仑也不是他爹,路走到这一步已经没人会原谅她了。

    可她还是想哭想喊,因为她觉得怕。

    她怕自己有一天会发现,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在同一天离她而去……

    以欺骗和失望两种方式。

    杨夕坐在饭堂里,神游天外的吃掉一盆土豆。

    她的昆仑玉牌上欠了太多债,饭堂只肯卖土豆给她。不过就她现在的心思,给她琼浆玉露也吃不出味道就是了。

    旁边两个结伴而来师兄也坐下吃饭。

    “嘿,听说早上那事儿,人刚刚已经抓到了。”

    “哦?在哪抓到的?说起来我是六十年前入门,还从没见过这样事呢。”

    杨夕低着头,往旁边挪了挪地方。啃她最后一颗土豆。

    她讨厌这话题。

    可是架不住渐渐的,整个饭堂都在讨论这事儿。

    其实昆仑的门规并不多,执行得却极严。

    是以稍微规矩点的人,都会过得很如鱼得水,而稍微长点眼色的,也不敢犯错。

    时隔一百二十年,昆仑好容易又冒出个不长眼色的新弟子,老弟子们怎能不八卦一下?

    纵是换个地方,也有其他的传进耳朵。

    “那俩小子好像是在‘客栈’给堵住的。小的一剑毙命,老的当场被高堂主把三魂七魄抽出来生生炼了!”

    “喝!这俩泼才,好生有钱!这高堂主,也当真狠辣!”

    杨夕听到此间,‘噌’的一下站起来,

    “这位师兄,您说刑堂抓了几个人?”

    那外门弟子掰着手指查:“一个半老头子是主谋,一个小年轻儿是首恶,听说还一个小姑娘是帮凶。三个呗?不过刑堂这次好像要连坐,那小青年和小姑娘是一家的,刑堂要把他们全家都逐出师门。”

    杨夕脑子里电光火石、转得飞快,忽而倒抽一口冷气!

    “这位师兄,如今昆仑封山,咱们普通弟子可有什么办法出去?”

    那外门弟子被杨夕突然转换的话题弄得一愣。“出去简单呐,接了需要出门的任务,或者有师父差遣办事的玉牌。就可以从传送阵离开了。”

    杨夕二话不说,掉头冲出饭堂。

    一路向着“掌事殿”方向撒腿狂奔。

    徒留那位师兄一脸见鬼:“哎,丫头,你的饭碗不要啦?还有半颗土豆呐!”

    一个傀儡师,两个傀儡,再加上程十九应该是四个人。

    而现在的情况是:

    仇陌显然成了漏网之鱼;

    程家却几乎被连锅端了;

    那傀儡师也当场身死,世上再没什么人能限制仇陌天高任鸟飞了。

    如此一面倒的结局实在很难让杨夕相信它是单纯的巧合。

    如果我是仇陌,我是找个地方喝庆功酒么?还是乔装打扮躲起来?

    不,昆仑刑堂今日没反应过来,未必事后也追究不出。

    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最稳妥的办法离了这是非之地!

    杨夕一头扎进“掌事殿”,横冲直撞的扑到柜台前。

    “这位师姐,请问还没正式入门的准弟子,能在掌事殿接任务吗?”

    柜台后面的外门师姐一边儿嗑瓜子儿,一边儿瞟了杨夕一眼。“准弟子不任职司,只能参加日常任务。”修长手指凭空点了几下,从空中拉出一张光幕来。“喏,就这几个。”

    昆仑的所谓日常任务,就是天长日久做下去,多少人都行,多少次都行,永远没完,永远不停的。

    这种任务总是人越多越好,不怕失败,不用接任务的弟子负责。

    比如挖矿,比如种田,比如低品灵草的收购,再比如——杨夕终于在第四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任务:清怪

    地点:逐日岭

    形式:

    跟随领队出发,在限定范围自由活动、清怪。领队当日返回,队员可自行选择逗留多日后,跟随其他领队返回。

    传送费用自负,所得战利品归属个人。

    ——仇陌若要今日离开昆仑,这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杨夕抬头问那师姐,道:“我想参加这个逐日岭清怪的任务,不知今天的队伍出发了没有?”

    “没呢,”那师姐“噗—”的吐出一片瓜子壳,“清怪的队伍从来都是夜里子时,逐日岭灵气最稳定的时候出发。这任务你甭接,直接奔传送大殿去就成,跟门口举小旗的修士报道就好了。”

    杨夕一溜烟小跑着出了门。

    随便一问,杨夕轻易的找到了所谓的“传送大殿”。并不是她聪明,而是因为单就外形来看,传送大殿实在是昆仑最恢弘、最华丽的一栋建筑。

    被问路的人只需随手指个方向,喏,最显眼的一座。

    大殿外形,依然是飞檐斗拱的凡间宫廷风格,材料却似有琉璃的质感。乳白色半透的墙壁,隐隐映出殿内阵法生效时的光彩。

    大殿有五层,端坐在七七四十九层白玉石阶上。四面高墙,各有一套技艺精湛的浮雕。

    沿着顺时针的方向依次看过去。

    第一幅画得是一群身穿兽皮草裙的男女在一场烈火中厮杀,烈火的中央有一处奇异的空白,空白的中心隐隐是一侧书卷。画面的最上有一块碎裂的石碑,折断在地的半截写着一个“昆”,仍然埋在土里的半截上则是一个“仑”字。

    杨夕心中一动,隐隐的好像知道这几大块浮雕上绘的是什么了。

    杨夕快走几步,转过拐角。

    第二幅画左侧是一群形状凶恶嗜血的妖魔,在一条无爪恶龙的带领下来势汹汹。画面右侧一群身穿盔甲的战士或飞翔在天,或本行在地,浴血厮杀奋力抵抗。左上方的恶龙腾云驾雾,口吐瓢泼大雨。右下角三位脚踏飞剑的盔甲战士,合力举起一面残破的大旗,上书“昆仑”。

    果然如此。只是这般重大的秘密怎能随意绘在几面外露的墙壁上?

    再看第三面墙壁,画得是一座陡峭断崖,崖顶上一座孤独的小院儿,柴门紧锁。下山的路上,一群道士打扮的男女,或提着包袱,或担着行李,或骑着灵兽正向山下走去。这些道士无一例外的在身后背了一柄长剑。可是画面的右下角,非常醒目的山路尽头,却有一个道士,把长剑丢掉了。山顶小院儿的门梁上,歪歪斜斜的挂着一块昆仑的“牌匾”。

    杨夕站在原地琢磨了许久,这幅画并没有看懂。

    她一个人物一块石头的看过来,发觉画面上每一个人物的表情都十分的相似……好像……好像是无聊?

    还有那夸张飘起的袖袍裙摆,发梢鬓角。作者似乎是想表达,这画面里在刮风?

    “可无聊和刮风,还是不太懂……”

    杨夕喃喃自语着,颇有些魔怔的转过下一个拐角。

    墙的另一面,也有人正在读画。

    “昆仑这画是什么意思?哪有人这样咒自家门派灭亡的?”

    “哼,我看昆仑这神神叨叨不靠谱的劲儿,离灭亡是不远了。”

    “谁说不是,咱也不是没混过别的门派。哪有大殿四面都是画,连个门都没有的?”

    “啊——”的一声尖叫。杨夕和墙角拐出来的人迎面撞了个对头炮。那人踉跄着倒退了几步。而杨夕因为生得实在“短小”,则直接坐倒在地。

    杨夕知道自己撞了人,头还没抬下意识先出了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魔怔了……”

    而对方的尖叫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

    “你是魔怔了吧小畜生!走路不长眼睛的啊?踩坏我的裙子,把你卖了赔得起吗你?我可告儿你,这是织女工会出品的法袍,法袍,你见过吗?”

    这一把尖利的嗓子,可算是真把杨夕给叫醒了。

    杨夕摸着头顶,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在一片尖利的欧亚噪杂之中,杨夕缓缓抬头。

    “!”

    “!”

    “!”

    “……”

    杨夕心道一声:踏破铁鞋无觅处,今儿可真成萝卜开会了……

    面无表情的站起来道:

    “你妈才魔怔了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61章 漏之鱼》,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