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60章 百口莫辩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山门之内,弟子身死。

    五千剑修,上万化神,竟无一人察觉。那随时随地的巡山,一刻不停的神识探查,活生生成了笑话。

    央央昆仑,何时被这般公然的打过脸?

    战部首座,刑堂堂主,齐聚“书院峰”,各自一副紧咬的牙关。

    杨夕赶到时,看见残剑邢铭身边摆了一张躺椅。躺椅上歪着一个病骨支离的白袍修士,眉目平淡,面色青白,一副虚弱得随时要断了气的模样。

    邢铭一手搭在椅背,似乎是在和那修士交谈。

    而两人的旁边,竟然奇峰突起的戳着了一只画风十分不搭的程十九。

    程十九看见杨夕,目光只停留了一瞬,便迅速的转开了头,一副从不熟悉的模样。

    杨夕压下心中疑惑,快步上前。隐隐的,听见那病修士说了句:“上天入地,也必让此人魂飞魄散。”

    气息虽弱,却寒意迫人。

    杨夕在二人背后施了一礼:“弟子杨夕,见过两师……”

    话音戛然而止,直似被人掐住了脖子。

    邢铭下巴点着地上的尸体,笑出一股森森的寒气:“眼熟是吗?”

    当然眼熟。

    一件昆仑准弟子的服饰扁扁摊在地上,裹着一堆晶莹的细沙。随身的一块昆仑玉符和两块芥子石已被收捡出来放在了一边。所有该属于人的骨肉肢体,一丝也不见。

    杨夕双拳紧握,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苹果似的圆脸生生崩成一颗茄子。仇陌!

    病修士偏过头来,青白病容上一抹掩不住的厉色,“你是杨夕?”

    杨夕一点头:“是。”

    病修士仔细打量了杨夕一番,忽然眯了眯眼,右手一把折扇“刷拉”展开,雪白扇面上一个鲜血淋漓的“刑”字。

    只听他道:“监视饭堂的化神修士说,命案发生的前后,你那笼子周围约有一盏茶的时间出现了神识干扰。彼时你可有察觉什么异状?”

    “弟子看到一只手。”

    “谁的手?”

    “夜色太暗,弟子不曾看清。但弟子猜测……”

    病修士长眉一挑,忽而笑了:“【离火眸】若是都看不清夜色,那本座还真不知这世上还有什么眼睛,算是好视力。”

    折扇轻摇,扇面上“刑”字红得好像能要出血来。

    杨夕有时候是不大听得出好赖话的。但畜生一样直觉还是告诉她,这位一身戾气的病修士,好像对自己有一种天然的不喜。甚至带着三分淡淡的敌意。

    敌意,一个至少元婴的高阶修士对一个练气期的小弟子有敌意?

    杨夕这驴羔子天生对上位者缺了那么点儿敬意,对于不佩服,又不能直接决定自己生的,说起话来就很不客气:“先生有眼,当看见我平日是戴着眼罩的。”

    “那它是怎么回事?”病修士忽然从空中抓出个草绿影子投在地上。正是昨日那只胆小的草精。

    那草精看见只手都能吓个半死,此时更是骇得发抖,说着叽叽咕咕的人话:“不记得了……昨天晚上一点都不记得了……”

    杨夕心下一沉:“是我干的。”

    病修士哼笑一声:“离火眸?”

    杨夕:“是,但我是见了那只手才摘的眼罩……”

    “为什么?”病修士的目光锐利如刀,一定一顿的问:“你为什么要消它的记忆?那手的主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我从前的朋友。”

    “哦?那你‘从前的’这朋友又有什么问题,让你如此谨小慎微,不敢让人知道他来看过你?”

    因为他不是杀了程府全家,就是被程家人杀了。

    杨夕看了一眼无动于衷,一言不发的程十九。

    终于没有说话。

    “我记得,你那时突然离魂,闹得昆仑上下不得安宁,起因就是为了给你的一个傀儡小朋友招魂。”

    病修士一副瘦弱的骨架,软软靠在长椅,缓慢开口:“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小姑娘,你到底拿什么证明,自己如今没有帮他?”

    杨夕百口莫辨。

    纵是多解释一句,我说的那个朋友,不是你们见到招魂的那个,又有何用?

    心中只反反复复回荡着一个词——咎由自取。

    若是她在离魂醒来之后便说出真相,而不是拖到事发的今日,想必一切便不会如此被动。

    可……那是被自己连累而死的翡翠,心心念念的唯一亲人。

    我做不到的——杨夕有些木然的想。

    病修士合拢了“刑”字扇面,转头对邢铭道:“邢师兄,……”

    却见邢铭眉峰蹙起,盯着那地上的细沙,与衣服。好像那人身化成的沙堆里,能开出一朵花来。“杨夕你过来。”

    杨夕愣了一下,才依言上前。

    她本以为,就昆仑这嫉恶如仇的尿性,白包子都能灭人满门,邢教主就是不把她当场打杀了,也至少要镇压起来。

    却不想邢铭还能同她讲话。

    邢铭指着那地上的沙土:“与程家所见,可有不同?”

    此言一出,杨夕还没动,程十九便浑身一僵。

    杨夕盯着地上那堆细沙,无论颜色还是颗粒大小,均与程家一般无二。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不,等等!

    “先生,这衣衫上没血!”

    杨夕还能清楚记得,程家那地狱般的景象。所有尸体,不论化沙还是没化的,无不是鲜血满襟满墙。一望便知生前经过一番残忍对待。

    而眼前,这不像一个人的手笔。莫非……是程十三?

    再看程十九今日的不同寻常,杨夕恍悟般联想到一个词——心虚。

    所以,程十九知道这是谁做的。

    但是,她任凭自己被冤枉……

    杨夕自嘲一笑:我果然是个,救了毒蛇的农夫。

    邢铭听了杨夕的话,却沉着脸色,作出了另外一番断:

    “傀儡之术,我并未修习过。但也听无面师父提到过,拘生魂于木石,做傀儡最好的材料是没有灵根的凡人。所以傀儡战力虽强,却大多战斗方法简单,不过是仗着身体强悍。所以我刚刚便在想,这种手段炮制出的尸体,多半不会太整洁。就算衣服没溅血,总不至于地面也无。”

    说到此间,邢铭一手搭在了程十九肩上,力道并不大,程十九却在他手下抖如筛糠。

    “然后很巧合的,我是一个鬼修,所以我能闻到枉死者的怨气。可是我刚到这里时就发现,此地是一丝怨气也无的。然后我让手下七鬼,翻遍了方圆十里,也不曾找到一丝怨气。”

    躺椅上的病修士眉头紧皱,接上了邢铭的话:“所以很有可能,这人根本不是死在此处……”他神色复杂的看了杨夕一眼:“而是被有心人搬来此处,为了栽赃嫁祸。”

    邢铭捏着程十九的肩膀,不让她倒下。“程玉琼,虽然发现尸体的人,未必就是那栽赃嫁祸之人。但我恰巧知道,杨夕那日背去给无面先生招魂的傀儡,叫作程玉亭,他未必是杨夕的朋友,却一定是你的兄长……而你,才本该是杨夕的朋友。”

    杨夕看着面如死灰的程十九,心底已然,毫无感觉了。

    长椅上的病修士却是不知道这一段关系,折扇忽然一展,鲜血淋漓的“刑”字从扇面上飞出来,化作一道符咒将程十九生生镇压在地:

    “原来你是那程家的女儿。”

    程十九连象征的反抗都没有,便一脸木然的束手就擒。

    对于昆仑山高层来说,仙来镇程思成的名字,现下可是如雷贯耳。五代墓葬莫名现世,让这些人恨不能生嚼了他。

    他们也知道白允浪送了程家遗孤来昆仑。明面上,大家“有教无类”,不好跟几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计较。私底下,却很有一些人恨不能让程思成彻底的断子绝孙。

    刑堂堂主高胜寒,更是此中的鹰派。高胜寒撑在椅子上,凉薄一笑:“杨夕为救你兄,险些丧命,虽是偶然,也当得起一个恩。结果,你们兄妹这报恩等方式……真让高某大开眼界!果然是程思成的子嗣,从根子上就是歪的!”

    而地上的程十九本来木雕泥塑一般,听到此处却突然抬头,双眼血红的死命挣扎:“你有什么资格说我爹!要不是你们那昆仑墓葬恰巧在我家地下,我程家也不会有灭门之祸!”

    “恰巧?”

    “高师弟!”邢铭忽然出声制止。

    却没能止住高胜寒脸上,露出恶意的笑容:“看来昆仑对弟子们瞒下你爹觊觎墓葬,刑囚守墓人,又强破葬山大阵,还真是大错特错!程姑娘,你们程氏宗族五百年前就开始图谋昆仑墓葬,结果死得灭门绝户,大行王朝这一支就活出来一个你爹却仍不知改悔,程思成他是千方百计才把自家建在了那灭门之地!”

    “高胜寒!你现在是刑堂堂主!”邢铭此番说得疾言厉色,若不是顾及高胜寒的虚弱身体,看起来真能上去甩他一耳光。

    程十九听得心神剧震,木眦欲裂。拼了命的扭过头去望其他昆仑修士,却见连同杨夕在内都毫无意外神色。甚至有些心软的昆仑修士,对她表露出了复杂的同情。

    程十九愣了很久,脑子里才响起一个声音:十三哥骗了我……

    而父亲,他骗了我们所有人……

    最后那一段成家往事,是白允浪在后来回去追查成家灭门,从蛛丝马迹中揪出来的烂账。

    杨夕以前并没听说,但也猜得到。几百位守墓人的苦心孤诣,必然不是程思成一人能轻易言取。那必然也是千百人、千百年来不肯放弃的野心,才能对抗的千百年的牺牲和忠贞。

    杨夕毫不意外。

    杨夕只是觉得有点悲哀,为程十九,为昆仑,也为自己。她觉得自己可能从来就不认识程十九。

    程十九不是翡翠。尽管翡翠看起来很坏,可是杨夕觉得自己是了解那个一心赚钱的丫鬟。程十九是个一心学剑的大小姐。而杨夕直到今天才察觉,自己其实只认识她一心学剑的部分,而从不认识她大小姐的那部分。

    杨夕觉得自己可能也从来不认识昆仑。她认识五代守墓人的昆仑,认识掌门花绍棠的昆仑,认识战部首座邢铭的昆仑,认识弃徒白允浪的昆仑。但是杨夕从没想过,原来还有刑堂堂主高胜寒这样的昆仑。

    杨夕不禁想起昨天教训那无赖时,厨师岑师兄的话“昆仑像他这样儿的多了,你清理得完嘛”当时没有在意,现在想起来却能品出这话里的无奈,认命,甚至还有一丝丝寂寞。

    杨夕好像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位很厉害的岑师兄会邀请她“有空来聚义斋坐坐”。

    人……

    也许从来都是难以群分的。

    却又总是渴望着类聚。

    刑堂堂主高胜寒,虚虚软软的摊在长椅上,微微耸肩:“二师兄莫气,我一会儿自去领罚。就比照白师兄那天的再翻一倍如何?”

    邢铭咬牙切齿的从唇缝儿里挤出一个“你!”字。

    高胜寒轻声哂笑:“我知道掌门大义,二师兄宽和,但师兄你也不能否认,门里的师兄弟很多和我一样,从来就不欢迎他白允浪回来,更不想看见程家这几个小崽子。而我们也是为了昆仑!”

    杨夕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60章 百口莫辩》,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