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56章 昆仑战备令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花绍棠花掌门从来就不是个耐心人,尤其对待“实力低微,人格低下,智力欠缺”,敢来昆仑找死的人,更是如此。

    一剑过后,丢给邢铭一句:“一个不留。”就飘然而去了。

    一身白衣,踏空而行,纤尘不染。

    残剑邢铭的为人,比他师父稍微能客气一点。恭送了师尊之后,转过身来,对着死伤过半的找茬众一拱手,道:“各位,师命不可违,对不住了!”

    他说这话时,早有那反应机敏的,已经向着山下拔腿狂奔。还有那心存侥幸的,拿出各种传信符,留影球,通话镜开始跟外界沟通。

    不知是不是被刚才花绍棠的雷霆手段吓着了,尚活着的近百修士,其中不乏化神、元婴之辈,竟没有一人敢奋起一搏,拼死也拉上个昆仑剑修垫垫背。

    杨夕摇摇头,此般形状,不怪人多势众,却扛不住区区一剑。

    残剑并不阻止他们的行为,反到微微一笑,傲然道:“邢铭不知是哪家哪派的大能,撺掇着你们来昆仑闹事,那大能又许了你们什么好处。只烦请各位给背后的前辈带句话,就说,狗见了骨头想啃,正常,只是这骨头毕竟不是肥肉,啃之前总要掂量掂量,会不会崩掉自己的爪牙。”

    话音一落,邢铭身后众位战部,便腾然而起,御剑而出,切瓜砍菜般……一个不留。

    无色峰一战,在修真界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

    昆仑行事之嚣张霸道,吓怕了修真界一批人,也惹恼了修真界一批人。

    对于那些致歉的、质问的、试探的书信,拜访,掌门花绍棠采取了完全无视的态度。

    战略上彻彻底底的藐视这些不入流的敌人。

    对此,景中秀这个深谙派系斗争的小王爷,在听过杨夕对现场的转述后,是这样评价的:

    昆仑这一手玩得恰到好处!先不说这些公然上门,吃相难看的小势力,也没什么真正跟昆仑叫板的实力。不过是想靠着人多势众,人言可畏让昆仑忌惮。单是昆仑只字不提“五代墓葬”,只把一顶“犯我山门”的大帽子扣下来,除了拳头真比昆仑大的,谁还敢随便冒泡?

    至于交恶百来个杂鱼势力,嘿呦喂,就昆仑这恨不能把所有道法公之于众的理念,就已经是公然和大半个修仙界为敌了,哪里还能够更恶?

    景中秀当时一双琥珀色的眼眸,看着来来往往的考生们,轻轻一笑:“那跟昆仑作对的人,根本就没抓住昆仑的软肋。剑修善战,昆仑尤甚,最不怕的抡起拳头撕破脸。不怕打,不怕骂,唯一的软肋,大概就是他们吧……”

    景中秀伸出他保养良好的手指,指了指来往的考生。

    杨夕当时沉默的对着景中秀,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小王爷明明一副了解昆仑,崇尚昆仑,容不得别人说昆仑哪怕一句不好的样子,却为何偏偏不大情愿……加入昆仑……

    其实,昆仑山下的考生,已经不如刚刚开山时那么多了。拜师本就是个双向选择,昆仑的修行方式,一看就是一视同仁的苦行僧式。许多纨绔公子、千金小姐,在开山没多久的时候,就已经跑了一批。而后,无面先生当众展示了昆仑的四重天劫,有那生性严谨向往正统修仙恪守正统仙道的,又跑了一批。而现在,在目睹了昆仑的骄狂和杀戮之后,有那批胆小怕事,或心性纯善的,就又犹豫着是走是留了。

    事发后的第二天,众人的考核“玉牌”上,浮现了这样一行字。

    “昆仑危急,封山战备。凡我弟子,紧急归援。各位考生,去留自便。弃我去者,护送平安。共进退者,提前入山。”后面还有一行小注:“六殿之测将于门内继续进行。”

    杨小驴子抓耳挠腮了小半个时辰,才连猜带蒙的搞清了这一票四字句子的意思。不由在心底感叹:这昆仑的高层,似乎还是嫌留下的人太多啊。

    翌日清晨,考生们默默的分成两批,站在昆仑山脚的空地上。

    杨夕粗粗算了一下,选择留下的考生,不足一万。而决定离去的,却是这边的三四倍。

    景中秀站在考生的最前方,一脸嘲讽笑容:“等着瞧吧,一晚上做的决定,他们得拿一辈子来后悔。”

    程十四则站在留下的队伍里,嘤嘤哭个没完“你们不带这样的,我要回家啊……我要回家……嘤嘤”

    可惜,她再哭也是没有用的,杨夕一把砍刀架在她脑袋上,敢动一下就剃头。程十九左手抱着程十四全部的首饰衣服,右手一张雷火符,敢挪一步,她立马点火。

    身后的考生们纷纷对程十四表示了十二分的同情。

    待到那群离去的考生,被分成上百只小队,在剑修们的护送下离去了。便有残剑领着另一队修士走上前来,对留下的考生们道:“各位,跟我上山吧。”

    说时迟,那时快,人群里忽然扑出两名衣衫褴褛的青年,跪倒在地:“仙长留步!”

    杨夕一看那装扮,立时就想起了当初根殿门口长跪不起的一群没有灵根的凡人。只是,那时是三四十人跪在一处,现在扑出来的,却只剩下区区两人。

    残剑似乎对这情形早有所料,莫测一笑:“怎么?”

    其中一个青年双眼幽亮,满面风霜却遮不住神色坚毅。口齿清晰道:“仙长,小子知道,我辈凡人,本无仙资,却想得窥天道,实乃痴心妄想。然王侯将相,尚且宁有种乎,难道仙途之上便要以天生决断终属?若是如此,小子不能服这个天道,也不能认这个命数!小子偿闻,昆仑典籍,门内弟子皆可翻阅,是以才冒死上山。不求昆仑收为弟子,只求仙长让我入门,哪怕端茶递水做一道童,铺床扫榻做一侍人,只要能得阅门内典籍,小子定能自行找到那通天之路,纵是找不到,这一生甘当昆仑牛马,亦不后悔。”

    另一个青年似乎是不善言辞,只一味跪在地上磕头,转眼间便磕得满脸鲜血。一众风浪里来去的修士考生,也不禁露出些不忍之色。

    邢铭见状,却似毫无同情之意,反而一笑:“可我昆仑,又不缺牛马。”

    那磕头的青年顿时满脸失望之色,说话的则是一脸孤愤,恨恨难平的模样。

    “不过嘛,”却听邢铭话锋一转,貌似漫不经心道:“最近听我小师叔说,授课少了几个示范用的人偶。先说好,此人偶可不算我昆仑弟子,连帮工都不算,只勉强算是我昆仑的财物,听令行事,死生由人。你们可愿意?”

    那两人一介凡夫俗子,不知踏遍多少名山,磨破几多草鞋方才得了这么个机缘。什么死生由人根本就顾不得在意了,毕竟,昆仑正道魁首的声名还是听过的,并不会故意让他们去死不是吗?

    当机立断的一叩首:“多谢仙长垂怜,我等愿意!”

    杨夕清楚的看见,那两人低头叩首时,邢铭眼里闪过的,分明是赞赏的神色。不由暗道,这人如此喜欢试探人心,玩弄人心,当真一点都不可爱。

    她还是比较喜欢花掌门那种简单直接的行事风格。

    一转念又忽然想到,邢铭的小师叔,可不就是无面先生么?人偶……啊,不会是我上课的道具吧?

    两个时辰之后,杨夕等一万多“准弟子”,历经磨难,终于生生用两条腿爬上了“书院峰”。却是连个入门仪式的过场都没有。

    只是每人领到了一套“昆仑随身包·准”,一本“昆仑修行指南”,便就地解散了。

    众人中即使最成熟老练的,也不禁有点怅然。于是三三两两的分群,或者是直奔书院,或者是找地方研究刚到手的东西。

    程家出来的六个大大小小,今次难得的聚成一堆。在广场的角落里坐下来。

    杨夕打开“随身包”,里面有一套细布衣服,布料不错,款式也是方便活动的样子。左臂上绣着一个红色的“准”字。

    程十四一手拎着衣服,一手抓着杨夕的手臂惊叫:“这衣服不是法袍就算了,居然没有染色?昆仑修士怎么会穿这个?”

    杨夕默默想了一下,道:“大概为了省钱!”

    程十四:“……”

    杨夕:“我说真的。”

    邓远之捧着《修行指南》正在读,闻言,面无抬头道:“杨夕说的恐怕的确是真的。因为这本书有一半的内容都是在介绍,在昆仑书院,什么东西什么价格,去哪里买。”

    程十四、程十九、二十一和朱大昌,纷纷露出面孔崩裂的表情。

    杨夕倒是很镇定,道:“另外半本儿呢?”

    邓远之面无表情:“介绍昆仑的每一门课程和服务的价格,以及去哪里办理。”

    程十四瞠目结舌的尖叫:“什么?昆仑上课还要收钱?”

    杨夕不为所动,道:“再没有其他内容?”

    邓远之:“最后一页上还有一句话。”

    “什么话?”

    邓远之龇牙露出一个假笑:“为了你在昆仑的美好明天,努力赚钱吧,少年!”

    杨夕:“……”好吧,这最后一句建议还是很中肯的。

    在邓远之详细分说了,除了一门主修,两门辅修之外,其他所有公共课,基础课,选修课通通都要付钱之后,程家三个还算有钱的小主子对了对自己的小金库,纷纷感到:-_-!。

    而朱大昌这个穷鬼和杨、邓两个家当全丢的货就只好:-皿-凸。

    几人继续研究昆仑配给的东西,发现寻常门派会给入门弟子发放的丹药、符箓、功法一概都没有。除了那套衣服,就只有一只白瓷碗,和一个黑黢黢的小方块。

    程十九和邓远之用了几十种法术,轮番测试,最终不得不遗憾的承认,那只白瓷碗……它真的就只是一只吃饭用的碗。

    凡人店铺里十个铜板一只的那种。

    并且邓远之气愤的发现,自己那只碗居然还特么有个缺口!

    邓远之:这谁分的?简直太缺德了!

    杨夕掰着手指头,做沉思状:“衣服是穿,这个碗是吃,那剩下的这个小方块也许是……住?”

    程十四一合掌,终于露出个憧憬的笑容:“啊,一定是打开洞府禁止的钥匙。我之前真没想到能每人配一个洞府呢,也对嘛,昆仑山这么大,别的或许小气,在住的问题上肯定不会亏待我们的~”

    邓远之&程十九默默看着她。

    程十四结巴了起来:“我说错什么……了么?”

    二十一小团子一脸木然的扯自己姐姐的袖子:“十四姐,每人一个钥匙,不代表每人一个洞府……看昆仑这尿性,十几人一张大通铺也不是干不出来的。”

    程十九惊叫一声:“玉阁,你怎么能说脏话!”

    二十一一脸自暴自弃的麻木,“天天装乖,早装腻了。”这孩子好像真被昆仑的无耻风格打击到了。

    杨夕却摇摇头:你们还是太天真了……

    这小方块杨夕认出来了,跟之前残剑先生给她的那颗差不多,这玩意儿分明就是一小颗“芥子石”!

    杨夕抬手把这芥子石往地上一摔——

    一个长方形的坑出现在广场上。四壁光洁,再无他物。

    程十九&二十一&朱大昌:(⊙▽⊙)!

    邓远之:——!我就知道,无论我多么多么的努力,也猜不到昆仑的下限……

    程十四颤巍巍的指着那个坑:“所以……以后我们就睡这个……没有盖儿的……坑?”

    邓远之蹲下身去研究了一下,道:“不,我想这个坑应该是竖起来贴在墙壁上的。你看,这坑的一面有防滑的纹路。而且作为一个坑,它太深了。”

    程十四虚弱极了:“所以?”

    杨夕一脸严肃的接话:“我们要睡的不是没盖儿的坑,而是一个没门儿的洞。”

    程十四彻底昏过去了。

    六个人整理过昆仑配发的物品,便跟着考生洪流的尾巴,往昆仑书院里边去了。

    昆仑书院虽说是个书院,实际看起来却更像个凡人的小镇子。只是授课的“书馆”多了一些,而贩售的店铺又少了一些。

    让杨夕惊奇的是,普通小镇的常驻居民都未必够得上一万,而他们这一万新考生涌进昆仑书院,却好像连个水漂儿都没打起来。

    邓远之也微微奇道:“不是说昆仑门下百万弟子,多是外门和挂单么?这眼前看到的,似乎是少了一点……”

    有猫腻!

    几人停下脚步,杨夕一手拉住身边卖单儿的程十四,站在街中心不动,两眼盯着其中一间写着“器居”的店铺。

    大约过了有一刻钟,程十四惊叫起来。“啊,这么一会儿,已经进去几百个人了,那店铺是有多大?”

    几人对视一眼,估计着大约是有什么空间法术,这店铺的内部必然比外表的样子大上许多。

    然而当他们迈进店铺大门时,才发现他们终究是低估了昆仑“天下道祖”的手段。

    脚步刚走到店门口的时候,几人便凭空看到了一张闪着五彩光芒的清单。

    “剑房”“刀房”“回春房”洋洋洒洒的数百分类,在清单上各自占了一格的位置。

    六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刚从乡下来的土包子,完全搞不懂这是做什么用的。其他五人尚顾着脸面,不肯被人看低,各自一脸严肃的装深沉。

    只有程十四大惊小怪的开始叫:“哎呀,这该不是直接对着清单就能买东西吧,你们看这还有个‘美人房’,难道是卖美人么……”

    “嗖——”

    程十四不见了。

    留下瞠目结舌的五人看着程十四空出来的地方。

    几人身后传来嘻嘻哈哈的窃笑声。杨夕回头一看,几个身穿昆仑挂单弟子服装的人,正在憋笑。显然是昆仑书院的老生了。

    那挂单弟子的服装,与杨夕她们得到的没有什么太大分别,一样的肥肥大大没染色,仅仅是手臂上绣的红字从“准”变成了“挂”。

    看得出来,那几人虽然是在笑话杨夕他们,却并没有什么恶意。

    杨夕想了想,刚刚程十四消失的时候,好像是在“美人房”那格戳了一下?

    杨夕于是伸出白嫩嫩的手指头,小心翼翼的戳向“剑房”一格。

    “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56章 昆仑战备令》,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