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52章 昆仑真相(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在残剑的叙述中,杨夕知道,声名赫赫的“昆仑剑修”,并不如她想象的那么多。

    昆仑名为正道第一大派,门下常驻弟子不下百万。然而真正上了名谱的内门弟子,只有区区一万左右。

    这一万人中,剑修只占了四成。

    而昆仑山下那十几万的考生,却大多是奔着这百万分之四千来的。

    残剑说:“剑修难得,所以每一个剑修对昆仑都很宝贵。”

    不过昆仑宝贵一个人的方法,似乎有点特别。

    “残剑先生,为何我们一路过来,都没有看到护山大阵?”

    不但没有护山大阵,昆仑三百三十峰,连一个小型的防护法阵都没有。和别家门派,那种恨不得整座山都用法阵罩起来的阵势,实在区别太大。

    “昆仑不需要那种东西。”

    杨夕奇了:“那有人攻山怎么办?”

    “剑修迎战。”残剑背着手道,“权当修炼就是。”

    杨夕觉得这个答案自己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挠挠头:“那要是敌人太多呢?”

    “没关系,昆仑剑修很耐揍。”残剑想了想,道:“内门剑修,一扛十,问题不大。再多了,山门也站不下。”

    杨夕张牙舞爪的特别捉鸡,总觉得没有护山大阵的门派,是很不安全的。

    “不是,我是说,也不能一直一直打,连个休息都没有啊!别人家的大阵都能顶一顶的!”

    残剑摸摸下巴,“敌人死绝了,就可以休息了。”

    杨夕:“……”

    这凶残的回答真是……太昆仑了!

    “那要是一时打不过,怎么办?”

    残剑摆摆手:“还有长老们,拿长老去顶一顶。”

    杨夕tat谁家门派长老是这样用的?!

    杨夕追问:“那要是长老们也杀不过呢?”

    残剑指指自己:“还有我。拿我去顶一顶。”

    杨夕再问:“那您要是也打不过呢?”

    “哦,还有掌门。拿他顶一顶。”

    杨夕抓狂了:“掌门要是也打不过,怎么办?”

    残剑这一次没有再搬出个太上长老来说话,而是轻轻一笑,斩钉截铁的道:“不可能。”

    杨夕愣了。

    在她心目中,举世之上,无不可战胜之敌人,亦无永不言败之英雄。

    可是她没说。

    她觉得,像残剑这样一个人,如果相信另外一个人是不可战胜的,与其说那是因为实力,恐怕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敬佩。任意评价别人敬佩的人,是不对的。

    残剑似乎看出了杨夕的想法,把这小丫头拎过来夹在胳膊底下揉了揉。这孩子虽然有时候挺坑,但有时候又有点招人疼。

    残剑弯下腰来,平视着杨夕:“昆仑掌门花绍棠,是真正不可战胜的男人。他今年七千二百岁,自以妖修身份承道昆仑开始,历经大小战斗过万,然而几千年来未尝一败。你可知这是为何?”

    杨夕小心的重复:“为何?”

    “因为他只打必胜之战。”

    残剑微笑着,一双奇黑的眼眸里,映着一个小小的杨夕,映着一大片天劫肆虐的修炼场,映着性情奇葩的剑修们,还映着昆仑山上寸草不生的嶙峋岩石。

    深深浅浅,好像装下了整个世界。

    “师父说,一派掌门好比门派的一面旗帜。昆仑的坚持,在修仙界,就好像茫茫沧海上一座孤岛。想要更多人登上这座孤岛,单靠信仰,那不够。我们得让那些迷失在海面上的人觉得,这座岛上有饭吃,有衣穿,有很好很好的日子过,并且,永不沉没。”

    杨夕:“所以……他……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

    残剑一双锋利的眼睛,微微的弯起来,用了一个模糊暧昧的说法:“昆仑掌门,可以悄无声息的死,但不能大张旗鼓的败。”

    随着残剑的话,杨夕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位双眼睿智,笑容慈祥的老人,于凛冽寒风中一步一停走得谨慎而坚定。如履薄冰,却步步为营。

    “若是……掌门没有必胜的把握……又要如何?”

    “跑路。”

    杨夕:“……”

    我……是不是理解错了……一定是我识字学得不好……

    残剑神秘一笑,带着杨夕绕过修炼场。来到后面一块平整的场地。

    “小丫头满脑子都是打架和被打,就没有注意过,昆仑山门之内完全没有灵田和灵矿吗?”

    杨夕一呆,的确是没有见过的!一路走来除了人就是石头。

    而通常情况下,一个门派的土地,除了居住和修炼的场所,应该是大面积被这些可以产出资源的地方占据。而且杨夕是记得的,昆仑“根殿”对应的课程里,可是有“灵植”“挖矿”之类的内容。总不能,都去门派之外修行?又或者,这些资源太过集中?

    就这一晃神的功夫,杨夕看着残剑先生从怀里掏出一只扁方的小盒子。因为没戴眼罩,左眼的【离火眸】可以清晰的看见,那盒子上宝光萦绕,灵气充沛。

    只见残剑打开那宝盒的盖子,随手往地下一摔。

    杨夕眼睁睁的看着,那宝盒在空中倏然变大,落地即成一大片阡陌纵横的灵田。其中小片种植着各种杨夕不认识的灵药,更大面积种植着金灿灿的灵谷,眼看是到了收获的时候。

    微风吹过,沉甸甸的谷穗一晃一晃的点着头,好一片秋收盛景。

    残剑两步跨进灵田里面,踩在田埂上对杨夕招手,“来,看看咱们昆仑的农夫是如何种地的。”

    只见他先是掐着法诀给那些灵药施雨,后又一块田一块田的收获那些灵谷。

    灵光饱满的谷粒成堆成堆的飞进残剑手上的一只【百宝囊】中。

    杨小驴子两眼放光,这种神奇的种田方式,挠着心里那点儿小孩子的好奇心,几乎让她目眩神迷了。小心的避过田地上的植物,杨夕踮着脚尖走到残剑身边,蹲下身子去看那些灵药。

    杨夕:“活的!”

    虽然这田里也有土植,可是灵药成长,总是需要灵气的呢,昆仑山上草木不生,灵气稀薄,难道装进那小盒子里,反而有灵气?

    杨夕立刻又想到,昆仑“六殿”在山门下,也是被几位剑修这样收着,从小盒子里“丢”出来的。还有之前“无色峰”上,自己养伤的那间房子,也是被无色仙子这样“收”起来了。

    杨夕眼睛猛然睁得老大,心中一个猜测呼之欲出。

    残剑看着杨夕一瞬间变了几变的表情,忍不住偷笑。每一代昆仑弟子,不论之前多聪明,都会被这个震成傻瓜。包括当年自负甚高的自己,包括自以为什么都见过的景中秀。景中秀那个调皮捣蛋不服管的家伙,就是见了昆仑这一手之后,才傻乎乎的相信【剑府】是什么神奇的【随身空间】,咬牙硬挺连哭带嚎的迈上了这剑修的第一步。

    残剑把一块质地坚硬的黑色石头抛给杨夕。杨夕手忙脚乱的接住,眼中可以看到宝光,握在手里却感受不到任何灵气。

    “【芥子石】,须弥芥子,一石之间。这片昆仑山脉,地势不险,灵气不胜,对昆仑唯一的贡献就是这种灵矿。空间、时间类的法术,都是逆天的妖孽手段,少之又少,难之又难。然而有了这【芥子石】,昆仑所有的洞府、宝殿、田地、都可以被炼制成【空间法宝】,随身带走。”

    残剑说话的功夫,修炼场里又急匆匆飞出一个剑修。手里摔下一个“宝盒”。一条不算太大的灵矿便“咣当”一声砸在地上。那剑修火急火燎的冲进去,“叮叮当当”一顿声响。又火烧屁股似的飞出来,收起宝盒,抱着一箩筐矿石往任务殿飞走了。

    看得出来,好像这一点挖矿的时间都能耽误他多少修炼的模样。

    杨夕觉得此刻如果有镜子,自己的嘴巴一定会张得比残剑身后的“饿死鬼”还要大一些。

    “这些灵矿、灵田,总是需要灵气滋养的吧……“

    残剑一笑,“【芥子盒】带在身上,会自主的从修士身上吸收灵气作为供养。弟子们也会根据自身修为来决定带几个【芥子盒】,灵气总是要不停的使用,再不停的吸收,才能给经脉打好基础。”残剑点了点头:“权当修炼。”

    杨夕觉得自己这一天里,被颠覆了所有的常识。

    原来昆仑不是人住在房子里,住在地上,而是房子和地住在人兜里?修炼这种事,也不是在静室里冥想,而是搞一堆灵矿、灵田来吸自己?天劫这种东西,不是努力规避的,可以当做吃饭喝水,甚至是上杆子凑着挨天劫?还有居然不是弟子闯了祸,躲回山门被保护,而是山门有危险,弟子们上去“顶一顶”?

    不论有多少的不理解,至少有一件事,杨夕算是理解了。

    残剑一直想告诉她的“昆仑很多东西都是假的,只有人是真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信仰难得。所以昆仑的根基是人。

    昆仑所有的事情,只要是人能做的,都不会用其他手段。用残剑的话说“权当修炼”。

    残剑说的“跑路”,也真的就是大家打包袱跑路的意思。对于昆仑最重要的,信念共同的内门人,一起跑了;决定生存基础的,所有灵田、灵矿、宝殿都是揣在身上的;对于昆仑的“开书院,办学堂”伟大事业至关重要的名声,也不是敌人抢得走的。

    同五代昆仑最终的举派殉葬相比,六代昆仑这种“卷包跑”的手工作坊式无耻作风,还真是不怕人打上山门。

    杨夕看着眼前一片翠油油的灵药,和一片金灿灿的灵谷。对这样一个不安定昆仑,反而生出了安定的信心。

    “是阵,总有被破的一天,即使是五代昆仑空前绝后的【葬山大阵】也被程思成钻了空子。是法,总有消散的一天,即使是羽化登仙的修者留下的法术秘境,也是随着时间不断变小的。”

    残剑也蹲下来,一手搭在杨夕的肩膀上。

    “当然,即使再强大的人,也是会死的。可是,又总有新的孩子们出生,成长,强大。芸芸众生,生息往复,一刻不曾停止。所以六代昆仑的根基,是人。我们要做的,只是传承,而不是拯救。苍生永不绝,昆仑永不灭。”

    残剑顿了一顿,刚毅的面孔上浅浅的生出了一点紧张的模样:“五代守墓人,你,愿意认同我们的信仰吗?”

    杨夕的头脑中,三百二十六位守墓人的面孔一一闪过。音容笑貌,喜怒哀乐,那一世一世的守护,最终凝结出杨夕唯一认识的,地牢里那张笑中带泪,深邃如潭的双眼。那双眼睛,在黯淡的最后时刻,凝视着漆黑深邃不见前路的地牢甬道,仿佛能从那冗长的黑暗中看到前路的光明。“苍生……不死,昆仑不灭……”

    珠玉在前,方知卑浅。

    和那些惨烈巡山的五代昆仑相比,和那些一生默默的五代守墓人相比,与汲汲以求、如履薄冰的六代昆仑相比,甚至与眼前这个作风张扬跋扈,却在此时谨小慎微的昆仑掌门继承人相比。

    自己虽担下了责任,却付出得太少。有限的十几年生命如此轻薄,几乎没有资格说出那一句“认同。”

    杨夕说:“我们,认同。”

    至少这一种信仰,与那些逝者无有不似。一定能够得到所有人的认同。

    等待这一句话,仿佛消耗了残剑莫大的力气。

    他猛然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一片灵田,和灵田后威然矗立的排排【镇魂灯】,还有更远处,一片凄清荒凉、满目峥嵘的昆仑山。

    “谢谢。”

    了解残剑的人都知道,昆仑鬼修残剑邢铭,有一颗真正如恶鬼似的灵魂。张扬跋扈,我行我素,黑口黑面。他一生中,极少与人言谢。

    在他的行事标本里,受人之恩,还回去便是,又何必多言。

    除非是,他已经觉得,此恩,此生,不足以还。

    镇魂灯旁,灵田之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默默的陷入类似的情绪。

    为何我能做的如此之少?与那千千万万相比,与那些伟大与默默,这一份事业之中,沧桑之上,我如此渺小……

    忽然,天边响起一声“龙吟”。四爪银龙破开虚空,腾云驾雾发出一声轻啸。

    杨夕看着那壮观景象,尚在迷茫。残剑眼中却闪出一霎惊喜,神色郑重起来。“掌门出关了,这是昆仑剑修召集令!”

    杨夕也努力作出郑重神情,然而完全不懂的看着残剑先生。

    “门派危急,事关生死,战部剑修当齐聚掌门绝天峰上。”残剑看了看杨夕,神情缓和了一线:“别担心,这在昆仑,是常有的事。跟我去见见掌门吧。”

    杨夕严肃的点点头。心中却在回响:门派危急,事关生死……这在昆仑,是常有的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52章 昆仑真相(下)》,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