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48章 “人偶师”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洗剑池。一家破败的酒馆里,程十六正在喝闷酒。

    掌柜的大概是在造假的时候,把酒和水的比例搞反了,现在杯子里这东西,连个鸟味儿都淡不出来。

    “爷~酒凉了,人家再给你热一热吧。”

    “滚!老实坐着!别这么跟我说话!”程十六很暴躁,这里陪酒的女人比她娘看起来还大,就算他不忌口,这也实在有点下不去手……

    尤其那女人看见他,就像母狼见着嫩肉一样。程十六更觉得自己这顿酒,绝对是亏了!花了钱,还被人嫖了,什么的。

    要说洗剑池这地儿真是奇了!明明是昆仑剑派的附属城池,剑派么,那漫山遍野的都是纯爷们儿,搞不好连护山的灵兽都是公的,结果洗剑池居然连个像样的寻欢处都没有!

    这日子还能过不能过了?这仙还能修不能修了?

    该不会……都去养娈童了吧。程十六摸摸自己水嫩的脸蛋,忽然觉得屁股有点不好。

    这样想着,忽然觉得一阵凉风刮过来。程十六看见了一张雪白如细瓷的脸,眉眼嘴唇都精致得跟雕刻出来一样。

    他站在窗台上,夜风就从他半长的头发中间刮过去,带起一片惊艳。

    “程十六?”瓷娃娃的声音,带着一种少年特有的冷硬,苍白得近乎残忍。

    色令智昏的程玉阁,第一反应是,若是长成这样的娈童,那养一个也不错。

    “啊?”

    然后,他甚至没有机会想一下,为什么这二楼的窗台上,会忽然出现一个少年。陪酒女腔子里喷出的血,就猛然溅了他一脸。

    一片惊呼惨叫声中,程十六最后看见的,是一只雪白纤薄的手掌。

    他听见一句话:“程十六,血债血偿,你不要怪我。”可是他明明,什么也没有做过。

    总的来说,程家十六少爷死得很快,并不算难过。

    “小麻袋,收获如何?”阴暗的巷口,一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修士倚墙站着,帽兜下的双眼注视着迎面走来的少年。

    “不错,程家十六的资质果然很好,炼化他一人,几乎抵得上在程家时的一半收获。”少年从容的掀起帽兜,遮住俊秀面孔。越过年长的男人,在巷口的一堆破麻袋前停下。

    “昆仑‘青焰’的事情,你到底要如何?”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少年缓缓的从麻袋里抽出一身破烂如乞丐的衣衫,和一张粗糙的人皮:

    “急什么,也就这两天的事情。”

    昆仑。

    考生遇袭的事件已经传开,剑修们的态度却暧昧不明。

    许多人彻夜辗转,无心入眠。

    昆仑山下,一时间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黎明时分,随着接连有人的“玉牌”亮起,考生们才终于在一片压抑的沉默中确认——区区几条人命,根本不会对昆仑的入门考试,产生任何一点影响。

    杀戮尚未停止,而生活还要继续。大多数人只是默默的捏起玉牌,走出帐篷,投入新的一轮激烈(惨烈)的竞争(被虐)。

    也有那么几个人,静静的望着发光的玉牌,似乎陷入了挣扎或沉思。

    杨夕今天没有考试,然而她也并不闲。

    前些日子为了照顾程十九,昆仑山脚的大片土地,她还没有来得及亲自用脚丫子去丈量一下。对环境不够了解,杨小驴子这种随时准备好干架的小畜生,怎么都没法安生。

    还有昨夜没敢去给程十四送饭。当时只是想着饿一天没什么大不了。然而回头再寻思,越发担心那个傻妞儿会蹲在门口等饭等一晚上,以至于没有继续考试。

    最后,也是最麻烦的……杨夕看看脚边闭了眼睛就像个无害美人似的程十三。

    他老这么昏迷着也不是个事儿。昆仑既然把修士的种类划分得如此详细,她也许可以去六殿挨个碰碰运气,没准能找着昆仑的傀儡师呢?

    杨夕认命的扛起地上一百多斤的睡美男往外走,那僵硬的四肢时不时卡在桌边、凳脚,因为杨小驴子粗暴的生拉硬拽,很快就给睡美男的手腕、膝盖这些地方新增了不少伤痕。

    “志”殿门口,正在排队的程十四看见杨夕就像看见亲人一样扑过来:“你个骗子!你个骗子!你居然骗我!你是坏人!坏人!”

    满脸眼泪的举起绣花拳头在杨夕肩膀上捶。

    结果就是,其他考生纷纷用看“负心汉”的眼神看着杨夕,用看“弃妇”的眼神看着程十四。

    杨夕:“……”

    杨小驴子无奈的垮下肩膀,拿手里的干面饼哄她:“好吧,是我错了。我以后天天给你送饭,只要你听话……”

    “还有他们都是坏人,嘤嘤……总看着我的后脑勺笑!我后脑勺很好笑么?”

    杨夕看了看程玉瑶那狗啃一样的斑秃后脑勺,一夜过去,长出了点短短的毛茬。杨小驴子一本正经道:“他们是嫉妒你,长得好看!”

    不远处,一队剑修巡逻路过,抖着肩膀笑得风中凌乱:“到底是白师兄看上的徒弟,太尼玛像了!”

    程玉瑶接过干面饼,一抽一抽的咬:“你扛着十三哥做什么,他是考试被虐昏倒了么?”

    杨夕迟疑着看看肩膀上架着的程十三,“昨天晚上……他昏倒了……我正要带他去看病……对了,‘志’殿对应的复试里面,有傀儡师的考试么?”

    谁知程玉瑶的脑回路忽然间灵光一闪,搭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方向。

    昨天晚上?十三哥可是程家最俊俏的美男子!

    昏倒了?十三哥的身体好像一直不大抗造!

    程玉瑶一眼看见程十三手腕上的道道红痕。雪白皮肤上道道红痕当真醒目又暧昧!

    程玉瑶心中狂呼:不!十三哥!我鲜花一样的十三哥!你怎么就这么插……

    “没有没有,‘志’殿只对应一个‘剑修’,一个‘战斗常规’,我先走了,再见再见……”程玉瑶两手抓着面饼,风一样的速度跑回去排队了。

    果然变天了么?剑仆都敢对十三哥伸魔爪了,我阴险歹毒、邪恶狡诈,貌美如花的十三哥!我的生活再也回不去了么……

    杨夕淡定的驾着程十三的胳膊,又先后去了“脉”殿和“悟”殿,等了一会儿见到“交流沙龙”的同伴从里面出来,得知也没有。

    “根”殿和“识”殿杨夕自己进过,知道情况。如此一来,就只剩下“骨”殿了。

    杨夕之所以最后来‘骨’殿,实在是因为“骨”殿的门口太……壮观了。

    “哎,这位小友,我观你骨骼清奇,天赋异秉,将来必成大器,不若来我体修堂如何?”

    “哎,这位小友,我观你天生六指,生而有异,将来必成大器,不若来我机括堂如何?”

    “哎,这位小友,我观你肤色黧黑,伸手不见五指,将来必成大器,不若来我暗影堂如何?”

    “哇——不带这么埋汰人的——”肤色黧黑那位,哭了。

    杨夕默默的:姑娘,虽然你确实有点黑,但还是好可怜……

    整座“骨”殿门口,密密麻麻站了数百位修士,仙来镇上站街拉客的花娘都没有这么热情。杨夕听了一会儿,大致听明白了。

    这些奇奇怪怪的堂,大多是些在修者中不大普及的旁门左道——比如机括、比如调香。

    还有一些,是修行的内容本身广为人知,但因为昆仑在这方面的积累并不深厚,所以在昆仑就比较边缘化——比如体修、比如驭兽。

    最后的一些,则干脆是在修士当中,颇受忌惮,甚至鄙视的内容——比如……

    “哎,这位小友,我观你满脸杀气,命中带霉,将来必是走到哪里又让人死到哪里的逆天之人!魔修堂吧!”

    杨夕惊恐的被一群人拽住了。

    “哎,这位小友,我管你嘴唇削薄,必是刻薄而话少,天生的乌鸦嘴要不要更给力啊!诅咒堂!”

    “哎呦呦,小姑娘,你肩膀上这个小哥,唇红齿白,花眉月目的,双修真真是再好不过了,来合欢堂吧~”

    杨夕:我就这么吸引这种受人歧视,或者受人鄙视……的东西?

    “呵呵呵……那是因为你天雷锻体,受过天道诅咒。”一把沙哑难听的嗓子响起。杨夕一抬头,只见一个面容平板如纸的修士,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那修士鼻扁平,唇五色,眼中空洞若无物,低头看了一眼因为拉扯而倒在地上的程十三,干对其他几人道:“你们放手吧,她是来找我的。”

    另几人很干脆的松了手:“什么嘛,老纸片可真会跟人抢好东西。”

    杨夕好容易脱身,连忙捡起被磕碰得破破烂烂的程十三,屁颠屁颠跟在纸片修士身后逃离现场:“前辈,您是傀儡师吗?”

    那人长得僵硬,动作却十分潇洒流畅,淡淡然一扬手,轻蔑道:“傀儡师,多低级的东西。我是人偶师。”

    杨夕虽然不明白,但是觉得很厉害!

    人偶师带着杨夕穿过一众人群,钻进根殿侧面的一幢小棚屋。一路行来,那些“拉客”的修士,似乎都下意识的避开二人。

    人偶师盘腿坐在破破烂烂的板床上,干巴巴的开口:“有什么问题,问吧。”

    杨夕觉得问题可多了。

    “为什么那些前辈要这样抢学生呢?这些……堂,很不容易找到徒弟吗?”

    “拜师昆仑者,十人九剑修,这些杂七杂八的科目,又不能对修为和战力有实际上的精进,愿意的自然少。更主要的一条,昆仑的规矩,除了一主修,两辅修,还有许多大课,课程繁重不说,多选的课目还要收费,价格还十分高昂。

    而这些客座授课堂,都是自行负担全部开销。没有足够的弟子,就要关门了。所以趁着学子们还搞不清状况,能骗一个是一个。”

    杨夕觉得心口中了一箭。心目中高大上的昆仑剑派,自从开始考试,就在不断刷新在她心中的形象下限。

    “您刚才说的,天雷锻体,天道诅咒是怎么回事?是说我在这些堂,会很受师父们喜欢吗?可是为什么……”杨夕纠结了一下,“来拉我的,都是些……”

    “不被世人认同的修行路子。”人偶师麻木的笑了一下,比哭还难看。

    杨夕看着他的笑容,心里默默感叹。他父母当年到底是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才能把孩子生得这样闻者惊心,见者落泪。

    心里憋着坏,脸上正正经经的点了个头,算是默认。

    “昆仑毕竟是正道门派,邪门外道能在昆仑常驻,一是有通天手段,一是坚守原则。能在邪路上坚持一条正道修士认同的原则,走下来的都是强者中的强者。”人偶师平静的翻了个白眼,正义凛然道:“说白了就是其他师傅打不过他们几个。”

    杨夕:下限又刷新了……昆仑果然是连师父之间都要相互掐架的……

    “那您……比那几个强者还厉害吗?”

    一路过来,可是凡人退避的。

    人偶师又笑了,又露出了那种“能止小儿夜啼”的笑容。“我打不过强者,但我能控制所有强者为我打架。”

    杨夕抖了一下,觉得脊背有点凉。

    只听人偶师很快略过了关于自己的话题,转而回答杨夕另外的疑惑:“至于天雷锻体么……小姑娘,这些年为渡心魔天劫,你当是没少遭罪吧……”

    杨夕抓抓头:“还好吧,就是经常要被雷劈一劈,不小心就熟了条肘子什么的。”

    人偶师潇洒的扬手,难看的笑:“这世上,从来没有白遭的罪,没有白吃的苦。只要你活得足够长久,终会吃到苦痛酿成的蜜糖。就像我刚才说,在邪路上坚守本心,远比走正路更难。可是最终,他们比普通的邪修,甚至寻常的正道修士,都走得要更远。”

    一根修长莹润的手指点在杨夕眉间:

    “天雷、地火、阴风、苦雨。都是天道压制我辈修士的诅咒。在昆仑,凡经过这些的修士,一旦在“骨”殿被验出来,都是极受这些邪门歪道欢迎的。毕竟,这些道统大多不成熟,对弟子的要求么,基本就是抗折腾,不会因为一个小错就死掉了。”

    杨夕盯着眉间那根手指,微微的就有点对眼。这根风华绝代的手指,跟人偶师的脸人比起来,简直不像同一个身子长出来的。

    杨夕心中一动,好像知道了为什么这个看着就不大亲和的人偶师,从一见面就对自己这么和蔼。

    杨夕瞧了瞧自己的露指手套,十根露出来的雪白手指,修长有力,莹润光泽。跟眉心点着的这一根有点像。

    “我也是要做剑修的……而且已经决定辅修一门阵法了……人偶什么的……”

    杨夕吞吞口水,没敢把话说太死,怕这个用一张脸就能把人活生生丑死的人偶师,突然翻脸——那不是更难看了!

    人偶师露出个早有所料的表情,看了地上躺着的程十三一眼,轻飘飘道:“你不想知道,你这漂亮小情人的下落了?

    “他不是我小情人儿,我跟他是主仆关系……”杨夕忽然一愣,反应过来人偶师话里的含义,低头看了看地上的程十三,头皮有点麻麻的道:“他不是在这么?”

    人偶师轻蔑一笑:“傻丫头,养个小相公,魂儿都被人收走了,就剩个壳子还不知道呢。”

    杨夕抽了一口气,如果程十三的魂儿都被人收走了,那从昨晚到现在这么长时间,早不知魂飞魄散多少回了?

    人偶师漂亮的手指头点着破旧的床板:“怎么样,你若是要那魂儿呢,我们就去追回来。若是只爱这壳子,我就找个听话的魂儿给你放进去。”

    杨夕一愣:“他魂儿还没死?”

    人偶师惨绝人寰的一笑:“看来你还是想要魂儿了。”

    杨夕闷头想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虽然程十三也挺不是东西的,但是也有点可怜。算了吧,学什么不是学呢,人偶就人偶吧!

    “行,那我第二个辅修就学这个人偶了。那师父您看您什么时候,帮我把他魂儿召回来?”

    说改口就改口,杨小驴子脸皮估计是没救了。

    人偶师这一次笑得,黑白无常肝脑涂地,三千恶鬼伏地痛哭。总之,绝对不能更丑了。

    “我是召不回来的,不过你能。”

    杨夕:“我连人偶是啥都不知道!”

    “不过你在人偶术上的天赋是我平生仅见,招魂儿这么简单,我教你一招,要是三个时辰之内不能把魂儿召回来……”人偶师整了整自己平板如纸的脸,杨夕眼看着那脸居然被他一拉一扯变了形状。尼玛,活生生的!“我就换张更丑的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48章 “人偶师”》,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