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47章 傀儡师的目的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程十三一倒下去,就像个真正的木头人一样,再也没有了反应,连体温都跟着失去了。真正成了一具包着人皮的木偶。

    杨夕再看那顶华丽的帐篷,火光明亮,人声鼎沸。明明是昨日还在一起交流笑闹的人,此时却觉得个个心怀鬼胎,人人都有问题。魑魅魍魉,影影绰绰。

    杨夕扛起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程十三,把他扔在帐篷的角落里。伸手摸摸他的动脉,没有一丝搏动。杨夕不知他这算是死了还是活着。

    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凉,体温似乎随着程十三一起流走了。

    \\\”程玉琼!\\\”杨夕叫了一声。

    程十九还在闹小脾气,见杨夕主动叫她,爱理不理的模样挨挨蹭蹭过来。\\\”怎么,你今天不围着你的十四……呃!\\\”

    话没说完,杨夕提着刀背照后脑勺上给她来了一下。程玉琼软软躺下了,她十三哥的身边儿。

    邓远之是跟着一块儿过来的:\\\”你处理问题,还真是简单粗暴。\\\”

    杨夕没搭他的茬儿,另起一个话题道:\\\”看着这俩,不管用任何办法把他们留在帐篷里。还有,不能让青锋走。\\\”

    昆仑剑修如果不管的话,整个山脚修为最高的应该就是个这个小侍卫。这帐篷里人多眼杂,那傀儡师既然没有明着动手,就应该是有所顾忌的。

    邓远之黑沉沉的看了杨夕一眼,难得的连个理由都没问。\\\”好。\\\”

    杨夕掀了掀眼皮,\\\”不能让任何人碰程十三,\\\”垂下眼,降低了声音:\\\”包括青锋和小王爷。\\\”

    邓远之又应了一声“好”。

    杨夕看了他一眼,程家灭门的时候,唯有邓远之荒郊野地里连个裤衩儿都没剩,应该是没得作案时间。

    咬咬牙,一手提着砍刀,一手拎着【断浪绦】急急忙忙往\\\”志\\\”殿去接程十四。

    要是那蠢货要是考完试出来,又跟她的小闺蜜们去镇上买衣裳、首饰、胭脂水粉,杨夕就把她剃成秃头!

    外头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漫天星子懒懒的从云端透出来,冷冷的看着一地忙碌的人。

    杨夕一边跑一边安慰自己,这还不算月黑风高呢,应该没啥子大事儿。然而一颗心总是嗵嗵跳个不停。

    脚下生风,眼睛就难免不大好使。一不留神,杨夕就撞倒了个人。

    “对不住,对不住。”杨夕风风火火把人扶起来,“小乞丐?”

    正是和杨夕一起坐过小王爷的车,后又见过几次的小乞丐。

    杨夕给他拍拍身上的土:“你怎的不在‘根’殿门口跪着了?”

    小乞丐看着她,一笑一口白牙。没说话。又指了指“志”殿。

    杨夕哗啦哗啦捡起地上的砍刀:“哦,我去接我家闹心小姐。现在外边儿不安全,你又是个凡人,不要往昆仑剑修看不见的地方晃。”

    杨夕火烧屁股似的跑了。

    小乞丐看着杨夕远去的背影,微微皱了眉。柔和的面部线条挤出些许冷漠的硬质。

    刚要转身离开,就见杨夕又火烧屁股的跑回来了。

    杨小驴子一把捞起小乞丐的手,“不行,我不放心呐,你还是跟我一起去接我家小姐吧。艾玛,我真是越来越像翡翠了!”

    小乞丐就这么着,被杨夕一路拖到了“志”殿门口。中途因为腿短,又摔倒一次。

    昆仑的考试,是不分昼夜进行的。

    天色昏暗如许,“志”殿门口还是排了不短的一条队伍。杨夕一眼看见程玉瑶灰头土脸的站在队伍的末尾。

    丫的排了一天的队,居然还没开考?杨夕只觉得一颗火星落在心里,满心焦躁一下子就燃起了一片熊熊怒火!

    杨夕抄起片刀:“程十四——!我今儿要不给你剃个和尚头,从此以后我跟你姓儿!”

    其实这一回,杨夕真的冤枉程十四了。这姑娘是个傻头傻脑的,因为杨夕早上说考不过要剃成光头。当场觉得这比要她小命还严重。这傻缺儿也不知道跟人打听一下,‘志’殿的通过率到底有多少,一门心思的扑在了‘志’殿的考试上。

    一遍没考过,偷偷瞄一眼,想着杨夕也不知道她没考过呢。她就重新排队再考一遍。考到第十一遍的时候,考官一脸慈祥的望着她:“孩子啊,要说你这资质吧,咱们‘志’殿对应的几个院,的确都是进不了的。但看在你这么不怕吃苦的份上,你要是能重复考一千次,我就给你初试算过了!”

    于是程玉瑶打了鸡血一样一遍一遍反复排队考试。为了头发,程家十四小姐拿出了此生从未爆发过的执着,她拼了!

    杨夕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排第二十八遍了!

    “真的!真的!我能过的!那个仙长已经答应我了啊!”程玉瑶被杨夕压在地上,吓得说话比崩豆还快。

    杨夕是真没想到程玉瑶这回竟然还出息了!此等死皮赖脸的努力方式实在是太有“驴氏”风范了!

    杨夕觉得很欣慰。

    呃……看看片刀上落下来的几缕头发,杨夕谨慎的把刀在裤子上蹭了蹭。

    “既然这样,你就好好在这里排队,困了就在‘志’殿门口睡一觉。吃的喝的我一会儿给你送来,不许乱跑,尤其不要接近镜子啊、水啊什么的,知道么?不然我拿油漆当胭脂给你糊一脸!”

    程十四含泪点头。

    杨夕站起来,看看身旁被拖过来的小乞丐,有点尴尬:“啊,我平时不这样的,你别怕我。”

    小乞丐点头一笑,牙齿白白的。

    程十四也不由得向那小乞丐看过去,看清那眼睛之后却蓦的打了一个冷战。那种看死物一样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然而程十四再看的时候,那小乞丐已经眯了眼睛对着杨夕笑。

    程十四觉得站在这的两个人她都有点怕。战战兢兢的溜回去排队了。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考试是这么有安全感的一项活动!

    拍在程十四身后的男人,盯着她的后脑勺看了半天。憋不住“嗤嗤——”的笑。程十四白他一眼,烦死了!

    结果她身后笑的人越来越多。程十四莫名其妙?

    杨夕提溜着小乞丐一路回到景中秀的帐篷,把他随手一丢便没再管他。邓远之果然是的靠谱的好少年,守在程十九和程十三两具“尸体”旁边哪也没去。

    而众人因为心中胆怯,为了团结起来对抗“不知名的黑手”,大多留在了小王爷的帐篷里“同睡”。

    杨夕收了点吃的喝的,要给程十四送去。

    邓远之一把拉住她,“说说程十三怎么回事儿吧。”

    杨夕居高临下看着他,不动声色道:“你不是摸过了么,怎么回事还猜不到?”

    邓远之长眉一挑:“这个一直是程十三?”

    杨夕听出不对,一屁股坐下来,低声道:“那还能是谁?”

    邓远之盯着杨夕,缓了缓才开口道:“傀儡换张皮,就像女人换件衣服一样容易。可以自己做一张,也可以直接杀个活人把皮穿上就完了。”

    杨夕低头寻思了半天,道:“至少你我第一次见到的程十三,应该就是眼前这个了。”杨夕想了想,把程家的事儿,和程十三与她之间的种种能说的都告诉了邓远之。

    熟料,邓远之听完淡淡然两个问题,把杨夕砸了个晕头转向。

    他的第一个问题是:“守墓人的传承是不是落你身上了?”

    杨夕第一反应就是拎起片刀来给这货灭个口先!

    邓远之一脸鄙视:“也就你这蠢蛋,还当这是秘密呢!那天残剑放了神识威压出来你没倒,我就猜是这么回事儿。残剑那边儿应该也有所猜测。”

    杨夕一怔,随即恍悟:“你一直就知道程家地下的古洞府是昆仑墓葬?”

    邓远之毫不避讳:“知道。我本想得了这传承,带着上昆仑的。”

    “那为什么程忠和亡客盟看起来完全不知道?”

    邓远之阴冷一笑:“要不是他们太蠢,我哪里会这么轻易放手?”

    杨夕揉着十根手指头,因为好多天没用过【天罗绞杀阵】,皮糙肉厚的十根手指看起来漂亮极了。邓远之忍不住多瞧了两眼,然后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嘴巴。

    最后,杨夕抬起头来,眼珠子黑黑的:“也就是说,给程家灭门的傀儡师,可能也是知道的。那样的话,这傀儡师就不是冲着程家遗孤来的……”杨夕把怀里的吃食一丢,手肘架在膝盖上,漆黑的瞳仁里映着一团明亮的篝火:“而是冲着我来的。”

    然后邓远之问了他的第二个问题:“杨夕,你这小畜生纵然不是个斩草除根的,也是个斩尽杀绝的。留了兰夫人一口气儿没剁,是不是本来就想引他们来昆仑山下,借刀杀人?”

    杨夕一笑,软软嫩嫩的脸蛋儿上满是乖巧:“你猜?”

    就这么着,杨小驴子决定不给程十四送饭去了。大半夜的,自己没准儿比她危险呢?那怎么能一个人儿跑来跑去呢?

    于是,一天没得饭吃的程家十四小姐玉瑶,眼巴巴的等着传说中的饭,凄风苦雨里饿了一宿:“骗子……都是骗子……”

    “志”殿考官见她连个吃饭的时间都舍不得,更喜欢她了!

    后半夜,参加了“悟”殿考试的程家小团子二十一,被他奶兄抱回来了。据说是笔试,试题相当凶残。

    二十一因为年纪太小,是唯一除了剑仆,还带了下人的小主子。他的奶兄也因此逃过了灭门大劫。

    而程家的最后一位小主子,十六少爷程玉阁,一夜未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47章 傀儡师的目的》,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