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46章 杨夕的第二朵“小红花”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相比较“识”殿那种火光昏暗,考官话少,站在里面都觉骨头缝里泛着丝丝凉气,“根”殿实在是太接地气了。

    考官众多,又各个的话痨大嗓门。考生滞留其中也没人赶,活生生热闹成了一个菜市场。

    只见大殿正中央是一块洁白的玉璧,一位修士在边儿上守着。

    考生们挨个走上前去,只要在玉璧前一站,与壁上就会出现各色粗细不同的光影来。杨夕猜,那颜色应该就是灵根的显示。

    左侧,一长排列着三副麻将的修士。头顶墙壁上各有一块牌子,分别写着“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暗”“其它”。

    单一颜色灵根的考生,从玉璧上走下来,就会被这排修士中的一个招手叫过去。有些某种颜色特别粗于别种的,也会被叫过去。

    杨夕一脸呆滞的看着,别说“光”“暗”这两种灵根杨夕从来有没有听说过,单是那个“其它”,杨夕真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属性的灵根!

    杨夕又转头去看右侧,同样的一长排修士,头顶悬着“丹”“器”“符”“阵”“禁”还有闻所未闻的“酿酒”“造饭”“种田”“冶金”。

    杨夕张着嘴,盯着“造饭”两个字,觉得朱大昌大叔一定会选这个做主修课程。

    “到你了,愣什么呢?”玉璧旁的修士出声催促,杨夕这才发现前面的人已经走光了。连忙紧赶几步,站到玉璧前。

    不出所料,红、黄、蓝、绿、白。五道细细的光影映在玉璧上。

    “五行灵根,倒还挺均匀,就是细了一点。”

    那修士拿着杨夕的牌子开始往上猛按手印。

    杨夕忐忑的看着她按了一排手印儿。接过牌子一瞧,“根”字格下面多了红黄蓝绿白五个小点儿。旁边儿写了个“练气三层”。

    下面写着:“丹”“器”“阵”“酿酒”“造饭”“种田”“冶金”,其中阵旁边标了一个红戳戳。

    杨夕:“……”那这是得按好久……

    杨夕很自觉的溜到右侧那一排修士面前。阵字下面坐着的老头,一把将杨夕拖过去:“谁也别跟我抢哈,这么均匀的五行灵根,还是个女娃,必须是我的了!”

    杨夕:“……”老爷爷……您要拿我干嘛……

    就看“丹”字修士和“造饭”修士纷纷摆手:“咱们要火灵根粗一点的,不跟你抢呢!”

    “器”字修士则一脸和颜悦色,“我这边宽松,你们不合适的再给我嘛。”

    “冶金”修士好像遇到了麻烦,她面前一个少年正在嚎啕大哭:“哇——我来修仙不是来挖矿的啊——”

    “冶金”女修士一脸无奈的哄她:“不是挖矿啊……还有挖完之后的锻造啊……”

    结果那少年哭得更凶了。

    杨夕:“……”心里点点头,哦,原来冶金就是挖矿。

    “酿酒”修士笑嘻嘻道:“我这边稀罕水灵根粗的呢,小丫头,你跟这老头走吧。他是昆仑大长老哦!”

    杨夕猛的抬头,昆仑剑修们的哭诉言犹在耳,杨夕觉得全身上下的汗毛有集体立正的趋势。

    “老先生,您是不是……还会炼丹?”

    大长老露出个疑惑的表情:“哎,小丫头怎么看出来?我才学了不久呢,手生,手生哈!”

    杨夕:我不是看出来……你们家徒子徒孙说的……

    现在考生都传遍了,昆仑大长老爱好拿人试药哇!

    杨夕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不能沦为一个药人,动不动就在床上躺三个月,然后脸变绿什么的太可怕了。于是她目光闪闪的盯着唯一没出声的“种田”修士。

    结果那“种田”修士苦着脸,“丫头你别看我啊,大长老是我师父,我不敢跟他抢哇。”

    “阵”字大长老:“哈哈哈哈哈哈……”

    杨夕:“……”

    好悲伤。

    大长老这个人好像是完全不会看人脸色的,压根不理杨夕是什么表情。攥着杨夕的小细胳膊道:“我跟你说,阵法好啊!干架的时候咱们把阵法一布,所在里面当乌龟,该吃吃,该喝喝,甚至闭关个百八十年的,气死外面那帮□□的!纵观修仙所有职业,只有阵法师最悠闲呀!”

    旁边的“禁制”修士冷冷的:“哼!”

    大长老瞪他一眼:“你哼也没用,禁制得是四向灵根,风、雷这丫头又没有!”

    杨夕眨眨眼,觉得昆仑的修士们,有什么知识倒是真的不藏不掖。“那……老……”杨夕咬了下舌头,“长老,符箓师得是什么灵根呢?”

    大长老摸摸下巴,偏头看了看旁边一脸阴暗的“符”修士。那修士脸色极臭,浑身散发着“我要报复社会”的气息。

    大长老幸灾乐祸道:“符箓嘛,要说学,那什么灵根都能学。但是灵根种类越多,自然就越合适了。像他自己是十二灵根。可惜他这辈子都没找到一个能和自己差不多的徒弟。”

    杨夕不禁咋舌,还真有那么多种!看来自己以前,真的是见识太浅薄了。

    见大长老这么好说话,也就又多问了几句:“可是,晚辈以前见过的修士,多多少少都会一点阵法,似乎并未听说只有五行灵根才能布阵?”

    不知怎的,大长老听了这话似乎脸色一红。连同周围几位修士纷纷转过头去,摆出一副没听到的架势,坚决不在搭话。

    大长老干笑一声道:“没有五行灵根,布阵就要用到相应的属性的材料。咱们昆仑门徒众多,学习的花费巨大。所以,还是要尽量崇尚节俭的!”

    杨夕眨巴眨巴眼睛,乐了。

    哦~就是昆仑什么人来拜师都收,结果门派养不起这么多修士,只好穷得尽量不花钱教书嘛。

    略略的,觉得有点窝心。

    杨夕看看自己的玉牌上“阵”字旁边一个红点。咬咬牙,好吧,反正阵法什么的她也觉得挺有用的。

    不就是个爱拿徒弟试药的老顽童么,皮糙肉厚、抗打耐造的杨小驴子决定忍了!

    省钱这件事儿本来就不应该只省自己的,咱也得为门派考虑!(虫子:瞧我家驴子的觉悟!)

    “那我要是学阵法,还要做其他准备么?”

    大长老一张老脸乐开了花:“你再去‘悟’殿,初试拿个三分以上。就可以到咱阵法院考试了!”

    杨夕觉得这有点不妙,拼干架她挺有自信的,“悟”什么的好像是拼脑子的。她这方面有点担忧……

    因为杨夕和几位修士说的话有点多,她身后已经站了两个跟着蹭听的考生。其中一个就小声问道:“听几位前辈的意思,难道灵根没有好坏吗?咱们长这么大,因为灵根太杂,家族里都不爱培养哩!”

    几位修士对了对眼神,最后还是大长老做了发言代表,这位老顽童难得的有了点正色:“在昆仑的话,灵根确实没有好坏之分。单灵根修行确实要快一些,灵根一般也比杂灵根粗壮一点。不过修行太快了并没有什么用,等到修为高了,大家都会卡在瓶颈上,谁能突破才是真本事!”

    “那学法术呢?单灵根施展法术,好像要容易一点。不用刻意控制分辨灵力什么的……”

    大长老逗着他笑:“那单灵根能学的法术还少了一些呢?再说,多了解几种灵力,总是对心性有好处的。艺多不压身呐!”

    几个修士年岁都不大,见大长老这么好说话。包括杨夕在内,都嘿嘿笑起来。单灵根优势论,真是把他们这些杂灵根的小菜鸟压得各个心里都挺难受。

    “啊呀——”身后响起一声惊呼。众人不约而同的回头去看。

    这一看,大家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全都木有了。

    只见青锋小侍卫一脸无辜的站在玉璧前面,整整一面玉璧都在发黑光。似乎就是传说中的暗灵根了。

    满满一屋子人,鸦雀无声的仰望着他。连同负责记录的修士也是一脸呆相。

    偏偏青锋自己完全没觉得,还很好奇的问:“先生,您为什么一脸见到鬼的表情?”

    杨夕嘴角一抽:“大长老……这个单灵根……好像不是粗壮了一点啊……”

    “那是灵根么?那分明是灵桶!不对,灵缸都没有这么粗!”

    “杂灵根也有粗成这样的么……”

    大长老咳嗽了一下:“啊,这种东西,大家还是不要比了。粗成这样的,确实只有单灵根才会有……”

    傍晚,杨夕是一路纠结着来到景小王爷的“交流沙龙”的。看着青锋,默默的就有点不顺眼,特想拿根树枝给他的灵根捅个洞洞——让你粗也没有用处!

    结果一进帐篷,就发现今日的气氛有点压抑。

    杨夕绕过人群,坐到邓远之边儿上:“怎么了?”

    “今早有几个没有考试的人去了昆仑书院参观。说好的中午回来,下午大家去看剑修们修炼,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刚刚几个修为高的已经结伴去找了。”

    杨夕眉头一动,这么快?简直像是映着众人的猜测在发生。

    杨夕往帐篷中间看去,一身黑袍的中年修士正在跟景中秀说话:“昆仑剑修,总是这种不作为的态度,想必山脚下很快也就不安全了。毕竟,谁能分清,出事的人到底是在哪里出的事呢?”

    正在此时,有人拍拍杨夕的肩膀:“你就是杨夕吧?外面有人找。”

    杨夕很诧异,她认识的人差不多都在这儿了,能是谁?

    急匆匆走出去,一眼看见程十三如花似玉的程十三,像根漂亮的柱子似的戳在帐篷外头。

    “哎,你怎么来了?”

    在昨天小王爷召集沙龙的时候,程十九就去拖过这个十三哥,程十三只给了俩字儿“不去。”程十九气得差点儿上脚踹,可程十三却铁了心一副滚刀肉的模样,问理由完全没有,问答案就是“不去。”

    杨夕自然知道他是不想和人多做接触,怕暴露了秘密,可她不能告诉程十九。

    思及此,杨夕下意识的抬眼去看程十三的领口。只见锁骨的伤口被他用衣服裹得严严的,只能隐隐的看出一个鼓包。

    程十三一双清亮的凤眼盯着杨夕:“我来找你的。”

    杨夕顿时觉得身后有许多火辣视线射过来,快要把自己扎成了筛子。邋遢美人儿也是美人儿,身后那些视线之八卦,绝对少不了景小王爷那一道。

    杨夕僵硬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程十三凤眼低垂,这让他显得有点忧郁:“我的身子被你弄坏了。”

    身后火辣的视线一下子从星星点点,发展成了野火燎原。杨夕给程十三跪了!这丫说话一定要这么有歧义么!

    杨夕低声道:“那天可是你让我捅你一刀的,你脖子上那个口子不能怪我!”

    程十三清亮亮的看了她一眼,用身子挡住一众视线,把袖子撸给杨夕看。上面赫然又是三道新的伤痕,翻卷着团团破败的棉絮。“不能自残的那个咒没了,连带着不会疼也不会痒了。明明以前都是有感觉的。”顿了顿,他又低声道:“那个也没感觉了。”

    他虽然是面无表情,但杨夕莫名从这语气里听出一点害羞。问道:“哪个?”

    程十三忿忿瞪她一眼,目光腰部以下,大腿往上扫了一下。

    杨夕:“哦哦,我知道了,那个,那个,是很重要哈!”

    程十三看起来更生气了。

    杨夕低声道:“那天从你头顶上拔下来的钉子你还留着么?”

    程十三一愣,随即也反应过来,自己那天魂不守舍,竟是忘了还有这么个零件儿。转身就要回那客栈去找。

    杨夕连忙拉住他:“你等等,昆仑附近现在不安全,我陪你一起去。”

    正说着,杨夕就看见有点眼熟的人急匆匆的向着帐篷的方向走过来,手上似乎是捧着一堆东西。错身而过的瞬间,杨夕看清那是一些衣物和佩剑之类。

    杨夕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总觉的那些衣物的样子十分眼熟。

    屋子里的许多人见此情景,都一脸紧张的迎出来。

    “咱们只找到了这些。人影一点儿没见着,倒是衣物法宝什么的都在。”捧着衣物的修士神色凝重,脸上是努力克制的不安:“杀人夺宝定然不是了,搞不好真是为了这考试资格。”

    杨夕也想要跟过去看一眼,却听身后“噗通——”一声。

    再一回头,只见程十三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眼神也逐渐僵直失去了人色。喉咙里挣扎着吐出了三个字:“傀儡师……”

    杨夕只觉头顶一盆凉水浇下来,这才猛然想起,为什么觉得那些衣物眼熟。那些完好的衣物和佩剑上,分明有着一粒粒闪光的细沙。

    和她在程家所见的一模一样!

    杨夕僵硬的转过身,直直的瞪着屋子里迎出来的一群人。

    程十三是在他们迎出来之后才倒下的。

    那是不是说,要把程家灭门的傀儡师已经追到了昆仑山脚,并且,就在这个帐篷里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46章 杨夕的第二朵“小红花”》,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