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44章 一朵“小红花”【二更】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男人的长发,并不像时下的修者那样,披散在背后。而是编成一条条细细的辫子。

    眼中神色,也少了许多现在修士们的心机与深沉。

    那是一种难以描绘的眼神,苍老着,却又稚拙倔强。

    男人站起身来,吐出一串难懂的话语。忽然整个影子向着那被缠成丝茧的青年冲过去。

    邢铭坐直身子,问身后的修士:”他说什么?”

    语调里终于有了些波动。

    他身后那名神色讥诮的修士,一脸动容的翻译道:”他说,本以为是生命相交的兄弟,却不想是把他当作奴仆的恶人。库鲁族男人的尊严不容冒犯,不是兄弟,便是敌人,有眼无珠的耻辱就只有用鲜血和灵魂……”

    上古修士的虚影冲到那青年面前,青年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一阵耀眼的白光骤然照亮了整个大殿。

    杨夕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

    白光散去,虚影和青年,都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地焦痕,提醒众人刚刚并不是错觉。

    讥诮的修士轻轻的翻译出最后一个词。”洗刷……”

    邢铭难得的沉默了一下,道:”魂飞魄散,上古修士的性情的确刚烈。”

    邓远之低低嗤道:”幼稚。”

    杨夕捅了他的肋骨一下,”尊敬死者。”

    邓远之沉默了一下,”死了也是幼稚。”

    杨夕决定三天不跟他说话。

    麻烦们都被解决了。接下来就不需要邢铭这个”战部首座”来镇场子了。

    ”识”殿大门正式打开。刚刚领人去后堂检测的四位修士在殿内分四个方向坐好。殿外涌进了其他的考生。

    杨夕几人占了便宜,排队在队伍最前的位置。

    另外五殿的测试已经开始了很久,唯独识殿大门一直紧闭,不知发生了些什么。考生们纷纷对杨夕他们表示出了好奇,却没什么人敢问。没见这殿里四位考官都一脸”老子今天遇到了不高兴的事”的表情么?

    四位考官中,似乎是那个满脸讥诮的考官为首。

    他等着殿里面站满了四五百人。才开口自我介绍:”我叫宗泽,是昆仑六殿中'识'殿的殿主。识殿的相关内容,老子懒得给你们介绍,自己看我身后墙上的字。要是有不认字的,就去山脚买一本《幼儿识字启蒙》。不要来问我,老子一天要考几百人,还有工作要做,脾气难免不好,卷了谁的面子不要挂我。”

    考生们纷纷把目光投向那面墙壁,密密麻麻的黑压压一片狂草,不少人脸色都有点难看。

    杨夕的脸色尤其难看。字么,她现在还是认识不少的,但是仅限于楷书,行书就已经很勉强了,至于这些狂草……在她看来基本就是画。

    邓远之看他这模样,嗤笑一声。”我给你念?”

    杨夕一偏头,特别有原则的:”不用!”决定了三天不理你的。

    杨夕去推景中秀,”小王爷,帮帮忙呗!”

    谁知景中秀转过脸来比杨夕还黑:”妈的,老子看繁体字已经觉得很费劲了,竖着排版,还特么是草书,老子一个也不认识!”

    邓远之背着手,一脸高岭之花的表情。等着杨夕回头求他,一只脚丫子在地上很欢快的点来点去。

    杨夕觉得这货好像吃了一颗昆仑的丹药,又作了一个梦之后,变得讨厌了不少。

    可惜,欢脱了不少的小远子显然忘了景中秀是一只纯土豪。土豪掏出一颗二品灵石,嚷嚷道:”谁给小爷念一遍!”

    一群人冲上来:”我!””我!””我!”

    邓远之一脚丫子险些把识殿的地砖踩碎。

    重赏之下,屋子里许多学问偏低的修士们,都沾了景中秀的光,知道了墙壁上的内容。

    内容一共分三项。

    首先,”识”殿是测试学子们有没有提前修炼神识的天赋。为什么说是提前呢?

    因为修士的境界,练气、筑基、通窍、金丹、化神、元婴、反虚、合道、大乘。

    每一个境界,所修炼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正常的修士要到”化神期”才可以修炼神识。但也有很多人天赋异秉,其实早在练气期就可以修炼,这样的修士往往在【术】上具有很大的优势。

    然后,什么是【术】呢?

    其实吧,法术、功法什么的,大家平时都给叫乱了。

    正规的分法是,修炼用的称之为【功】,用灵气施展出攻击或防御效果的称之为【法】,用神识施展的称之为【术】,此外还有【诀】【招】等等其他内容,不在本”殿”解释的范围之内。

    总之,能修神识,就可修炼【术】。

    第三项是说,昆仑六殿四十二院,识殿对应四个院——分传授幻术、杀术、探查术、医术。

    在此参加完神识测试,如果有天赋的,统统”滚”去后面四院,参加四院的复试。

    复试合格的,进入昆仑后就可以到该院学习。还有机会拜院主为师。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双向选择。只测试你有没有资格,不要求你一定要这样选。

    但是昆仑要求每位弟子除了主修的内容,还要有两项副业。学不够不许下山,门内不给工作,饿死算自己的!

    景中秀听完这些内容,眨巴眨巴眼睛:”这简直比大学选课还系统……”

    紧接着他就倒了霉。

    只见主考官宗泽走过来,一脸阴笑的看着他:”小伙子,很有钱呗?家里做官的还是经商的?”

    景中秀见形势不妙,连忙放低姿态:”没、没、没,就是个地主,土地主。”

    杨夕在心中狠狠唾弃这个没尊严的王爷。

    ”呵呵。”宗泽考官笑眯眯的:”我吧,上昆仑之前是个佃户,所以呢,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地主!”

    于是,景中秀悲剧了。

    宗泽考官明确告诉他,你是有修炼神识的天赋的。但是本考官看你不顺眼,如果你不连续一个月每天来这里排队重考的话,就不会给你过。

    后来,连续一月的时间,景中秀果然每天白天来此报道被□□,晚上回去扑在青锋怀里哭。眼巴巴看着,其他小伙伴左一个又一个的合格往回拿,手拉手去参观【昆仑书院】什么的,十分悔不当初。

    ”我怎么就说自己是地主呢?哪怕说自己是老.鸨的也好啊?他总不能说自己以前是小倌、或者嫖\客吧?”

    相比景中秀的悲剧,杨夕和邓远之都谨慎的选择了相对温柔的考官,在被探查了一番识海之后,很容易的拿到了一朵”小红花”。

    印在玉牌上”识”那一格的下方。

    “小红花”下面又被印上了一个“眼睛”的形状,后面标上了三个字“幻术”“杀术”“探查术”。

    杨夕看了看,问那考官道:“先生,这个意思是不是后面的四院考试,我不能学医术?”

    考官点头,耐心道:“五感通神识,大多数有神识修炼资质的人,都是五感异于常人。【九幽离火眸】与【三千碧水瞳】并称当世两大瞳术。化神以前,你修炼神识,靠的就是这一只左眼。但是【离火眸】的天性,主攻杀,医术不大合适。”

    杨夕鞠了个躬,然后没有像其他考生那样,急急忙忙去参加四院的“复试”,而是捏着自己的小玉牌出了“识”殿。

    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

    一出门,迎头遇见了许久未见的老熟人--朱大昌。

    朱大叔因为排队比较靠后,听说杨夕过了初试,热情的要求看一看考试合格的牌子是啥样的。然后他操着一口土话念杨夕的号码:”死完!死切!死呗!就是死!”

    念完之后”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号码可真好记啊!”

    杨夕:“……”

    邓远之恰好在此时出了“识”殿的大门,脚下一顿。悄悄的,谨慎的,把自己的”肆万肆仟肆佰肆拾肆”藏好,坚决不肯再展示于人前。

    朱大昌问两人道:“你们初试都合格了,咋不趁着现在去参加复试呢?”

    邓远之把玉牌背在背后,慢吞吞开口道:“昆仑入门,只有一门主修,两门辅修有师父带。其他课程,都是随大流的听师兄讲,所以我想把所有初试都考完,把复试的选择都列出来,再决定选哪三门。不然,考完了又不去,不是得罪师父么?”

    杨夕(⊙o⊙)啊!老远子就是老远子,想得好深远!

    朱大昌恍然大悟,又问杨夕:“你呢?”

    杨夕挠挠头,小小声的说:“我其实是想着,今天才考试第一天。等过几天参加过考试的人多了,那考题不就泄露出来了么?我就可以准备充分再来了。我可没有钱一次一次的参加复试呢。”

    朱大昌:“……”

    邓远之:“……”

    为什么这丫头总是能理所当然一样说出这么歪的想法。

    当天夜里,小伙伴们聚在了小王爷的华丽帐篷里。杨夕因为不放心程十九独处,所以把她也拖了过来。程十九把程家另外几个小主子都给拖了过来。小主子们又把各自的剑仆都给拖了过来。

    景小王爷另外还拖了几只路上结识的其他小伙伴,杨夕在里面瞧见了当初一起乘车的小乞丐。他还是看起来破破的,但是干净了不少。还温温柔柔的对杨夕打了个招呼。

    这些小伙伴们也都各自拖了几只其他的小伙伴来。

    于是最终,景中秀帐篷里聚集了一百多人!景小王爷管这叫“入门考试交流沙龙”。

    杨夕挠破头也没想明白,为啥交流考试的消息,一定要“杀龙”!那龙多无辜呢?

    因为昆仑收徒,只卡资质,不卡人数。小伙伴们倒是挺热烈的交流这一天的所得。虽然大多数人根本还没轮到考试,但是千万莫以为他们这一天就是闲着的了。

    不少人偷偷跑去了昆仑山上,偷看昆仑们修炼,被告知剑修的修炼是可以随意参观的。

    还有人在山门口发现了一排小房子,说是卖很多昆仑的特产,可以当纪念品。

    还有人在昆仑山的半山腰找到了“昆仑书院”,说是书院,其实是一个小镇子似的地方。众人大多数对这个“书院”最好奇,约定明天如果没有被抽到考试的话,要一起去逛一逛。

    却有人,阻止了这个约定。

    “现在昆仑剑修基本都聚在山脚下,书院那么远的地方,还是少去为妙。”一个全身裹在黑袍子里的中年人说道:“今天,我已经看见有人出一百灵石,收购复试资格了。”

    杨夕不是很懂,于是问道:“这种资格还能转给别人?”

    那中年人低低的笑了一下:“转给别人,是不能的。放弃却是可以的。”

    邓远之了悟:“复试实际上是个择师的考试,如果把资质比自己高的人全部放弃,那么师父选择自己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

    杨夕恍然一惊,终于明白这位黑袍大叔,为什么要用那种报丧一样的语气说这个消息。“前辈是想说,既然明面上出现了花钱买的,那么暗地里……下黑手什么的,也迟早会有?”

    中年人低笑着看了杨夕一眼,帽兜下好似射出一道阴森森的气息:“只会早,不会迟。迟了的话,资质好的人都通过了,下黑手还有什么意义?”

    程十九惊讶得抽气:“这种事昆仑不管吗?”

    景小王爷的声音漫不经心从角落里传来:“姑娘,你到现在还没看出来,昆仑对弟子的散养方针吗?”景中秀曲着一条腿,摇着一把不知哪里来的乌木扇,姿态很有几分潇洒:“昆仑给你划出了安全的地盘,只要你在山脚下呆着,保你一根汗毛都少不了。但是自己跑出安全范围,就是死无全尸昆仑都不会管的。”

    景中秀眼中闪过一丝亮色,嬉笑道:“在昆仑,狂有狂的活法,笨有笨的活法,只要自己闯的祸,自己担得起后果。没人会给你擦屁股!”

    程十九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她倒是对这位小王爷,印象好了不少。虽然这人看着有点儿不着调,却挺想得明白的。

    不只昆仑,大道之上,不也如此么?自己的因果自己担,除了爹娘,谁又会给你兜着祸事呢?

    想起自己可能爹娘都没有了,眼神不禁暗了暗。书院什么的,她还是先不去了吧。

    杨夕的想法正好相反,没人管,太好了呀!那岂不是我闯祸也没有人来收拾我呀?反正我闯祸闯惯了,谁敢动我我捅了他呀!捅不了我还可以跑呀!

    总结:昆仑真是好地方!

    这时,杨夕感觉背后有人捅了捅她。一回头,见到程十四难得对着她竟然有了好脸色:“杨夕,你跟这景小王爷,好像蛮熟的嘛?”

    杨夕想了想:“还好吧,一起干过架,一起跑过路。”

    程十四娇娇俏俏的笑了一下:“那……你知不知道,他纳妃了没有?”

    杨夕听懂了程十四的意思,险些把眼珠子给瞪出来!程十四……我勒个去!她还真不是一般的敢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44章 一朵“小红花”【二更】》,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