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43章 金手指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邢铭眯着眼看杨夕,锋利的眉梢平展开来,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在不高兴。

    杨夕忐忑的背着手,瞪着一颗乌溜溜的眼珠子,“前辈……我真的哪一种都不是……我都没有听说过……额……”

    杨夕话没说完,邢铭忽然伸手一抓,手下延伸出一道黑影,杨夕被那影子提溜着仍在了邢铭面前。

    “吧唧”摔在地上。

    邢铭居高临下看着她:“小姑娘,撒谎不好。”

    杨夕呲牙咧嘴爬起来,连忙表示:“没撒谎,也不太会。”

    邢铭想了一下,做人不能太刚愎自用,有可能这丫头自己不懂呢?

    大手一捞,把杨夕提起来放在膝盖上。问道:“想进昆仑?”

    杨夕眼睛一亮,“昂,做梦都想!”

    “昆仑不能收任何未知的危险入门。既然你想进昆仑,我就得检查一下。”邢铭一只捏着杨夕的小腰,一手搭在杨夕的头顶。

    丝丝缕缕的黑气从邢铭手下涌出,欢快钻进杨夕的脑袋,过一会儿又钻出来。

    邢铭的眉宇间,渐渐泛起了一丝凝重。

    没有?

    这小姑娘的脑袋里就是正正常常,小小的一片【识海】。虽然比之同龄人算是不错的,但也绝没达到重生、穿越之类两世为人的逆天程度。

    而夺舍之人,头脑中会有两片识海,其中一片是【死海】。

    小姑娘的识海里面空空如也,除了一团【离火眸】特有的幽蓝火种,一看就是没有修炼过的。并没有住下什么其他的灵魂。

    邢铭又把手上的黑气游向小姑娘的全身,没有什么能承受灵魂或契约的宝物。连背后的剑府里也是空空荡荡。

    邢铭一张脸在幽暗的火光下白得有些渗人,眉目却是深黑。这让他的喜怒有点不容易看清。“身上可带了藏匿性的法宝?”

    那些黑气在杨夕的衣服里钻来钻去,杨夕被它们挠得有点痒。

    一脸要笑不笑的模样:“没有呢……我买不起那么好的法宝……咯咯……”

    还是没忍住笑了,然后马上又觉得自己不够严肃。

    把脸板住,特别深沉:“回前辈,没有。”

    邢铭黑着脸:“这不可能……”

    忽然,邢铭声调一顿,眼中爆发出一种奇异的亮色。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的确是有一种情况,能保神识不受外来攻击,却又无法探查。那需要成百上千人心甘情愿的【灵魂刻涌,因为每一个灵魂都并不强大,所以根本无从查起。可是【灵魂刻涌说白了是一种禁术,刻印的成功需以生命为待价,却又并不能传承什么强大的东西,所以鲜少有人使用。

    在有限的人生岁月中,他听闻过最著名刻印传承就只有一种……而这些年来,昆仑已经为此失望了太多次。

    深黑的眉眼盯住杨夕,会是吗?

    不动声色的,邢铭用眼睛扫了一圈小姑娘□□在衣服外面的全部皮肤。

    对于戴着手套的两只小手,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他说:“嗯,你的情况,或许有些特别。我虽然没能探查出个所以,不过……似乎是没有危险。”

    杨夕眨眨眼,她觉得眼前这位喜怒无常的魔教教主,刚刚脑子里肯定想了好多东西,他眼睛都直了一会儿呢。

    “那我可以像他们那样参加考试么?”

    邢铭笑笑,“当然,不过昆仑的入门考试,从来就是一个双向选择。你可以多了解一下,有空,我还可以亲自带你参观一下。”

    杨夕一脸乖巧的点头。

    她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情况一定是被搞错了,其实自己是因为太皮糙肉厚了才没有被震趴下。

    而邢铭的话,杨夕完全把它们当成了客气,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多是这样的,犯了错不好意思承认,就会说点软话缓和一下。

    她懂的!

    正在这时,景中秀摇头摆尾的从后堂出来了,一眼看见杨夕坐在邢铭的膝盖上。眼珠子差点掉下来:“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别乱找地儿坐,那地方租金可贵呢!”

    杨夕一听见“贵”字儿,火急火燎的从姓名腿上跳下来,还给他裤子拍了拍灰,“前辈,那我可不是自己上去的啊!”

    邢铭眯着眼看景中秀笑:小样儿,这一代守墓人要是对昆仑印象不好,你就准备在这儿当牛做马吧!如果这个不是守墓人,你也准备好当牛做马吧!

    总之,当牛做马吧!

    景中秀出来之后,又过了不久。【夺舍】那一批人也从后堂出来了,这几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尤其邓远之,他是哭着出来的。

    说是哭,也有点不太像,因为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是两只眼睛肿得像桃儿,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杨夕吓了一跳,“没事儿吧?他们虐待你?”

    杨夕对于昆仑剑修们哭诉的“被二师兄虐出屎”记忆深刻。

    邓远之两只眼晴一边流着“水”,一边用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表情瞪了杨夕一眼:“没事,就是给我们吃了一颗丹药,然后做了个梦。”

    杨夕忧伤道:“昆仑的丹药就那么难吃么?”

    邓远之:“……”

    忽然后堂传来一阵吵闹声:“不可能——它不可能是妖魔!我知道了,定是你们垂涎我和神兽订立契约,所以才胡说!”

    外面几人对视了几眼,都没说话。

    紧接着,另外一个房间又传出怒骂声:“凭什么?他是老子的东西!你们说剥离就剥离!它的意见?它这叫忘恩负义!老子养了它十几年呢!”

    首座上邢铭稳稳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两个房间各冲出一个人。一个少年,一个青年。两人都是冲出来就奔着“识”殿的大门而去。

    然而这一回,大门却不像之前那样,一推就开了。

    两人转过身来,看着上首坐的邢铭。其中那个青年眉宇间满是暴躁的怒气:“放老子出去,老子不进昆仑了!老子养了十几年的仆人,修炼,升仙都靠他呢。你说放就放?你们确定个没有危险就得了,管多余的闲事干嘛?”

    另一个少年却抽抽搭搭的不说话。眉宇间满是凄惶之色。

    “怎么回事?”邢铭开口,话却不是问眼前这两人的。

    他身后闪出两个修士。

    第一人开口道:“那孩子身上附着阴魔,即使现在剥离,寿命也不会超过十年了。可是那孩子不信。”

    第二人开口:“他有个手环,里面住着个陨落的上古修士。虽然不是什么大能,但是胜在阅历丰富。前面换了几任主人,都没能活长久。我们问了他的意见,那个上古修士愿意附身在妖兽身上,入我昆仑作一个弟子。”这人讥诮的笑了一下:“不过这个主人貌似不干。他想拿人家当奴隶养呢,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邢铭看了那少年一眼,问第一个人:“这孩子剩下的命都给了这阴魔,这阴魔能重现人间吗?”

    “没戏,就这样的孩子,也就是阴魔百八十万口粮中的一个。”

    邢铭微一点头,对少年道:“你都听到了,还是要走?”

    少年颤抖着嘴唇,“不……不可能的……你们骗我。上神说,世人惧怕他的力量,总是千方百计的谋害他。”

    一室静谧中,邢铭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无喜无悲的冷酷:“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捷径的尽头,往往就是死路。你要一条道走到黑,我能拦你一时一刻,也拦不住你一生一世。只希望,你死的时候能够像个真丈夫一样认栽,不要只会哭。”

    邢铭一挥手,识殿大门缓缓在少年身后打开。少年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似乎是急于离开这个人人都要“谋害他的上神”的地方。

    杨夕觉着,看这男孩子哭成这样,临死不哭的可能性有点低。

    “那他身上的阴魔怎么办?”大殿里一个中年忍不住出声问道,成年人想问题显然要比杨夕这种小丫头深远。“放任它吃了一个又一个?”

    邢铭身后那个略微温柔的修士道:“我已经在那孩子身上布下了【散魔阵】,这孩子阳寿耗尽就会发动,那阴魔本也没成什么气候,肯定就随之身死道消了。”修士温柔一笑:“这阵法昆仑人人都会,却要比剥离阴魔容易多了。”

    那中年人点点头,似乎对这样的做法十分认可。

    眼见着大门打开,那个“打得一手好算盘”的暴躁青年,开口道:“我也不愿入昆仑了,我也要走。我的东西,你们凭什么做主?假仁假义!”说罢大摇大摆也要跟着出去,却被一团黑气拦住了去路。

    青年眉头一挑,“怎着?我身上的手镯抢起来容易,你们昆仑不打算放手是吧?”

    这话说得实在无赖,在场包括刚刚那个中年人在内,不少人都皱了眉头。

    然而,他马上又做出了更无赖的行径。

    他眼见着硬闯不过那团黑气,居然暴起发难,挑了个软柿子捏。一把抓住离得最近的一个女孩子挡在身前,一把匕首抵上了女孩儿的脖子。“放老子出去,不然,我就拉她一起死!”

    很不幸的是,他挑的这颗“软柿子”,正是杨夕。

    杨夕面无表情的看看景中秀和邓远之。

    景中秀看着杨夕,挤眉弄眼看好戏的模样。

    邓远之看着杨夕身后的“暴徒”,一脸看“傻逼”的表情。

    杨夕:这两个没义气的……说好的心急如焚呢……

    邢铭定定看着杨夕身后的青年:“你的情况与他不同,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昆仑不会放你走。”他语调拖得慢慢长长的,看着那“疑似守墓人”的小姑娘,无波无澜的继续道:“而且,我也不认为,你能拖着她一起死。”

    仿佛是为了印证邢铭的话,就在邢铭话音刚落的一瞬间,杨夕忽然使出【天罗绞杀阵】——缚字诀。

    灵动的丝线,先缠匕首、再缠手臂,等那青年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只剩了一颗头露在外面。一脸错愕的看着一张“包子脸”的小姑娘。

    杨夕一低头,从他手下钻出来。

    板着脸想了想,又使出【缠字诀】,只见他身上的丝线一阵涌动,不一会儿,从中间的缝隙里,挤出一只金色的手环。

    落在地上,“当啷——”一声。

    杨夕轻巧的把手环捡起来,递给邢铭身后那位修士看:“是这个么?”

    那修士挑着眉毛,说了声“是”。

    邢铭接过手环,对着那顽固不化的青年笑了一下:“你以为,敢来考昆仑的,真有什么菜鸟不成?”

    青年眼看宝物被夺,双眼盯着杨夕的后背直欲喷火。

    与此同时,邢铭手上,那枚古朴稚拙的手环,忽然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

    一个肤色黝黑、围着兽皮的男人虚影,被投射在地面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43章 金手指》,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