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41章 昆仑开山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程十九醒来的时候,杨夕已经把她搬到了昆仑山脚下。一顶破破的帐篷里,程十九睁开了眼睛。

    明媚的阳光从帐篷外面射进来。程十九眯了眯,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杨夕正坐在她身边,一只手在她身上一下下的拍,像是哄小宝宝睡觉那样。膝盖上摊着一本《昆仑剑侠传》正在磕磕绊绊的读。

    程十九看着她,这场景忽然就与母亲尚未去世的童年重合起来。每到午睡的时间,她总是故意的调皮,这样母亲就会放下正在做的事情,跑到她床边来,温柔的拍她,哄她。而这样她还是不肯满意,只要母亲的手稍微停一下,她便要使足了力气哭闹。母亲便只好一只手不停的拍,腾出另外一只手,才能做点自己的事情。

    那时候的程十九,是个无法无天的小姑娘,只要哭闹,只要不乖,就会有人一脸无奈的来疼,来哄。

    变成“别人家的孩子”,是娘不在了以后的事了。别人家的孩子,最初的意思,其实是不管走到哪里,都被自己的生父当作空气一样无视吧。

    当小孩子发现,撒泼、哭闹,再也没有人会来理自己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会变乖了,乖到父亲终于发现:喔,我还生了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儿!

    再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管自己乖或者不乖,都再也不会有人来在意的事情。是什么呢?

    迷迷蒙蒙中,程十九沙哑着嗓子,说:“娘……我渴……”

    杨夕虎躯一震,哦不,是娇躯一震!见了鬼一样的看着刚刚转醒的人:“程玉琼!不是吧……我一板儿砖把你拍傻了!?”

    程玉琼眯起眼睛,看了好久,视线里独眼的小个子姑娘才变得清晰起来。她也终于想起发生了什么……程家没了。

    程玉琼强撑着坐起来,没好气的瞟了杨夕一眼:“我是被你拍昏过去了,又不是睡了,你没事儿闲的拍我干嘛?”

    一把嗓子沙哑得如同拉锯。

    杨夕是真的不怎么会照顾人,她自己是个不管高烧还是断腿儿,都一样活得欢实的小畜生。有点尴尬的抓抓头,跑到帐篷的角落里,端来一只烂烂的木瓢,瓢里的清水大约是放得有点久了,水面上漂着几颗浮尘。

    “你先喝两口吧,你那嗓子都快破成锣了。你可不是被我拍昏了,你大小姐是急火怒极攻心,烧了整整半个月了。”

    程十九低头看着那水,这样的水,若是放在从前,她定然是不肯喝的。论起小姐脾气,程十九从来就没比程十四少过。

    可是现在,程十九想:爹娘都没了,病了还有人给端一口水喝,我得知道好歹……

    “谢谢你。”程十九低声道,就着杨夕的手,把那瓢水一饮而尽。“我昏迷了这么久,昆仑的考试岂不是快开始了?”

    杨夕听了那声“谢谢”,反而轻轻皱了下眉。这跟程家十九小姐一向的别扭性子,可不大相符。

    见程十九抬头看自己,杨夕若无其事的笑:“可不,你要再晚醒一天,就错过了呢。”

    程十九的身体还虚弱着,闻言猛一抬头:“明天?”

    翌日。

    昆仑山脚,人头攒动。

    六十年一度的开山收徒,吸引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数十万修士,以及修士们的随从,家属。

    人群平铺了整个昆仑山脚。

    杨夕扶着程十九挪到人群外围,两只小丫头片子被人头的密度震了一下,这真是比饥荒那年逃难的场面还壮观。

    差不多人人都只能有个两脚落地的位置站着。什么兽车,仪仗,全都靠边站了。有个小公子因为不能坐步撵,正在跟爹娘嚎啕大哭。(虫子:你们是没有见过二十一世纪的春运火车站啊……)

    “十九小姐,所有山门开山考试都有这么多人么?”

    程十九摇摇头,“据我知道的,只有昆仑才是谁人都能来考。一般的山门,都是仙长之间相互推荐后人,或者在依附的修真家族里选拔。再多的,我就不晓得了。”

    杨夕点点头,那也就是,这世上有点见识知道昆仑,并且没有门路拜师的散修都来了。

    忽然,杨夕觉得眼前一闪,好像在人群的外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并不是她眼神多么好,实在是那身打扮太过闪瞎狗眼。

    杨夕扶着程十九:“咱们去那边儿看看好不?有个新结识的朋友,对昆仑应该比一般人了解得多。”

    程十九诧异,点了头。

    两人还没到近前,老远就景中秀在那大声的吆喝:“瞧一瞧,看一看呐!《昆仑入门必过一本通》!一书在手,昆仑我有!一天突击,从此进入昆仑,拜得名师,仙路之上飞黄腾达啊!你还在犹豫什么?只要五颗一品灵石,还随书附赠《昆仑剑修,你不能不知道的秘密》,男生版、女生版,任君选择!先到先得,送完为止啊!”

    杨夕目瞪口呆。

    程十九一脸懵懂:“你朋友好像真的挺了解的样子啊……”

    紧接着,杨夕又看见,邓远之穿着一身明显是跟景中秀借的衣服,面无表情的路过。走到摊位前,砸出五十颗灵石,“给我来十本。”

    景中秀装模作样的问:“这位兄台,我这书数量有限,你都买了,别人岂不是失去机会?”

    邓远之一脸便秘的表情,憋了许久,才僵硬的念道:“上次昆仑开山的时候,我爷爷听说有这书卖,因为没有舍得掏钱买,所以没考上。但是买书的同科都考过了。这次我来考,他老人家告诉我务必要多买几本,拿回家镇宅也好。”

    景中秀大手一挥:“原来如此,你爷爷一定是遇到了我爷爷在卖!我爷爷可是昆仑挂名弟子,如今他老人家已经成功筑基,云游四方去了。哎……真是好想念他老人家啊……来来来,小兄弟,看在你爷爷和我爷爷如此有缘分的份上,我再给你打个九九折!”

    邓远之干巴巴道:“真是好便宜啊。”拎起书捂着脸就走。

    然而周围蠢蠢欲动的围观者,听了他们俩的对话,纷纷一拥而上,哄抢之。景中秀喜气洋洋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哎,大家别抢,别抢啊……请排队购买!”

    邓远之费了牛劲才从人堆里挤出来,一眼就看见了杨夕和程十九。他脸上先是一红,然后整体变绿,最后黑沉沉的再也没有变过颜色。

    “我跟小王爷打赌打输了。”

    杨夕了然:“哦,辛苦了!”

    程十九一脸茫然:“……”

    正在此时,一声苍凉浩瀚的声音响起。

    “甲子到——山门开——”

    一时间昆仑山脚狂风大作。

    刚刚还拥挤不堪的人群眨眼间被吹得东倒西歪,若不是大多有修为在身,只怕当场就要踩死不少。

    甚至有不少人战力不稳,当场被吹飞了出去。

    杨夕一把捞住程十九,才让这位身体尚未恢复的姑娘免于“空中飞人”的命运。

    景中秀合身扑在自己的摊子上,大力压住尚未卖出的书,口中大喊:“青锋——青锋——快把爷的灵石捡回来,都被大风刮跑啦——”

    一道黑影猛的窜出,在狂风中上下翻飞,眨眼间连抓带叼,捡回了所有的漏网之鱼。

    黑袍猎猎,白衣如雪。

    昆仑剑修们,又一次在“魔教教主”的带领下,闪亮登场了!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他们不是踏空而立,每人足下都踩着一柄宝剑。宝剑造型各异,却是一样的寒光森然。

    杨夕亮着眼睛,盯着那些剑看得眼花缭乱。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一把啊……

    残剑邢铭,在“五体投地”的京中秀身边降下来。唇角含笑的看着一地散落的《昆仑入门必过一本通!》

    景中秀一脸谄笑的爬起来:“嘿嘿,残剑师父,我这是在帮助同门普及知识。”

    残剑微笑:“嗯,想法不错。”

    景中秀看见这笑容就是一抖,颤巍巍道:“但是?”

    残剑敛起笑容,拍他肩膀:“方式不对。”

    景中秀一脸苦逼:“所以?”

    残剑板着脸,轻飘飘一挥手:“没收。”

    景中秀眼看着自己还没卖掉多少的“心血”,就这样被一群剑修“活生生”的搬走了!扑倒青锋怀里嚎啕大哭:“青锋,我后悔了——我还是跟这地方八字不合啊——”

    残剑那厮一脸道貌岸然的吩咐昆仑们:“一会儿在山脚摆个募捐箱,为我昆仑募捐过万两者,赠一本!”

    (万两=100颗一品灵石)

    景中秀哭得更凶了。

    杨夕听了这话,却小心谨慎的……挡住了邓远之提过来的10本书。

    “发大财了!!”

    一直到残剑虐完了景中秀,宣布考试规则时,杨夕还在暗搓搓的琢磨这件事儿。

    “昆仑山训,有教无类。昆仑六殿四十二院,凡六殿任一测试得合格者,皆可成为我昆仑挂单弟子,入昆仑书院求学。凡得四十二院任一院主纹章,则可正式拜入山门,成为相应院里外门弟子。”

    残剑大约是用了什么法术,说话的声音不大,全场却听得清清楚楚。

    “考试为期一年,不限次数。但若要补考,需要交给主考十颗一品灵石以作资费。”

    此话一出,在场修士纷纷哗然。六殿六项考试,随便过一个都可以进昆仑,那这昆仑是不是也太好进了一些?还有昆仑书院是什么?昆仑剑派开的教书馆?

    而且一次考不成,只要补交灵石,就还可以再考?纨绔子弟们纷纷乐开了花。而穷苦散修们,则很淡然的看着。

    人生的不公平,他们一路修仙过来,经历过不知多少。这些不公平,他们早就麻木了,也看淡了。

    在他们看来,昆仑肯给一个竞争的机会,就已经十分难得,不敢再求更多了……

    有那家境殷实,又心大的纨绔马上追问道:

    “请问前辈,那要如何才能成为内门弟子?或者诸位师父的记名弟子之类呢?”

    残剑往那出声的方向一看,只见那青年周围仆妇家丁成群,身上却没什么法宝灵气。一看便知是修真界近些年崛起的爆发户。

    残剑翘起嘴角一笑:“内门弟子,只有慢慢熬,昆仑没有入门就是内门的规矩。至于记名弟子么……给昆仑捐资超过百万一品灵石,我残剑就收你作记名弟子。”

    “这也太势力无耻了!”程玉琼虽也是个小纨绔,却因为崇拜白允浪多年,对昆仑的印象分外美好。白先生勤俭质朴,她也向来看不上这些身外之物。如今被这话气得不轻!

    杨夕连忙拉她:“你别气,别气嘛,咱们大行王朝还有捐官一说呢,不过捐个弟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程玉琼气得指着昆仑山道:“可这是昆仑!是昆仑呐!怎么能……怎么能……这么没有底线?”

    可惜,这似乎还不是昆仑的底线。只听残剑平淡无波的继续道:“若捐资超过万万一品灵石者,我便代掌门师父手下你这个记名弟子,从此,你便是我昆仑残剑的记名师弟。”

    这回连杨夕都有点傻眼了,那岂不是新收的弟子,一进门就要那些老弟子叫他师叔?

    程玉琼本就身娇体弱着,几乎直接气昏过去。

    杨夕回过头,看见景中秀还窝在青锋怀里,一脸菜绿菜绿的。杨夕悄悄踹了他一脚:“哎,你不是土豪金么,怎么一点儿都不高兴?”

    景中秀撩起眉毛,蔫耷耷看了杨夕一眼。咬着牙道:“让那帮傻逼去高兴吧!昆仑六测,那就是个活生生的坑。想拿灵石砸进昆仑?那特么就是填无底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41章 昆仑开山》,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