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40章 程家十九【第一更】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看到的景象。

    她从程十三身上爬下来。伸手在他的伤口上揪了一团棉花,又捻了一片木屑,举到眼前给他看。

    程十三看清了眼前的东西,脸色一僵。

    然后,迅速的灰败下去。“我以为……起码是个僵尸……原来……只是个傀儡啊……”

    程十三呵呵笑了两声,听起来怪惨的。“我说怎么小时候不爱长个子,偏偏每次闭关之后,就会猛蹿不少。根本就是被换过了吧……”

    杨夕对这方面的知识比较贫乏,于是问道:“木头人什么的,也能像活人一样有想法么?”

    程十三两眼空洞无神,望着客栈破旧的棚顶。

    “傀儡术,拘生魂于五行器物之中。受咒术控制,终其一生,侍傀儡师为主。你刚才说……灭我程家的是一个傀儡师吧……我娘……兰娟带我见过他。我就说……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他很亲切呢……”

    程十三静默了许久,精神恢复了一点点:“你帮我把这蚕茧解开吧。”

    杨夕果断的,拒绝了他:“不行。”

    程十三一愣,俊美的脸上露出个苦涩的笑,虚弱的道:“莫非,你还要把我当做那傀儡师的同伙,送去给你的白先生报仇不成?”

    杨夕蹲在程十三身边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程十三虚弱的回望。

    杨夕伸手到程十三锁骨上的伤口里掏啊掏,掏啊掏。挖出一大团棉花。然后咬牙切齿的掰下来一块木头片。又要去撕那铁皮。

    程十三气急败坏的大吼:“臭丫头!把你的毒手从小爷的身子上拿开!小爷跟拼了!”

    杨夕拍拍手,“不装了?”

    程十三阴着脸看她。

    杨夕道:“十三少,在我还以为你是个人的时候,损人利己,过河拆桥,心狠手辣,你就是出了名儿的。现在知道你是个木头壳子,芯子总是没变的。我把你解开,当场捅了我灭口的事儿,你不是干不出来。”

    程十三脸上的眼泪都还没干,冷笑一声,阴沉沉道:“知道我过河拆桥,你还帮我。杨夕,爷从前怎的没发现,你是这么的舍己为人?”

    杨夕从他的漂亮脸蛋上抹下一滴眼泪来:“这总不是假的。我看你可怜,顺手帮你一把。反正你想坑我也没那个本事。你现在跟我一样没爹没娘了,我还怕你不成?”

    掏出来的破棉花,碎木头还摆在地上。杨夕踹了它们一脚,一脸鄙视的看着程十三:“半个时辰之后,灵力消散了,这些线自然就解开了。”

    杨夕抬腿儿就走,走到门口,又回头道:“长了程思成的脸,又跟着兰夫人过了二十年,骗人的本事连这二位的十分之一都及不上。你看你那假爹,把白先生骗得团团转的!再看你那假娘,把你假爹骗得团团转。”、刻薄的咂咂嘴:“你再瞅瞅你,出息!”

    推开门,杨夕一眼看到一团红红的东西蹲在门口。“十九小姐,你怎么还在?”

    程十九扑上来,惊喜的大叫:“十三哥呢?杨夕你真是好样的!你把十三哥怎么样了?”语气里满满的幸灾乐祸。

    屋子里面,程玉亭一听见程十九的声音,连忙把身子转过去,让正面的伤口对着墙,只留一个背影。

    于是,程十九看到的,就是一个长发披散的美男子,面向墙壁,露出半个雪白的肩膀。肩膀往下,被丝线层层缠绕,裹成个不能动的娇弱样子。

    程十九张了张嘴:“啊……杨夕……你口味有点重啊……”

    杨夕气坏了,一脚踹上门。推着程十九下了楼:“你不是说要去揍邓远之么?怎么还不去?”

    “我等你一起啊!”

    “我还要去找十四小姐呢,我说你老黏着我干嘛?”

    “谁……谁黏着你了,小狗才黏着你呢!”

    客栈冰凉冰凉的地板上,程十三愣愣的瞪着床铺上垂下来的破旧帘子。

    刚才,他的确是有把杨夕灭口的想法。

    不过现在他不想了。

    那个小丫头说“程十三损人利己,过河拆桥,心狠手辣,壳子成了木头的,芯子总是没变的。”

    她还说“我跟她一样,也变得没爹没娘了,她不怕我了……”

    她还说了“我长了爹爹的脸,跟娘过了二十年,骗人的本事却不到家……”

    程十三缩了缩肩膀,眼看着自己的脖子附近,悉悉索索的掉出几粒木屑。明明是被臭骂了一顿,心里却觉得好过了不少。

    她把我当人呢。

    于是他想:我总要先搞清楚,我到底是谁……这个生魂,在成为程十三之前,到底是个什么人……

    程十四的肤浅,杨夕是门儿清的。她溜着程十九在“洗剑池”大街上转了几圈,很快的在一家金店里找到了程玉瑶。

    那厮正和几个新结识的小姑娘,高高兴兴的试簪子。

    “我觉得这个缠枝鸾凤的不错,富贵又不显年纪大。”

    “我喜欢这个珍珠贝的梅花簪,纯金的有什么好呢?凡人城镇里也有的卖,好容易到了修者的城市,还不买点修者才有的饰品?”

    杨夕眼色暗了暗,想起程七少只剩了半个身子,还要挣扎着爬到门口,不知道在那儿躺了多久,才等到了一个活人,把戒指较给了自己。

    杨夕忽然觉得程十四有点欠揍。

    “十四小姐,这个戒指是七少爷让我交给你的。”

    程玉瑶一回头,看见杨夕和程十九。

    实话说,这俩人儿她都不怎么待见。

    程十九作为程家为数不多的女孩子,居然不喜欢钗环首饰,去喜欢什么剑?而且从小儿就事事压她一头,烦死了。

    至于杨夕,那种东西能算女孩子么?那就是个驴!

    耷拉着眼皮一扫,眼睛却亮了一下:

    “哎呀,这不是七哥的储物戒指么?我缠了他好久,他都不肯给我的。说是他炼丹要用的呢!”

    程玉瑶一把抢过戒指,喜滋滋的戴在手上。随即露出个惊喜的表情:“哎?七哥的宝贝都在里边儿呐,连丹鼎都在!他怎的就这么大方了!”

    连个“谢”字儿都没跟杨夕说。

    周围几个娇娇俏俏的小姑娘立刻围上来。

    “哎呀,是储物戒指呢!这东西可难得,我家里只有爹爹有一个呢!”

    “这就是储物戒指呀,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呢,你哥哥对你可真好。”

    程玉瑶一脸得意洋洋的模样,像个被宠坏的小公主,“哎呀,我缠了他多久都没给我。现在看我要进昆仑,要出息了,才肯拿出来。我才不领他的情呢。”

    杨夕觉得在这店里呆不下去了。她怕再听程玉瑶说几句话,就忍不住上去给她胖揍一顿,告诉她“你已经没有七哥了,这是他的遗物。”

    杨夕转身就走。

    程十九站在原地愣了半晌,突然追出去。

    杨夕走出去没几步远,就被后面追来的程十九一把推到墙上,后背撞得生疼。

    “程玉琼,你又发什么疯?”

    程十九一双眼睛阴沉沉的,衬得她那英姿飒爽的相貌带上了几分阴狠。她定定的看着杨夕:“程家是不是出事儿了?”

    杨夕一怔,刚想找个什么理由糊弄过去。

    就听程十九又说:“那戒指别人不知道,我是清楚的。爹爹一身炼丹术都传了七哥,那丹鼎也是爹爹原来用的。就算七哥想给程玉瑶,爹爹也不会让!”

    杨夕靠着墙,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骗了程十九一次又一次,真心没想过这个从小儿被保护得好好的大小姐,竟然能这般敏锐。

    大她两岁的程十四和她一比,简直不是“纨绔”两个字可以形容。

    杨夕沉默着不说话。

    程十九不是理智自私的十三少,她的暴躁脾气和自以为是,杨夕早就见识过了。这件事儿前因后果都没弄清楚,也不是她们这种小崽子能搞定的。程十九要是知道了真相,冲动之下杀回程家去,搞不好就要多搭一条命。

    程十九使劲儿摇着杨夕:“你说话啊!七哥怎么了?我爹怎么了?程家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程十九晃着晃着,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淌:“杨夕,你告诉我,行不行?我求求你了,我不是程玉瑶那种蠢货,你骗我没用的……”

    杨夕因为自己很少哭,所以特别怕人哭。十三少一个男人都能把她哭得手忙脚乱,别说这回换个小姑娘,还算是一起干过架的半个朋友。

    “那……那你要保证不能冲动……”

    程十九抹着眼睛:“你说,你说,我保证不冲动。”见杨夕还是不说话,程十九连忙松开了她。“你快说啊……”

    杨夕想了想,觉得程十九和珍珠享受同样待遇,可能是不够的。她悄悄的蹲下身,摸了地上半块板儿砖。觉得有了底气拦住这个怪力女,才缓缓开口道:“程家没了。”

    程十九愣着,“什么意思?”

    杨夕谨慎的盯着她:“就是字面意思,你爹可能还活着,但是其他人大概都……”

    程十九二话不说,掉头就往传送阵的方向跑。

    杨夕心里骂了一句:我就知道程家人的保证都跟放屁似的!

    抄起板儿砖,丈着比程十九跑得快,三两步把人追上,一板儿砖乎在后脑勺儿上。

    这一下大概是有点重。程十九晃都没晃一下,整个人直挺挺拍在地面上。溅起的尘土,糊了一脸。

    杨夕蹲下去看,程十九大概是晕得还不大彻底。闭着的眼睛里,还有泪水缓缓的流出来。

    杨夕叹了口气,把她抗起来:“琼小姐,我知道你肯定特别难受。可你现在回程家去,天知道那儿是不是有一窝豺狼虎豹等着你填命呢。那人想灭的是你们整个程家,你姓程,你得活着,不能让他们得逞。

    “我当初突然被我爹骗去卖了,也特别难受。但是人活着,有些事儿没办法。

    “你现在就是头羊,进不了狼窝。等什么时候,你有狮子那么大力气,或者有狐狸那么聪明了,我陪你去。我有个好朋友琥珀,应该也是死了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40章 程家十九【第一更】》,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