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9章 傀儡【第二更】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好像是傀儡师干的,应该至少有一个成年男人,还有一个少年。我觉得他们是特意等着先生您离了程家,才动的手。内应大概是家主的侍妾兰夫人。灭门应该是在很短一瞬间发生的事儿,水牢里的犯人都没来的及处理……”杨夕顿了顿,突然沉默起来。

    门外传来“哗啦——”一声脆响。似乎是杯碗掉落地上的声音。

    然而白允浪和杨夕都没有理会。俩个人心中都被更重要的事情占据了。

    扣子扣好,白允浪站起身来,脚步尚稳,手指却依然不自觉的颤抖:“我得回仙来镇看看,你见到邢铭帮我跟他说一声,落选的孩子一定要派个人护送,里面好多孩子身怀特异资质,太容易出意外。”

    白允浪说着,甚至等不及开门下楼,抓起桌上的断剑,就要直接从窗户飞出去。

    杨夕在他走到窗前的一瞬,终于是没能忍住,开口道:“先生,您知道程家水牢里关着五代昆仑的守墓人吗?”

    白允浪身形一顿,如遭雷击,猛的回过头来,眼中是震惊到恐惧的表情。许久,怔怔开口道:“我本来可以知道的……可是我选择了不去知道……”

    杨夕从没在哪个人脸上见过如此复杂的表情。但是她相信了,至少三百二十六代守墓人的悲剧,并不是白先生有意造成的。

    她听见白先生用一种苦涩的声音说道:“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昆仑,从来就不是。”

    然后他踉跄着飞走了。

    杨夕觉得心口里面堵堵的。

    守墓人的仇她总想给报了,那就意味着她得想办法把程思成给宰了。但程思成要是被自己宰了,现在的情况看来,至少有两个对她挺重要的人得哭。一个是程十九,一个是白允浪。

    杨夕理不清这一脑门官司,十分发愁。

    还有个更犯愁的事儿,她刚才跟白先生复述程家的案情时,终于发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缺心眼儿的事!

    娘的,我一路就顾着逃命,把珍珠给落在艳阳城了。珍珠吃不得苦,又容易被骗,胆子不算大,偏偏又长得漂亮。

    很不放心呐……刚才没来得及跟白先生说一声,求他顺路去把珍珠安顿一下。

    杨夕推开客栈的门,一个人脸色苍白的人直戳戳的杵在门口。

    程十三面色如鬼魅,身形如僵尸。

    脚边是一只扣翻的托盘,和一盏打碎的茶盅。看起来他刚刚是想要端茶送水,巴结白允浪的。这到像是他会做的事。

    毕竟,白允浪在昆仑的地位,白天在场的人是有目共睹的。

    他游魂一样的看着杨夕:“你说的是真的?我娘,引了人来灭了程家?”

    程十三这样问,反倒把杨夕问得不知所措。其实杨夕在看到十三少爷的时候,都已经做好干一架的准备了。

    毕竟,她觉得自己要是听人说,亲娘找了外人来想要干掉自己亲爹,第一反应绝对是把那个“骗子”打成狗。那不是,她六岁那年听人说亲爹把自己卖了,还把程十四的下人闹了个人仰马翻呢。

    杨夕应了一声:“我也不是十分确定,但是所有人都死了,就你娘活着是真的。而且你娘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也没准儿是……被夺舍了……唔,那你就没娘了。”

    杨夕深切的明白,安慰人这个活计真的不适合自己,她只会越说越凶残。

    程十三却突然梦游一样笑了,笑声渗人得很。“不,是她。我从小儿就知道,她在人前和人后不大一样。”

    他突然一把抓住杨夕的肩膀:“杨夕,你帮我个忙,好不好?算我求你。”

    程十三是程家几个小主子当中最大的,年纪有二十了,杨夕被他捏得有点疼。可是看他那个表情,还是觉得有点可怜,于是道:“你说说看,你自己要是做不到,我也不一定行的……”

    杨夕话没说完,就被程十三推进身后的房间里,并反手锁了门。

    然后手里被塞了一把刀,杨夕眼皮子突的一跳。

    只听程十三道:“杨夕,你捅我一刀!”

    杨夕傻了眼:“十三少,你就算要自杀,也不用拖上我垫背吧。我捅你一刀,程十九还不得把我挠成土豆丝儿!”

    程十三垂着眼皮,半天才开口。

    “我爹有十几个儿子,只有我跟他长得一模一样。我以前觉得这是幸运,因为这长相我多得了爹爹许多宠爱。可是……儿子真的能跟父亲相似成这样吗?连胸口上一颗红痣的位置都一模一样?”程十三抬手扯了自己锦袍的前襟,露出一片雪白胸膛,左侧心口处,有一朵五瓣梅似的红痣。

    “这次临行前,程德不知怎的,突然就有点发疯。我偷偷去看过他,他居然在夜里烧纸,念的,竟然是我的名字。然后我才想起,我从小到大,居然从来没有生过病,也没有受过伤……”

    杨夕被突然撕衣服的程十三吓了一跳,连着退了几步:“十三少,有话好说,咱先把衣服穿上成么?你看你脱成这样,要是突然来个人,多不好啊?”

    话音刚落,就听门口“咣当”一声。一身红衣的“怪力女侠”程十九一脚踹断了房间的门栓。气呼呼嚷嚷着:“先生,你是不是又给杨夕吃小灶了,锁门是要防着我么?”

    然后,她看清了屋里的情形。

    程十九呆若木鸡。

    只见杨夕手上握着一把长刀,一脸糟心的蹲在地上。

    杨夕的对面,程十三一脸的苍白娇弱,衣衫半敞,肌理分明。而且那衣服一看就是撕坏的。

    许久,木鸡抬手指了指杨夕:“你是要……非礼十三哥么?”

    程十三冷静的偏过头看程十九,他说:“我自愿的。”

    “啊,那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程十九丢下这样一句话,一阵风似的跑掉了。留下杨夕一个人风中凌乱:我不是自愿的好么……

    程十三垂眼看着杨夕:“你不用怕,我可能根本不是个男人,甚至根本不是人。”

    杨夕揉着脸,仍是蔫巴巴蹲在地上,她有点懂了。

    如果兰夫人真是个内应,一开始就是打算害死程思成,她会真的去给程思成生一个孩子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捅你一刀,看看死不死,是不是鬼?”

    程十三噎了一下,轻声道:“不用捅到必死的程度,万一我是个人呢……”

    杨夕愁眉苦脸:“那你划个手指头啥的不好么,何必非要我捅你一刀这么凶残?”

    程十三抿了抿唇,酷似程思成的脸,因为年纪更轻,所以更显雌雄莫辨。“我被下过咒,自残的事儿做不了。非但如此,别人攻击我,我还没有办法不反抗。所以我才找你,我知道你能打的很……”

    程十三话音未落,杨夕忽然出其不意的跳起来,提刀就砍!

    程十三头都没抬,倏忽间退了三步,闪开刀锋。

    杨夕再砍,程十三再躲。眨眼间过了三十几招。

    杨夕蹲在地上喘。“你能躲慢点么?”

    程十三声音发闷,怪可怜的模样:“我不是故意的,我控制不了……”

    【天罗绞杀阵】——缚字诀!

    程十三咣当一声倒在地上,成了一只巨大的露头“蝉蛹”。一双凤眼倏然间瞪大,“这是什么?”

    杨夕骑到他身上,拿剑比划着程十三漂亮的脸蛋:“别管那么多,好用就成。就是你这脸可惜了,你说吧,左脸还是右脸?”

    程十三脸色发绿:“头顶成么,起码不破相……”

    杨夕挥剑要砍,被程十三一口咬在手腕上。程十三口齿不清:“唔更不顾顾顾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杨夕:“……”

    杨夕慢慢伸了一只手,摸到程十三的头顶。那里有一个圆圆的,扁平的东西。杨夕用手指按了一下,问道:“有感觉吗?”

    程十三茫然道:“啊?没有。”

    杨夕两根纤细的手指扣住那个圆片,从程十三头上拔出了一根长长的钉子。

    “你看这个。”

    程十三脸色如鬼。

    “你还要继续么?头上能戳这么个东西,那基本就……”不是人了。

    杨夕迟疑着,没有把话说完。

    程十三静了好一会儿,然后,他哭了。

    杨夕手忙脚乱:“哎哎,你别哭啊,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他是程思成最得意的儿子,他是最受宠的侍妾兰夫人所生,他容貌出众,资质优秀。程玉亭以为自己二十年来受尽万千宠爱,什么东西都应该得到最好的。

    结果一切都是假的,他连人都不是。

    “你继续吧,我总得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

    杨夕骑着程十三,挠挠脑袋,把【缚字诀】放松了一点,露出肩膀来。杨夕把剑对准锁骨,“我要开始了哦……”

    一刀刺进去,程十三这回竟然毫不挣扎。杨夕愣了一下,随即猜到,大概跟自己□□的那颗钉子有关。

    刀伤没有流血,杨夕把刀□□,伤口的情景连这头没心没肺的小驴子都打了一个冷战。

    破败的棉花、木屑,和锈蚀的铁皮,被薄薄一层皮肉覆盖着,在程十三的锁骨上狰狞的翻出来。

    被杨夕骑着的俊美青年一脸焦急,“我怎么不觉得疼了呢?怎么样,我出血了没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39章 傀儡【第二更】》,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