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8章 重逢白允浪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白衣少年打扫完战场,众人终于落了地。两三名剑修忙忙碌碌给几个鸡零狗碎儿的小崽子疗伤。

    杨夕听见他们说:“白师兄怎么还没到?刚不是说已经到洗剑池吗?”“大师伯这次带了好几拨小白菜给咱们,走的自然慢些。”

    杨夕心中一动。他们说的该不会是……

    杨夕还是有点顾忌白允浪昆仑弃徒这个身份。小小声的问给自己疗伤的剑修:“请问前辈,你们是出来接人的吗?”

    那剑修大咧咧毫不避讳,“啊,接我们大师兄白允浪,大师兄这回……”说到一半,忽然盯着杨夕的脸猛瞧。

    杨夕被看得有点不自在。

    那剑修突然跳起来:“哎哟,二师兄快来看!这好像是大师兄信上说弄丢的那个徒弟!”

    一群人蜂拥过来围观。“豆丁个子!”“阴阳眼儿!”“母的!“好像真是哎!”“白包子的徒弟果然长得像个小包子!”

    杨夕:“……”

    白先生的原话肯定不是这么说的!管自己大师兄叫“白包子”真的好么……

    还有我哪里长得像包子了……

    “魔教教主”翘着嘴角笑了一下,“怎么还比大师兄先到了。”大手一挥:“带走,给大师兄当见面礼!”

    “另外几个呢?”有人指着被忽略的景中秀三人。残剑头也不回道:“一群烂白菜,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剑修们行动力迅速,几句话的功夫,就裹挟着杨小驴子呼啦啦飞走了。

    被留下的“烂白菜”邓远之:“……虽然被救了,我为什么一点感激之情都生不出来呢?”

    一回头,看见景中秀已经骑上了硕果仅存的灵兽“小明”,青锋也正在往上爬,骑到了景中秀身后。景中秀扬眉,对邓远之道:“走吧,昆仑!还等什么?”

    邓远之嘴角一翘:“我怎么听说你不想去昆仑呢?”

    景中秀一梗脖,切齿道:“妈蛋,被打脸打成那样!不找回场子还叫男人么!”

    邓远之笑着爬到小明身上,在景中秀身后坐好。灵兽脚下踏空,风驰电掣般狂飚向昆仑山。

    风中传来少年人的嬉笑声:

    “哎,为啥你家灵兽,一个叫大毛,一个叫二毛,这个却不叫三毛呢?”

    “我给你出个谜语嘛,说是小明的父母有三个孩子,老大叫大毛,老二叫二毛,老三叫什么?”

    “小明。”

    “光腚儿……你这人可真无趣。”

    “你还没说为什么不叫三毛呢?”

    洗剑池。

    剑修们在城门口遇到了白允浪。

    白允浪身后跟着不止程家一批孩子,粗粗看去起码三四百个年轻人一脸憧憬的看着剑修们呼啸而至,队列森严,英姿飒爽。

    可惜,少年时的梦想总是和现实差距过大。

    一不留神,就破灭成了渣渣。

    “哐当——”杨夕脸朝下被仍在地上。

    原本拎着杨夕的剑修飞奔到白允浪面前,一把抱住白允浪的大腿,嚎啕大哭:

    “大师兄,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再不回来我们快要被二师兄虐成渣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限的。

    剑修们以猛虎扑食之态纷纷扑过去,占领白允浪的大腿,手臂,腰,怀里,还有个年纪小点的看起来很想骑到脖子上。

    “大师伯,我已经被二师伯虐出屎了!”

    “师父,我天天都被二师叔虐出好多屎!”

    杨夕趴在地上:“……”一块儿过来什么的,觉得有点没脸爬起来啊……

    少年们:qaq,现实,你的名纸叫残酷……

    “大师兄,你快回来管管你徒弟吧,我们都被小师侄比成狗了!”

    “大师伯,你小徒弟不是人啊!他打我跟打狗似的,我活生生比他入门早了五十多年啊!”

    杨夕谨慎的抬起一点脸来,看见还在原地冷静站着的,只剩下了“教主大人”,和那个白衣服的小少年。

    少年眼睛红红的,一脸激动。好像全没注意各位师兄师叔们,告他的小黑状。

    “教主大人”看起来自持了许多,只是脸上略显温馨的神情吓了杨夕一跳。

    “白师兄,这些年过得可好?”

    白允浪挂着一身的师弟、徒弟、师侄,哈哈笑着挨个拍拍头。

    “我挺好,就是挂心这帮小畜生。邢铭啊,你也稍微对他们留点情面嘛,你看今年昆仑又要收徒了,在小辈面前,起码也得给他们留点面子嘛。”

    邢铭笑着应了一声“好。”竟是很听从的样子。

    杨夕明白,自己是多心了。白允浪在昆仑不但不是忌讳,恐怕还是很受爱戴的。

    残剑邢铭,青锋说过他是昆仑下一代的掌门。因掌门之争叛出昆仑的白允浪,竟然和他也有这么好的交情。

    那边剑修们还在絮叨个不停:“大师兄,你不晓得,你不在的时候掌门脾气越来越差了,每天招三顿饭的频率骂我啊,下辈子投胎好想去做猪啊!”

    “大师伯,你不在的时候,没人管得住你师父,大长老他又开始拿我们试药了!上次我在床上活活躺了七个月,看起来才不那么绿了!你看,现在看起来还是个青色儿的!”

    “师父你别听他瞎说,他脸青是让小师弟揍得!躺了七个月是因为偷看青瑶师叔洗澡,鼻血流多了……”

    杨夕对他们这种撒娇耍赖,觉得很羡慕。

    虽然听起来,好像昆仑没有一个正常人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邢铭才终于出声:“行了,你们这帮兔崽子,都在叨叨些什么,想把来拜师的孩子都吓跑了么?”

    少年们:qaq……我们已经吓得不敢跑了……

    剑修们这才纷纷摸着眼泪鼻涕,从白允浪身上下来。“大师兄,跟我们回门里坐坐吧。掌门人和大长老都很想你。”

    白允浪轻轻摇头,掏出一条皱巴巴的手帕,给身边一个剑修擦鼻涕。

    “师伯,其实您不用那么守当初那个誓的,那种东西,大伙儿都不在乎。您这些年人虽不在昆仑,还不是为咱昆仑把心都操碎。”

    白允浪轻柔的道:“誓言不是发给别人的,是发给自己的。”说完巴拉过身后几个少男少女,抬起头对邢铭道:“这些都是好孩子,他们的父母信任昆仑,才把他们交给我,我现在把他们带到你面前。你……你还是虐得轻点……”

    邢铭这一次却没有顺从,而是道:“师兄,昆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不合适的,就不能留下。他们现在若是吃不起苦,丢不起脸面。将来吃的就是亏,丢的就是命。”

    白允浪叹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巴拉过来的一个孩子却突然大声喊起来:“杨夕——你没死?”

    杨夕从地上爬起来,抬头一看:“十九小姐?”

    程十九这个虎超超的小妞,黑着一张脸,越众而出,蹭蹭蹭几步越过抱成一团的剑修们,站到杨夕面前,一拳捣在脸上。“你个混蛋!”

    杨夕没反应过来,一个不慎被她打倒在地。随即又跳起来打回去,她没有程十九力气大,所以打起来连掐带挠:“你个王八蛋!我舍身救你,你居然打我!”

    后来,杨夕毕竟不能直接出杀招秒了程十九,拳脚功夫又完全不是对手,被程十九追得满场跑:“你你你,你狗咬吕洞宾!”

    程十九脚下的速度,则照杨夕不是慢了一点两点,一边气喘吁吁的追,一边狂吼道:“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以为你死了!我好几次差点自己跑回去找你!你跳船去杀人不能跟我解释一句吗!还有你跳船之前笑什么?笑什么?有你那么笑的跟诀别似的吗?”

    邢铭负手而立,看着两个狗蹦的一样的丫头,淡淡道:“不错,有昆仑风范。”

    当天,邢铭和一众剑修带走了大多数的少年少女。

    却也留下话说,想入昆仑,还有一场极严苛的考试。最后能留下的,不会超过十分之一。

    白允浪决定留在“洗剑池”的客栈里。等到考试完毕,他要亲自把落选的孩子们送回去。

    因为考试还有些日子才开始,一些对“洗剑池”好奇的孩子们也纷纷留了下来,想要玩一玩,逛一逛。

    杨夕也留下了,跟着白允浪进了“洗剑池”最破的一家小客栈。(师父太穷什么的,实在是太讨厌了。)

    凑巧的是,程家几个小主子全都留了下来。程十四、程十六和二十一这三个没心没肺的,是为了逛街。程十九是一定要杨夕给她讲,最后怎么灭了那个刀疤男,又是怎么自己跑来昆仑的——真是个爱冒险的姑娘。

    倒是程十三让人十分意外,程十三向来心思狡猾,一心往上爬。若是平常,他早就去巴结那些昆仑剑修了才对。

    杨夕跳过了程家的故事不说,只同程十九讲了两次“大战疤脸男”的故事,又告诉她,邓远之也到了昆仑。

    程十九表示,丢下主子跑掉的剑仆不是好剑仆,她一定要狠狠教训邓远之一顿。杨夕表示:干得好!不用给我面子,不要大意的□□他吧!

    好容易打发掉了程十九,杨夕终于腾出空来,敲响了白允浪的房门。

    “谁呀,等一下,我把外衣披上。”

    杨夕却等不及那么多,推门而入,把房门在身后牢牢关好。

    白允浪见杨夕进来,老脸一红:“你这丫头,怎么老往男人屋里钻呢?”

    他此时只穿了单薄的中衣,看起来倒比穿着长衫精壮了不少。只是那质地轻软华贵的中衣,与他没来及披上的破旧外袍,十分的不搭调。

    杨夕涉世不深,没有想那么多。一颗黑黝黝的眼珠子盯着白允浪:“先生,程家被人灭门了。”

    “什么?”白允浪手上的衣服,轻飘飘落在地上。一副晴天霹雳的表情:“你说,程家怎么了?”

    这反应比杨夕想象的还大了不少。杨夕在程家生活了八年,对此虽也心中伤感,竟还及不上这如遭雷击的模样。

    她开口道:“我那天从船上跳下去,解决了那些亡客,就回去程家杀程忠了。我到仙来镇的时候,程家已经被人灭门了。”

    杨夕从没见过白允浪那样魂飞天外的表情,只见他颤抖着道:“阿城他……也死了?”

    杨夕脑子里面转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阿城”是谁。同时,心里边儿“啊”了一声。觉得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杨夕道:“我觉着……家主可能没死。程家所有灵根的人,死后都剩了一捧沙子。程玉楼就是在我眼前化成沙子的。但是我见到了家主的一只胳膊,肉的。不过……他是筑基期的修士,其他死掉的都是练气期,也可能不太一样。”

    白允浪弯下腰去,从地上捡起外袍开始穿。“能知道是谁干的吗?”

    语调听起来平静了不少,怎么也扣不上扣子的双手,却出卖了他。

    杨夕垂了眼皮,走上前去帮白先生扣扣子。

    白允浪苦笑一声,顺从的弯下腰来让杨夕帮忙。此时此刻,他无比庆幸眼前的小丫头是个胆大包天,又顽固执拗的小混蛋。

    如果换了个吓破胆的普通孩子,只怕程家化成了一片废墟,程思成化成了一把枯骨,他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更别提像现在这样,从一个目击的孩子口里问点有用的消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38章 重逢白允浪》,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