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7章 被爆(一个蠢作者的自白,送700字)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老远子,你刚才救我,献祭了多长的命?”

    杨夕问这话的时候,邓远之刚刚被那对二货主仆调戏得□□,气得窝在角落里,跟自己胸前的肋骨死磕。他觉得胸口瘪了一块很不雅观,非常想把它弄鼓起来,至少……能平整一点也好。

    闻言抬头,瞟了杨夕一眼:“一年多吧,应该。”

    杨夕捂着她漏气的肚子,抿了抿唇,这比他想象的要多了不少。

    邓远之冷笑一声,嘲讽道:“少想些有的没的,当我是你呢?我修炼的资质少说甩你几条街,献祭的那点命,随便练一练也就在元寿上补回来了。至于你,怕是这辈子筑基都无望,统共四五十年的命,还是少用两次魔纹的好。”

    杨夕:“……”虽然他救了我,可我还是好想揍他怎么办……

    景中秀趴在青锋肩膀上狂笑:“哎,哎……我终于找着比我欠揍的人了!你绝了,光腚儿!”

    青锋一脸严肃:“小王爷,在属下心中您什么都是最棒的。所以,这世上最欠揍的一定是您!”说完自以为讨好的话,又忐忑的看了景中秀一眼:“所以您能原谅属下刚才擅自行动了么?”

    景中秀:“……”

    跟你朝夕相对这么多年,爷觉得自己的心胸是越来越大肚了……

    这时,邓远之动了动耳朵,忽然脸色一变:“有人追上来了!”

    景中秀一怔,把手一挥:“这不可能,我这兽车可不是那些烂大街的货色,就现在飞的这高度和速度,不管是人还是飞行法器,上这么高早就不能呼吸,然后歇菜了!”

    邓远之脸色阴沉而郑重,“人不能,但是出窍的元婴可以。”

    景中秀心思机敏,把话在脑子里稍微一转,就明白了邓远之的暗示。顿时满脸惊恐道道:“啥……啥……啥?刚才那个蠢货是元婴?”

    “至少,五十年前是。”而现在,只会比那时更高,不会比那时更低。

    景中秀跳起来扑向角落里的杨夕,然后马上被青锋扑倒压住。景中秀嚎叫:“青锋,你别拦我,让我把这个麻烦扔下去!”

    杨夕理都没理他,对邓远之道:“给我把剑拔了。”

    邓远之看了看杨夕,没动:“剑□□,血管封不住,你可能就流血流死了。就这样去昆仑,你也许还有得救。”

    杨夕也很执着,道:“你也是个重伤,小王爷干架的本事基本就是个渣渣,让青锋一个人去抗元婴,咱们四个都得玩儿完。你只管动手吧,事情因我而起,我只要一息尚存,便会一战到底,绝不躲于人后。”

    邓远之眼色一闪,忽然转身,反手握住剑柄,用力一拔。

    只听身后一声微弱的□□,鲜血飚射而出,溅在邓远之面前的车厢上,喷出一个挣扎的图案。

    邓远之其实一直没想通,自己刚在“洗剑池”的时候,怎么就突然间冲出去了,是谁给他下了药了,还是那一刻被什么上身了?邓远之为此很是忿忿不平了一场。

    而此时,看着这些血,邓远之心中有了一点点明悟。

    抬起细瘦的手臂,望着那本不属于自己的单薄手掌,邓远之把它按在胸口上。啊,血还未凉啊……

    即使是那样的无端惨死之后,它竟然还是不肯凉……

    邓远之转过身,他很想说一点什么。可是居然看见……“杨夕你这活驴!你怎么当着男人脱衣服?你能有点姑娘的样子吗!”

    杨夕把上衣撸起来,露出一片雪白的肚皮,手上【缠字诀】【纫字诀】轮流发动,把肚皮上的那道创口缝了个参差不齐。

    杨夕眉头都没皱一下,又坐起来摸索着去缝后腰的穿透伤,不耐烦道:“闭嘴吧,我身上都是血,好像你能看见什么似的。”

    邓远之觉得自己早晚被这活驴气死!不过这驴身上的皮肤可真白……艹!我在想什么?

    杨夕飞快的把自己漏成破口袋一样的肚子缝补好,才微微摇晃着站起来。

    而敌人的第一波攻击,也在这时候到了。

    如一阵狂风逆行,巨大的吸力从后方传来。巨大的兽车狠狠的一晃。

    杨夕,站稳了身子。

    邓远之,收敛了思绪。

    青锋,一轱辘从自家小王爷身上爬起来,脊背在一瞬间绷得笔直。

    敌人尚未现身,就已显通天之能,“准剑修”们已经做好了苦战至死的准备。

    景中秀也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车门,摇晃着门框狂呼,道:“救命啊——!残剑师父,你要是现在从天而降——,我这辈子就卖给你再也不跑啦——!”

    青锋:“……”

    紧张感全都没有了……

    杨夕木着一张脸:“青锋,以后不要随便把他放出来……不好。”

    话音刚落,车厢外忽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兽鸣。随即,兽车的一侧猛的倾斜下去。

    景中秀惊叫一声:“大毛——!”

    邓远之一个站立不稳,滚落车厢一侧,胸口撞在座位上,本就内伤颇重,当场吐血。然而他还来不及站起,兽车的另外一侧又猛的倾斜下去。这一次,死去的灵兽连声悲鸣都没来得及发出。

    景中秀悲嚎:“我的二毛——!”

    杨夕借幻丝诀固定住自己的身形,脑子里飞快的转动,那元婴不杀人却杀灵兽是为何?他应当是想活捉!可是活捉为何就要杀灵兽?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杨夕脱口而出,道:“他的速度不够快!灵兽绝对不能再死了!”

    邓远之一听,马上反应过来。对方堂堂一介元婴修士,隔了这么久才追过来,想必追上来本不容易。

    可是现在,灵兽接连死去两匹,从风声听得出,兽车的速度至少已经下降了四成。敌人追上来岂不是眨眼的事情?

    邓远之心里一沉,不知道这次献十年的命跑不跑得掉。

    谁知,景中秀却在这时候爆发了。只听他忽然大吼一声:“你祖宗的帽子绿出毛!”

    景小王爷一双眼睛红得几乎能渗出血来,原本挺单薄的一个青年,此时脖子上青筋暴起,“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把大毛二毛喂养大,不是给你当鸡杀的!”

    景中秀忽然拉下车门处的一个机关。

    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兽车轰然解体。什么顶棚,箱壁,座椅,轮子,全部快乐的漫天飞舞,在“兽车”的忽然加速中,潇洒离去。

    只剩下了一块车厢底那么大的秃光木板,挂在硕果仅存的一头灵兽身后。杨夕手脚并用的挂在“板儿车”上,狂风在身边呼啸而过,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景中秀说的“不能呼吸”。

    景中秀整个人跳到灵兽背上,两条长腿猛的一夹:“小明不怕,爷来了,没人能杀你!”

    兽车在景中秀的指挥下,沉入云海,在一片躁动的气流中左冲右突,飚出一道风驰电掣的速度!

    忽然,一道紫色的光芒从身后劈来,目标直指景中秀。

    杨夕立刻红了眼。景小王爷现在的状态明显容不得一点打扰,而这个练气一层的小王爷,皮脆得和窗户纸根本没什么区别!这一击轰下去,不死也是个半残。

    杨夕来不及细想,咬牙冲上去,以血肉之躯挡在了京中秀的身后!

    紫光入体,杨夕浑身如遭雷击,哇的吐出一口血。

    景中秀身形一顿,如有所觉,然而刚一回头,就听杨夕大喊:“赶你的车!能不能逃命都看你一个人了!”

    景中秀一咬牙,生生把头转回来,灵力似乎是催动到了极致,一身法宝眨眼间“啪啪啪”碎掉了一半!灵兽“小明”在一片汹涌的云雾中横冲直撞,向着昆仑山的方向一往无前。

    又一道紫光劈过来,杨夕呸的一声吐掉一口血,身形摇晃,两脚却像钉子一样钉在景中秀背后,紧紧扒住地面,一步不肯后退。

    紫光劈面而至,邓远之忽然在此时冲上来,面朝杨夕,以后背挡下了这一击。口中吐血,喷了杨夕一脸!

    邓远之的身体强度比杨夕还要差些,这一击下来胸前背后,肋骨断掉了一十八处!

    这时,身后的追逐者又换了手段,一只旋转的宝塔呼啸而至,眼看就要把杨、邓二人一起穿透!

    小侍卫青锋闪身出现,双手接住宝塔,大喝一声。

    宝塔势如千军,青锋双手从指骨到手肘,转眼间寸寸碎裂,脚下车板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青锋双脚生生在车板上踏出了一寸深的脚印。

    身后追逐之人,速度不够,却好像有办法看到他们的情况。攻击手段层出不穷,一刻不止。打得众人只能招架,毫无还手之力。

    青锋接连挡住了三击,双臂臂骨完全粉碎。

    杨夕吞下了一颗景中秀抛来的回复丹药,以【天罗绞杀阵】缚字诀再挡一击。左手尾指与无名指整根从手掌上撕裂,离体。

    青锋以脊背又承一击,脊背上一道贯穿伤直透胸口。

    邓远之再画【血迹魔纹】,召唤恶灵再挡一击,恶灵反噬,邓远之昏迷。

    杨夕以缠字诀把邓远之牢牢绑缚在车上。

    青锋又挡一击……

    然后,又是杨夕……

    ……

    几人苦苦挣扎,企图死中做活,奈何力量悬殊。

    眼看昆仑山已在望,拉车的“小明”却再也承受不住如此高速的连续飞行,悲鸣一声,落下地来。

    兽车翻滚着,从云端坠向大地。

    除了被绑在车上的邓远之,其余三人被甩出兽车,狠狠的砸向地面。

    后方的修士终于追了上来,嚣张狂笑着:“大胆小辈!真以为孙悟空有了筋斗云,就能翻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儿了?”

    然而,就在此时,杨夕忽然觉得下坠的身体被一道虽然冰冷,却力道温柔的气劲托住。

    昆仑山方向传来一声冷意森然的呼喝:“何人在我昆仑撒野?真当我昆仑剑修,都是摆设不成?”

    几乎是一眨眼间,杨夕、景中秀、青锋和昏迷的邓远之身边,各出现了一名黑色法袍罩白色战衣的修士。

    杨小驴子眼中的世界突然倒转过来,肋下一痛,被人大头的夹在了胳膊底下。一抬眼,空中多出来一排背负长剑,队列森然的修士。

    法袍纯黑,肩部只缝合了一半,一眼便知是为了方便动作。袍子两侧的开叉一直高开到腋下,露出一套贴身的纯白劲装。烈烈飘动间黑白分明,煞气逼人。

    昆仑剑修!

    刚刚还在嚣张狂笑的鬼枯,忽然在空中来了一个急刹,停在百米之外色厉内苒的叫嚣:“放屁!修真界的规矩,山门势力一里而止。此处距你们昆仑山起码还有十里的路程,莫以为你们人多势众,就可以颠倒黑白!”

    剑修的队列从里走出来一个人,唇如折剑,眉若兵锋,腰间斜挂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这厮生得一副正道大侠的相貌,说起话来却像个魔教教主:“没见识的老东西,颠倒黑白这种事儿,人多不好使,拳头硬才好使。你亡客盟就是整个帮会搬过来,也没本事在任何一个昆仑面前颠倒黑白。”

    鬼枯怒发冲冠:“你——!”深深吸了几口气,怒极反笑道:“想必阁下就是昆仑残剑吧。人都说阁下行事嚣张,老夫今日总算长了见识。可是老夫好歹也是个元婴修士,亡客盟帮众数以百万计,你昆仑今日如此仗势欺人,就不怕天下修士群起而诛吗?”

    残剑负手而立,临渊峙岳的。一脸浩然正气,道:“不怕,你死了,就没人知道咱干过些什么。”

    鬼枯一听,吓得头发都要竖起。二话不说,招出飞行法宝掉头就跑。

    然而就在残剑话音刚落时,一群黑衣剑修中就冲出了一个白影。那身形快如闪电,眨眼间落在鬼枯身前,抬手一挥,剑都没拿。一道浩然剑气从天空劈斩下来。

    杨夕觉得自己见到了有生之年最震撼的一幕。

    像一道匹练,像一条星河,又像一江奔流的水。

    细碎的剑意汇集到一处,呈万夫不当之势。

    无边浩瀚,生生不息。

    刚刚几乎把杨夕几人虐成狗的鬼枯,就在这一剑之下灰飞烟灭。只留下星星点点的血肉,从空中散落。

    白影抬起头来,竟然是个漂亮的少年,剑眉醒目,唇红齿白。嘲讽的挑起一侧嘴角:“呵,元婴?”

    邓远之、杨夕、青锋、景中秀齐刷刷的目瞪口呆。各自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

    许久,杨夕迟疑着开口,道:“我有一种……被人狠狠一巴掌乎在了脸上的感觉……你们呢?”

    三只男子汉心中深以为然,然而,嘴上却是无论如何不肯承认的。

    那少年一招解决了元婴,转过脸来,是个一本正经的模样。“残剑师叔,这回我有资格进昆仑战部了吗?”

    老剑修们纷纷捂着嘴笑,“魔教教主”残剑咂咂嘴,一副标准的欺压后背的坏师叔模样:“就这还想进战部?你剩下那些“人渣”,是打算过冬腌腊肉不成?”

    杨夕脑袋转了四五圈,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渣”真的是指“人的渣”。终于对昆仑剑修凶残的说话方式有了一定的认知。啊哟,我怎么觉得好有气势哇!(虫子:这货不是我亲生的!不是!)

    这种鸡蛋里挑骨头的理由,那俊秀白衣少年竟是没有一点不服气的模样。严肃的点点头:“我知道了,这就去打扫干净。”

    杨夕的目光跟着那少年的身影,倏忽间飞下千米高空。觉得好像有点明白,昆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地方了。

    额?……那里怎么好像有个很眼熟的黑点?

    京中秀突然叫起来:“啊!小明!残剑师父,救我的小明!”

    “你把【白泽】带来了?”那位“魔教教主”大人皱皱眉,盯着景中秀心虚的样子,露出个嫌弃的表情:“连个灵兽都护不住,趁早活埋了自己,让景王爷重新生一个算了!”

    杨夕:”……”

    邓远之:”……”

    景中秀(╥﹏╥):正常人养灵兽是用来护主的好么……只有你们昆仑才把灵兽当宠物养的……魔教什么的,最讨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37章 被爆(一个蠢作者的自白,送700字)》,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