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1章 阳关道,艳阳城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阳关道”是一条神奇的隧道。

    从杨夕的角度看过去,外面是漆黑一片的“夜空”,地面上莹莹润润的光芒规划出整齐的车道。而王府马车所行驶的,显然不是唯一一条通路。

    远远的可以看见,无数条荧光亮线星罗密布,每一条车道上都有不止一辆兽车在飞奔。各式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异兽,只让杨夕觉得眼睛都不够使了。

    她甚至还看见一个独眼巨汉拉着一台“黄包车”飞奔在其中一条车道上,黄包车上坐着一个穿着繁复法衣的女子,举止妖娆。

    明暗的反差,让整个空间显得极为广阔,人都好似渺小了起来。。

    杨夕心里“啊”了一声,这才是修士的世界么?原来自己所在的程家,真的只是一个没什么根基的修仙家族。

    景中秀拍拍屁股站起来,右手在下巴底下做了虚握的动作:

    “各位亲爱的游客,欢迎参加阳关道一炷香游。阳关道,并不是一条道路,而是上古大能修身成圣,破碎虚空留下的一块虚空碎片。并不只是通到艳阳城,它可以经由大路上一万八千个人为打开的入口,到达任何一个修者城市。是的,城市,和你们以往见过的任何一座城都不同。没有来过修者的城市,你永远不会明白,其实你们原来住的地方都是城乡结合部!”

    一车人傻傻的看着景中秀,这段话拆开了每一个字都明白,放在一起咋就一句都听不懂了呢?

    杨夕看着景中秀那花孔雀一样得色,忽然福至心灵的觉得那货好像是戏子拉完了一段唱腔,在等着大家叫好?

    果然,她看见景中秀拼命冲她挤眼睛。在一车人迷茫的眼光中,杨夕真诚的夸奖:“小王爷,你说的可真比他们唱的还好听呢!”

    接下来整个一炷香的路程,景中秀嘴巴闭得紧紧的,再也不肯说话。

    车上几个沉默的武士一样的汉子,对杨夕投来感谢的目光。杨夕一脑门问号:我又干啥了?

    一炷香后,几条荧光道路渐渐交汇,合并成一条宽阔道路。延伸进一座城门模样的建筑,兽车呼啸而入。

    众人才终于明白,什么叫修者的城市!

    这是一种前所未见的繁荣。

    随处可见造型各异的庞大建筑,扬起脑袋都看不见顶的高楼,街道上兽车在规划好的道路上疾驰,两边另有专为步行者提供的道路。道路中间有发着荧光的护栏,人流汹涌如潮。

    杨夕从未见过如此多的人,抻直了脖子,像只傻乎乎的猫鼬。

    “看到这样的城市,你还想去昆仑吗?”

    杨夕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景中秀是在跟自己说话。“是,是很漂亮。”杨夕想了想,用了一个成语:“能让人流连忘返。”

    景中秀开心的笑了,难得没有平时那贱头贱脑的样子:“修者三百六十城,艳阳城是最像我老家的一座。”

    杨夕眨了眨眼睛:“京城,也有这么漂亮?”

    景中秀一愣,拍了拍杨夕的脑袋,笑道:“不是王府那个老家,是另外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杨夕觉得他笑得没有刚才开心了。

    景中秀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神色里有点怀念的味道:“在我的老家,人们认为武力并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

    “昆仑剑修的确很强大,一剑劈山,一剑屠城。像艳阳城这样的城市,‘残剑’先生不出三招就能把它轰成渣渣。可是【多宝阁】大当家倾注整个商行的力量,花了三百年才建成这样一座城市。又花了一百年,才让人们接受这座城市。

    “剑修的力量,是毁灭的力量,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做的,是像这样的事情。”京中秀伸出一条手臂,指指道路两边气势惊人的建筑,和熙熙攘攘的人群。眼睛亮晶晶的:“你瞧,我运气很好,我是一个世子,将来也许会是个王爷,我想我也许可以比商人出身的大当家,做到的更多……”

    杨夕觉得,景中秀说这些的时候,看起来倒是有那么一点小王爷的样子了。

    “那位厉害的大当家叫什么名字呢?”

    景中秀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叹了口气:“加多宝。”

    杨夕:“?”

    王府的兽车,在一栋纯白色的建筑面前停下来。杨夕因为还在想加多宝这个名字到底哪里不对,以致没来得及拉住景中秀。

    所以当兽车又一次凶残的停下时,景小王爷再一次圆润的滚了出去。

    杨夕:“……抱歉。”

    然而妖孽的小侍卫青锋反应得很快,嗖的一下窜出去,在小王爷落地之前做了肉垫。

    杨夕:为什么你不能把你家王爷拉住呢……你一定要一上一下摞着是肿么回事?

    景中秀从地上爬起来,又恢复了他贱头贱脑的德行:“这里是艳阳城的登记处,第一次来的人要在此处领一块出入牌,以后就可以直接从传送阵来,而不用筑基修士带领了。哦,这就和你们在官府要开路引有点像。不过要有门派或者筑基期的散修作担保。不然下次还是不能用传送阵。”他贼兮兮一笑:“你们有担保人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当然是没有的。不然也不至于一个个都去拦车。于是纷纷把目光投向妖孽的小侍卫青锋。

    青锋从怀里摸出一只口袋,撑开递到众人面前,闷声闷气道:“卖身,一品灵石一次。”

    众人:“……”

    杨夕挠挠头:“给打九折不?”

    景中秀一脸见到鬼的表情:“可……以的。”

    杨夕眉开眼笑,省了二十两银子:“你果然很喜欢多宝阁!”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杨夕这么容易知足,一个柳绿衣衫的姑娘看起来就很不高兴:

    “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不过是要下人给做个担保,既不用动手、又不用动脑,就收这么多银子,是打算敲诈么?”

    景中秀脸上仍是笑:“姑娘果然知己,小王正是要敲诈。姑娘有意见?”

    这一路上,景中秀的自称一直都是“我”。

    那姑娘猛的想起,眼前这可是个王爷呢,身体往后缩了缩。

    然而还是有不死心的,年纪最长的一个中年文士站出来,“小王爷肯让我等搭车,此等高义,当真是义薄云天。不过在下以为,收银担保一事,怕是多有不妥……”

    听他这意思,竟然是有一文银子都不出的想法了。

    小侍卫青锋红着一张脸,看上去既想反驳,又不知从何说起。

    景中秀把口袋一收,脸上凉凉一笑:“要是你们一上车,爷就跟你们要银子,你们给是不给?”

    当然是给的。在场除了那个小乞丐,恐怕每个人都会给。

    景中秀嘲讽一笑:“爷不缺这个银子,可爷就是不愿意当这个冤大头。我家青锋的修为也是勤学苦练来的,我凭什么不能拿这个赚钱?想要担保,就这个价钱,不出钱的滚蛋!”

    那文士一噎,随即恼羞,袖子一挥道:“为富不仁,为富不仁!”说罢,转身就走,竟然真的不要担保了。

    其他人犹犹豫豫的,大多都最后还是掏了银子。一颗一品灵石值一百两,不能不说,敢来修仙的凡人,大多还是身家比较殷实的。

    杨夕想了想,追上了那个中年文士:“大叔!”

    文士一回头,语气冲冲的:“作甚?那小王爷要你来做说客么?你回去告诉他,严文仲这辈子,不管以后修仙成不成,一身本事绝不卖给他们景家!”

    “不是呢,大叔!”杨夕软软的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大叔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说是一个卖馍的见到乞丐快饿死了,就丢给乞丐一个馍吃。乞丐吃了,于是没有饿死。然后天天都来要,卖馍的说你给我和面,我就给你吃。乞丐不干了,乞丐说,你有那么多馍,为什么不能白给我一个,你是个坏人!”

    文士如遭雷击,看看眼前的小姑娘,又看看远处“宝光闪闪”的小王爷。

    杨夕一颗眼珠子乌黑乌黑的,她软软的说:“这个故事是一个老道士讲给我的,他说人活在世上,不应该不付出代价得到任何东西。您刚刚一不小心,就做了那个乞丐了呢。”

    景中秀一边儿收着他的银子,一边儿看着那独眼的小丫头追上去和那文士说了什么,然后那文士别别扭扭的走了回来,对自己鞠了一躬,他说:“小王爷仗义相助,在下刚才的话说得过分了。不过在下仍然不能从心里认同小王爷现在的做法,在下就不用担保了。”

    景中秀眯着眼睛一乐,“没事儿,我也的确不算什么纯粹的好人。”

    那文士摇摇头,又对他施了一礼,对着杨夕微微点了点头,一抖长衫,洒然走远,融入人群。

    景中秀悠悠的瞄了杨夕一眼,杨夕呲牙一乐:“能再给打个九折不?”

    景中秀一拍她脑袋:“行,小爷看你顺眼,直接给你打个八折。”

    杨夕瞪着黑眼珠子:“八折是什么?两个九折不行么?”

    景中秀——!:艹,你小学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珍珠迟疑了一下,扯了扯杨夕的袖子:“我的就不用了,还挺贵呢。”

    杨夕一愣,拍了拍自己大包袱:“我这里有好多钱的,你不用跟我见外。”

    珍珠却道:“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清楚,我没那个进昆仑的命,也吃不起那个苦。我跟你去昆仑山,是因为就像你说的,我从小大认识的,除了你都死光了。我想在昆仑山下找个镇子住下,离得你近点,你能常来看看我就行了。”

    杨夕最后点点头,心里面不是很舒服。

    可是最后,景中秀一毛钱也没有从杨夕这里得到。因为杨夕身上没钱,她那些“赃物”还没卖呢!

    景中秀气呼呼的答应,这个钱等大家都到了昆仑再算。

    这座城市是【多宝阁】出力修建的,这杨夕是知道的。但是她真的没有想到“登记处”竟然就是【多宝阁】的一楼。领到这块牌子,才可以在【多宝阁】交易。杨夕拉着有点不大精神的珍珠,直奔了【多宝阁】的收购处。

    豪迈的把大包袱往桌上一拍“管事大叔,估价!”

    中年管事被震得胡子抖了一抖,定睛一看:“唉呀妈呀,怎么又是你?”

    杨夕点起脚尖才能看到高高的柜台后面坐的人——真的不是她太矮,当铺的柜台从来都是很高的——惊喜的道:“大叔,人生何处不相逢呐!您升官啦!”

    多宝阁仙来镇分部的谭管事,昨天才刚刚调到艳阳城总部,高兴了还没有一天,就又看见了这个长腿儿的麻烦。

    他忧伤的想:老子一点也不想和你相逢……

    只听杨夕兴冲冲的道:“大叔,您升官了,又遇见我,双喜临门,给打个九折不?”

    谭管事(—-—):去他妈的客户是上帝!这两条到底哪一条是应该我给你打九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31章 阳关道,艳阳城》,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