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30章 谁说王爷英明神武?(小修尾巴)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灵兽车夫一见自家主子给“滚”出来了,吓得赶紧从车上溜下来:“小王爷,您可摔伤了?”

    杨夕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珍珠一听,当场把脸都吓白了。

    两个小姑娘长这么从来没有见过一只活的“王爷”,一个国家的王爷撑死了也就那么八.九个,不管这是个凡人国家的王爷还是全民修仙的王爷,碾死她俩都跟碾个蚂蚁一样!

    更别说,两个丫鬟的认知里面,任何“爷”字前面只要加了一个“小”,一般都代表了脾气不会太好啊……

    却听那车夫哭丧着脸,又说:“您要是伤了个好歹,老王爷非把我拿去练了丹不可!”

    还真的是个修真的王爷!活人炼丹什么的,好凶残!

    杨夕拉了珍珠一把,两人悄悄的把膝盖从草地上提起来,想要偷溜。

    却不想,有人比他们动作更快。

    只见“宝光闪闪”的小王爷一轱辘从地上爬起来,挥开车夫伸过来的手,捏了一个法诀,眨眼间就遁出了百米,身后留下一道闪亮的残影!

    杨夕这小土货,从来没有见过遁术,对此神鬼莫测的跑路方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紧接着,金灿灿的马车上跳下来一个侍卫模样的身影,以更快的速度从杨夕面前旋风般刮过,一脚踹倒了“小王爷”。

    一手拧胳膊,一手掐脖子,长腿一跨,合身压住!

    杨夕沉浸在“一个侍卫压倒了小王爷”的事件当中久久不能回神。

    “小王爷”整张脸插在土里,挣扎着拔.出一只胳膊,做了一个“苍生何辜”的手势。

    悲凉的长叹:“青锋,松手吧,你再掰下去爷就折了。那边儿还有姑娘看着呢,多不好啊……”

    压在他后背上的侍卫犹豫了一下,抬起头来,是个皮肤微黑,浓眉大眼的小伙子,一把嗓音清亮亮的:“那,那小王爷可不能再跑了,您这一路已经骗了属下七次了。老王爷说,若是您再跑,就让青锋把您的腿打断,抬也要抬到昆仑去。属下觉得,这太残忍了,所以属下想着,你要是再跑,就把钉进到棺材里抬走。”

    “小王爷”一脸英雄末路的凄寒,“青锋,我真是,太谢谢你了!另外,下次给我爹写信的时候,记得替我问问,我娘怀我的时候是不是出过墙,我怎么觉着他不像我亲爹呢?”

    小侍卫青锋把自家主子从土里□□,很殷勤的拍了拍土,憨憨的一笑:“小王爷,您今天都谢了我三次了,属下做的全是分内的事,这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小王爷一脸看破红尘的悲愤。

    杨夕眼睛亮亮的盯着他。“请问,你们也是去昆仑的吗?”

    小王爷上车的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杨夕和珍珠,面色更悲愤了:“这年头怎么连姑娘都这么想不开,你们也是吗?上车吧。”

    珍珠拉住了杨夕衣角,钉在原地没动。有权有势的王爷哪有这么好说话?更别说一开口他就知道要干嘛?

    小王爷一挥手,叹道:“不用奇怪,这两天来艳阳城的基本都是去昆仑拜师的。我叫景中秀,这个黑炭是我的陪读青锋。”

    黑炭一笑,牙齿倒是雪白雪白的。

    杨夕和珍珠对视了一眼。

    作为大行王朝的子民,虽然读书不多,国姓是“景”总是知道的。还真是个含金量十足的“小王爷”……

    等到上了兽车,杨夕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景中秀一下子就知道她们想搭车。只见兽车的内部远比外部看起来要大得多。里面已经挤挤挨挨的坐了二十几个少年、青年甚至中年人。

    衣着华丽者有之,衣衫朴素者有之,甚至破衣烂衫乞丐模样的也有一个。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都有点拘谨,而且没带什么法宝。

    想来,都是来找艳阳城的凡人。

    珍珠也猜到了,于是看着景小王爷那身招摇得毫无品味的装扮,也觉得不那么丑了。

    凡人想得一线仙缘,往往困难重重。不身在其中,绝难想象。顺手拉一把,顺便载一程,说起来容易,也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

    杨夕在那个乞丐少年身边坐下。

    乞丐飞快的抬头看了杨夕一眼,轻轻道了一声:“谢谢。”

    他身上的味道不大好闻,车上人没有明显的表示出嫌弃,却也都不大愿意挨着他坐。

    景中秀一屁股坐在小乞丐的另一边,趴在自家小侍卫的肩膀上,开始唉声叹气。小侍卫青锋腰杆挺得笔直,看那模样是努力要当一根值得依靠的好柱子。

    在景中秀第八次叹气的时候,杨夕终于忍不住开口:“在下能不能问问,小王爷为何不愿去昆仑?”

    景中秀痛苦的呻.吟了一声,捂着胸口道:“提起这个,那可真是三岁死了娘,说来话太长啊……首先一个就是,昆仑剑修太穷了!炼丹不会,炼器不会,宗门基本不给资源供给,还特么不让去抢!正道魁首能当饭吃么?这根本是忽略经济基础,企图用意识形态拯救世界,完全就不是一条可持续发展道路啊!”

    杨夕脑子里闪过连法袍都穿不起的白先生,尽管没有把景中秀的话听得全懂,仍是深以为然的点头。

    “然后就是昆仑崇尚苦修,你懂什么叫苦修么?就是寒冬腊月埋到雪地里,烈日当头的搁在太阳底下。还要滚钉板!下油锅!老虎凳!辣椒水……”

    景中秀的话里因为提到了昆仑,车上不少人都支起耳朵听着。见他这样说,不由得一个比一个脸色发青。

    杨夕张了张嘴:“真……真的么……我最怕辣椒了。”

    众人纷纷投来白眼,重点不是辣椒行么?

    景中秀捂着胸口,一唱三叹的继续演:“不过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终要的是我跟昆仑那地界儿真心的不是一种气质,你看我,怎么看也是个好吃懒做的土豪金吧?昆仑剑修,那活生生的就是一群革命党啊!个顶个的女人像男人,男人像牲口啊……”景中秀一把握住杨夕的肩膀,“姑娘,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啊!做牲口是没前途的啊!”

    珍珠及时扑上来,把杨夕从景中秀的魔爪里拖出来。“不要拉拉扯扯的!”

    景中秀喘了口气,“对不住,我总记不住您们七岁以上都算大姑娘……”

    杨夕还在寻思革命党是什么东西,闻言眨眨眼:“没事儿,您就当我是大牲口得了,从小他们就管我叫小驴子。”

    景中秀悲鸣一声,扑倒在小侍卫怀里装死。

    小侍卫镇定的抱着自家王爷,特别诚恳的劝道:“主子,其实您挣扎也是没有用的。‘残剑’先生亲自给您开的剑府,您这辈子肯定是卖给昆仑了。要是我没把您绑过去,到时候“残剑”先生亲自来了,您就只能做鬼修了。那比剑修还穷呢……”

    杨夕隐隐觉得“残剑”和“断刃”有点异曲同工之处,于是忍不住问道:“这位‘残剑’先生是什么人?”

    两个声音一起回答她:

    “天字第一号大‘牲口’!”

    “是昆仑下一代的掌门。”

    主仆二人面面相觑了一刻,主子又扑倒在侍卫怀里装死了。

    有个声音弱弱的插嘴:“您既然不想入昆仑,为什么又要让人给您开剑府呢?那多不……多不讲信用呢?”

    杨夕诧异的看过去,发现出声的竟然是那小乞丐,这车上大多数人都不懂剑府和昆仑的联系,而这脏兮兮的小家伙竟然是知道的。

    景中秀闻言一脸悲愤:“因为他给我开剑府的时候,骗爷说那是【随身空间】呐……”

    “那是什么?”杨夕眨了眨眼:“和【百宝囊】一样么?”

    小侍卫代为解答:“就是一种可以认主,永远不会被抢走,也不用消耗灵石维持,空间无限大,有神奇的淬体泉水,还能种地的神奇空间。”

    一车人齐刷刷的看着小王爷:“您居然信了?!”

    景中秀一噎,嚎啕大哭……

    正在这时,兽车忽的来了一个急停。

    杨夕一头撞在车厢壁上,珍珠从座位上跌下来。车上的其他人却像早有准备似的,纷纷抓住周围可抓的地方,稳住身形。

    只有景中秀这个圆润的二货又一次差点滚出去。幸好“心地善良”的杨小驴子及时用【幻丝诀】缠住了他的脚踝。

    小侍卫青锋身形一闪,拧胳膊,掐脖子,合身压倒,一气呵成。俨然已是熟练工种!

    景中秀半张脸贴在车底,从嘴角挤出一句话:“又特么谁拦车?”

    车外传来车夫微微谄媚的声音:“小王爷,是该上阳关道了。须得筑基修士引路。”

    车上众人听得一抖,阳关道?这是集体去死的节奏么?

    杨夕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这景小王爷身份高贵,却是只带了一个车夫、一个侍卫出门。引路的筑基修士呢?

    只见小侍卫青锋干脆利落的站起来,两边袖子一挽,道:“小王爷,我去引路,您可不许跑!”攥起拳头比了比:“不然就钉棺材里面。”

    杨夕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他多大?”

    虽然程思成看起来也十分年轻,但人的眼神毕竟是骗不了人的。这小侍卫绝不可能超过三十岁。

    哪知,景中秀嘴角一翘,给出个更惊人的答案:“下个月满十八。”眼睛一眯,像条狡猾的狐狸:“是我七岁那年离家出走捡回来的妖孽~其实我一直怀疑,‘残剑’处心积虑的拐我去昆仑,是为了挖老子的墙角。”

    杨夕已经顾不上去吐槽小王爷离家出走了。

    两只眼睛直勾勾瞪着那看起来有点蠢头蠢脑的小侍卫:程思成五十岁筑基就已经被称为天才了,这尼玛哪里是妖孽!这分明就是妖精!

    忽然,杨夕想起了什么,转过头去问景中秀:“不知小王爷如今的修为是?”

    景中秀忽然变得面无表情:“练气一层,你有意见么?”

    杨夕连忙摇摇头,心里平衡了不少。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小王爷往这儿一放,该扔的就不是她杨夕了。

    很好,很和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30章 谁说王爷英明神武?(小修尾巴)》,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