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9章 向昆仑进发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当时就没动。她摸遍了整个程家,没见着一个活人,这兰夫人是在哪冒出来的?难道她房里也有一个程忠这样的洞?

    忽然,她想起了,二管家那颗死不瞑目的人头。在兰夫人的卧室,端端正正的摆梳妆台上,仿佛看到了莫大的恐惧。

    “哟,这不是珍珠么?灭门这么大的灾祸,倒是给你躲过去了,我瞧瞧,这儿有个洞呐。”兰夫人咯咯的娇笑起来:“咱们忠爷可真真是个有大本事的人,把你这小情人儿护得这么牢。”

    珍珠就是再蠢,也发觉了事情的不对。

    且不说这诡异的腔调,单是兰夫人的样子,细看之下也绝不像一个刚刚死里逃生的人。衣衫簇新,头发整齐,甚至是容光焕发的。

    不是幸存的逃生者,那么,就是灭门的内应。

    珍珠心里一片冰凉,她知道自己死定了。

    可是身后还有一个杨夕没上来,不能让兰夫人看见杨夕。没人知道杨夕回府了。珍珠鼓起这辈子最大的勇气,对兰夫人露出个傻傻的笑:“见着夫人,奴婢就有了主心骨了。夫人您要去哪儿,把奴婢也捎上吧。奴婢还能给您洗衣、做饭……”

    血红的指甲,妖娆的抚上珍珠的侧脸,把她后面的话全都吓回了肚里。“小姑娘,甭跟姐姐装傻。能搭上程忠的丫头,能笨到哪里去?”

    扭着纤腰踱步到床前,一边向着洞口探头,一边回眸对着珍珠娇艳的笑:“姐姐倒要看看,这里边儿是有什么宝贝,你到要拼命给挡着。”

    话音未落,异变突生,只见洞里忽然飞出一道丝线套索,一下子套住了兰夫人的脖子上。

    珍珠眼睁睁看着兰夫人连叫声都没发出一点,直挺挺的栽下去。

    整个人翻滚着落入了洞底。

    珍珠扑过去,只来得及听到“咕咚”一声。是人落水的声音。

    杨夕蹲在洞壁的岔道里,看看自己的手。继承了昆仑墓葬之后,灵力好像有点变化。这一下有点失手,没能把脑袋削下来。

    转身就要跳下去补刀,却听见珍珠在上面喊:“杨夕,快上来。”

    杨夕看了珍珠一眼,终于是没有追下去。翻身出了洞口。

    珍珠慌忙按了机关,把洞关上。

    “杨夕你怎么那么驴!!你要是打不过她怎么办?你就不能藏好了,等她走?”

    杨夕道:“不可能,她那么菜,要放平时,已经是死人了。”

    珍珠几乎想咬她一口,“你动手之前知道她菜吗?再说兰夫人没什么,可是跟他一伙儿的那个使假人的你绝对打不过!”

    杨夕道:“又没打过,你咋知道我打不过?”又比了个砍头的手势:“而且,打不过的,也一样能整死。”

    珍珠瞪着她。

    杨夕从小儿被几个姐姐戳着脑门儿训,耷拉着脑袋,挠挠脑门上的逆璇儿:“那咋办?我在里面躲着,看着她把你宰了?那也忒怂了吧。”

    珍珠叹了口气,杨夕不愿意独自偷生,她是很想欣慰一下的。但是“宰了”这个用词,真的好难领情……

    珍珠绞了绞衣袖,有点紧张的说:“程忠说过这石门很牢靠,要是不知道机关,很难自己从下面出来。那个傀儡师不知道会不会来,咱俩最好现在快点走,不对,兰夫人未必看清了你,也肯定猜不到你。咱俩分头走,他们就是追上我,也不知道你回来过……”

    杨夕瞄了一眼又开始多话的珍珠:“当初翡翠拿来的那本书还在么?”

    “重要的东西都在壁橱第二个抽屉里,”珍珠说完,又吼了杨夕一句:“你还不跑,找书干什么?你统共认识几个字?”

    杨夕拉开抽屉,果然最上面一本就是《诛邪榜》。哗哗哗,飞速的翻页,在十分靠后的页码上,找到了她想找的东西。

    “垂泪姬兰娟,曾为筑基期邪修,擅合欢术,采补术。二十年前被‘昆仑君子剑’废去丹田,修为掉落,现不知所踪。”

    下面是一长排悬赏,却有一大半出于被骗过情,骗过身的男人。

    杨夕表情有点古怪,程思成被骗身这件事好难想象。

    珍珠在旁边压着嗓子吼:“你个活驴,还在儿看起来了,真不怕死是怎……”

    后脑勺一疼,珍珠一个白眼昏过去了。

    杨夕收拾收拾,把抽屉里全部的书都塞背后大包里。

    扛起珍珠,一路小跑。

    练气四层的杨小驴子扛个轻飘飘的姑娘还是很轻松的,就是视觉上珍珠比她长了不少,看着略震撼。

    杨夕边跑边想:怪不得白先生那么喜欢敲人后脑勺,果然是个好用的大招!

    就珍珠刚才那样儿,明明都吓死了,还非要搞一套舍身取义来。杨夕估摸着,自己要是真把她扔下,她能哭晕在厕所。

    想想珍珠,又想想程十九,杨夕忽然觉得有点糟心。她决定以后交朋友一定要找男人!

    程家门口依然是鬼影子都没有一个。杨夕一路疾跑,直跑到路口,才看见了稀疏的行人,见到她从程家的胡同出来,无不是一副见了鬼的惊恐表情。

    一大一小,两个身穿斗篷的身影与杨夕擦肩而过。小的一个忽然“咦?”了一声。

    杨夕风一样刮过去,完全没注意这边的动静。

    大个儿的黑斗篷拍了拍小个儿的肩膀。“怎么,熟人?看那方向,程家跑出来的小鱼不成?”

    小个儿的一个声音十分年轻,语调却冷得像冰,“你要是敢动她,我拼了自爆也要拉你见阎王。”

    大个儿的忽然哈哈大笑,“两个小丫头而已,放过也就放过了。瞧你紧张的!”说着弯下腰来,附在小个儿的耳边:“小麻袋也太绝情了,我可是你的大恩人呢!亲手灭了仇人全家,感觉如何?”

    小个儿的身影微微抬起头来,帽兜下露出一张瓷器般精致的脸孔,嘴角翘起个英俊的弧度,左眼瞳仁上一朵晶莹的白翳。“好极了。”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你可要快点筑基,到时候即使灭了整个镇子,也不用这么躲躲藏藏了。”

    左眼一朵白翳看死物一样扫过满镇子的人,英俊的少年面无表情道:“当然!”

    去昆仑的方法,杨夕只知道一种。那就是先水路,到艳阳城,然后传送阵。

    可是杨夕虽然背着一后背的家当,却舍不得雇船。又没有时间等可以买票的渡船。所以她一路上,是扛着珍珠,用【幻丝诀】挂在别人船后头蹭船的。

    蹭不到船的时候,她就蹭鱼,河豚呐,鳄鱼,呐什么的。

    期间珍珠醒过来几次。

    第一次睁开眼睛就看见前面一条两人长的鳄鱼,于是她又吓晕过去了。

    第二次睁开眼睛没一会儿就被河豚拖到水里去了,于是她又呛晕过去了。

    珍珠忍受着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打击,还要被杨夕抱怨:“珍珠姐,你现在怎么这么废!”

    “什么叫我废?分明是你太驴了行吗!!这是人能干出来的吗?是吗?”

    杨夕莫名其妙:“这怎么就不是了?你知道雇船有多贵吗?整整二两银子呢!”

    然后珍珠又昏过去了,因为她看到杨夕把【幻丝诀】缠上了一条水蟒……

    五日之后,一片芳草凄凄的河岸边,两个*的姑娘爬上了岸。

    小个儿的一个怀里搂着一条河豚,“嘭”一下摔在地上。

    珍珠向来是个不怎么愿意吃苦的,她觉得这是自己此生最惨痛的五天,没有之一!

    “你抱它上来干什么?”

    杨夕可自然了:“吃啊,两天没吃饭了,好饿。”

    珍珠抓起地上的土狂砸杨夕:“你特么吃河豚,吃河豚!你会做么?那玩意儿有毒!”

    杨夕挠挠脑袋:“啊?早知道我抓那条水蟒了!”

    最终,两人没能吃上河豚,也没能吃到水蟒。只吃到了心灵手巧的珍珠姑娘挖到的野菜。

    杨夕喝着野菜汤,一脸难过:“不好吃……”

    珍珠只想把菜汤泼她脸上。

    饭后,珍珠问杨夕:“那艳阳城怎么找,你心里有谱儿没?”

    杨夕点头,“嗯,可简单呢。”

    杨夕的办法的确挺简单,她们二人踏遍了方圆十里的草地,满地找车辙。

    珍珠气喘吁吁的跟在杨夕身后:“我早该想到的……你说的简单肯定是想出来很简单……特么的做起来不是人……”

    到了第三天,杨夕他们终于确定了一个范围,不少道车辙,都在同一处消失不见。

    于是二人趴在草丛里死等。

    这一次,老天似乎对他们相当的厚爱。很快就有一队金灿灿的兽车疾驰而来。

    真的是金灿灿,从头到脚,连拉车灵兽的嚼子都是金的。

    杨夕:“看起来好值钱!”

    珍珠心里默默吐血:你就没觉得这种造法很丑么……

    只见杨夕“嗖——”的一下窜出去,【天罗绞杀阵】——【绊字诀】。

    车夫反应飞快,扬手拉住了驾车的灵兽,同时破口大骂:“哪来的野丫头,不怕死吗?”

    珍珠追上来,刚想施展出浑身本事装可怜,以求得搭车的机会。

    就见车里“滚”出来一个金灿灿的“人形法宝架”。

    “oh,mygod,真是太坑爹了!这年头坐个兽车都能遇到碰瓷儿的,你就不怕我爸是李刚么?”

    杨夕傻愣愣看着这个身穿战甲,外罩法袍,脚蹬战靴,脖子上七八条项链,腰上一排玉佩,十根手指头却活生生戴了二十个戒指的“人”!

    “珍珠姐,他刚才说啥?”

    珍珠原来是伺候笔墨的丫鬟,读了不少书,尝试着猜到:“好像是要把你打成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9章 向昆仑进发》,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