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2章 奇才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前脚迈上登船的踏板,程十九抬腿在踏板的另一头蹬了一脚。

    踏板颤巍巍的摇晃,只剩了一点边缘搭在船舷上。

    杨夕站在踏板中间,脚下是滔滔江水,耳边是江风猎猎。不动声色道:“琼小姐改主意了?”

    程玉琼一脚踩着踏板,大红劲装,摘下腰间宝剑丢给杨夕。动作很是利落的比了比身后,又指了指脚下。

    “先演示给我看,做到了,上船。做不到,下水。”

    杨夕接住剑,挠了挠头:“不用那么麻烦吧,就是个在墙上刻字,我说给小姐听就是。”

    程玉琼却很执着:“是不动用灵气的前提下,用木剑在石墙上刻字。”

    杨夕还要再说,程玉琼的脚尖在踏板上点了点,威胁的意味相当明显。

    “这踏板也是石材,你就在这上面写一个字来看看。”

    杨夕捧着剑,迟疑道:“这个不行……得是墙……”

    程十九剑眉一挑:“哦?有什么区别?”

    杨夕故作高深状:“结构疏密不同。”1

    程十九目光深沉的看着杨夕。

    如果这个小丫鬟脸上有一点心虚,她就踹人下水。

    程十九的个性,在程家的小主子们当中一直是个异类。她聪明,勤奋,懂分寸,除了有点剑痴之外,几乎就是个“别人家的孩子”。

    既不像他七哥那么跋扈,也不像她十四姐那样愚蠢;跟她一比,备受宠爱的程十三显得阴险恶毒,天资骄人的程十六显得缺乏果断。

    大多数时间里,她是个挺好相处的人。

    为什么不好相处呢?原谅他人的险恶和愚蠢,是一件多么容易催生优越感的事情。

    所以,当剑修白允浪不愿收她为徒,而设下那完不成的题目。她依然很懂事,很克制的努力。能不能拜师不重要,反正那么难的题目人人都做不到。程十九想要的,是让所有人看见,自己是多么的聪明、勤奋、永不放弃。

    明知不可能而为之,这是多么可贵的一种品质。她程十九,当然要拥有这种品质。

    可就在她算好了时间找到白先生,打算发表一些“即使十年、二十年,我也一定会努力做到”的宣言时,她看到了那个灰扑扑的小丫鬟,用些旁门左道的方法完成了题目。

    程十九人生中的十几年,第一次尝到成为一片绿叶的滋味。

    一个难关,当没有人能够攻克的时候,坚持的最久的人就是人们心中的悲情英雄。

    而一旦有人攻克,不管他的手段多么离经叛道,观众的价值观都会不自觉的转向“成王败寇”一边。

    程十九决定讨厌这朵叫杨夕的小红花。这朵儿小野花儿在太阳底下窜吧窜吧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想一脚踩过去了。

    “不就是面墙吗?”程十九笑了一下,素手一挥:“来人!一盏茶的时间,我要看到一面墙。”

    养过孩子的人都知道,平时规规矩矩的孩子一旦耍起性子来,才真正的要命。程十九一句话,随船的三四十个护院汗流浃背的开始砌墙。

    当然,修士盖房子可不是凡人那样,一块砖石一块砖石的磊。

    【搬山术】【裂石术】【磊土诀】,光影纷纷,声势浩大。

    码头上的人都被吸引了过来,虽然很多人完全不知这些修士在干什么,可是看着五颜六色挺喜庆。嗯,比三十儿晚上的烟花好看多了,横竖不用花钱!

    杨夕蹲在一个特别不显眼的旮旯里,看一眼乌压压的一片人头,捂着脸发愁。

    她觉得一会儿她演示完了,程十九能被她气死。

    连程思成和白允浪都被惊动了。

    一袭华丽的锦袍,一件素色布衫,两人翩翩落在程十九的船头。

    程思成严厉道:“阿琼,你在胡闹什么?”

    程十九脖子一梗:“我要看看,这杨夕有何独到之处,竟能得白先生青眼。”

    程思成俊脸一冷:“都给我停手!”他这一声喝,用上了【千里传音术】护院们如闻炸雷纷纷住了手。

    程十九大喝一声:“谁敢停手?”眼见护院们犹犹豫豫不知所措,程玉琼一脚榻上船栏:“你们到底是我的随从,还是我爹随从!”

    盖房子的跟班们全都傻了眼,听县官的还是听现管的,这自古以来都是个困难的抉择。

    程思成气得手都哆嗦:“程玉琼……你可还知道我是你爹……”

    砌个墙本不是什么大事儿,问题是程玉琼这个态度,白允浪就在边上,她怎能这般说话?

    一只满是老茧的手握住了程思成的手腕,轻轻拍了拍。白允浪站在程思成身侧,扫一眼砌了一半的墙壁,就知道了怎么回事儿。

    声音虽然温和,态度却有点那么一点告诫:“十九小姐,你可知道,到今天为止,白某并未收杨夕为徒。但是君子一诺,千金不悔。若杨夕在众人面前完成了第三个测试,白某就真的会收下她。”

    程玉琼骄眉一扬:“可先生已经在传授她剑术了!”

    白允浪睫毛轻颤:“昆仑有教无类,我也传授了十九小姐。”

    “她凭什么跟我比?我三岁拿剑,四岁修仙。十年来,重病不辍,寒暑不休。她凭什么跟我一样?”

    程思成玉色面孔涨出一团红,厉喝一声:“程十九!你以为你在跟什么人说话?”

    白允浪的身份,便是程思成,也不敢这般同他说话的。

    白允浪捏了捏程思成的肩膀,“家主,我并没有关系,只是孩子们想要长大,总要受点挫折。你护不了他们一辈子。”四下看了看,道:“杨夕呢?”

    程思成长叹了一声,似乎默认了白允浪的所为。

    杨夕在特别角落的一个旮旯里探出半个脑袋,愁眉苦脸道:“先生,我在这。”

    邓远之站在程十九身后,一见杨夕这个样子,眼皮子就是一跳。直觉这事儿最后得坑爹。

    同时心里边暗挫挫的又有点期待,只希望多几个人被这驴丫头坑。他至今一想起那个银光闪闪的大蚕茧,还是觉得肝很痛……

    白允浪法诀连掐。

    几十个护院干了半天才完成了一半。白允浪挥手间就完成了剩下的一半。

    抬手指了指杨夕,又指了指石墙:“去吧。”

    杨夕犹犹豫豫的,“先生,我可真去了啊。”

    白允浪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心道:你再坑爹的时候我都见过了,还怕你不成。

    看热闹的人群纷纷抻头探脑的垫脚尖。事实上,从程思成和白允浪飞过来的时候,他们就在使劲抻脖子了。

    这可是平日里见不到的仙人哎!

    仙人要收徒弟了啊!

    就是不知道这是考个啥?咋个算合格呦?

    杨夕顶着一脑门子视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拎着程十九的木剑走到墙边,沿着一块青石砖的边沿,默默的把砖缝里的粘土戳出来……

    一盏茶的时间,砖墙上就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方框”!

    杨夕怯怯的抬头,看着众人:“就是这样……你们懂了么?”

    邓远之-_-!:我就知道……

    白允浪-_-|||:原来我还是低估她了……

    程家父女显然没有另外两位那么了解杨夕诡异的脑回路,异口同声道:“那是什么?”

    杨夕抓抓头:“是个‘口’字。”

    程思成看起来像被噎死了。转过头去看白允浪,那货一脸看透红尘的沧桑。程思成觉得,为了维持自己的威严,他不能对这个“字”做任何评价。

    程玉琼却不管那么多,跳脚叫道:“这怎么能算?”

    杨夕掰着手指头数:“没用灵气,用的木剑,石头墙上,”最后抬起头,一指那个方框,“写字。”

    程玉琼果然被气死了,语无伦次道:“这个不算!你这……你这……你这最多就能写出这一个字来!”

    邓远之面无表情的看了程十九一眼,心里为她道了一声“节哀”。

    杨夕挠挠脑门上的逆璇儿,傻模傻样的问:“那我再写一个?”

    程玉琼一拍船栏:“你写!”

    杨夕慢吞吞转过身,提着那柄木剑,沿着另外一块青石砖的边沿,默默的把砖缝里的粘土戳出来……

    一盏茶的时间后,砖墙上就留下了两个清晰的“方框”。

    程思成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回我知道了,这是个‘吕’字。”转过眼看着白允浪,神色复杂:“白兄,你把这丫头在院子里搁了几个月,真是难为了。”

    白允浪干巴巴的笑:“还好,还好。”

    这么凡人都在看热闹呢,不知道他们看明白了没有。

    杨夕看众人都不说话,也有点尴尬道:“其实我还可以再写哈……你们还要看么?”

    程思成忽然开口:“不许写‘品’字。”

    言外之意,竟然真打算接着看!

    白允浪看他一眼。觉得程思成是这两年在家里憋坏了。

    杨夕在墙根底下蹲下来,琢磨了半天。然后拿起木剑,从新找了块地方,开始默默的戳土……

    这回,她戳了一个“凸”字……

    邓远之漠然感叹:“此女真奇才也……”

    (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2章 奇才》,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