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5章 “过龙”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邓远之这个名字,是程家的家生子。可你在程家只潜伏了五年,那你是……”

    杨夕话没说完,邓远之突然驻足转身,提剑就砍!

    长剑虽斫不破【玄铁】的外壳,可雄浑的灵力灌注剑上,“当——”

    杨夕立时就被震吐了血。

    邓远之劈手三剑,回手又刨出了一颗【霹雳雷火弹】,“轰”的一声巨响,如九天神雷在杨夕耳边炸开。

    远处多宝阁的人声因这一声巨响来得更快了,邓远之留下一句冷喝,倏忽而去。

    “我虽杀不得你,却不是没有办法收拾你。杨夕,修士的世界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卖弄聪明也要有个限度!”

    蚕茧里如地震一般,杨夕滚碌碌连滚了好几圈。一边吐血一边却在嘿嘿的笑。

    见识这种东西,总是随着年龄才能增长,邓远之的渊博绝对不可能属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而越是古老偏门的见识,邓远之越丰富;相反那似乎常见的新闻,他却不甚明了……

    “老东西,你果然是个【夺舍】的,怪不得那么怕元婴……”

    人声渐渐的近了,杨夕满身鲜血的躺在亲手编织的“蚕茧”里,放松下来的意识有点模糊。

    翡翠死了。

    仇陌走了。

    邓远之是敌人。

    老道士坟头的青草都不知换了几茬了。

    大道之上,杨夕从来都是一头形单影只的,倔脾气小畜生……

    “刚才那么大的声音,怎么只有个‘茧’呢?”

    “闹事儿的人呢?算了,先把这茧抬回去吧……”

    几名伙计抬着不知名的巨茧,走了。

    古旧的巷道,因一场修士的战斗更加破败了。却无人想到动手稍微修葺一下。

    没人注意的坍塌砖石里,躺着一只惨白惨白的断手。

    它动了一下,抖落满“身”灰尘。

    摇摇晃晃的以食中二指立起来,缓慢的踱着步子,消失在巷尾……

    事态从杨夕这边看,似乎告一段落。昏迷的小倔驴子在复仇作死的康庄大道上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然而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小角色的蝴蝶翅膀,却扇动了各条过江龙和地头蛇们家门口的暴风。

    程府,兰苑。

    二管家程德匆匆闯进来,撞翻了一只落地花瓶,一扇红玉屏风,全没了往日在下人们面前的八面玲珑。噗通一声跪在兰夫人脚下。“夫人!”

    兰夫人正在妆台前细细的描眉,手一抖,戳出了一个十分新潮的“卷尾”:

    “阿德,闯什么祸了?怎的去了一趟正院儿就魂不守舍的?”

    程德跪在地上,嘴皮子都不利索了:“夫人,夫人救命。小人不听夫人约束,擅自帮十三少爷谋取那【十七骨】剑仆……现在那杨夕不但没死,反鼓动十四小姐抬了齐嬷嬷的尸首,去家主面前进言。说是……说是……程家有人勾结外祸,先杀翡翠,又杀杨夕,所图不明!”

    兰夫人看了他一眼,美艳的面孔十分镇定:“慌什么,你是杀了那个翡翠了,还是勾结外*害程家了?”

    程德一头磕在地上,语无伦次:“天地良心,小人怎有那么大的胆子!小人只是一心为了十三少爷啊,顶多用些威逼利诱的手段,可杨夕根本油盐不进,但小人也没敢……”

    “那家主就不会杀你。”兰夫人打断程德的表忠,半阖着美目,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你怎知程十四那番话是杨夕鼓动的?”

    程德一愣:“是……十四小姐院子里有阿德安下的人,今儿个亲耳听到的。”

    “行了,你下去吧。”见程忠仍是迟疑,兰夫人顶着她新潮的“卷尾眉”,露出个个风情万种的笑容:“阿德,家主的心思你不懂。忠大管家是个武夫,却有一句话说得很对。你那些手段,就是朱门后院里宅斗的路数。可咱们忠大爷看不明白,家主能容了你的朱门宅斗,却容不了他的杀伐果决~”

    程德总算是心安了一点,叩首告退。

    门一关上,十三少爷程玉亭从屏风后面绕出来,“娘亲……”

    兰夫人看了一眼酷似其父的儿子,轻笑了一下:“不用说了,不就是要个十七骨的剑仆么?娘应了你就是。”

    程十三没想到兰夫人是这般反应,略微迟疑道:“娘亲不是说擅自动作,会误了您的大事……”

    兰夫人柔柔一笑,四十多的夫人看起来却如二八少女的风华。“横竖你冒了娘的名头,做了这么多事,娘除了将计就计,还能怎样?娘是疼你~……至于那个杨夕,”兰夫人顿了一下,露出个莫测的表情:“自己个儿作死,谁还能留着她?”

    仙来镇,一处地下室。

    十三四个身穿黑衣,头戴斗笠的汉子聚在一起。

    一盏昏暗残灯,十几把刀枪剑戟。

    这,可不大像正经人的聚会……

    斗笠甲:“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香主的毛病,看见小孩子连腿儿都迈不动,这事儿怎么能让他知道?”

    斗笠乙:“这,咱们是想着,香主那性子在憋久了指不定干出什么来,横竖是要灭口的,倒不如让香主消遣一下……”

    斗笠丙:“消遣,嗯,很好,消遣的结果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突然,斗笠丁推门而入,“香主回来了!”

    众人几乎异口同声:“在哪?”

    斗笠丁指了指脚边。地上一只惨白惨白的断手,抬起食指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斗笠甲&乙&丙:“我了个嚓!你还不快点把香主给捡起来!!!”

    一只断手可独自行走,这离奇诡异的恐怖事件,众位斗笠客却一副习以为常,且送了口气的模样。“快把香主的【蛊瓮】搬出来!”

    断手被放进一只陶瓷大瓮里,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翁口里探出一张男人的脸,脸色惨白如纸,眼下是两条狰狞血红的疤痕。

    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在地下室响起:“呵呵呵呵……好久没有这么疼过了啊……这真是令人心情舒畅呵……”

    十几个斗笠客掀袍子下跪:“参见香主,香主*神鬼莫测!”

    疤脸男人笑了一下,侧过头看着一众明明怕得浑身发抖,却仍要恭恭敬敬的属下:“这世上果然只有小孩子才是最可爱的……去,告诉忠爷,有个元婴来抢食儿,让他查查是程家的哪个……”

    仙来镇,镇口。

    仇陌低着头,裹着他的麻袋,混在一群乞丐中往城外去。仙来镇城郊三里处有个破庙,是乞丐们的夜晚聚集地。

    仇陌之前穿麻袋,是因为杨夕让他扮个乞丐,方便杀完人跑路。可如今他发现自己的装束即使在乞丐圈儿里也太过于“鹤立鸡群”了……

    “那个小麻袋,你来……”

    仇陌本待低头装死,奈何手脚却像不听话般挪动过去。仇陌一介凡人何时见过这等手段,当时就慌了手脚,浑身冰凉。

    全身裹在黑袍里的人,看着不大像善类,声音也沙哑得诡异:“你刚杀了人。”

    仇陌瞪大眼睛,一句话说不出来。

    “闯了祸,确不会擦干净屁股。身上的血腥味儿太重了。”那人低低的笑了一声:“不过我喜欢大胆的孩子,小麻袋,你想做修士么?”

    仇陌张了张嘴:“先生您大概……弄错了……我是没有灵根的……”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么说,你不是不想。”

    仇陌不说话。

    “小麻袋,我是个傀儡师,有我在,你没有灵根也可以修炼。”

    仇陌怔怔的问:“您要收我做弟子,教我也做一个傀儡师么?”

    “不,不,不,”那人捧起仇陌的脸蛋,来回摩挲着,“你是天生的好傀儡,收作弟子就太可惜了。”

    “傀儡是做什么的?听起来比傀儡师低级的样子。”

    傀儡师沙哑的笑着:“小麻袋,你不需要知道傀儡是做什么的,你只要知道,这是你唯一能走的仙路。你只要知道,修士筑基以后,就可以不受凡人法律的约束,你再像今日这般杀了人,也不用再仓皇逃跑。”

    少年看着傀儡师帽兜里的一片漆黑,觉得那就像未来一样不可捉摸。

    他口齿清晰,眼神清明:“我跟你走。”

    多宝阁。

    杨夕鼻青脸肿,两手裹成粽子状,正低眉顺眼的挨训。

    “你怎么能这样?你竟然能这样!你这太过分了!”多宝阁管事指着杨夕的鼻子,翻过来调过去就是这几句。

    杨夕实在有点听不出重点,小小声的问:“大叔,你这么生气,是因为我在你们后巷杀人?还是因为我在你们后巷放火?”

    管事大叔顿生一种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的悲凉感,抄起一只大扫把,劈头盖脸的扇过去。

    杨夕抱头鼠窜:“哎,大叔,大叔别打。你好不容易把我救活了,要是再给打死喽,那你就白费劲了。”

    “我救你是为了让你赔银子,谁知道你特么一文钱都没了!你一定是竞争对手派来玩我的!”

    管事一边打一边喊,完全没有了职业商人的翩翩风度。

    可见,杨夕最拿手的不是干架,也不是【幻丝诀】,而是气人。

    正在这时,小伙计推门进来,被这鸡飞狗跳的场景吓坏了。

    “杨……杨姑娘,我从你的‘茧’里面捡到一个【百宝囊】,是你掉的……么?”

    【百宝囊】,修士用来盛装贵重物品的储物袋。小伙计手上的这一个,纯白色,在正中绣了一个血红的“蛊”字。

    这种诡异的品味,加上从那捆包过尸体的玄铁丝里找到,真是让人一下子就猜到它是谁的遗产!

    杨夕戳戳管事:“大叔,我好像有钱还了,你们收赃物么?”

    管事:“……”

    我应该说收呢?还是收呢?还是收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5章 “过龙”》,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