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3章 首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长剑拖在地上,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呲啦——”声。街头打出来的剑客,经常有这样的习惯。懦弱的敌人听了,会因那由远及近的声音心生惧意;生嫩的敌人听了,会为那刺耳的噪音心中烦乱。

    莫要以为修士都是什么高贵优雅偏偏若仙的货色。修仙者不事生产,低阶修士又没什么生财的技能,那山野里,黑街上,打家劫舍的强人大半都有修为在身。

    “小妹妹……乖乖出来吧……叔叔不会让你太痛的……呵呵……”

    杨夕从麻袋下露出一只漆黑的眼睛,幽幽的发亮。“不大妙,这是个会打架的。”

    仇陌光溜溜的蹲在麻袋角落里:“驴子姐,你打不过他?”

    杨夕嘴角一扯,龇出一颗雪白闪亮的小虎牙:“不怕,有你呢。一会儿你去吸引一下那个怪大叔的注意力。”

    仇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我怎么吸引?我连灵根都没……”话没说完,怀里被塞了一颗火红火红的“怪蛋”。

    杨夕把【风行符】一撕,已经掀了麻袋窜出去了!

    仇陌:“……”

    戴斗笠的怪叔叔脚步顿了一顿:“啊呀呀……麻袋掀开来……滚出一个光溜溜的小男孩……啊呀呀……小弟弟长得真可爱……”

    仇陌一手捧着“怪蛋”,一手捂着自己的“蛋蛋”,气急败坏的咆哮:“杨夕你个活驴!我姐会在天上诅咒你的——!”

    怪叔叔抬手摘掉斗笠,一根手指提着斗笠的勒绳,露出一张惨白惨白的脸,眼下两道狰狞血红的疤痕,“怪事啊怪事……丑丑的小丫头……变了个漂亮的小子……”

    仇陌一脸呆滞的仰着脑袋:“他咋长这么丑?还是个脑残?”

    杨夕双手反握【玄铁剑】从空中扑下来,疤脸男头都也不回,长剑反手一格,上身前屈“铮——”

    杨夕倒飞出去,在空中拧身再砍!

    “铮——”

    “铮——”

    “铮——”

    眨眼间两人已经过了三四招,杨夕仗着从天上扑下的力道,依然没占到便宜。

    “铮——”最后一击,杨夕觉得手中一股巨力下压,整个人被甩向墙角,这破旧土墙可没有多宝阁的防护阵,轰然就垮塌了一片。

    那疤脸男慢慢弯着腰,摆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衬上惨白脸色、血红疤痕,语调多温柔神情就有多变态:“小弟弟细皮嫩肉的,看起来真好吃,呵呵呵……”

    仇陌眼看杨夕被打飞出去三次,冷汗唰的就下来了,咽了口吐沫:“叔叔,你说的……是哪个‘吃’?”

    疤脸男舔了舔嘴唇,脸上疤痕红得愈发剔透:“哦~先是男人吃男人的那个吃~然后是人吃人的那个吃~好不好?”

    仇陌很悲愤:“妈蛋!一点余地都不给留!”

    仇陌爬起来就要跑,“蛋蛋”也顾不上捂了,变态都追到腚后头了,谁还顾得上节操?

    他成功的,跑出了一步……

    疤脸男一手握着仇陌的脚踝骨,把他倒拖回来:“哎呀呀……会跑的小弟弟可真麻烦呐……还是把脚砍掉的好……”

    眼中厉色一闪,右手刀刃就要落下来!

    仇陌一闭眼:完了……然而等了有几息的时间,却始终没有等来断脚之痛。

    仇陌睁开一只眼瞧瞧,只见那疤脸男一副怀念的神情盯着右手刀刃,喃喃道:“【天罗绞杀阵】……真是好久没见过……这么血腥的术法了……”

    只见杨夕远远的趴在墙角,细如发丝的铁线从【玄铁剑】中延伸出来,密密箍住疤脸男的长剑,铁线的尽头连在街道各处的屋檐墙角。

    【天罗绞杀阵】第一式——【绊】!

    “小丫头,有点意思……”

    杨夕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对着仇陌大喊一声:“扔!”

    仇陌反应极快,几乎在杨夕喊话的同时就把手中的【爆炎蛋】扔了出去,基于他一向的习惯,目标还是脸!

    “呼啦——”仇陌眼看着火烧起来,心中大惊:这他娘的我离这么近,不是一起烧死了!

    杨夕怎么可能让他一起烧死,在喊出那一声“扔!”的瞬间,已经又有无数丝线天罗地网般席卷过去,趁着疤脸男被【爆炎蛋】摄住心神,一部分丝线卷上那只抓着仇陌的手。

    【天罗绞杀阵】第五式——【绞】!

    另一部分丝线缠上仇陌的腰身,猛力一收!间不容发的把人从火海里拖出来,一只小腿上赫然连着一只断手!

    【天罗绞杀阵】第三式——【缠】!

    杨夕双手鲜血淋漓而下,还是忍不住兴奋拍地:“漂亮!”

    早在听到来人稳健的脚步声和长剑擦地的声音时,杨夕就知道自己有可能打不过这个练气七层的剑客。虽说修者从来以实力为尊,但杨夕从不觉得实力等同于修为。

    齐嬷嬷纵有练气九层,不过一个窝在程家十几年的教养嬷嬷。眼前这疤脸男虽然只有练气七层,却扎扎实实是个见过血的!看他那变态模样,只怕见过的还不少!

    以弱杀强,杨夕本是这样计划的:

    抛出一个果体的仇陌,吸引刀疤男的注意,假意拼刀,实则把坚韧的【玄铁剑】中玄铁化丝,以【绊】字诀绊住敌人的杀器,卸除敌人的武装。

    以【绞】字诀逼迫敌人放手,以【缠字诀】救回仇陌。却不想当真断了敌人一只左手!

    杨夕不禁两眼放光,这本是用来迷惑视线探探深浅的【爆炎蛋】,若是能……

    杨夕看着那根凝立不动的人形火炬,露出个短暂的失望表情。

    若是真被烧到了,就算是变态,也不可能一动不动的,这大概是有什么避火的手段施展起来不能动吧。

    仇陌擦着地被拖过来,整个后背上都是血痕,拼了小命才把那只断手从腿上掰下去:“死了没,死了没?”

    杨夕咬着牙根子,两颗虎牙白得发亮:“没呢,再杀!”

    杨夕从碎砖形成的掩体中一跃而出!

    仇陌捶地喊:“驴子姐,那‘蛋’再给我一颗!”

    杨夕头也不回:“揪自己的使去!!”

    仇陌气歪了鼻子。

    老道士曾经说杨夕:年纪不大,杀性却不小,将来十有□□会是个邪修。杨夕觉得老道士前半句讲得很对,后半句讲的是狗屁!坏人不杀,难道还让他们活着,继续祸害好人?她觉得自己可正了,一点都不邪!

    就这变态刀疤脸,就没有翡翠这事儿,杨夕剁了他那也是眼都不带眨的!

    既然【绞】字诀好使,那就再来!杨夕掏出程十四的玉佩化丝织成的手套,右臂一扬,数十根不怕火的灵玉丝线飞向那“人形火炬”的脖子。

    趁他病,要他命,等那火灭了之后,就指不定谁杀谁了!

    一只大手从火焰中伸出,握住那一把灵玉丝线,带了焦黑颜色。强行停止那避火的法门显然也并不好过。可毕竟是破了这一式【绞字诀】。

    杨夕毫不停顿,右手一收,重施面对齐嬷嬷的故技,以丝线为助力飞扑向刀疤男。手中没了剑格的【玄铁剑】用力捅过去!“再杀!”

    不要疑惑这个“捅”字,杨夕打架靠的是久经压榨的身体反应,和一门【幻丝诀】而已。剑术那是一点没学过,也只配得上一个“捅”字。

    但是很不幸,她的敌人似乎是个剑道或者武道的高手。

    杨夕只觉得眼前一花,刀疤男两根手指夹住了她的【玄铁剑】。

    “断了叔叔一只手……小姑娘要怎么赔呢……”

    远处的仇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空手入白刃这种事儿是真的!

    “妈呀,我怎么觉得他更疯了!”

    杨夕被人徒手抓住了武器,身体还在空中,却轻轻扯了下嘴角,不小心露出一颗犬齿。

    刀疤脸察觉不对,连忙松手。【绞】字诀再次发动,两根手指险之又险的脱出绞杀范围。

    然而还不等他一笑,正把【玄铁剑】瞬间爆成一片丝线,牢牢把人捆了个巨大的“蚕茧”,只留了一颗头颅在外。

    【天罗绞杀阵】第四式——【缚】!

    杨夕抽身狂退,生怕这变态玩意儿再能从嘴里吐个钉子,伸个舌头什么的。

    杨夕退回墙角,呼哧呼哧的喘,两手早已没了人形。连战两场,杨夕体力下降,灵力耗空。她天生经脉狭窄,用老道士的话说叫“连根筷子都插不进去!”恢复灵力的速度仅仅是常人的五分之一。若非如此,她也不会选这复杂难练的【天罗绞杀阵】,只因【幻丝诀】本是生活法诀,灵力耗得少。

    那巨大的蚕茧扭曲的立着,茧里的人呵呵笑个不停:“狭窄巷道、围墙高耸、人迹罕至……真是【天罗绞杀阵】的主场……一场漂亮的伏击……”

    【天罗绞杀阵】号称低阶修士的巷战第一杀招,越是狭窄逼仄的地形,越适合发挥。

    杨夕看着他,不说话。

    “可惜啊……若你练成了第七式【绝】,还真是我的克星,但是你连第六式【纫】都还没练成吧……那么你要怎么杀我呢……困在这饿死吗?呵呵呵~”

    杨夕还是没说话,默默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

    仇陌跟着捡起另外一块。

    刀疤脸:“……”

    “啪!”“啪!”……世界安静了。

    杨夕一抹脸上溅到的血迹,道:“我杀人的时候不喜欢说话,太容易诈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3章 首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