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1章 购物……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多宝阁号称大陆第一修者商行,旗下分铺遍布太古大陆每一个角落,连仙来镇这样一个仙凡混居的小城镇都不曾遗落。

    多宝阁大当家曾经放话:只要出得起钱,多宝阁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

    杨夕先是摸出一个锈迹斑斑的小盒子,里面六颗一品灵石一字排开——老道士坑蒙拐骗半辈子的积攒,她这些年来用了一点,剩下的全在这了。

    然后又摸出一个钱袋子,里面装了七锭十两一锭的银子,三张一百两的银票。前者是程思成给的卖命钱,后者是翡翠这些年攒下的房钱地钱。

    仇陌——也就是翡翠的小弟弟把银票拿给杨夕的时候,杨夕本是不肯收的,可是那狼崽子说:我四十两银子把你们程府二管家砸花了脸,爽得很。如今三百两银子要是再能把我姐的仇人砸死,就更爽了。

    杨夕想了想,觉得这得让他爽到,于是收了。

    连邓远之都没想到杨夕有这么多钱,诧异道:“有这些钱,即便你是个修士,也能赎身好几回了!”

    一颗一品灵石=100两银子,杨夕这一拿出来就相当于是九百七十两银子。仙来镇最旺的铺面,20两银子也够买一米了。

    然而杨夕还没掏完,她又从兜里摸了三粒【聚气丹】出来,程思成赏了练功的丹药,她一粒都没动。把自己的【紫玉项圈】摸出来看了看,觉得这东西家主回头肯定得让戴,又放了回去。又掏出一盏【镇魂灯】,正是翡翠从黑市里给她淘换来,能掩饰心魔天劫的那盏。指着桌面问:“这些,也能顶点银子吧。”

    管事一打眼,神色有点慎重:“【聚气丹】一粒我给你算十两银子,这【镇魂灯】能吸收【天雷】【地火】【阴风】【苦雨】,到是个好东西,但是买家难找,我给你算一百五十两。加上那些银子灵石,一共就是一千一百五十两。姑娘,寻常富户一辈子的积蓄也不会更多了,你确定要全部花掉?”

    杨夕点头:“嗯,要是人死了,钱没花完,可就难受了。”

    管事一顿:你还知道戳死元婴修士是找死!?叫来伙计一通吩咐。“把筑基修士戳出血?”伙计一脸被雷劈到的表情去了……

    杨夕坐在雅座上慢慢的等,轻缓的揉着手指。

    她在想,为什么……十四小姐或者说齐嬷嬷会知道她的行踪?

    邓远之垂眼注意到杨夕的手,一只左手捂着管事找来的冰毛巾——【漫天霞】的烧伤还是有点严重。右手白皙柔嫩,手指上满是深深浅浅的割伤,不由道:“【天罗绞杀阵】不是徒手练的,要戴【金蚕丝】的护指。”

    杨夕回神,直言道:“穷,买不起。”

    邓远之瞪着眼睛,指着桌子上的灵石、银子和丹药。

    杨夕抠抠刘海儿前面的逆旋儿,一脸乖乖的呆相。

    朱大昌:“?”

    管事:“?!”

    邓远之悟了,低声道:“你这是要跟什么人拼命,下这般大的本钱还不够?”

    朱大昌:“小远子……你是怎么从那个表情里面看出‘拼命’两个字的?”

    杨夕估摸着“小远子”是想打听那元婴修士是谁。唔,这可不能告诉他。

    “刚程十四闯进来的时候,【迎客铃】响了十三声,进来的只有十二个人。这不剩了个练气七层么?我待会儿就是要剁了那个……”

    邓远之一惊,这才想起,杨夕刚进门时一脸“我后边儿有人”的表情:“那跟踪的人是……趁乱混进来了?”

    管事脸色有点难看:“姑娘,得饶人处……”

    杨夕连忙举手保证:“大叔放心,我不在你店里剁!”

    管事绝望的捂脸……姑娘,你真不是竞争对手派来玩儿我的么……

    正在此时,去取货的伙计脚不点地的回来了,手上捧着一只雕工精美的红木盒子。

    管事看一眼木盒,又看一眼杨夕,先就摇了摇头。

    木盒打开,里面盛着是一面珠光宝气的铜镜。小伙计热情洋溢的介绍道:

    “【春风化雨月明鉴】,在咱们修真界也算延续了几百年的老号法器了,还是卖得紧俏。外观亮丽,施展起来光影绚烂,破甲有奇效,一直是最受练气期女修士喜爱的法器。各家炼器宗门,炼器大师,都有炼制这种法器。可是谁家也不如咱们多宝阁的漂亮。”

    杨夕只看了一眼,点评道:“‘破甲’于我无用,我要的是真正伤人的法器;‘光影绚烂’不便偷袭,而且浪费灵力;这镜子的外形太过出名,不便夹带。我要的是真正伤人的法器,还是换一件吧。”

    小伙计见自家每月都能卖出七八件的“销量冠军”被客人贬得一文不值,有点不知所措,转头去看自家管事:这位女修士是审美有问题么?

    管事却早料到是这个结果,对他抬抬手,“去拿【明雷剑】来。”

    伙计一听有点傻眼,把那种杀器卖给一个女修?看了一眼杨夕的小身板儿,终于是觉得管事比自己有经验,溜溜的去了。

    不多时捧回来一只狭长剑匣,剑匣打开,一抹寒光先闪出来。然后才看到一柄剑身隐有雷纹的宝剑。

    朱大昌先赞了一声:“好剑!”

    “【明雷剑】,我仙来镇多宝阁所供奉的炼器师的新作品,出剑时如有雷鸣,攻击力强大,缺点是剑身过重,如果不加配一个【轻身剑匣】,恐难以携带。”

    杨夕盯着剑多看了两眼,还是摇头道:“出剑有雷鸣,比有光影强些,却还是浪费灵力;剑身太重,使用起来不灵活,适合强杀却不适合暗袭。再换一件吧。”

    小伙计有点不高兴,怎么自己家的好东西,到了这女修士口里,总是这么多毛病?

    管事淡定的想了一想:“去拿【浪月绦】来。”

    小伙计听了就是一愣:那不是个鸡肋吗?在店里摆了一年多,舌头说断了都没人肯买。这挑剔的客人能要那个?看了看管事的脸色,还是去了。

    再提回来一挂碧蓝色批帛,用一只玉勾挂着。

    “【断浪绦】,这是一位修士欠了我多宝阁的债务,抵债压在这里的。经我多宝阁鉴定,此物攻击力虽不算强大,却附加了一个不知名的水法术,只需灌注灵力,便有巨浪涌出。”小伙计脸色红了一下,“听起来是有点鸡肋了,但是这个东西我多宝阁的炼器师花了好大力气研究,都没能搞明白上面的法术呢。虽然不好用,但真的是好东西。”

    杨夕用两根手指捻了下这【断浪绦】的材质,上面传来一股熟悉得不得了的波动,惊奇道:“【幻丝诀】?”

    管事见杨夕露出感兴趣的神色,笑了:“没有阵纹,也不是炼器制品。在下从商几十年,还从未见过哪家的【幻丝诀】能直接把法术织进灵绢里面。姑娘似乎是极善【幻丝诀】的,所以在下想,或许您有兴趣。”

    “未必吧。”邓远之轻轻打断了管事的话:“我怎么觉着,这东西有点像地里刨出来的?”

    管事脸色一变。

    邓远之接着道:“上古时期的随葬品,这种灵绢多得很。虽然今人已经不能复制,但被盗墓贼挖出来,流传世间的却也不少。这东西勉强算是个收藏品,距离‘筑基修士戳出血’,恐怕还是远了点。”

    杨夕摩挲着那【断浪绦】,心里很是想要。几番思量,还是摇了摇头。“大叔,再换一件吧。”

    来回溜了三趟的小伙计不干了,“你这人怎的这样,练气二层修士,想把筑基修士戳出血,这是多难得的法器呢?要是什么毛病都没有,怎么会摆在我们小店卖?你还非得今天要,不肯给我们时间去调货!不浪费灵力又攻击力强,你买一次性法器好了!”

    管事一听,眼睛却亮了一下。“姑娘,你既然是要戳死……那个……不管是元婴还是筑基,想来这法器不损不破再回来的可能性也不高了……”

    杨夕比较实心眼儿:“哦,是基本没有。行,那就把一次性的法器拿来给我看看吧。”

    管事照着小伙计的屁股踹了一脚:“算你小子聪明,还不快去?”

    小伙计:“啊?”

    那么多钱,真买一次性法器啊?这也太败家了……都够在帝都三环以内买房了……

    小伙计这次回来的很快,拿回来三个小巧玲珑的铁盒。分别标着【透骨钉】【爆炎蛋】【风刃符】

    盒子打开,一模一样的三颗水晶球。

    杨夕:“?”

    朱大昌揉揉眼:“咦?我怎么看东西重影?”

    管事了然一笑:“几位一定是常年生活在凡人当中,不经常接触修者吧?这三个不是法器,而是法器的【广告】。”

    杨夕没听清:“广什么?”

    管事耐心解释道:“一次性法器,不好给客户演示。毕竟不便宜,咱们也消耗不起。可是不演示么,许多客户又不肯买。所以在咱们修者的店铺,都会便把一次性法器的效果用留影球录下来,展示给客户看。我们大当家管这种留影球叫作【广告】,大家觉得很是那么回事,于是就传开了。”

    邓远之点点头:“我懂了,广而告之,是这个意思吧。”

    朱大昌:“小远子,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

    邓远之:“难道我是辞典?”

    杨夕轻缓的揉起了手指。

    邓远之连【天罗绞杀阵】这么偏门的东西都门儿清,却没见过据说常见的【广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1章 购物……》,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