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0章 【五骨断魂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有人说,人在面临生死的时候,最能看出本性。羊性求存,狼性求战。

    杨夕,她既不是羊,也不是狼。

    她是个从小没被教育好,脑筋回路不大常规的野驴子。

    当【五骨断魂钉】迎面飞来的时候,杨夕眼中闪过一丝亮色——这可是个厉害东西!

    杨夕伸手到背后,一把抽出剑府中的【漫天霞】。

    凌空跃起,在空中含胸低首,露出后颈。众人此回清晰的看见,那苍白细瘦的脖子根上白光一闪,【五骨断魂钉】轰然冲入剑府,消失无踪。

    朱大昌惊叫一声:“真准!”

    【五骨断魂钉】是筑基修士程思成亲手炼制的法器,即便看起来远不如【漫天霞】瑰丽耀眼,蕴含的威力却完全是另一个量级。

    【五骨断魂钉】入体,杨夕只觉出一股勃然浩瀚的死气瞬间盈满脊椎,脸上肉眼可见的浮现一层青白色。瘦小的身子如遭锤击,倒飞而出砸在墙壁上。

    再握不住手中长鞭,【漫天霞】脱手而飞。

    邓远之轻吟一声:“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杨夕滚落墙角,摔成了灰扑扑的一小撮。

    齐嬷嬷一见【漫天霞】被杨夕放出来,伸手一招,“回来!”【漫天霞】应声而回,齐嬷嬷反手一个鞭花,又要抽向杨夕。

    却被人,挡在了面前。

    云锦霓裳,金玉飘带,眉间一点鲜红娇艳欲滴。

    那娇气的小姐,任性的小姐,天真的小姐,她纵有千万般的不好,总也还是有一个优点:“嬷嬷住手,阿瑶是见不得死人的。”

    杨夕卧在墙角里,眼罩已经除下,一手捂着左眼,堪堪止住了即将发动的【离火眸】。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你明明讨厌她讨厌得要死,却还是没有办法彻彻底底的去恨她。程十四对于杨夕来说,一直都是这样的存在。

    齐嬷嬷脸色一沉:“小姐,这个杨夕冒犯七少爷在前,妄议死人在后,可谓生性凉薄而胆大包天,若真让她做了剑仆,昆仑哪里还有小姐你的位置?”

    说着鞭稍一转,竟是绕过了程十四,直向杨夕袭来。

    “老奴所为全都是为了您好,您现在还太小,等到过两年或许就会明白老奴的苦心了。”

    这么一来可苦了杨夕。碍于程十四这个万年猪队友挡着,齐嬷嬷看不见她的【离火眸】,催眠自然无从发动。可这老嬷嬷一手好鞭法却是会拐弯的!

    杨夕一咬牙,拼了!

    眼看着【漫天霞】鞭稍上的倒钩已经进入视线,杨夕双手握住了【漫天霞】的鞭稍,没带手套左手眨眼间就是一片焦黑。

    齐嬷嬷只觉鞭势一沉,冷笑一声:“野丫头,握在手上的鞭子可没那么好抢!”

    催动全身灵力把鞭子往回一扯。她还不信,自己几十岁的人会没有个小娃娃力气大?

    杨夕双腿在墙壁上一蹬,顺着鞭势飞过了程十四的头顶。她就不是想抢鞭子!

    我谢谢你力气大!忘了告诉您老,我体重还轻呢!

    杨夕搭着【漫天霞】的便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过程十四,扑向齐嬷嬷。迎面就是一记头槌。

    就杨小驴子那随便磕个头,都能把七少爷骇得以为要自杀的“金刚脑袋”,这一头下去先把自己砸得两眼冒金星。

    上了年纪的齐嬷嬷,当场就翻了白眼。

    杨夕摇摇晃晃站起来,还是有点晕,一屁蹲坐倒地上。

    朱大昌:“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女娃娃这么打架的……”

    邓远之:“我以为,你首先该惊奇的是,身为一个修士她到底是怎么拉下脸皮用头去撞人的?”

    朱邓二人心中难得默契:这种跟着丢了人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程十四直愣愣的戳在她旁边,感官还停留在齐嬷嬷不听自己话的阶段。怎么眨个眼,齐嬷嬷就躺了?然后地上多了一坨杨夕。

    程玉瑶忽然尖声大叫,“杨夕——!你怎么敢?”

    杨夕揉着脑袋,一脸犯愁:“哎呦,瑶小姐,你可别叫了。你先想想齐嬷嬷好端端的为啥一定要弄死我吧!”

    程玉瑶一呆。

    杨夕搓搓脸蛋,一脸犯愁的看着程玉瑶:“要只是想收拾我一顿,干嘛非得在程府外面啊?你一个千金大小姐,带着一帮人杀上别人的店铺打架,教养嬷嬷都不管的吗?”

    “因为程府……有我爹……”程玉瑶张口结舌:“所以……这是要杀你……让我背黑锅?”

    杨夕双膝跪下:“小姐俊杰!”

    程玉瑶摇摇头:“这不对,翡翠也是在死在家里的,我去求爹爹,爹爹都不让我管……”

    最后程玉瑶几番纠结,这位软耳根子的大小姐命人抬了齐嬷嬷回府给她爹审问。并且留下话来,如果审出来齐嬷嬷没有问题,杨夕还是要挨一顿胖揍。

    杨夕跪着送行:“小姐俊杰,小姐慢走!”

    等程玉瑶那一大帮人呼啦啦闹剧一般离了场。邓远之踢了踢地上的杨夕:“哎,别装死,【五骨断魂钉】拿出来看看。”

    杨夕装傻:“啊?乃说神马?”

    邓远之扬声喊道:“十四小姐留步……”被杨夕一把捂住了嘴。“祖宗,祖宗哎!我给你看还不行嘛!你这人怎么这么毒?”

    邓远之淡定拍拍身上的短褂:“无毒不丈夫。”

    朱大昌离着两人远远的,一手拢成喇叭状:“小远子……她还活着么?”

    邓远之瞄一眼杨夕的脸,隐隐憋着笑意:“以身养器,人器合一,正常的。”

    杨夕:“?”

    “【五骨断魂钉】,其色青白,其形如骨。是采用枉死之人指骨炼制而成,死者怨气越大,则成品的威力越强。因为枉死之人并不是那么好寻的,所以这法子多是魔修在用,直接杀活人取指骨。”

    杨、邓、朱三人围桌而坐。多宝阁那位“没事儿凑热闹,有事儿缩头龟”的管事侃侃而谈。

    朱大昌一惊:“难道程思成是魔修?”

    管事摇摇头:“这颗【断魂钉】的威力平常,不像魔修的手段。魔修为增怨气,往往对死者百般折磨。”

    邓远之沉吟:“程思成肯定是道修没错,却未必不是邪修。不然哪里找来这许多枉死者?”

    “未必。”开口的却是杨夕,杨夕小驴子眼色沉沉的:“三年前一场大旱,大行王朝十室九空,东洲境内的枉死之人险些铺平了街面。”

    朱大昌恍悟:“我想起来了,程思成就是那时候出府把你给救回来的。所以顺便捡了许多没人要的尸体?”

    杨夕抬眼皮看他一眼:“反了。”

    朱大昌:“啥?”

    邓远之接口:“程思成应当是,为了那些尸体出的门,顺便捡回了杨夕。”

    朱大昌看着杨夕,杨夕关注的重点却不在此:“管事大叔,这【五骨断魂钉】可能杀灭元婴期修士?”

    管事噗通一声坐到了地上。

    修士境界练气——筑基——通窍——金丹——炼神——元婴,对练气期的半凡人来说,筑基就已经是只能仰望的半步神仙了。杀灭元婴,咱不带这么吓唬人玩儿的好么?

    “哎这位姑娘,您可别叫我叔,算我求你了……”

    邓远之瞳孔一缩,猛的盯着杨夕,险些脱口而出:谁是元婴修士?

    短暂相处,在场诸人都已看明白这姑娘是个实心眼儿,无的放矢的话那是绝对不会说的。可邓远之也看明白,这样杨夕同时还是个死心眼儿,她不想说你是绝对问不出来的。

    可他毕竟不是冲动的朱大昌,硬生生憋回一口气,放慢了语速:

    “元婴期修士的手段,不是你能想象的,一根指头就足够碾死你了。护体真气一开,你连近身都难……还是说,你有近身的办法?”

    杨夕揉着手指,一颗眼珠子乌黑乌黑的。她老觉着跟这个邓远之说话十分的累:“我不是拿了这【五骨断魂钉】就能戳死他,我是说……嗯……如果他不开护体真气,没有法宝,不用法术,不躲不闪的情况下?”

    邓远之屏息了一瞬,干巴巴道:“能的。”

    杨夕抓抓头,觉得这个答案很不满意:“可是我听说,高阶修士会练体,身体比我们要结实。”

    邓远之强忍着拍死眼前这货的冲动:“筑基以后即可练体,但从肉.体强度论,筑基和元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杨夕满意了:“管事大伯,你这儿还有这种,能把筑基修士戳出血的法器么?我要很多!”

    管事一脸愁苦的蹲在地上:“姑娘,你答应不再跟我认亲戚,我就卖给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0章 【五骨断魂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