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9章 战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十四小姐掐着腰,横眉立眼的骂道:“杨夕,你竟敢出手伤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

    杨夕掂着凳子堵在门口,“我要是不伤人,小姐能不揍我?”

    程十四的奶嬷嬷怒喝一声:“做你的梦!你个小贱蹄子,从小儿就看出你是个不省心的,为个昆仑剑仆,连七少爷都敢坑了!”

    杨夕眉头一挑,不说是给翡翠出气的么?反手横抡条凳,奶嬷嬷被拍飞了出去:“横竖挨揍,还是少几个人揍我的好。我很敬老的,不拍你脑袋。”

    正此时,一道火红鞭影从门外抽进来,杨夕没防备,迎面被抽在肩膀上,鞭上倒钩带下一片血肉。

    第二鞭紧随而至,杨夕把条凳往外一甩,飞身而退,蹿上了房梁。

    朱大昌惊呆了:“她咋会飞?”

    低阶的修士其实懂法术的极少,而御空飞行这等手段,程思成施展起来都不容易,更何况一个区区练气二层的杨夕。

    邓远之眯起眼睛:“那不是飞,是【幻丝诀】,你看她的手。”

    朱大昌使了牛劲去看,总算看到杨夕十指间的细线。一边缠绕在水葱样的十根手指上,另一头细密的缠绕在房梁上,足以悬吊起整个人。

    “哎妈呀,【幻丝诀】不是织布用的嘛?”

    邓远之一笑,意味不明道:“未必,大行王朝皇后卫队有一项闻名绝技,叫作【天罗绞杀阵】,正是个由十六名织女组成的杀阵。”

    杨夕背贴房梁,尚未发育完全的柔软四肢向后弯曲,把自己锁在房梁上,对着门口的方向一笑,道:“齐嬷嬷,三年没见【漫天霞】了,您老抽人的手艺还是这么熟练!”

    面貌严肃的老嬷嬷护着程十四从门口走进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杨夕,缓缓道:“老身八年前就说过,这外面买来的人用不得,规矩没学过,性子又野。早知你有今天,老身当年拦不住小姐,柴房里就应该直接把你吊死。”

    说着骤然发难,火红鞭影向杨夕袭来。

    程十四跳着脚大喊:“嬷嬷,给我狠狠收拾她!”

    杨夕一扬手,幻丝诀发动,一根白绫转眼间在手上凝成,与那鞭子缠在一起。

    邓远之脱口道:“好快!”

    杨夕单手把白绫在手腕上一卷,与齐嬷嬷在空中角力。“嬷嬷这话说得人好伤心,真把杨夕吊死了,现在谁又来陪嬷嬷玩拔河呢?”

    杨夕嘴上说得戏谑,心中却知这老婆子不好对付。

    这齐嬷嬷是程十四的教养嬷嬷,说来也是程家的一个奇葩。练气九层修为,堪堪一步可以筑基,手上那根火属长鞭,更是一件法器,唤作【漫天霞】。

    这等实力如果在程家做个供奉都不算高攀,偏偏这齐嬷嬷在程十四身边一窝十几年,程家不少下人挨过她的整治,却屁都不敢放一个。

    齐嬷嬷冷笑一声:“雕虫小技,也来卖弄?”说着手腕一抖,手中鞭子便赫然着起火来。杨夕以灵力幻化出的白绫紧跟着就烧了起来。

    杨夕吓了一跳,一个翻身蹿到房梁上,噗噗直吹手指头:“艾玛,会着火什么的最讨厌了!”

    齐嬷嬷挥起【漫天霞】抽出一顿火红鞭影,白绫烧尽的碎屑漫天飞舞。

    杨夕蹲在房梁上拍手:“漂亮!”

    齐嬷嬷黑着脸:“……”

    朱大昌:“那个……鞭子好像短了一点。”

    邓远之悠悠看一眼天上那个闲闲的狗蹦子:“也不算短,抽断房梁就好了。”

    杨夕掐着腰大骂:“嘿!你是哪伙的?”

    邓远之背着手:“难道你以为我是你一伙的?”

    朱大昌张大了嘴:“难道……不是吗?”

    齐嬷嬷收到提示,抬鞭就抽。杨夕一个后手翻,折到横梁上——正是房屋的主梁。“有种把这根抽断,大家都在这活埋!”

    多宝阁的管事在一旁擦汗,很小声很小声的道:“我有没有说过……多宝阁布有阵法,房梁是抽不断的?“

    齐嬷嬷怒瞪着他。

    邓远之干咳了一声。

    杨夕又开始狗蹦子了:“艾玛,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同归于尽了呢!”尼玛她又从那根横梁上跳回来了。

    朱大昌一脸忧愁的看着杨夕:“我怎么觉着这孩子一打架就兴奋呢……”

    齐嬷嬷冷笑一声,杨夕这丫头从小儿就是个作货,如今学会修炼,竟是变得更难缠了。只是,若以为这样自己就拿她没了办法,那也真是天真得让人伤心!

    齐嬷嬷手腕一抖,【漫天霞】在空中忽然绷成了一道直线,断喝一声:“去!”

    火红鞭影脱手而飞,射向杨夕。

    杨夕绕着房梁上下翻飞,紧靠十指间丝线竟然营造出了飞檐走壁的效果。“这是啥呀,咋没见过呀!”

    邓远之一笑,假模假式的:“这叫抱头鼠窜。”

    朱大昌认真道:“俺觉得……她不是问她自己是啥?”

    杨夕终于被【漫天霞】堵在了墙角,在鞭风中咬牙切齿:“你们!两个!魂淡!”

    邓远之:“老朱,配合不错。”

    朱大昌茫然极了,“啊?俺配合啥了啊?她为啥骂俺呀?”

    杨夕一连挨了数鞭,【漫天霞】不愧是漫天霞,火光纷扬,漫天霞彩。抽起人来,煞是好看!杨夕在漫天鞭影中一眼看见了程十四,这位娇小姐不知是为了气场还是因为好奇,竟然站在了人群的前边。

    程十四捏着鼻子:“哟——,这怎么一股糊味儿。”

    杨夕脚尖一转,飞身向程十四扑过去。

    齐嬷嬷眼见着杨夕被逼得只能招架,严肃的面孔刚刚露出意思松懈。可只一眨眼,就见那个野丫头突然不再躲闪,硬扛着【漫天霞】的鞭风直奔十四小姐程玉瑶。

    齐嬷嬷一惊,这是狗急跳墙要拿十四小姐当人质?口中喝道:“贱婢大胆!”,强崔灵力,硬生生【漫天霞】原本的势头,折了一个直角追向杨夕。

    程十四这个永远的猪队友,呆立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杨夕扑过来,一动都没动。

    她带来的下仆口中大喝着:“保护小姐!”“那杨夕疯了!”个个奋勇当先的扑将过来,企图挡住程十四面前。

    杨夕一笑,晚了!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只见杨夕飞起一脚当胸踹飞了头个扑过来的小厮,合身抱住了程十四。

    十四小姐似乎被这一抱惊回了魂魄,尖声大叫起来。

    杨夕伸手在程十四腰间一摸,扯下了她腰间一只晶莹透亮的玉佩。

    这时,齐嬷嬷的【漫天霞】也追到了,杨夕硬拼着挨了一记,一回身的瞬间,右手上已经多了一只质地奇特,非丝非棉的手套。

    一把,抓住了【漫天霞】!

    杨夕一呲牙:“喝,还挺烫!”

    手臂一抡,【漫天霞】就像被捏住了七寸的蛇,咻—咻—几圈,缠到了手上,一握拳捏住了头尾。

    一屋子下人目瞪口呆。

    程十四扑到墙角,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刚刚杨夕在极近的距离挨了一记着火的鞭子,那浓重的焦糊味充满了程十四的鼻腔。只要一想到那是烧熟的人肉,程十四就觉腹中翻滚。程十四吐得两眼流泪,湿漉漉的看着杨夕:一个姑娘家,怎能这样!她怎么能?

    邓远之神色复杂,轻声道:“还是一个【幻丝诀】而已。”

    齐嬷嬷断喝一声:“贱婢敢而!你以为用手就能擒住一件法器了么?”说着猛催灵力,【漫天霞】在杨夕手中反复扭动,跳脱欲出。

    杨夕一笑:“用手当然擒不住法器,可嬷嬷不要忘了杨夕的身份。”

    杨夕是什么身份?

    一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小孤女?一个不招小姐喜欢的破丫鬟?一个少爷看她一眼都懒的丑鼎炉?一个身具十七骨剑府的剑仆!

    只见杨夕一低头,燃着火焰的长鞭往背后一塞,直接给塞进了剑府。

    昆仑剑府,能装下的自不会仅仅是剑。剑府是个死物,还能区分法器的形状不成?

    【漫天霞】被装进剑府的瞬间,齐嬷嬷就感觉到陪伴了自己多年法器,和自己血脉相连的感觉消失了。

    惊怒之下,再绷不住严肃面庞,当场就吐了一口血。

    “你好,好得很!”说罢伸手在怀里一掏,掏出一颗细小的钉子,其形恰如人的指骨。

    邓远之脸色一变:“【五骨断魂钉】?”

    程十四惊叫道:“嬷嬷!教训教训就可以了,父亲给您【五骨断魂钉】可不是这时候用的!”

    程思成的成名暗器,程家下人无不对其形貌、作用耳熟能详。杨夕也一眼认了出来,眉头一跳:“嬷嬷,您是真想杀了杨夕吗?”

    齐嬷嬷两指捏着【五骨断魂钉】,一手轻轻抹净嘴角的血:

    “小姐,杨夕本是您的剑仆,却敢跟您公然动手。如此不驯的剑仆,真要让她去了昆仑,小姐您能有什么好果子吃?还是由老奴帮您换一个吧!”

    话音方落,手腕一抖,【五骨断魂钉】直奔杨夕面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9章 战》,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