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8章 引蛇出洞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这么说,你根本不知道谁杀了我姐?”

    阴影里,男孩子矮小苍白,左眼中白翳让他看起来总是缺了点人气,像是傀儡师的陶瓷人偶。

    杨夕盘着腿缩在地上,两手相互揉着手指,这是她思考时的习惯:

    “我一不是能掐会算的阴阳家,二不是铁口直断的官老爷,我就一个破丫鬟,难道还能去查案子?”

    “那你要怎么给我姐报仇?”

    十根手指被杨夕揉出一种淡淡的粉色,趁着深深浅浅的割伤,有一种稚嫩的艳丽。

    “既然揪不出凶手,那就引他出来。”

    “拿什么引?”

    杨夕沉沉的笑:“我的命。”

    当天夜里,杨夕到十四小姐院子里告了一状,说是翡翠临死前在她卧室里拿了本书。她要来翻翻。

    十四小姐暴跳如雷,把杨夕扫地出了门。

    满院子下人冷嘲热讽,慨叹人走茶凉。任她曾经千般亲密,万般知己。如今翡翠死了,还不是个只会讨债的?嘿哟,你还没听说吧?今儿个翡翠家里的弟弟来程府上要个说法,就是被这个杨夕给哄骗走的!

    翡翠活着的时候,牙尖嘴利,没见得有多么好的人缘。如今她死了,却好像一夜之间却冒出了许多知己,能念出她千万般的好处,为她忿忿鸣不平。

    杨夕沉默的往外走,似乎从中体会到了一点“人死如灯灭”意味。

    一片骂声中,琥珀面色沉凝的拉住了杨夕的衣袖:“玻璃……你是不是又想干嘛?”

    杨夕看着她:“别叫我那个名字,我不喜欢。”

    玻璃,是杨夕刚进程府时,十四小姐给她取的名字。那时候,玻璃,琥珀,翡翠,珍珠,曾经是满院子最亲密的四个小姑娘。

    世易时移,珍珠攀了高枝,翡翠已经故去,多年不来往的琥珀死死的攥着曾经的玻璃,现在的杨夕。“你别作了不行吗?翡翠人都没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就老老实实去你的昆仑,当你的剑仆不好吗?”

    琥珀压低了声音,满眼都是血丝,嘶吼道:“四年前你那一场折腾,除了把自己变成个鼎炉,又落了什么下场了?玻璃,玻璃,你还不够吗?你就认命一回不行吗?”

    杨夕看着她,许久,轻轻的笑了一下,斩钉截铁道:“不行。”

    第二天一早,杨夕跟织女房管事花娘子告了假。家主应过的,每个剑仆给三天假期回家探亲。杨夕的爹是在去州府赶考的路上卖了她,如今早不知哪里去了。三年前一场大旱,也不知那百无一用的书生有没有跟着饿死。

    杨夕其实无亲可探。可花娘子还是轻易的允了假,花娘子犹犹豫豫的闪闪烁烁的道,“回头要是十四小姐身边混不下去了,就回婶子这来,婶子……给你调成织女。”

    杨夕一出程府的大门,就知道自己被跟上了。

    沿着大路慢慢溜达,杨夕引着人来到了‘多宝阁’的门口。这是她昨天跟翡翠的弟弟商量好的地方。

    灵玉台阶,铁木廊柱。仙来镇只是个仙凡混居的城镇,‘多宝阁’分铺也就是这么个水平了。远不如在真正的修者城市里建的那么金碧辉煌。

    杨夕推门走进大堂,门梁上的【迎客铃】应声而响:“练气二层修士光临‘多宝阁’!”

    这【迎客铃】多宝阁的特色,即使在仙来镇这样的小地方,也没有被省略。据说是为了让每一位客人得到与修为相应的热情招待。毕竟修者的形貌总是奇奇怪怪的,阅历不深的伙计万一看走了眼,得罪了高阶修士可就不美了。

    杨夕一抬头,迎面居然看到了两个熟人。

    “邓远之?朱大叔?”

    “哎呀,是丑丫头呀!”朱大昌摆摆手:“叫啥朱大叔,跟小远子一样,叫老朱嘛。”

    杨夕忍不住嘴欠了一句:“小远子?”

    邓远之一身布衣短打,精干利落,面无表情的看着杨夕。“真是巧啊,丑丫头。”眼睛往门口斜了一下:“你来这儿干嘛?”

    杨夕也往身后瞄了一眼,见人没跟进来,一笑:“我就随便逛逛,买点东西。”

    邓远之眉毛一挑:“在你昭告了整个程府,翡翠是代你受死之后?”

    朱大昌:“啊?啥时候昭告的?我咋不知道?”

    多宝阁的一位管事匆匆迎了过来,弯腰行了个礼:“请问,刚刚要求敝店鉴定【紫玉项圈】的,是哪一位?”

    朱大昌忙举手:“是俺的,结果出来了?”

    杨夕借着一打岔的机会就要悄悄溜走,邓远之这人不好糊弄,有些事儿不便在他眼皮子底下做。

    管事职业化的笑了一下,“请道友跟在下到后堂一叙,在下自会为道友详细解说。”

    邓远之忽然插言:“不能在这里说?”

    管事抱歉的笑笑:“还是请道友跟在下到后堂一叙吧。”

    邓远之道:“前面领路。”

    管事看看朱大昌,有些迟疑:“这……”

    朱大昌一把揽过邓远之的肩膀,一手拽上了没来得及溜远的杨夕:“没事儿,没事儿,这都是俺的小兄弟,一起去,一起听!”

    杨夕:“……”

    后堂,杨、邓、朱三人坐成个半圆,中间几案上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只锦盒。

    锦盒中盛着一只流光溢彩的紫色玉环,一看就不是凡品。

    杨夕微微凝眉,这是……家主赏给剑仆每人一只的那个【紫玉项圈】?

    管事开门见山道:“不瞒几位道友,这个所谓的【紫玉项圈】,其实是修真界的违禁品,千年前风行一时的【练奴环】。可是看年头,这项圈分明是新制。几位的来历,在下大概也能猜出几分,在下真没想到,那位先生竟有如此的炼器手段。”

    杨夕倒抽了一口冷气,【练奴环】,真是听名字就足以感受到那森森的恶意,更别说前面还要加上个违禁品。

    邓远之却似早有所料,淡然而嘲讽的一笑,表情复杂得绝不像是这个年纪的男孩。

    朱大昌还没反应过来,拉拉邓远之:“这东西具体有啥用?”

    邓远之淡淡开口:“一旦你戴上它,主人能强借你的灵力,单向的同生共死,还能施加惩罚,筑基以下修士,无法自行摘下。”

    管事点头,接口道:“大体就如这位小师兄所说,此外道友带来的这一只,还附加了一点护身功能。”

    朱大昌呆了:“那岂不是筑基之前都卖给程家了?我跟程家签的那可不是死契!”

    邓远之轻轻一笑,“筑基以上还有【紧箍咒】,再往上还有【金刚约】,程思成既然有心以此控制剑仆,怕是只要能弄到都不会放过的。”

    杨夕知道此时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没了?”

    大概是这出气的动作实在太拉仇恨,一向平静自持的邓小少年竟然有些气急败坏的瞪了她一眼:“你还想有什么?”

    “起码也得限制个修为,或者能控制生死啊……”杨夕掰着手指头,一条条开始数:“我摘不下,可以逼着主子给我摘,不摘我就剁了她,反正她命贵我命贱,同生共死我不亏;昆仑天高皇帝远,家主把【紧箍咒】送到之前我要是修到筑基期,他就只有干瞪眼;我把主子封了灵力捆起来,找个麻袋随身装着,打架时候收好,不打架放出来吃饭,不让他饿死……”

    杨夕微微露出一个迷茫的表情:“这【练奴环】好像没什么用啊……”

    邓远之:“……”

    朱大昌:“……”

    管事打了一个冷颤。

    杨夕猛的反应过来,眼前人可不是翡翠,身形一僵,眨眼道:“唔,我只是假设。假设你们懂么?”

    朱大昌:“假设我懂,但我觉得你这个至少得叫诅咒……。”

    “练气一层修士光临多宝阁!”

    “练气二层修士光临多宝阁!”

    “练气七层修士光临多宝阁!”

    前厅里【迎客铃】突然连续响起,管事听见练气七层匆忙站了起来。

    “几位道友,失陪一下。在下到前厅看一眼情况,马上就回来招呼几位。”

    管事脚步匆匆的离去,【迎客铃】的响声依然没断。

    “练气一层修士光临多宝阁!”

    “练气九层修士光临多宝阁!”

    竟然一连响了十几次。

    邓远之动了动耳朵,道:“杨夕,是十四小姐……带了有十几个人……好像是要收拾你……管事没拦住……他们已经向着这边来了……”邓远之转向杨夕,表情有点复杂:“说是为了给翡翠出气……”

    杨夕一听就跳起来了:“程十四她除了添乱还会干点别的么?”杨夕在原地滴溜溜转了一圈,“我可不是想引她来,已经快到了吗?”

    邓远之对杨夕道:“你不跑?还有十步,九步,八……”

    杨夕三两步冲过去,抄起一张条凳,抡圆了贴着门边一拍。当先进来的一个小厮迎头撞在上面,“啊——”的一声惨叫,倒了下去。

    杨夕:“哎呦喂,这不是十四小姐身边的小付哥么,我就练练气力,您不用给我陪练!”说着又抬手拍倒了第二个。

    “啊——”

    邓远之:“……”

    朱大昌:“……”

    多宝阁管事:“我怎么不太相信她刚才是个假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8章 引蛇出洞》,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