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5章 主子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程思成一愣,声音倏然沉了下来:“眼罩摘了我看。”

    杨夕顺从的抬手一抹,左眼显露出来,眼白如雪,瞳仁湛蓝呈火焰形状,眸中犹如流火跳动,晶莹剔透却又光怪陆离。

    白允浪略一点头:“十七骨剑府,这便解释得通了。”

    程思成盯着杨夕的脸,缓缓道:“你是,四年前驼道人从我府上偷走的小鼎炉?”又神色不明的端详了杨夕一会儿:“有点丑。”

    杨夕自忖,和家主的花容月貌比,自己确实有点对不住这“鼎炉”二字。难道他真的是嫌我影响美观?

    “正是奴婢,多亏三年前家主出手相救,救命之恩杨夕没齿难忘!”

    谁知程思成听了,却轻轻一笑,似笑非笑的神色染上了一丝冷意:“驼道人既然费心把你偷走,就不是打算弄死你。本座把你拎回来,也一样是看中了你的离火眸,为了把你当个鼎炉用。感激什么的,还是免了!”

    只听程思成突然冷喝一声:“老七!”

    七少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父亲,孩儿知错。”

    当儿子的一脸痛改前非,当爹的却全不买账。

    “三年前给你的鼎炉,至今元阴尚在。我倒不知,我程家何时成了这般的家大业大,竟是连‘离火眸’的鼎炉都不屑用了!”

    七少爷不敢顶嘴,连磕三个响头,抬起脑袋来竟然磕出了血泡。“孩儿知错了,父亲饶了孩儿这一回吧。孩儿回去定然……”

    “回去?”程思成冷笑一声,指着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大些的儿子骂道:“不成器的东西!灵食不好吃的不吃,鼎炉不好看的不睡,怕是连挑仆人,也要选那说话顺耳的吧?有子如此,程家若不败落,除非天道瞎了眼!下个月你妹妹去昆仑后,你就给我闭死关,冲不破练气七层这辈子也就不用出来了!”

    程思成猛的一拍桌子,檀木茶几承受不住筑基修士的灵压,“哗啦”一声碎成了渣渣。“下辈子投胎,记得别再投成我儿子!”

    七少爷脸色黑如锅底,却一句也不敢辩驳。忽而目光阴冷的扫了杨夕一眼。

    杨夕知道,自己被七少爷给记恨上了。

    “至于这个离火眸,我记得之前是跟着十四的,如今就还……”

    程思成话音未落,十四小姐程玉瑶突然冲出来,噗通一声跪在七少爷身边,声泪俱下:

    “爹爹,阿瑶不要这个离火眸。求爹爹再给七哥一次机会吧,七哥哥没有收了这离火定是因为怜惜她年幼呢!”

    七少爷也猛然回过神来,连忙磕头道:“正是,父亲,求父亲不要厌弃儿子,在给儿子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吧。”

    程思成沉默了许久,直到杨夕的心都悬起来了,才终于慢慢酝酿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缓缓道:“十七骨剑府的离火眸拿来做鼎炉,真是有想法。你们兄妹,怎么就能是我的种呢?”

    程七少只觉如坠冰窖。

    程十四仍要哭求:“爹爹,不过一个剑仆,怎值得爹爹发这么大火气?爹爹就把她留给哥哥吧……”

    程七少捂住了程玉瑶的嘴:“父亲,阿瑶不懂事,您原谅阿瑶吧。阿瑶愿意要这离火眸做剑仆,儿子也愿意闭死关!”

    程十四:“我才不要,她刚连累了七哥……”又被捂住了。

    “你愿意?”程思成轻轻笑了一下,笑容清媚得近乎诱惑:“可我程思成,又不是只有你们一双儿女。”

    事实证明,程家的傻子毕竟是不多的。

    十三少爷程玉亭极有眼色,一步迈出来,右手折扇在左手一敲,他长了一张与程思成九分相似的脸,笑起来光风霁月:

    “父亲,儿子觉得与这离火眸的杨夕很有缘分。儿子既没有鼎炉,也没有剑仆。既然十四妹不要,不若父亲赏了儿子如何?”

    十六少爷程玉阁紧跟着站出来,“凭什么?我也觉着这十七骨的剑仆挺合眼缘儿的!父亲,儿子也想要!”

    “爹爹,爹爹!”奶都没断的二十一少爷被她娘捅了捅,7岁多的小团子骨碌碌滚到程思成怀里:“玉郎是爹爹最小的儿子,爹爹不疼小儿子了么?”

    杨夕目瞪口呆,进程府八年,她从来没有这么招人待见过!

    程家要去昆仑的小主子只剩了一个十九小姐程玉琼。

    程思成:“阿琼,你想要谁?”

    程玉琼一身戎装,稳稳的跪下:“父亲,女儿想要那个七骨剑府的邓远之作剑仆。”

    “怎不要十七骨的杨夕?”

    程玉琼稳稳答道:“即便十七骨剑府能给炼神修士养剑,可阿琼才练气八层,等修炼到炼神期,说不定……”程玉琼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杨夕,竟是在顾虑她的感受。“女儿观杨夕的修炼资质,并不如邓远之好。”

    邓远之垂眸肃立,一副宠辱不惊之态。

    杨夕悟了,程十九的意思是,等她炼神期了,自己修为不济,寿数不够,恐怕早就埋进黄土了。

    程思成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正满意的笑容,扫视面前的几个子女:“明白了?”。

    团子二十一反应极快,连忙改口:“那我要那个猪!儿子年纪小,他心思单纯,不会欺负儿子!”

    朱大昌:我肿么觉得少爷你不是在夸我老朱?

    程十六有些犹豫,“父亲……”

    惟有十三少爷程玉楼镇静的敲着折扇,与程思成极相似的脸露出一份从容的自傲:

    “父亲,程十三就要杨夕,只要杨夕。修仙之路,大道惟争,不论剑仆还是功法,儿子只想要最好的。杨夕修为不够,儿子自会找办法替她补足,即便杨夕化了一捧黄土,那也得化在儿子手里!”

    程十六又对十三少爷说的话有点动心。

    程思成看着程十六,微微摇了摇头,这是他天赋最好的儿子,却不是他修为最高的儿子。程十三中上资质却能在十几个兄弟中独占鳌头,不是没有理由的。

    程思成转过头看着杨夕:

    “丫头,如果让你选,你要跟谁?”

    “奴婢想跟着十四小姐。”杨夕说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

    十四小姐满眼睛冒火,却被程七少死死的捂着。

    杨夕一只眼珠子乌黑乌黑的,转了一转。“从来只有主子嫌弃奴婢,没有奴婢转投主子。杨夕既然是十四小姐买来的,就要一直跟着十四小姐。”

    程思成笑了一下:“我不信。”

    杨夕瘪了脸,犹犹豫豫,吃吃哎哎,低声道:“十四小姐是不会把杨夕当鼎炉。”

    程思成真正的笑了,“好,那你可要做个好剑仆,助她修行,护她平安。”

    人们总是以为,谎言之下,既是真相。

    主子们总是以为,奴才的天空,就只有那么一点。

    杨夕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谨遵家主之命!”

    从忠义堂出来,杨夕急惊风一样的跑回自己的住处。

    白允浪!这个名字她绝对是见过的!

    恰是要收拾东西,搬去十四小姐的院子,杨夕钻到床底下一顿狂翻,终于在老道士留下的遗物里找到一份《诛邪榜之大行王朝卷》。排名第一的位置赫然写着:

    断刃白允浪,元婴期剑修,昆仑弃徒,六十年前因掌门之争叛出昆仑,沦为邪修。

    昆仑悬赏:二阶灵脉,提头来见!

    散修盟悬赏:五品晶石一颗,悬赏确切藏身处。

    诡谷悬赏:砍死砍伤,断手断脚,但凡能带断刃小儿身上任一部分活着进诡谷的,老道给他炼筑基丹,凝魄丹,结婴丹,一路供到他上西天为止!

    夜城帝君悬赏:一滴血,一滴琼浆。断其六肢任一,可得夜城内房产一处。注:第六肢重创亦可。

    ……

    下面还有一整页的个人悬赏名录。

    杨夕瞪着眼珠子!

    有限的十四年人生经验曾经反复告诉杨夕,对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拿在手上和吃进嘴里的区别还是有点点大。不经历一番死去活来的神转折、奇折腾就想落肚,那大概是不能对得住天上的馅饼师傅。

    白先生是一位元婴期的邪修——半步神仙的他居然和筑基期的程家家主是挚友——他和昆仑的渊源指的就是:有仇,并且脑袋被悬赏——他现在要把程思成的五个儿女送去昆仑作徒弟——

    杨夕把脑袋磕在茶几上,这一次的转折方式感觉不是很习惯啊。

    “玻璃!”翡翠聒噪的嗓子在窗外炸响。

    杨夕头皮一麻,一屁股把《诛邪榜》坐在腚下。这才想起还有搬家这么件事儿。

    “哎呦,我马上就收拾好!”

    翡翠却脸色不大好看的进屋了:“甭费事了,十四小姐说,让你去七少爷的院子里住,她不用你跟着,。”

    杨夕眨眨眼,愣愣道:“她脑袋让家主给宠出坑了?”程十四以为她爹决定的事儿还有的变?

    翡翠天生一张嘲讽脸,学起话来尖酸又刻薄:“十四小姐让我跟你说,少想着拿家主压她。为了当剑仆,连他七哥都敢坑了!还说她既然说了不要你,就绝对不会带你去昆仑!让你看她能不能说到做到!”

    杨夕的屁股在《诛邪榜》上挪动了一下,有点想笑。

    好吧,不得不说,这种转折方式才是她比较习惯的。

    翡翠气得对着杨夕的脑袋来了一下狠的:“你个活驴,剑仆都要当不成了!还有心思笑?”

    杨夕揉揉后脑勺,总怀疑翡翠是借机报复。心道:你要知道我刚看了什么,才会更奇怪我怎么有心思笑。天上掉的不一定是馅饼,也可能是陷阱什么的……

    “这事儿她说了那不能算。”杨夕摆摆手:“十四小姐从小不就那个样儿,整天穷折腾,到头来还是不是得……”杨夕突然脸色一变,“坏了……七少爷!”

    翡翠:“啊?”

    杨夕猛的站起来,解释都没有一句,推开窗户就往外跳。

    翡翠惊呆了:“哎,你什么时候这么怕七少爷了?”

    杨夕跳出窗外,脚都没落地,就觉得脚下一股大力,被人一托一送给扔回了屋里。

    杨夕落地一滚,蹲在翡翠身旁,单膝点地。一个没忍住,“哇”的吐了一口血。

    翡翠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怎么了?”

    不等杨夕回答,七少爷程玉楼倾情演绎了一出现场版的“说曹操”——他·到·了!屋子大门被人咣当一脚踹开,甩在墙上砸得山响。

    七少爷程玉楼一张青白面皮,阴测测的笑:

    “不是怨爷没收用你吗?爷现在来补过你怕什么?”

    翡翠一见不好,连忙噗通一声跟着跪下。眼角却瞄见了椅子上的《诛邪榜》。

    七少爷眼风一扫,看见翡翠,认得这是妹妹身边的丫鬟,“滚蛋!没你的事儿了。”

    杨夕捂着胸口不说话,实事是她说不出话。刚窗外那人灵力不低,她上次冲关旧伤未愈,现在灵气乱得她一张口就要吐血。对着翡翠摆了摆手。

    丫鬟是一种整天看人脸色为生的职业。为了义气吃眼前亏,翡翠从来不会干。

    换成杨夕也不会干。

    翡翠给杨夕递了“我就在门外”的眼神,低眉顺眼的滚蛋了。

    翡翠一出门,七少爷带来的人就把四下里门窗都关上了。

    阴暗逼仄的房间里,七少爷一屁股坐在唯一的椅子上,额头上还带着白天磕出来血丝,笑道:

    “想去昆仑当剑仆,可真美死你了。既然已经当了爷四年的鼎炉,就一辈子当爷的鼎炉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5章 主子》,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