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89章 重逢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仇家寨的大当家回头来,震惊的看着杨夕。

    只见那女孩的脚下,层层叠叠的堆成了一座人山!

    仇家寨这一趟带了上千打手来列阵围堵卫明阳,那起子爱管闲事儿的剑修人少,也来了有三四百。再加上刚从地宫里冒出来的,那小姑娘自己那一伙人,约莫也有两百多修士,外挂好几百凡人的样子。

    将近两千人!

    如今全都横七竖八的堆在那女孩脚下,乍一看去,尸山血海一般……

    而那些倒地不起的修士,各自面带着奇异的微笑,配上无神的目光,倒像死不瞑目一样。

    掌心阵他是见过的,可这般景象,到底是什么阵?这女修士年纪轻轻,分明就是一副尚未成年的样子。竟然能够驾驭?

    仇大当家面上的神色变了几变,一阵青一阵紫,最终挤出一个极其虚伪的笑:“这位姑娘,真是好本事!不知师从何处,所出何门?”

    “昆仑。”

    杨夕阴着一张脸,高坐在岛行蜃的贝壳上,倒好像这被搞成了残疾的大蛤蜊,是什么

    这仇大当家显然是跟昆仑有什么过节,听见那这两个字脸色就是一变。脸色青青紫紫的转了几转,戾气在眉宇间一闪而逝。

    他盯着杨夕看了半晌,忽道:“夜城帝君的肉身我要定了,把他交给我,我可以放你出去。”

    杨夕笑了。

    “你刚刚身边上千人,都奈何我不得,现在就剩这小猫十几只……”杨夕抬手,雪白修长的手指在昏暗的光线里几乎发亮。

    她指了指仇大当家身后,十几个乌合之众神情惶惶,满面惊恐的看着这个“从地底下冒出来的”煞星。他们中的不少人,是以为杨夕一招之下把那些人都杀了。

    不过杨夕是当然不会去澄清的,她还进一步吓唬他们:“放我出去?你哪儿来的底气!”

    仇大当家的表现非常奇怪,他既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怒火中烧。而是十分微妙的点点头,面无表情道:“行,那你就死在这儿吧。”

    说完猛然抬手阵袖,默然一阵狂风乍起,呼啸的狂风裹挟一路尘沙,咆哮着袭向杨夕的所在。

    杨夕感觉到脚下在颤抖。

    从脚下传来的山呼海啸般的震感,战栗的大地用震动把它的惊恐传达给了岛行蜃。而岛行蜃地动山摇似的,放大了这种惊恐。

    铺天盖地的黄沙席卷而来,巨大的贝壳发出轻微的呼啸声,仿佛来自海的潮汐。

    在收服了掌心阵的一瞬间,杨夕就发现这大蛤蜊居然没死,只是被切断了全身上下最有力气的闭壳肌,现在不能自主的开合,失去了最有利的防卫武器。

    杨夕也是没想到这看起来油头粉面的仇家寨大当家,竟然有这份本事。想当初夜城帝君截杀薛无间的时候,可是随性而来,孤身而至,单枪匹马的几百号人。如今这仇大当家围堵个卫明阳,却要带上千杀手。

    杨小驴子这辈子倒霉,见多了大场面。是以一开始就看轻了这个缩在别人后面的怂货。

    可是这人性子怂,手底下却有几分真本事?

    杨夕单膝点在岛行蜃的贝壳上,伸手拍了拍这大家伙:“别怕,你既然跟了我,就不会让你有闪失。”

    而那风卷狂沙却没有那么简单,遮天蔽日的沙土犹如扬起一局部性的沙尘暴,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连人都不放过!

    双方对峙的空地上,有不少夜城帝君刚刚与仇家寨千人血战,留下的尸骨成堆。浸透了人血的泥土,黑红而泥泞。

    黄沙过境,就像初一十五京城菜市口洗地的那盆水。一盆水泼出去,所有的血腥和残暴,都随水流得干净了,那一片地方,还可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威严而高尚。

    狂风过境,尸骨成沙。

    那扑倒在地的无名修士中,有一个还没死透。

    这个七十多岁的年轻修士,若放在凡人世界,已经是古来稀有的高寿老人了。夜城帝君的魔龙腐蚀了他半边身体,躺在冰冷冰冷的尸体中间,感受着温热的血液从身体里流出去,他不过是在垂垂等死。他知道,要不了一时半刻,自己就会变成跟它们一样冰冷失去温度。

    他睁大了眼睛,想要最后再看一看天的颜色,他以为他是不怕的。人谁无死呢?

    踏上仙途已经比家乡的男女老少,多偷生了几十年。

    他只是有点遗憾,他是奔着南海战场来的,却流落此地,被那个不知什么来头的魔头,推到另外一个魔头的面前送死。

    性命如草芥,卑微如蝼蚁。

    不真的当一回修士,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想通,连天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的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弱肉强食。

    多人性命的黄沙,扑啦啦呼啸而来。

    他不愿浪费最后的时间,去看那凶蛮的沙暴。他宁愿多看一眼蓝天,每眨一下眼,都可能是最后一眼。

    所谓修士,断了尘缘,勘破爱恨,连自己的身体都是灵力淘洗重组过的。到底还有什么是自己的呢,修士的一身。

    大约只有胸腔里那一颗跳动的心脏,这一生走过的山川大河,这一生度过的想像环生,这一生来过走过的死生契阔。这一颗灵魂,还是真真实实的原本哪一个。

    可它就要灭了。

    这一生可曾后悔,活得这样忐忑,死得如斯卑贱。

    这一生可曾后悔,牺牲了原本的平安喜乐,岁月静好,换来这并无指望的仙途……

    黄沙卷过,从头到脚,当那噬人的沙土没过他年轻的手指,生命的最后,它抽动了一下。

    无人得知,他疼不疼。

    大约他还是后悔了,后悔曾经奋不顾身的修仙。

    可是,他已经没有口舌,可以说。

    鲜活的**,在黄沙覆盖的一瞬间,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水分和灵力,黯淡的光晕在**上流转,血肉就这样瞬间的干枯腐朽,化作了一捧黄土,再被扬上天空。手的脚的,从此不在一处地方,滚滚向前。

    这门法术太凶性,大约真的是一门邪术。

    仇家寨大当家一击既出,不过瞬息的时间,已经满头斑驳华发,面生皱纹。从一副二十啷当岁的面貌,骤变得近乎一个中年人。

    他却显然是习惯了,他面无表情的透过黄沙审视着杨夕,轻声道:“既然这样,那你就死在这儿吧。”

    杨夕眼看着黄沙滔天而至。

    那油头粉面的妖人隐匿在黄沙背后,,花白发丝顺风狂舞成一片狰狞,依稀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那冷然的眼神像死神的冷箭,刺破昏黄的尘暴与夕阳,愤世嫉俗的射中杨夕的心口。

    杨夕的手不自禁的一抖。

    本该掐诀收回的掌心阵, 便因此有了一瞬间的迟疑。无论那眼光,还是这招式,都让她觉得莫名的熟悉。

    这一瞬间的延误,便已让滚滚黄沙咆哮着趟到了脚下。这血肉所化的沙土,凝成一片漫漫黄雾,与天然形成的尘暴十分不同。更浓密,更沉重,棕褐色的一片贴着地面如一股涛涛的洪流。再往上是淡淡的猩红色,最高处才是昏黄的尘烟。

    在这将夜未夜的傍晚,如洪荒巨兽的喘息。

    杨夕闻得见那尘暴中裹挟的澎湃灵力。

    狂乱,暴虐,张狂而嗜血。

    仇家寨这位大当家走的是一条注定没有好下场的魔道。

    眼看着那触之既死的黄沙,已经滚到了交战的边界,倒在杨夕阵中,可以确定还活着的修士们,仇家寨上千人层层堆叠。

    那妖人却根本不收手!

    他不在乎那些人的死活,杨夕却还不肯让这么多人就这么死的无声无息。

    她反手按在岛行蜃的脊背上,贝壳上,整座大阵,方圆十里,以杨夕为圆心散出一阵白光。光滑淅沥沥波光粼粼如流水汇入杨夕的掌心,如一条条金色的蝌蚪,按照五行方位,从无根洁白碧玉似的手指溜进去。

    幻术大阵被收起,一地被迷昏了的修士猛然从美梦中惊醒,跳起来还未来得及回神,抬眼就看见了那择人欲噬的黄沙。

    惨嚎惊呼接连响起,仇家寨众人却又不敢继续往杨夕的方向,幻阵的更中心逼近。

    悲鸣鹊起:“大当家!!!!”

    仇大当家面无表情的,居高临下的,扫视一眼满地惊惶逃窜的人群,柔声开口:“我的招式,有出无回,并不受我的控制,这,你们是知道的。是你们没有用,才迫得我亲自出手。若是死了,也与人无怨吧……”

    冷血无情到如此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然而杨夕又拉扯不了所有人。非但拉扯不了,地面上几波势力看起来都知道那尘暴的厉害,飞天遁地的使出一切办法惊惶逃窜,乱糟糟碰撞不休几乎挡住了各种方的去路。

    杨夕自己想要活命,最便捷的捷径只怕都是再让那帮人睡过去,自己才能趟出一条人命堆成的血路来。

    她还年轻,一颗心虽然坚硬,却还没有那么冰冷。

    即使十二万分的惜命,也还干不出,这样残酷的事情。

    “剑”字大旗下的那波人,动了。

    一道流光骤然射出,如月华,似匹练,青白的一道亮光刺破浓云,从那昏黄红褐的尘暴中央破开一道血路。

    浩浩汤汤,却又缠缠绵绵。百转千回的绞住了那一团狂猛的飞沙!

    杨夕看得清楚,那是一柄方天画戟。

    两弯月牙拱卫一道锋利的矛尖,本是极其刚猛霸道的兵器,偏那使用者的剑意却是风流婉约,甚至带上三分凄艳。

    弗如一道幽冷安静的残月,寂静无声,却光芒洒遍山河大地。

    而它并不是孤军奋战的。

    紧随其后,成百上千道形式不同,意境各类的剑意纷纷汹涌而出,一道道微末寒芒,细如小指,却正面撼上了汹涌澎湃的沙暴,根根如芒刺入,抵死不退。

    好似千百条脆弱螳臂,一同当车。

    可这纤细脆弱的螳臂,到底是挡住了万马千乘。

    为上千人的逃跑争出了一线时间。

    这便是剑修之能。

    夺天地造化之工,修成半灵半人之体,偷得天道半身。

    乱哄哄的人群终于分化三波,汇流两股,一股流向那剑字大旗之下,一股以邓远之为首乌泱泱汇聚杨夕脚下。

    剩下的一波原属仇家寨的人,却是另外站到了一侧,并没有回到那妖人的身边。

    仇大当家,于是成了孤家寡人。

    不过仇大当家,入魔已深,一颗人心不知多久之前就迷失成了狼狗肚肠。

    他在乎的,也根本不是旁人的忠心。

    白发狂乱,神态狰狞,他一双鹰隼般的利眼射向那杆飞扬的剑字大旗。

    “飞刀!今日这闲事你还管起来没有完了是吗?卫明阳的肉身,今日我是要定了!你退不是退?”

    剑字大旗下,百多位剑修指尖捻着各色剑芒,簇拥着那个面容刚毅,劲装素颜的女人。这女子有“飞刀”这样一个冷硬锋锐的外号,为人也是同样的生冷。

    背着手,微微撩了一下眼皮,半边面罩掩着口唇,却清晰干脆的吐出两个字:“做梦。”

    仇大当家怒极反笑,两脚在原地狂躁的来回跺了几步:“好,要保卫明阳,可以。但是飞刀你想楚,一个夜城帝君,值你剑修几条命!”

    “那我也把话放下,今日你若得到了卫明阳的肉身,除非是我八百剑修死绝了。”

    这女人说话的时候一板一眼,然而气场十足。没有任何夸张和煽动,偏能让人感受到那不可动摇的决心。

    而她说到“剑修死绝了”这几个字的时候,他身后的数百剑修们,手捻剑芒,沉默以待。眉头也不皱一下,浑似在所不惜。

    仇家寨和剑修们正面死磕,满地的乌合之众鸦雀无声,忘记了言语。

    都在关注那沙与剑的交锋。

    刚爬起来的邓远之气急败坏的爬上岛行蜃巨大的贝壳跟杨夕算账。

    “你个活驴,伤敌一千,自损一千,救一个卫明阳,你特么会算账吗?”

    却听杨夕十分怔然的出声:“那是沐新雨……”

    邓远之一呆:“什么?”

    以邓远之的见识来看。

    这道剑意虽然比不上昆仑花绍棠那般,剑之所向,日月无光。

    却是比释少阳之类的,千军万马之能要强。

    约摸有了白允浪,邢铭的水平。一剑既出,山河色变。

    “沐新雨何时这么大本事了?”

    杨夕却能确定自己不会认错,虽然离得太远,相貌看得不慎清晰,甚至连发型气质都有了莫大的改变。

    可杨夕认得那柄方天戟,幽蓝寒月拱金刃,再也没有哪个剑修的兵器把华丽与刚猛结合得这么纯粹。何况双刃戟这种兵器,本是作为仪仗兵器而存在,实战起来对使用者要求极高,选择这个造型的本命灵剑者少之又少。

    杨夕顾不上搭理邓远之,知道自己个儿矮不容易看见,跳起来冲着剑修那边喊道:“沐新雨!王·八犊子是你吗?老子担心死你了!”

    邓远之听见“王八犊子”四个字,被雷得脚下一错,险些从岛行蜃上滚下去。

    短发女子寻声望过来,果然惊异的挑起了眉头:“杨……夕?”

    -----------------本章end---------------------

    [这章写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

    最后只得四千500字,欠你们800字,下章作者有话说里补上。这样大家买v的价格和字数还是对上的。

    哎,不会弃坑的,就是写不粗来,不粗来啊……

    放点废稿占个位置,因为晋江修文不许字数变少,但是觉得这章的内容就应该到此了。

    只有呢件字大旗下。100来检修刚刚没有参战,站的比较与,尚未波及。

    而求家在哪一方,战况惨烈,躺下了大半,只剩下了小猫几十只。

    杨曦自己这一边,团扑。

    求家寨的大当家面色一阵青一阵紫的,回头望着眼前的状况。

    神色变了几变,挤出,一抹虚伪的笑容来。

    “”

    仇家寨带来五百打手,被杨夕一招下去按平了一大半。剩下伶仃小猫几十只,簇拥着黄金马车。

    “剑”字旗下要好一点,剩了能有一百多人。

    杨夕呲着牙:“不是要活捉吗,各位英雄跑什么?”

    仇大当家被人点名问到了鼻子上,黄金马车拨转回笼头,阴森森险些捏碎了掌下的扶栏:“小贱·人,休要太猖狂,碾死你也就是一根指头的事情。”

    事实证明,仇大当家并没有骂错,杨夕果然是个“小贱·人”。

    她在端坐在没有一丝人气儿的掌心阵中间,小山般庞然可怖的岛行蜃背壳上。

    盘着两条短腿,对仇大当家勾沟手:“那你来嘛!”

    仇大当一张青白的面皮,顿时气出了一片酱紫。定了定神,冷笑一声转头对那那“剑”字旗下领头的男人婆扬声道:“卫明阳我要定了,世界树的种子归你。”

    杨小驴子盘坐在岛行蜃的背壳上,骨折的左手腕子搭着地。

    “被人瞧不起了啊……”

    妈哒,放出仅有不影响剧情废稿,居然还占不满,坑死了QAQ

    妈哒,放出仅有不影响剧情废稿,居然还占不满,坑死了QAQ

    妈哒,放出仅有不影响剧情废稿,居然还占不满,坑死了QAQ

    妈哒,放出仅有不影响剧情废稿,居然还占不满,坑死了QAQ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89章 重逢》,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