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86章 女娲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老头子一语问出,整个村子的人瞪着星星眼,齐刷刷的盯着“杨仙姑”。

    咱们这些山里人,还从没有见过荷花呐!

    杨夕半天没动。

    一个黑黑丑丑的小娃娃终于忍不住了,壮着胆子出声问:

    “上仙姐姐,能让我看看么?”

    杨夕面无表情的背后,是无穷无尽的后悔。

    我自己都没有见过真的荷花,我上哪掏一朵出来?

    我刚才为什么不顺口冒充个七仙女什么的?起码我确实会织布……

    可怜的杨小驴子。

    肚子里其实也没装下二两故事,自己天天忙着干架都来不及,哪有功夫听故事?活了十九年能完整讲出来的就一个七仙女,一个八仙过海,哦,最近又多了个**丝是怎样炼成的。

    老剑侠蹲在对面,看出了杨夕的色厉内荏,出声帮腔道:“你们有没有见识?传说么,哪里就那么准了。谁知道那荷花是谁给填上去的……”

    白发的老族长,淡淡的从嗓子里挤出一声笑:“呵。”

    皱纹挤出的,都是冷笑的角度。

    那个还抱在怀里的,黑丑黑丑的小娃娃,露出了一个失望的表情。大眼睛填在那尖嘴猴腮的脸上,像极了一种这个世界并不存在的外星人。

    杨夕搓了搓手指,面色平静,低声问:“真想看?”

    小娃娃抻长了脖子,露出希冀的眼神。

    眼神湿漉漉的,看在杨夕眼里,像某种黑瘦黑瘦的小动物。

    杨夕盯了一会儿,闭上眼:“好,给你看。”

    小娃娃高兴得噗噗喷气,忍都忍不住。

    杨夕闭着眼,调动全身的灵力,聚集到丹田,汇流之后再疯狂的涌出,一遍一遍冲刷静脉。

    经脉中原本的梧桐叶片已经在入秘境之时,就被人为的拔出了,杨夕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头顶有一个呼呼灌风的洞。摸却是摸不到的。

    这感觉有点怪。

    然而叶片的主要枝蔓被拔出了,细碎的根须却深植经脉,牢牢的扒住干涸的脉管,不离不弃,带来丝丝的阵痛。

    所以左臂还在。

    人呐,一旦入了灵道,是不能回头的。即便拔除了那颗植株,也拔不净经脉里的根须。那根须会榨干你的每一滴灵力,以期重新发芽,再长出来。

    幸而筑基。

    杨夕催动全身的灵力,向那只藤条长成的手臂冲刷。

    这招式她现在有点不好使,但是不用多,只要少少的一点点嫩芽……

    经脉中忽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灵力几乎瞬间被抽空了一半!有什么东西仿佛破土发芽一般,挣脱了肉`身表面的那一层浮土,开出娟秀的花。

    杨夕睁开眼睛,蓝盈盈的那一只。面无表情,却藏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在里面。

    伸出左手给黑黑的小丑娃看:“花……花呢?”

    雪白的掌心,干干净净连棵草都没。

    杨夕懵逼了。

    身后传来瘦师兄的干咳声,无奈的抬手扶额,挡着眼睛,有点不忍直视。

    “头上……头上长出来的。”

    杨夕连忙整理表情,伸出一半的手掌,中途一个拐弯去扶头顶。

    大大的长出三片叶子,中间有一嘟噜细碎的小花,小心翼翼的扶着,生怕给碰掉了——要知道杨小驴子从前对自己的脑袋都没有这么小心过,更别说脑袋上那棵草草了。

    “喏……荷花。”

    杨夕弯下腰,把头顶展示给村民看。

    丑娃娃吸了一下鼻涕,直勾勾的盯着那些小白花,细细小小的一串串,摇曳着莫名的生机。

    “这就是荷花吗?”

    杨夕瞪着眼睛瞎掰:

    “对,荷花。平时都放在身体里的,心情好才从头上长出来。”

    蹲在一旁的老剑侠,行过万里路,见过百样人,一脸呆滞的看着那些白点似的小花。

    “我明明记得……”

    村民们:“哦哦,这就是荷花啊,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

    老剑侠:Σ( ° △ °|||)︴

    连那恶意找茬儿的老族长,都半是疑惑,半是懵懂的问道:“不是说,观音坐莲台么,这么小?”

    杨夕飞快的看他一眼,大言不惭:“什么花能长那么大呀,观音都是跟你们女娲娘娘变大了之后一般大的。花长那么大,方圆几百里不用种地了。那是法力变出来的好么?”

    老剑侠:“……”

    白头族长还是觉得哪里不对,闷声怀疑:“噢。”

    杨夕为了支撑头上这朵花,脑袋里面疼得厉害,恨不能马上甩锅,转移那白发老头子的注意力。

    捂着快要被那些蹬鼻子上脸的丑娃娃揪掉的叶子——哎哎!你是个大人!你怎么能也拽呢?你当我脑袋上是地里长出来的,揪一片长一片么?

    我给你们脸了是不是,爱护花草懂不懂!

    然而她脸上却没有半点表情,“其实我这荷花没啥好看的。”伸手一指身后的金鹏,“你们看那个不穿上衣的,他是钟离权,有大扇子能灭火焰山!”

    金鹏本来正在偷笑,杨夕欺负人家村汉没有见过荷花,这招指鹿为马玩的实在太损。正捂着嘴憋得噗噗笑,突然杨夕这一指头转过来,自己竟然成了那头被指的鹿。

    Σ( ° △ °|||)︴

    村民们齐刷刷的闪着星星眼,望着金鹏。

    丑娃娃细细的叫唤:“叔叔……扇子……”

    金鹏悲愤极了。

    他的造型,是头顶发略长似翎羽,上身袒露,肩膀和手臂上覆着细细的羽毛。浑身上下除了裤裆,连把折扇都藏不住,哪里去搞一把扇子给他们看?

    杨夕这个坏种居然有脸低声提醒他:“唔,毛。”

    金鹏满脸羞耻,双臂展开化作两只巨大的金色羽翼。几乎能遮蔽天空,闪闪的发光。

    然而他这次并没有完全禽化,而是身上还维持着人型,两臂却是鸟翅。

    金鹏憋屈道:“扇子,俩。”

    背后阴老二快要笑死了,“哈哈哈哈,鸟人!”

    要不是他哥拼命拉着,他能自己滚到墙角里撞死。

    村民们惊喜的:“喔喔!扇子!”

    金鹏怒瞪阴二,阴森森的抬起一只翅膀。阴二一看那翅膀尖指过来,就有不妙的预感,只听金鹏道:“那个,曹国舅。有金牌可以看,金牌知道吧?皇帝给的那种!上可以拍死昏君,下可以拍死奸臣的!看见皇帝老子不顺眼,抡起金牌大嘴巴子啪啪抽,抽完皇帝还得跪下叫爸爸呢!”

    显然,金鹏对于人类社会,奇妙的误会中间,夹杂了几分迷之了解。

    村民中有胆小的已经跪下高呼:“千岁,千岁。”

    阴二完全的,笑不出来了。

    这特么,金牌……金牌……

    丑娃娃胆大,眨巴着眼睛看看阴二,又看看阴大:“哪一个是有金牌的曹舅舅哇?”

    长得一模一样呢!

    关键时刻,还是当哥哥的镇定,“都是,我是大国舅,他是二国舅。”在已经完全懵逼了的老二腰间给了一杵子,低声道:“地砖。”

    阴二秒懂,刷刷两手伸出尺长的骨刺,在老哥的掩护下悄悄开始切地砖。誓要切出一块“平整的金牌”来。

    丑娃娃:“噫?二舅舅他……”

    阴大淡定的走过去,遮住小娃娃的眼睛。

    “别管他,他拉屎。”

    村民:“……”

    阴大挺耐心的蹲下来,“没听说曹国舅有两个吧?“

    老剑侠已经放弃节操了:“连我都没……”

    事实证明,越是一本正经的人越闷骚。阴大竟然是个与杨夕不相上下的大忽悠,板着脸认认真真的讲:

    “今天就给你们讲一讲,两个国舅的故事。话说我们成仙之前,本来有个特别漂亮的妹妹,嫁给了皇帝……然后老二从小儿就是个熊孩子啊,这不又惹祸了么……我一看这不行啊,这得揍啊,于是我给他吊起来打了三天三夜,抽得他屁股开花……后土娘娘一看我太正直了,大义灭亲简直……然后我就又把他揍了……然后我又揍……我一个大巴掌呼过去……”

    “……”

    金鹏都有点听不下去了,悄悄的问阴二:“你哥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呀?”

    阴二一脸悲痛,妥妥的往事不堪回首。

    金鹏终于有点同情他了。

    阴老大在那边侃侃而谈,故事讲得起承转合,一波三折,直逼“**丝是怎样炼成的”这部修真界第一神书。这么一来,杨夕终于得到了解放。

    杨小驴子舒了一口气,估摸着阴大能把村民们唬住。踅摸到机会,抬脚就走,骗人什么的太累,还是打架容易。

    却被水月姑娘拦下了去路。

    水月姑娘轻巧的曲了曲膝:“多谢师姐。”

    杨夕一点头,抬脚刚要继续走。迈出一步,忽然想到什么,又把头转回来:“那个老头儿……什么长来的……”

    水月:“族长。”

    杨夕点点头:“嗯,这帮人坑到这里,因为他吧。”

    水月脸色一暗,“他是特别迷信的。”

    杨夕把头探过去,贴着水月的耳边,道:“这样的你就该找个机会,悄没声儿的弄死。”

    水月看起来整个人都吓坏了:“他……他又不是大奸大恶……”

    杨夕自己也知道,相比起来,自己这个风格更像大奸大恶之徒。她安抚的摸摸水月的后背:“你救不了所有的人。”

    水月震惊的看着杨夕。

    杨夕继续抚着她的背,那只手是柔软而稳定的:“他在,你就救不了村里的任何一个人。他没有也许没有坏心,可他几乎就杀死了全村的人。并且回去之后,还会继续杀死更多的人,成百上千,一代又一代……”

    水月声音虚弱的:“可是……”

    杨夕却忽然把头撤开,没有让水月说完。她只是说了她想说的,并不想与谁争论。

    扫了一眼远处傻乎乎洗手的连师兄,杨夕对水月道:“你觉得连师兄这个人,怎么样?”

    水月恍然回不过神:“连叔叔么?当然是个好人呐!”

    杨夕的嘴角抽了一下:“他居然让你叫他叔叔……”

    水月一脸不明所以的看着杨夕。

    杨夕沉默了半晌,开口道:“你听说过轮回么?”

    “当然听过的!”水月双手合在一起,很是期待的说:“我就特别希望,下辈子能轮回成一个男修士,女修士太不容易了……”

    水月遗憾的摇了摇了头。

    杨夕不是特别能理解,女修士哪里有那么不容易了。但是恍然想到,水掌门之前似乎轮回过很多世,而且并没有听说性别这个玩意儿在轮回里是从一而终的!

    但是如果下辈子??

    Σ( ° △ °|||)︴

    果然一定要趁着这辈子把这个事情搞定啊,不然下辈子万一是个带把儿……

    连师兄他……最初的那个三代昆仑的掌门,杨夕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深究其性别的好。

    杨夕斟酌着,有点不太会往下说,吞吞吐吐道:“师妹,你说如果有一个人,追着另外一个人的转世,几万年,几百世,心心念念,不死不休。你有没有什么感想?”

    水月还有点没从前面的话题拔出来,懵懵的想了想,忽然吸了一口凉气:“多大仇啊?”

    杨夕:“……”

    杨夕放弃说动水月了,这完全就是个小丫头。自暴自弃的蹭蹭蹭走去连天祚的身边:“你自己的姑娘自己追吧,我尽力了!”

    连天祚茫然的:“追什么?”

    杨夕个子小,是以一拳头捅在连天祚的肚皮上。

    “跟我还装傻?你不是稀罕你家掌门么?真当我瞧不出来呢!”

    连天祚骤然张大了眼睛:“我喜欢谁?”

    杨夕快要不耐烦了:“水月啊!”

    连天祚几乎傻掉了:“谁喜欢水月?”

    杨夕瞪着他,你逗我么?

    结果就看见,连天祚手上提着那根破破烂烂的撬棍,茫茫然的往后退了两步。站不稳似的。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搂着撬棍,脸上还是一股一股的泛红。

    “啊,原来我喜欢她啊……”

    “咔嚓——”一道落雷当空劈下来,兜头砸在连天祚的身上。连天祚却像感觉不到疼似的,一脸又茫然,又甜蜜的表情,“原来是喜欢呐……”

    “呼啦——”赤红色的火焰漫上来,包裹住了连天祚整个人。花白的发丝在火焰中翻卷着发出滋滋的声响。

    呜呜阴风,噼啪蚀雨。

    四象天雷同时出现,虐得连天祚从未这样狼狈过。然而他心中却有无限欢喜,好像什么一直难过着的东西,忽然就释开了。

    杨夕一脸懵逼的,看着声势浩大的天劫。

    除了自己,她还从没见过别人身上招这么大的劫。

    “这是要进阶?”

    瘦师兄走过来,并不敢太靠近连天祚,而是伸手去扯杨夕:“他这是悟了什么天地至理了,筑基升通窍就招这么大天劫?灵修不是不渡劫的么?”

    杨夕比他还懵呢,跳着脚道:“我怎么知道?!我话还没说完呢!”

    天劫的范围眼看着越扩越大,杨夕和瘦师兄被地火烧得没有地方站。这种程度的还不至于扛不住,但毕竟烫脚很难受啊!

    又不是在修炼!

    瘦师兄扯着杨夕的袖子,有点不信邪:“你真没跟他说什么特别的?灵修自来是天道的亲儿子,飞升的天劫也就这么大阵势了。”

    杨夕跳着脚躲一道电过来的紫雷,一不小心鞋尖儿上被烫着了一簇火苗。杨夕悲愤的想着又要补鞋,可是刚才长草的灵力还没补回来呢,只怕自己要做漏脚趾头的女侠了。

    “我真没说啥呀,我就说让他自己的事情自己搞定,我尽力了!”

    瘦师兄迎面被阴风刮了个跟头,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一圈,好容易才爬起了。摸摸光头:“难道这灵修不是悟了,而是被人抛弃了委屈的?啧,不应该啊!”

    赫赫声威,在地宫里浩然磅礴。

    一众凡人都被吓傻了,呆愣愣的望着风火雷雨在室内齐飞。

    阴老大讲得嘴巴都干了,正好在这时候伸指头指过来:“那个,放光响炮,着火冒烟的那个,铁拐李,知道不?”

    凡人们完全不敢问“那根拐在哪儿呢”,以及“为什么铁拐李不是个瘸的”。

    作为世世代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凡人,打怪兽,杀人之类的事情,完全比不上这种场面的震撼大。凡人们对自然的崇拜,不是那些把五行四象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修士能够理解的。

    不知是谁带的头,众人忽然就噗通,连着噗通,一片一片的跪下去了。

    “神啊,饶恕我们的有眼无珠吧!”

    阴大离得近,目瞪口呆的看着。

    早知道刚才放两个效果大的法术多好,我费那么大劲!这辈子都不想说话了。

    而连天祚的天劫,完全超越了众人的预料。

    那雷声越来越响,火焰越烧越旺。众人眼看着连天祚一脸甜蜜的呆萌,屁股都没动一下,境界从筑基窜到通窍,又从通窍窜到金丹,却还是没有半点停下来的趋势!

    阴二躲在他哥身后,咬着手指头发愣:“娘哩,不愧是天道亲儿子啊!”

    杨夕和瘦师兄东躲西藏,最后躲到了岛行蜃的另外一边。并排蹲成了两个靠墙跟儿,唠闲嗑儿的乡野闲散人员。

    背后是轰隆、轰隆的巨响,和紫雷红炎的光影。

    杨夕借着惶惶雷火的掩映,没有人关注自己这边,缓缓开口:“瘦师兄,刚才你说修真界现行的历史,是昆仑编纂的。编纂一词,有何凭证?”

    作者有话要说:  唔,又发现一个评论里的笑话。

    邓远之:“杨夕,我要和你绝交。”

    杨夕:“那是什么……体位?”

    邓远之:“……”

    绝……交……

    虫子:?(? ???ω??? ?)?你们好污啊!

    Ryutosa扔了1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9:26:50

    楚绫罗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7 11:21:49

    道可道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7 09:55:46

    疏影横斜水清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00:20:44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00:50:16

    水粉_up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4:07:18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17:42:46

    1938489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5 22:33:26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19:49:04

    豆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6 23:41:47

    麻辣肉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0:29:16

    伊比的天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1:14:58

    为什么一定要取名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1:28:19

    綺縷衣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1:29:55

    疏影横斜水清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1:52:28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3:10:14

    DALAL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09:29:50

    来无影去无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0:16:39

    冥碎上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2:18:12

    1928837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6:23:23

    炸毛的小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7:00:22

    caterinasffoz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8:33:19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9:41:07

    Wonder lad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9:44:22

    Wonder lad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7 19:44:2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86章 女娲》,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