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85章 女娲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最后,温柔的水月姑娘并没能拉住横冲直撞的杨小驴子。到底是让她冲到凡人们面前了。

    凡人们瑟瑟发抖。

    杨夕蹲下来,面对着刚才那个喊出声来的小伙子。小伙子皮肤黝黑,眸子还清亮,额头上却已经有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像一陇陇未曾发芽的干硬黑土。

    “多大了?”

    小伙子许是个怂的,刚刚面对柔软素净的水月,捂都捂不住的高声喊出来。却在看到异色双瞳的杨夕时,缩成了一团风中颤抖的黑炭。

    呐呐道:“十六了。”

    还是个小孩子呐……杨夕想着,抬起手,用力抚了抚他额头上的皱纹。然而那深深的皱褶就像烙在皮肤上一样,怎样都无法稍稍展开。

    这是愁苦的生活印上去的。

    “饥饿,劳作,愚昧,刻在皮肤上,融进血管里,昭示着他们祖祖辈辈的卑微……

    “你们在此求道,夙兴夜寐,奋不顾身,是为了从平地爬上风景独好的山峰,让清风吹过两袖,用双眼去丈量大地的广袤。而他们挣扎一生,并不你们更惫懒,或许只是为了从泥泞的沼泽里爬出来,爬到你们人生起点的平地上……活下去。”

    山河博览课上的老师,曾经这样解读南疆十四州这片土地。那位师傅有一双永远也展不开的眉头,仿佛天下间的忧事都被锁在了那半寸之地。据说,这位外门出身的土系修士,常年游走在大陆最贫瘠的土地之间,帮那些边民做一点事情。

    杨夕不记得他的名字了。

    只记得他深沉忧郁的眼睛,还有常年干燥唇纹很深的嘴,杨夕从那两片薄唇之间,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有一天遇到南疆十四州的边民,请试着对他们好一点。”

    那堂课之后,海怪爆发,这位有着忧郁双眼的老师,在一次支援边民的任务中,再也没有回来。

    也没有尸首,在昆仑的名册上,只能被记做“失踪”。

    而昆仑外门的失踪,其实很多时候都代表了叛门不归……

    彼时的杨夕,少年轻狂,对于旁人的描述,其实是不尽信的。

    再苦的贫民,还能比一个任人买卖的丫头,天生的阶层所赋予的枷锁更难挣脱吗?

    然而这竟然是真的。

    杨夕的手掌还搭在小伙子的额头上,明明是个更瘦小的姑娘,可那小伙子的态度,就像被一个严厉的长者按住了。

    “平时在家里,都干什么?”

    小伙子瑟缩了一下,似乎是想逃开杨夕的手。

    却不知是抵不住那温软手掌的温柔诱惑,还是屈服于“仙人”长者的淫威。最终还是安静的让脑袋留在了杨夕的手心儿里。

    一口话说得很土气:“拉犁,挑粪,捡秸秸……还有……还有扒盐。”

    “秸秸,是什么?”杨夕问。

    小伙子喏喏的说:“就是干草,柴禾棍,拿来烧的。”

    “为什么是捡柴,不砍吗?”

    “铁器,是只有官家才有的呐……”

    杨夕点了点头。

    又问道:“什么是扒盐?”

    “我们村子,过去一座林子,有个盐坑。背了盐板回来,可以跟官家换吃的……”

    “就是盐矿?”

    小伙子有点懵,愣了愣,才依稀从记忆里翻到了偶然听管家讲过的词汇,“对,是矿。”

    杨夕两眼深沉的盯了他半晌,忽而平平的问道:“有矿的地方,那你们应该不穷。”

    小伙子彻底说不出话了。

    从他出生的时候,村子不远就是有盐矿的,可是从他出生的时候,他们村子就是穷的。他没出过远门,不知道富是个什么样子,但往来路过的货郎们,担子里的东西,身上的布料,想来那就应该是不穷。

    可他不知道,有矿和不穷有什么关系,于是茫然的摇了摇头。

    “有矿的地方,官家不会穷。老百姓嘛,不一定。”一个独眼的老伯忽然搭腔,说话的时候低着头,偶而翻起眼睛,看着杨夕等人的眼神,明显的与其他村民不同。

    不那么畏缩,不那么恐惧,却带着更明显的反感。

    “我们那旮靠着无妄海嘛,盐是不缺的。可是采盐的地方险,一般人家这么生性的小伙子都舍得放去。”

    他用力的揉了一把“扒盐”小伙儿的脑袋,小伙子的脑袋垂得低低的。

    老伯咂了咂嘴:“都是我们这样,没几天好活,又种不动山地的老东西,才会隔两个月去扒一次。家里头就能有几个月好过些……”

    杨夕偏过头来看他,并不是多么老的一个人。

    五十多,或者六十?

    左眼上一条长疤深嵌在脸上,仅剩的右眼里还残留着未退的凶性。

    “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出过远门?”

    老伯龇出一口烂牙,好像更反感了。

    “南疆十四州剑侠的名号,你们也该是听过的。老头子年轻那会儿,也是在华夏州混出过名头的!”

    杨夕愣住了,她无法想象这就是老了以后的楚久。

    “怎么又回来了呢?”

    老剑侠的眼睛看着不知道什么地方,神色有一些渺远。似乎回来这个决定,是多久远以前的事情了,世事磋磨,几乎想不起了。

    “你在一个地方生,在一个地方长。就终究会希望这个地方变好一点,在外边儿的世界受了狠伤,就终究还是想回来舔舔……可你看到老家都救不活,怎么还能走得出第二次。乡里乡亲的都救不活,还有什么脸去救别人?”

    杨夕微妙的盯着他看了许久。这不是一种她能理解的感情,她没有家,也没有家乡。而昆仑从不需要她去救。如果外面的世界全都比家乡美好,还要家乡做什么呢?不是应该带着所有人,离开那片土地,到外面的世界去么?

    沉默了许久,杨夕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话:“老人家既然出门闯荡过,那您知不知道……”

    “什么?”

    杨夕又默了片刻,才道:“我刚才看过你们村其他人的幻象,你们似乎是种麦子的。但您知不知道,地底下有盐的地方……是种不出麦子的?”

    杨夕缓缓的顿了一顿,尽量说得谨慎些,“或者是不管怎样种,收成都不好。”

    “……”

    老剑侠微微浑浊的眼睛,瞳孔忽然收缩了一下。数十年的时光,恍然如梦的从心口上扎过去,他蹲在地上,猛然弯下腰开始剧烈的咳嗽。

    咳得几乎喘不上起来!

    “咳——咳——咳——”

    南疆十四州的边界是内陆无妄海,唯一接壤的国家是天羽王朝。落后、愚昧、贫穷,这几乎是贴在每个南疆人脑门上的标签。

    这女修士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种地的出身,可是她都知道的事情,自己不知道,身边也没有人知道。他觉得这个女修士没有必要骗他,骗他这个又有什么用呢?人家是能杀死延维的人。

    尽管南疆的剑侠个顶个的十二万分讨厌修士,却也不得不承认,大多数时候修士是不屑于骗他们的。

    “那要种什么?”

    “高粱,大行王朝的盐地,种的都是高粱。如果十四洲的地更盐,那可能只能种草药。”

    老剑侠木然了很久。

    “……多谢。”

    杨夕把目光转回小伙子的脸上,拍拍他的脑袋。

    “干那么多活,能吃饱吗?”

    小伙子呐呐低着头:“不知道什么是饱……”

    杨夕听见身后,响起一片沉沉的叹气。最明显有悲天悯人的经世门瘦师兄,最感性还有糙汉子生了一颗少女心的阴家老二。

    阴家老二忽然抽了一口气。

    面前的凡人中响起一阵低呼:“三叔!”“三叔爷!”

    杨夕寻声望去,只看见那个自称做过剑侠的老汉,呲着一口烂牙,攥着两只拳头,哭得像个娃娃。仅剩的一只眼睛死死的闭着,另一侧的伤疤因充血而红得可怕。

    “官家……官家故意的……”

    村民们简单的头脑,并没有听懂老汉的话。

    修士中多少个七窍玲珑的心肠,却倏忽间就懂了。

    什么地方能种什么,他们未必都知道。可既然杨夕晓得,那必然是大行王朝的人很多晓得。

    可是南疆十四州的人偏偏就不知道。

    一海之隔,是凡人无法逾越的天堑。

    可是凡人的老百姓不晓得,南疆十四州的官府里也不晓得么?就算官府不晓得,难道朝廷也不晓得?

    如果朝廷晓得,官府也晓得,却偏偏没有人告诉这些穷苦的百姓……

    这样想下去,就难免很阴谋了。

    如果这些百姓,靠种地就能活下去,谁还肯去扒那危险的盐矿呢?

    精盐,可是南疆十四州最著名的出产,是十四个州的朝廷,与更强大的国家谈判的资本。

    杨夕垂着眼睛。

    她更倾向于另外一种猜测,朝廷并没有故意去让他们过得苦,只不过,是从来也没有想过怎么让他们不苦罢了……

    杨夕看了看面前的黑小子,甚至雪白修长的手指头,在地上写了三个倒过来的字。

    “这是我的名字。”

    黑小子也是知道丑的,在对“仙人”的恐惧因为“仙人”的平易近人而渐渐褪去的时候。他看着对方雪白的皮肤,干净的指甲,下意识藏起了两手。

    声音低低的,“我不识字。”

    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识。

    只是事隔十三年之后,杨夕的立场,站到了另外的一边。她把眉眼摆的很平整,几乎有些波澜不惊的味道。

    “我来教你。”

    水月姑娘在这个小村子治瘟疫,扎根了几个月接近一年。

    她习惯了照顾村人的生活,见状下意识就要上前帮着念,却在看清杨夕写的字后,露出了一个极其古怪的表情。

    下意识的猛抽了一口气后,含在嘴里憋住,就憋出了两个有点鼓的腮帮。

    连天祚站得远,傻大傻大的个子,还要踮脚看一眼。

    然后红了一下脸。

    金鹏戳在修士堆儿里,看见周围众人的表情都有点怪。忍不住扯扯身旁的阴大,“不是叫杨夕么,怎么写了三个字?”

    阴大深深看了金鹏一眼,知道妖修不识人类文字的很多,能把人话说溜就算有文化了。(所以昆仑妖修们是一种多么高大上的存在。)

    “反正,你以后千万别跟杨夕学写字。”

    杨夕指着地上的三个字,认真的道:“何仙姑,我的名字。”

    被教的黑小子弱弱点头,“哦。”

    阴二:“噗——”

    幸而阴大足够了解自己的弟弟,早早准备好,一把给捂住了。

    小伙子奇怪又害怕的看了一眼。

    杨夕平静的转头,面色如常的看着两个捣乱的货。

    阴大掐着弟弟的脖子拖走,并且摆摆手,“他受伤了,需要治疗,我先带走。”

    令杨夕意外的是,那位老剑侠竟然也是不识字的。

    仔细看了看那三个字,又看了看阴家两兄弟:“明明没有……”

    “是脑子受伤了。”阴大指了指亲弟弟的头,面无愧色的抹黑。

    老剑侠的确是不太懂得修士的受伤,但还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杨夕转回头来,继续一本正经的忽悠,道:

    “你们都听过女娲造人的传说对吧,那八仙过海的传说,你们听过没有?”

    村民们迟疑了半晌,大多数都轻轻点头。

    八仙过海的传说,在整片大路上,可要比女娲造人的传说流传更广。而几个黑瘦黑瘦的小娃娃,正是对神话故事最感兴趣的年纪。闻言连害怕都忘了,傻乎乎的盯着杨夕瞧。

    杨夕点头:“嗯,没错,我就是传说里的何仙姑,八仙里头唯一那个女的。”

    杨夕面前的村民纷纷震惊的望着杨夕,神仙?

    何仙姑不是白裙子拿莲花,温柔似水貌美如花的么?怎么这么胸……凶巴巴也就算了,问题是怎么可能这么矮?

    还有一只蓝眼睛!

    杨夕伸出一只胳膊,指点江山,慷慨激昂起来:

    “我们八仙,还有我身后这些天兵天将,跟你们的女娲娘娘不是一伙儿的。我们的头儿,叫王母娘娘,唔……不是,是叫后土娘娘。就是管土的,凡间的土都归她管,你们女王娘娘造你们的时候,是偷了我们后土娘娘的土。”

    村民们听得一愣一愣的。

    杨夕身后的小伙伴儿们都惊呆了!

    杨小驴子继续道:“所以你们其实不应该归女娲娘娘管,你们应该归后土娘娘。后土娘娘觉得女娲娘娘冒犯了她,就派我们八仙过海下来,把女娲给打回家了。”

    蹲在杨夕面前的黑小子,震惊的看着杨夕:“打回家?”

    杨夕点头:“嗯,神仙哪儿那么容易死啊。凡间就是个肉身,肉身打死了,神魂就只能回家去缩着了。”

    老剑侠终于有点明白过味儿来了,女娲娘娘那套东西,他早在当年行走江湖时候就不信了,可也一直正不过乡亲的想法。

    听到此处,不由对杨夕生出一点奇妙的,不地道的,带着鄙视的……佩服……

    小伙子一听女娲娘娘不是真的死了,简直整个人都松活下来了。

    瞪着大眼看杨夕:“您……真是神仙?”

    杨夕眼都不眨:“嗯,刚我在天上飞,你不是看见了么?”

    小伙子抿抿嘴唇,可是你刚才飞得好丑啊,神仙怎么能是那样的呢?

    另外一个,同样黑瘦黑瘦的小伙子,突然插了嘴:“可是三叔爷说,人也是会飞的。”

    杨夕瞟了一眼“三叔爷”。

    “他忽悠你们的,人会飞,他咋不会?”

    老剑侠气得鼻子都歪了。

    我特么又没有灵根,我飞个屁!

    杨夕说得如此“有理有据”,凡人村民们都有点半信半疑的动摇了。

    一张张黑瘦黑瘦的脸上,除了恐惧,又浮现出一点点敬畏。

    最后,杨夕终于感觉到,这些凡人已经差不多都被自己忽悠懵了。伸出手来,揉了揉扒盐少年的头:“所以你们看,你们本来是后土娘娘的土做的。别信女娲了,改信我们吧,管饱饭。”

    老剑侠一只阴沉的独眼,深深的盯着杨夕。

    “信你们,要做啥?”

    杨夕认认真真道:

    “离开那片盐碱地,到新的地方去耕种,不许再用人祭,因为你们活的人越多,娘娘的土就越多。如果人越活越少,娘娘是会派我来惩罚你们的!我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神仙。”

    老剑侠忽然别过脸去,一只手捂住了眼。

    一行浑浊的水滴,从那只饱经沧桑的粗糙大掌下流出来。滴进不知打了多少补丁的衣袖里。

    杨夕听到,身后传来了水月的哽咽声。细细的,似乎也被捂在了嗓子里。

    只剩下村民们,一片安安静静的,面色迷茫。

    正此时,一个沙哑干涩的嗓子响起来。

    “老头子听说,何仙姑可是有一朵荷花的,不知上仙把荷花藏在了何处?”

    杨夕一震,寻声去看。

    见到了那个头发全白,双眼无焦的老头。关于女娲造人的故事,他刚才可是讲得很精细。

    “你是他们的巫师吗?”杨夕问。

    老头并不回答杨夕的话,而是继续责问:“还有我们村子里的瘟疫,是来了这女娲娘娘的地宫才好的。上仙可能保证,离开此地不再爆发?”

    还是水月悄悄的附耳告诉了杨夕:“巫师没有跟进来,这是村子里的族长。”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一个评论好逗,跟大家分享。

    邓远之:“连师兄,你到底怎么一照面就干死了延维?”

    连天祚:“用大宝剑啊!”

    “……”邓远之:“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连天祚(迷茫):我就是大宝剑啊……

    welsper扔了1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0:20:06

    饭团儿89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4 12:58:24

    年呈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22 12:29:07

    一纸镜花水月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2 18:12:52

    乐下弦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2 10:58:37

    1925032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07:52:43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11:36:17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12:19:31

    年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13:03:48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15:43:19

    游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17:09:33

    gougou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18:46:12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2 21:15:19

    li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1:12:37

    1938628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12:59:41

    阿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3 23:14:20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1:26:42

    寒凜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2:42:08

    伊比的天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06:18:07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2:16:40

    蘑菇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6:32:54

    一纸镜花水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17:42:11

    泡泡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22:10:36

    佐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22:58:47

    杳杳兮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4 23:05:1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85章 女娲》,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