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84章 女娲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一棍子就把变小的延维打躺了。

    毕竟,失去了体型力量,只会机械回话的东西,初照面就被连天祚给干死了又能有多厉害?

    金鹏等人醒过来之后,看见的就是连天祚卷着袖子,用收拾活鱼的方式把延维给货剐了。

    怪血、蛇鳞满地都是,海蓝色的长发也被剃光了一缕缕的仍在地上。

    金鹏有点惊呆:“这也行?”

    杨夕道:“我厉害吧,能救你们一次,就能救你们第二次!怕啥?”

    金鹏撇嘴一乐,对着杨夕的小屁股踹了一脚。杨夕长得实在太矮了,所以被踹得在地上滚了一圈,气得鼻子都歪了。

    其他人的表现却对这场面有点儿不适应。

    延维跟其他的怪不一样。

    它长得实在是太像人了。人的心肝脾肺,人的眼耳鼻喉。

    灵修妖修没什么感觉,人却大多会觉得有点怪异。

    瘦师兄皱了皱眉。

    其实经世门一直也不太赞同对怪的这种处理方式,就像他们对仙灵宫对妖修的奴役一直很激烈的反对一样。

    正在这时,角落里传来了一声凄厉额的喊声。

    “可他们杀死了女娲娘娘啊——!”

    那后面的话音戛然而止,好似被人围的捂住了。众修士齐刷刷的转回头去,只见那个角落里扎堆儿的凡人,在幻境破灭,神怪被打死之后,依然惊恐的缩在角落。

    哆哆嗦嗦,满脸惊惶的望着这边,望着修士们。

    跟他们一起的,唯一的一个修士姑娘,荆钗布裙,难掩骨子里的清秀。伸手捂住了一个小伙子的嘴,正回过头来,歉意又尴尬的望着修士们。

    这个就应该是“水掌门”了?

    杨夕扫一眼旁边的连师兄。

    连天祚撸着胳膊“剐鱼”剐到一半,两手都是血淋淋回过头来,一脸悍气的看着那边。完全没意识到问题的所在。

    某人几万年的单……唔,真是有道理的。

    杨小驴子一个瞬行开过去,稳稳的站在一群凡人的面前。

    “这位姐姐是?”

    素衣荆钗的姑娘连忙摆手:“莫叫姐姐,小道水月,年才十六,练气三层,敢问这位……前辈?”

    “杨夕。”杨小驴子默默仰头看了看十六岁的水姑娘,那超出了自己半头的高度,感觉心口挨了一刀,膝盖又中了一箭。

    唯有黯然伤神。

    只有胸比她大,比较有年龄的说服力。

    杨夕清了清嗓子,尽量使自己显得稳重一点。并且以眼神示意那个刚刚被水月姑娘禁了言的小伙子。

    “那这位……小师妹,他刚才说的女娲娘娘,是什么意思?”

    回答杨夕的却不是水月,而是他身后那群凡人中的一个老者。头发全白并且稀疏,两眼浑浊没有焦距,这是一位老得已经失去了视力的老头子。

    沙哑的嗓子,带着些迟缓的拖腔:

    “天地开辟之初,世上本没有人。天上的日月和今天一样,地上的山川和今天一样,生灵中的草虫鸟兽和今天一样,可是单单没有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地孕育了一个神通广大的女神,叫做女娲。女娲行走在这片莽莽的原野上,看看周围的景象,总觉得荒凉。她觉得在这天地之间,应该添一点什么东西进去,让它生气蓬□□来才好。

    “可是她又想不出添些什么。

    “走啊走啊,她走得有些疲倦了,偶然在一条小溪旁边蹲下来。澄澈的池水照见了她的面容和身影;她笑,池水里的影子也向着她笑;她皱眉,池水里的影子也向着她皱眉。

    “她明悟了,可以造一些与自己相似的生灵,生来就有灵性。来跟自己作伴。

    “于是她捻起溪边的泥土,混合着河水,照着自己的模样,捏出了第一个人。然后第二个……

    “第三个……

    “她造了无数的人,教他们繁衍,使他们生存。可是人是黄土捏成的啊,最怕水患。后来的一天,天漏了,好多好多的水灌进世界里来,把她造出来的人逼得无处生存。

    “女娲娘娘怜惜人类,不想我们遭此劫难。她历尽千辛万苦,杀了东海的巨鳖,斩下它的四条腿擎住天顶,又炼化五色的彩石堵住窟窿,可是都没有用。最后,她只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堵在洪水泄露的地方,化作了天的一部分。但是女娲娘娘临升天之前,是说过的。如果她的子民足够的虔诚,她就会活过来。”

    老人浑浊的双眼,空洞的望着杨夕,沙哑的嗓音深沉而悠远。

    “所以你明白吗,是女娲娘娘创造了人。妖精都可以不尊敬她,可她是人类的恩人。”

    苍老枯瘦的手指,颤抖的指向了金鹏。

    金鹏是个鸟儿变的妖修,刚这帮凡人可是亲眼所见。金鹏无趣的撇撇嘴,混迹人间的妖修,各类种族敌意他可见得多了。

    有胆战,没胆滚罢了。

    杨夕琢磨了一下故事,点点头。

    “很动人的传说。可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一众凡人皆露出敢怒不敢言的神情。挡在他们前面的水月姑娘,十分尴尬的曲了曲膝盖——她所学的礼节,显然更贴近现世的凡人,而不是修士。

    “华夏一族传说里,那个女娲娘娘,就是你们刚打死的延维啊……”

    杨夕倏然睁大了眼睛,感觉受到了三观层面的打击。

    而后方几个赶过来给杨夕撑场子的小伙伴儿们也惊呆了。说实在的,这些修士未必各个儿都是亲近凡人的。可即便再瞧不起凡人的,也没想过还有凡人能愚昧至此!

    杨夕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身后的延维尸体——现在那只是一堆材料和零件了,瞪大眼睛看着那些已经被吓成一窝鹌鹑的凡人。

    “我怎么没听过这种神话?凡间传说的神仙不都是大德行的修士吗?”

    水月脸色微红,摇摇头:“我跟他们接触了几年了,也没能说服他们。刚开始还差点把我这个‘异端’绑到火架上烧死,现在总算不烧我了,可也还觉得自己是土捏的……”

    作为一个悬壶济世的游医,水月姑娘显然觉得自己有点失败。惭愧的说:“所以才那么容易,就被全村引到幻境里来了……”

    自己所信奉的神,站在门口欢迎自己,说那里是至尊神国,无上荣光。那的确是没有谁能够拒绝这种诱惑,抵抗这种庄严。

    即使明知前方既是牺牲。

    杨小驴子下意识退了一步,几乎站不稳当。

    语无伦次的指了指远处的蛇鳞,“尾巴!”又指了指自己的下半身,“腿!”

    说好的相似呢?

    妈的一听这个相似,任谁都会以为又是凡人夸大了某位修士前辈的功绩行么?

    水月很无奈,杨夕师姐现在经历的一切三观颠覆,都是她曾经经历过的。

    带了连叔叔来见过以后,连叔叔“哦”一声毫无反应,当时还以为是自己小门小户没见过世面,大门派都是那样宠辱不惊的。

    如今看来,只怕还是连叔叔是个奇葩吧。

    “传说里说了,只是相似啊。女娲对着河水,只照到了上半身,下半身就捏得不一样了……“

    我特么!

    杨夕猛然转过身,两眼瞪着收拾完延维,一脸正气望着这边却不敢过来的连天祚。

    连天祚的脚下,延维的残躯已然分成了几十分待领的材料——上古神怪身上的东西,即便是在修士大能的口袋里,也是值得计较一下的好东西。

    杨夕觉得一口气憋在心头。

    真不知多歹毒的心肠才能编出这样的神话传说,才能编出人是怪造的这种神话传说。人要是因为这个去保护怪,那上古时期爆发的那种人妖大战简直太正常了!

    以正常人的脑子,无论如何看见人身蛇尾的东西,最离谱也该是联想到这东西是人和蛇妖生出来的才对吧?

    杨夕几乎一手指头戳在那些脸上:“你们这是迷信!”

    一只大掌搭在杨夕的肩膀上,用力捏了捏她伶仃的骨骼,仿佛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杨夕,别激动。”

    温和淡然的嗓子,杨夕不用回头也听得出,除了经世门的师兄,没有旁人。

    瘦师兄的声音很轻,听在杨夕耳朵里却像一道炸雷。

    “南疆十四洲,因为地域灵力实在太过匮乏,在天羽王朝年代,没能大一统。无妄海相隔,直到离幻天建派之前,都是一片与修真界隔绝的天地。”

    杨夕绷着面孔回头,“大一统?”

    瘦师兄看着她,道:

    “天羽王朝的时代,是修士历史上最强盛、最集权的年代。他们曾手握天道法则,公然把控修士飞升的门票。”

    杨夕感觉如有一盆冷水浇头,直流到心口。沉沉道:“那三十个名额?”

    瘦师兄笑了一下,语调平平的,两眼静静的望进杨夕的眼底:

    “天羽云家并非仅仅像你们的仙道史书上写的,奴役修士,强权高压,踏人命于铁蹄之下。事实上,武力统一了全大陆之后,他们曾经广布道法,融合仙凡。事实上,云家是这片土地上,第一批关心凡人能不能吃饱的修士。”

    杨夕觉得那股凉水又顺着心口冲刷到了腹肠:

    “我们的,仙道史书?”

    瘦师兄定定的看着她,并不回避:“你们昆仑编纂的仙道史。”

    杨夕有心反驳。

    金鹏忽然在这时候插了嘴:“这个我知道,天羽皇朝为了把控道法,焚毁了四代昆仑以前的大部分文字史料,仅剩的一些都保存在皇城未央宫里。白镜离一把火放下去,几乎烧光了。”

    杨夕明白了。

    所以如今人们所知的历史,所读的修真界史书,是后来推翻了天羽皇朝的昆仑所编撰的。

    “五代昆仑?”杨夕出声。

    瘦师兄和邓远之都没有回答。瘦师兄两手搭在杨夕肩上,扳着她的肩膀,把她转过去正对着那些凡人。

    “眼前,当下,还是先解决这些,被你从延维口下救出来,却并不感谢你的凡人吧。”

    延维之死,即便是凡人都看得出杨夕是首犯。

    于是一双双苍老的,或者幼稚的,激烈的,或冷漠的眼睛,整齐划一的怨恨的望着杨夕。

    没有被这样集体望过的人,不能感受那些怨毒的伤人。

    杨小驴子半低着脑袋,忽然嗤笑出声:“师兄搞错了,我杀延维根本也不是为了他们谢我。”

    瘦师兄清潭一样的眼睛静静望着她。

    杨夕道:“不,不是无私。”

    杨夕明显感觉到无根纤细的手指,用力的扯住了自己的手腕,是水月。可这世上从没有人能扯住杨夕,她到底还是一定一顿的说了:“杨夕一开始就知道,以这些凡人的本事,从幻镜里出来也难出去。他们是甘愿幸福死,不愿苦难生的。杨夕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不管这选择在杨夕看来多么荒谬。”

    “所以,杨夕杀延维,破幻阵。不过是为了自己活下去,选择了他们的幸福,而已。”

    杨夕抬起眼睛,幽蓝的离火,是世界上看起来最冰冷的火焰。

    “所以,并没有谁救了谁,救过谁,又被什么人不公平的对待。”

    远处,邓远之蹲在岛行蜃旁边,闻言抬起头,望着远方笑了一下。那表情依稀是,就知道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事涉三观,解释一下:

    一,本文女娲的传说与民间传说略有不同。

    二,杨夕所言,不代表作者观点,并非贬低女娲,而是杨夕的眼睛看到的世界,崇拜延维就是愚昧残忍的一种迷信。

    三,我再承诺,我就是^( ̄(oo) ̄)^

    宿醉未醒扔了1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6-03-21 17:52:10

    鱼语M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1 11:22:20

    墨墨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20 15:07:52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17:46:17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18:47:38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19:10:15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20:31:16

    一生相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9 23:23:13

    疏影横斜水清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00:45:16

    DALAL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00:49:57

    fanyinkiky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14:02:17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1:46:21

    永玉2008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0 22:31:51

    鱼语M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24:20

    19250325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1:50:03

    li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4:25:21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6:28:39

    留下更新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19:49:24

    十布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20:49:19

    菊花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21 21:18:3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84章 女娲》,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