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83章 女娲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就在延维狞笑的同时,杨飞起一脚踹在邓远之脸上,把后者直接踢下了几十丈的高空。

    邓远之目瞪口呆的从空中落下,懵逼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破口大骂:“你个活驴!你一个人能干过?”

    杨夕在踹飞了邓远之后,腾身飞起,折身飞退。

    甚至来不及看一眼邓远之,对着下方比了根不大文雅的中指:“一根儿胳膊的别捣乱!”

    其实杨夕是在刚才的一瞬间,想起了死狱里的小狼。

    刺杀胡山炮前,幽暗的地穴里,面对大批围堵的守卫,那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小狼妖,也是这样,一脚踹翻了自己。

    杨夕当时没想太多,她只是记住了肩膀上的那一脚。

    杨夕其实现在也没想太多,她只是下意识的踢出了一脚。

    人有的时候,生死攸关,危机在前,真的并没有想那么多。

    大难临头之时,会怎样做的,自然就做了。事后再问他们,他们的回答常常是:忘了。

    延维这种人身蛇尾的怪物,习性大概跟蛇还是有几分相似。完全无视了掉下去的邓远之,对眼前忽然飞过去的杨夕呲出了尖牙。

    杨夕飞得里倒歪斜。

    修士的飞翔,与凡人想象得极其不同。

    飞翔本无需腾云驾雾,乃是整个身体的组成被重新淘换过,彻底剥离了**凡胎,可以自由掌握空气或者水流通过自己的肌肉、骨骼、皮肤。可在空中自由的漂浮。

    这种整个身体都被灵所构成的物质代换过的现象,称之为筑基。

    它们依然具有凡人**的功能,却可以在关键时刻用灵力催动,如同法宝一样使用,能够容纳灵力,融合灵宝,足够灵能的情况下可以断肢再生。

    若用另一个世界的语言来解释,怕是可以说,筑基修士的身体,做好了随时接纳质能转换的准备。

    但刚筑基的修士,这个质能转换的能力还是极其低微的,所能转换的体量极小,持续时间也十分短暂。

    杨夕于是就飞一下,停一下,停下一下就会往下掉一点。远远看去,飞出一条非常丑的锯齿……

    延维却比她灵巧很多,巨大的头颅在空中带起狂风,呼啸着猛转过来。张开满口利齿的大嘴,在杨夕面前猛然一阖。

    “咔嗤——咔嗤——”

    齿列交合,发出令人牙酸的巨大碰撞摩擦声。

    杨夕飞得太慢,而延维又追得太快。

    当延维的利齿第四次闭合的时候,杨夕整个人几乎就停在延维的嘴里,情况十分危急。

    阴家老大,是还在孔中为数不多的高手,见此情形飞身来救。一把捞起杨夕,却发现已然来不及逃开延维的巨口。

    情急之下,他做了一个十分英勇的动作。

    他张开双臂,把杨夕整个人抱在了怀里,转过身,背对着延维的大嘴。

    如若钢牙落下,先刺穿的一定是他的背!

    阴哥哥表情冷静,镇定的伸手,捂住了杨夕的眼。

    延维口中的腥风,吹起他飞扬凌乱的发丝,在杨夕的耳边飘荡。

    杨小驴子的大眼睛,从阴老大的手指缝儿里挤出来一只,扑闪了一下。

    然而,阴大哥静静等了半天,背后却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剧痛?

    缓缓转头,却见延维两排森森利齿,闪着幽幽的冷光,高悬头顶。

    “啪嗒。”

    滴下一滴涎水。

    而那两排铡刀似的牙,竟然静止在了身后,好像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般。

    阴家老大一愣,下意识的低下头,只见怀里的小丫头呲出一口白牙,乐呵呵的笑。

    “谢谢你啊,阴大哥!”

    杨小驴子软软的,抱了抱殷老大的脑袋。

    地面上传来他那个二货兄弟的惨嚎:“嗷~为什么飞得好的不是我?我也想英雄救美啊!”

    同为被救者的金鹏,靠在他胸前满脸黑线:“我长得不够美,还真是对不住啊!”

    却是怎么回事呢?

    各位看官可还记得,延维的上下牙都被杨小驴子拴上了一束灵丝。上牙甩给了金鹏等一干飞行修士,牢牢地撕开了上颚。下牙上可还系着杨小驴子从岛行蜃里捎出来的那一捆。

    杨夕在岛行蜃的内部,为了杀死这个大怪物,千方百计的用天罗绞杀阵——缠字诀给那粗壮的闭壳肌套上了一圈灵丝,想要给它做个环切。

    奈何力气有点不够用,怎么也切割不动那粗壮的柱身。

    循着顶壳上那“天书”刻比较深的字迹,钻洞爬出来,杨夕本来是想找一群人帮忙的。没想到一出来就正面刚上了延维。

    不过延维好呀,延维比人劲儿大呀!

    连天祚和瘦师兄都还在岛行蜃的碑刻上趴着。

    瘦师兄顿了顿:“于是,现在是鹬蚌相争的场面了?”

    连天祚:“是蛇蚌。”

    阴家老大是个靠谱的,回过神来,抱着杨夕猛窜出一里地。脱离了延维的攻击范围,才撒手把她放在地上,

    拍了拍头:“咳,那个……不要乱抱别人的头,男人头,女人腰,不能随便乱摸,不知道?”

    延维的确是力大。

    可她力大得实在有点出人意料了。

    她并没有如杨夕等人所想的那样,傻乎乎的用牙齿与岛行蜃拔河,最后落个齿碎肌断,两败俱伤的局面。

    她在原地静止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回过了头。

    伸出手指头试图扯开那几根灵丝,手指太粗不能成事。

    于是凶狠的双眼盯上了岛行蜃本尊。

    一只大掌,从空中拍过来,按在了岛行蜃的贝壳上,险些就把躲闪不及的连天祚和瘦师兄按成了肉饼。

    两人拼了命的从贝壳上狼狈跳下,瘦师兄全程捂着屁股,神情坚贞不屈。

    延维的另一只手,抓住了连接牙齿的灵丝,用力那么一拽。

    只是一拽而已。

    众人耳边清晰的听到了“扑哧”一声。

    岛行蜃贝壳上的小洞里,喷溅出来三丈多高的白色乳液。

    杨夕整个人都懵逼了:“这就断了?”

    要知道,她刚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甚至都没能在岛行蜃的闭壳肌上留下一道伤痕!

    而延维干掉岛行蜃,居然只是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扯而已!

    岛行蜃挂了,情况却更危机了!

    延维又一次把头转过来,盯上了那个害她牙痛的小丫头,恶狠狠地掀开了红唇。

    杨夕那真是半点儿英雄气概都没有,吐气开声:“快跑啊!”

    转身带头,拔腿就跑。

    ——溜怪这个事儿,早在几年前就是她的专项业务来着O__O

    杨夕在延维前方数十丈远,跑得像一头脱缰的活驴。

    边跑边问身旁的阴大:“这东西到底是怎么从一个小美人,变成一个大怪兽的,这劲儿也忒他妈不是人了!”

    阴大跑得很有节制,均匀的发声:“她本来就不是人呐,妹子。”

    杨夕崩溃:“说重点啊,大哥!”

    阴大想了一下:“大概是蜃气没了的时候,它就变大了。”

    杨夕一点头:“知道了。”

    而后居然掉过头来,迎着延维往回跑起来,阴大一个没拉住,惊悚的吼出声来:“你他娘不要命了?”

    杨小驴子低头侧身,一个滑铲。

    险之又险地从延维巨大的下巴底下钻了过去,拔腿疯跑,同时对着岛行蜃的方向大喊:“莲师兄,把岛行蜃的盖子打开!让蜃气泄出来!”

    邓远之一听她又要作大死,当场就炸了:“那这些人就都掉回幻境了,怎办?”

    这主意他也不是没有动过脑筋的,但是要知道,在场除了连天座和杨夕,其他人可都是在蜃气消失之后,才从幻境里挣脱出来的,蜃气一出他们很可能再落回幻境之中。

    此等战术,完全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放弃己方全部战力,堪称疯狂!

    可惜,杨夕喊得本来就不是他,而是连师兄。

    连天祚什么脾气?

    觉得全天底下数自己最笨,所有人都比他聪明。抗打耐造,行动力刚刚的虎!加之杨夕从来站在他这一边儿,基本上杨夕说什么他就敢去干什么。

    杨夕这边一发话,连天祚那边儿就照做。

    岛行蜃的闭壳肌已经坏掉,现在的任务不过是举起一座空心儿的小山,两米多高的壮汉灵修,还真的能办到。

    双手撬起贝壳,用力一抬:“哈!”

    离得最近的瘦师兄,只来得及骂上一句:“昆仑这帮畜生!”

    就陷入了幻境。

    延维始终跟在杨夕的身后,此时已经被杨夕引得轰隆轰隆往这边来了。粗大的蛇尾横扫过宫殿的地面,扬起一片烟尘。

    杨夕跑近之后又大喊了一声:“风,来风!”

    会风系法术的修士尚未反应过来,金鹏却因与杨夕摩擦的次数太多,一下子就领略了其中真谛。张开受伤的羽翼,一翅膀扇过去,把岛行蜃那刚刚泻出了一点的蜃气呼啦啦吹开。

    陷入幻境之前,他自暴自弃的给自己定义:“老子一定是疯了,才会信她!”

    阴二配合杨夕的行动,更是连丁点儿理智都不需要,凭着他那脑残的痴汉劲儿就够了。

    风系**狂猛的吹出去,表白嚎得跟杀猪一样:“驴妹,我为你死而无憾呐!”

    奈何媚眼抛给瞎子看,杨夕全然不解风情,边跑变寻思:(⊙o⊙)哎呀,原来大家都这么信任我了,都死而无憾啦!

    他哥站得远,问旁边耳力更强的修士:“那蠢货刚说的什么?”

    该修士给他重复了一遍。

    阴大沉默了半晌,“你能当我没问过吗?”拳头捏的嘎巴嘎巴响。

    杨小驴子哧溜一声从连天祚的身旁钻过去,一跟头再次翻进岛行蜃的内部,同时回过头来对着紧随其后的延维勾勾手:“大怪物,来呀!”

    延维这个记仇的傻东西,也真就跟着把整张脸带一只手,往蜃壳里使劲儿伸。但惊奇的是,他竟然完全没有碰到连天祚。

    邓远之闭了闭眼,手上飞快掐出一串幻影般的法诀,气沉丹田的吼道:“杨夕你个驴!我这次要是真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冰火大□□番发出,加持下的风系法术,竟然猛烈堪比海面上的狂风。

    也是了,海面上的狂风,不也是冷热不均下空气的流动吗?

    狂风中岛行蜃的蜃气弥漫了整个空间。

    邓远之陷入了幻境。

    殷家老大陷入了幻境,各位牵制延维的修士陷入了幻境,角落里的非战斗修士也陆续陷入了幻境。

    连那起凡人,也哆哆嗦嗦的躲在角落里,陆陆续续陷入了幻境。

    整个地宫之中,只剩了连天祚和杨夕两个清醒的活人。

    蜃气牵引,大阵发动。

    趴在蜃壳边缘的延维,终于眼见着的,缩回了初见面时人身蛇尾的大小。

    杨夕一骨碌从蜃壳里钻出来,盯着变小的延维看了半天。

    “嘛咪嘛咪哄!”

    延维嘴角还挂着血迹,脸上的笑容,这时候仔细去看,其实是很轻易就能发现僵硬的:

    “客人说什么,我可听不懂呢。”

    杨夕:“蓬莱都是畜生杂种王·八蛋!”

    延维:“蓬莱啊,我听过的,那可是神的使者呢~”

    杨夕眨眨眼,呲出了两颗尖尖的虎牙。

    作者有话要说:  嗷嗷,这一章算昨天哒,我晚上一定要再努力一章!要做勤奋的虫虫!

    Elanor的小叶叶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7 14:14:17

    Elanor的小叶叶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7 21:26:59

    冬瓜不是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11:21:37

    职业女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12:40:36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13:45:47

    忆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14:43:27

    ilpisces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16:51:54

    凌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20:30:28

    平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20:59:40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7 23:51:48

    疏影横斜水清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0:07:01

    秋李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0:16:59

    观察者233333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1:42:06

    云淡非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1:47:01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6:46:35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6:53:56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7:05:36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7:11:03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7:49:08

    三流人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7:56:10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8:01:00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08:09:24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11:07:19

    木头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11:23:17

    DALAL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8 12:45:3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83章 女娲》,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