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81章 岛行蜃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恩,修文是病,得治,我造。】

    天罗绞杀阵——缚,杨夕把自己周围撑开一个巨大的蚕茧,抵住了那够把人蜡封其中的液态珍珠。

    半晌……“嘭!”

    一声爆响,凝固的圆润珍珠四分五裂,杨小驴子从珍珠内部炮弹一样射出来,略一沾地,拔腿往前飞奔。

    天罗绞杀阵——绝,通常接在缚字诀之后的终极大招,在缚字诀争取到一瞬的反应时间,和腾挪空间之后,眨眼便能切碎珍珠包裹的外壳。

    但也就在杨夕落地的瞬间,刚跑出三步远,前方又一大滴流动的荧光胶体涌出来了,杨夕:“唔唔唔唔唔唔!”

    ————她其实是想骂人的,奈何嘴被糊上了,来不及清开。

    又一次天罗绞杀阵——缚。紧跟着一次天罗绞杀阵——绝,杨夕脚不沾地的往前跑。

    生死之事早已不在衡量,满脑子就是一个念头,冲到到岛行蜃的闭壳肌附近,切了它丫的!

    空间越往里月宽敞,当流动的胶质珍珠液第三次从前方涌出来堵路的时候。

    杨夕终于学聪明了。

    她没用天罗绞杀阵,而是直接挥手织了一大张质地紧实的布,竖在自己面前。

    黏腻的胶体渗透性很差,暂时被布挡了一下。

    杨小驴子“嗖”的一下从液滴的上方跳过去了,拔腿往前飞奔。

    又来一滴,我再跳。

    再一滴,我又跳!

    跳!跳!跳!

    于是远远看去,岛行蜃不算宽广的内壁里,杨小驴子不停的飞奔、跳跃,玩起了一款在另一个世界十分知名的冒险类闯关游戏——超级马利。

    随着地里位置的逐渐深入,游戏也变得越来越难了,前方一大泼流动的液体涌出来,连绵流动、像一段慢动作的浪头。

    这回跳不过去了,只见杨玛利挥手一个天罗绞杀阵——缚。凝结出一个空心的蚕茧,抱着蚕茧冲上“浪头”……她开始了一种叫做冲浪的运动。

    不得不承认,超级·杨玛利的想象力非常丰富……

    洪峰过境,杨夕丢下已经凝固在珍珠液上的灵丝蚕茧,跳下地来,马不停蹄的继续飞奔跳跃。

    她终于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岛行蜃的内部,随着逐渐深入,而变得愈加宽敞。

    靠近中央的穹洞处,有一根直径粗壮的擎天柱。

    肉的。

    唔,不要多想……

    那是岛行蜃的闭壳肌。杨夕远远的看到那根擎天柱,两眼放出狼一般的狠厉。

    再次一跟头翻过一滴半流动的珍珠粘液,天罗绞杀阵——缠、绞、绝!

    大招依次迸发,直袭那粗壮的擎天一柱。

    然而不妙的是,就在缠、绞二诀无效,绝字大招堪堪触及柱身的同时,脚下忽然涌起一阵剧烈耸动。

    杨夕站立不稳,在油滑的蜃肉上几乎跌倒,然而手中灵丝仍然执着向前,拼死去缠绞那掌管蜃壳开闭的肌肉。

    视角却忽然在这时候猛然升高,且越升越快,手中灵丝竭力的不断放长,然而始终与闭壳肌相距三寸距离,不得寸进。

    升高了足有十丈高度之后,杨夕方才看清全局,只见脚下这一块蜃肉恰是蜃怪的斧足,乃是这种软体怪物身上为数不多可以剧烈动作的肌肉。

    此时正如一条肥厚的舌头一般,从根到尖儿肉浪一般掀起,就这样把杨夕抛向了高空。

    灵丝终有尽,徒劳伸长却在一定距离后,控制力下降,绵软无力的垂荡,飘摇成一缕微风中的蒲柳。

    杨夕被抛入高空,眼看着要撞上蜃壳的穹顶,惊得肝胆剧烈。

    “咣当——”一声巨响。

    连自己的骨头,带身体表面凝结成的珍珠脆皮,“喀啦喀啦”碎响成一片。

    口中鲜血狂喷,杨夕眼看着手中灵丝与岛行蜃的要害失之毫厘,坠落中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不说海怪都是智障吗!!这特么作弊啊!“

    “咚呦”一下,后背着地。

    在空中被颠得头晕眼花,不过摔得没有想象中那么重?

    杨夕眨了眨眼。

    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贝壳质天顶。这好像有哪里不对……

    忍着一身骨头疼,翻身坐起。

    入眼是密密麻麻一片巨大的珍珠。

    珠圆玉润,光泽白亮,各个的球径都比杨夕站直了还大上不少。巨大的白灯笼似的吊在棚顶上,乍一看竟像一片哀悼的灵堂。

    “灯笼”下有一张半透却柔韧的薄膜,摸起来是软肉的质感,稳稳的兜着这些珍珠。

    杨夕正是落在了这片薄膜上。

    杨夕锤头看了看底下一片平静的蜃肉,完全找不到刚才掀她上来的那条“舌头”的所在。

    再抬头看看眼前的珍珠们,细思恐极!

    莫不是这岛行蜃还是有流程的?

    要是我刚才也被那粘液封到了珍珠里,再抛上来……!!!!

    再看眼前,那哪里是什么珍珠,分明是一排一排的棺材。

    杨夕是真的有些惊恐的。

    看着眼前这些密密麻麻的珍珠,数了半天也没能数清,这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蜃怪壳里,到底葬送了多少前辈的性命。

    而这岛行蜃的一系列行动,这严丝合缝的一系列行为,怎么想怎么像有意为之。

    杨小驴子捂着胸口,一瘸一拐的在这薄膜上行了几步,琢磨着有没得什么办法把这些前辈给拯救出去。

    杨夕因为在程家当过小姐丫头的缘故,对珍珠这种昂贵的珠宝懂一点点。

    眼前这些珍珠,绝大多数色泽泛黄,表面光泽暗淡。

    更有一些,表面上布满了极深的刮擦伤痕。

    应该都是年代久远的“棺材”了……

    不知他们当年,临死前是否也曾激烈的反抗挣扎过?

    不知道这里面又有没有封着什么耳熟能详的书上英雄……

    修真界有典籍可考的知名豪侠,大多都是销声匿迹,没有结果的。通常人们也就默认是在某一次闭关中,进阶不成老死了。

    可谁又知道,于无声处,其中到底有多少是终于在某一次本应惊天动地的作大死中,默默无闻的早夭了呢。

    杨夕有些感慨。

    这些前辈的棺材,可真是她见过最值钱的。不知可不可以偷偷扒下来卖掉……

    这一“网兜”珍珠的位置,距离闭壳肌甚远。根据蜃壳中间高,两侧低的形状,所处高度也不是岛行蜃的内部空间的最高处。

    杨夕琢磨着怎么能爬下去,不被那条大舌头再扔上来,却忽然眼角闪过一道微光。

    噫?

    仰头细看,却发现这些密布的珍珠之间,岛行蜃中难以触及的顶壳内部,竟然隐约有字。

    爬过去细瞧,非常繁复的古体字,辨识得十分费力。

    “皇朝历七零二一年……□□云丛……登仙飞升……必将归来……

    “破壳重生……吾等相随……生候□□……

    “勿忘乃翁……”

    后面是一片密密麻麻的“云自在,云自欢,云自怡,云堂,云裳,云无怨,云无欲……”

    杨夕是趴在其中一颗珍珠上的,看到此处,整个人都麻了。

    “咔吧”“咔吧”的扭过脖子,瞪着自己身下的棺材,再回头看看那数不清的,白灯笼一般的吊顶珍珠。

    皇朝……□□……云丛……

    天羽皇朝云家?

    这大蛤蜊是天羽皇朝的帝王陵?

    杨夕的脖颈后面,流下一滴汗来。

    ……

    杨夕这边冷汗涔涔的同时,岛行蜃壳之外,连天祚这一边也同样遭遇了生死危机。

    蜃壳紧闭。

    连天祚眼看着整座地宫中蜃气渐渐变得稀薄,再渐渐散去,那些诡异微笑的“蜡像”们,一个接一个从瞬间的幸福中醒来。

    或迷茫,或恍然。

    却无不若有所失……

    连天祚不大懂。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任何幻觉,细细想想,活了上万年似乎也从来没有中过幻术?他不明白,失去了幻觉,到底有哪里值得失落。

    “杨夕就是被这东西关住了?”邓远之灰头土脸的拍着一身的泥巴,站在岛行蜃露出的一半外壳前,脸色极其难看。

    从十分虚伪的幻境里醒来,睁眼发现噩梦才是残忍的现实,所谓岁月静好不过是心底软弱的幻想,诸如“如果一切从未发生过就好了”这般。

    邓远之能扛能忍,是条汉子。现实是一场残酷的折磨这事儿他早有觉悟,也从不怨尤。但愕然发现自己还是对虚假的美好有一丝……好吧,其实不止一丝期待。这让他分外恼火,连带着把自己埋土坑里(其实是为了救人)的连天祚也一起遭了他的冷暴力迁怒。

    好吧,简单地说,这叫恼羞成怒。

    这四个字几乎可以概括他三分之一的人格,他人生中大半的孤僻和不讨喜,都来自于这种自我情绪的难以挣脱。

    邓远之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棍子单手提着,咬牙切齿看着眼前的破蚌壳:“呵呵,既然是个蛤蜊,我撬了吃应该没人说我不够爱心吧!”

    说着一棍子插到地面附近,两半闭合的蚌壳中间。

    岛行蜃岿然不动。

    邓远之:“……”

    砍号重练的老魔修火冒三丈,索性杠杆原理学得不错——尽管他可能并未听说个这个词汇。

    一屁股坐在那棍子的最远端,企图以体重加压。毕竟是个二十多的大男人身材,不比当年小鲜肉……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岛行蜃厚重坚强,沉默如山的外壳,仿佛一个无声的嘲笑。

    邓远之更加恼火了。

    连天祚拎小鸡一样把邓远之提起来,“让一让,我来!”

    邓远之被他抓在手上,寒毛都竖起来了:“你……敢……”

    “我重!”连天祚解释着,不顾邓远之的激烈扑腾,奔着多半个人也是人,没准压死骆驼还是需要另外一颗稻草的谨慎原则。把邓远之夹在胳膊底下,一起坐上了那根撬棍的尾巴……

    低头看看脸色翠绿的邓远之,不知脑筋回路怎样奇葩的偏差了一下,又把人提起来放在了肩膀上。

    恩,邓远之比杨夕高了不少,放在肩膀上稍微有点晃。

    砍号重练的老魔修,那脸色是青中带紫,红里透黑,黄白交替,精彩纷呈。

    重要的是,已经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金鹏蹲在旁边儿,一副喟叹的腔调跟着起哄:“哎哟,哥们你这脸色,唱戏都不用涂脂粉。我家隔壁小桃红的颜料铺都没有你的脸齐全呐!”

    唔,并不是他站着说话不腰疼,事实上因为连天祚之前把他在土里埋得太瓷实。他自己一个下肢肌肉严重不发达的禽兽——也许没有兽——爬出来的时候,扭到了纤细的脚脖子。

    只能蹲在边儿上,嘴上帮帮倒忙。

    撬棍大约是感觉到了金鹏的诅咒,忽然折断。

    “当啷——”

    “嗡——”

    铮铮然若有声。

    连天祚、邓远之齐齐滚倒在地。连天祚块儿大,摔成个啃屎模样。邓远之相形之下略微娇小,直滚出三五圈,才算撞上了墙。

    头晕眼花,气息奄奄,哆嗦着手指指着连天祚道:“这货当初……到底怎么进的昆仑……”

    生生含悲,字字泣血。

    痛心疾首处,闻者惊心,见者落泪。

    连天祚爬起来拍拍土,以为真的在问他问题,茫茫然回答:“考进去的啊!”

    邓远之气得凿了一下墙。

    瘦师兄躺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动作僵硬:“别折腾了,没用。岛行蜃在海怪中号称防御第一,灵剑三转以下开不动这个罐头。”

    说着斜了邓远之一眼,道:“还是你以为离幻天的夏千紫是傻,不知道先拿撬棍撬撬看?”

    他不是故意这样鄙视邓远之的。

    是刚才被埋在土里,作为一个研究型人才,他上肢下肢的力量都不怎么足够。清醒之后只好求助连天祚脱困,连天祚这个蠢货,是抱着脑袋,拔萝卜那样□□的。

    于是,他脖子脱臼了。

    现在看人没法转头,只能斜眼。

    因为都知道他是个不具名的高人,连同邓远之在内都不好跟他计较,他也就安安心心的对着众人翻白眼。

    阴家老大是难得自己从土里钻出来没受伤的。

    光可鉴人的黑曜石地面上,单膝跪成一个骑士,然后……

    “啪-啪-”扇他家老二的耳刮子,两手抡到飞起。

    一边儿扇,一边儿特别担心的道:“咱们都醒了这半天,剩下的人怎么没反应?”

    瘦子师兄斜着眼睛,瞧了阴老二一眼,对那明显肿了的脸颊有点不忍直视。

    “是这大块头把我们埋到土里,隔绝了大量蜃气的侵蚀,我们才醒得这样快。剩下的人还要等等……”说到此处忽然又斜了连天祚一眼,忍了又忍,还是拗不过骨子里的君子气,礼貌开口:“这件事做得好,谢谢。”

    连天祚特别开心。

    其他人都莫名有点憋气。

    邓远之忽然一声大骂:“卧槽!”

    瘦师兄不耐烦的劝:“你就是骂人,他这件事的初衷也是对的。”

    邓远之又是一声大骂:“卧槽,你们几个是瞎吗?爷骂得是人吗?”

    几个人中能回头的纷纷回头去看,然后集体的:“卧槽!”

    唯一没法回头的,瘦师兄:“……”

    三五个也算是经见过风浪的汉子,刷拉拉龟缩回来,鹌鹑似的贴在蚌壳上。脸上的表情跟捍卫贞操似的。

    瘦师兄忒好个脾气也终于怒了:“到底什么玩意儿把你们吓成那样?”

    邓远之弱弱伸手:“我以为我撞得是墙,但结果不是。也对,那么大个地宫,我哪儿滚出那么远了……”

    地宫无灯,众人皆是仗着修士夜视之能在看着。

    瘦师兄对他这突然吞吐的样子有点来气,刚想开口问:到底什么东西把你们吓成那样……

    声音还没吐出来,便噎回了喉咙。

    他看到了……

    一个巨大的裸女。

    半个胸部比他整个人还大,遮住了全部的视野,第一眼望去白花花一片,愣是没看出来这是啥!海蓝色长发,妖媚的脸颊,娇笑着低下头来,嫩红的唇间露出一排锋利的牙。

    这裸女似乎是从地面上趴着,爬过来的。

    瘦师兄发现,自己好像躺在了人家的必经之路上……

    仰头往上翻了翻眼睛,两团颤悠悠的,小山一样的胸部夹过来了。

    吓得他再顾不了君子风度,嗷的一嗓子大喊出声:“卧槽!”

    “你们几个是瞎吗?眼看着老子被胸夹死????”

    这死法实在太过惨烈,饶是瘦师兄如此君子风度的一个人,也完全淡定不能的爆了粗口。

    这种时候还是连天祚比较靠谱,大步迈过来,提着脚脖子把他拖回了男子汉的领域。

    阴家老二恰在这时候幽幽转醒。

    睁眼就看了半天,眨眨眼,又眨眨眼。

    “咦?怎么还是裸女,这幻境竟然是一层套一层的?”

    一句话暴露了他低级的幻境内容。

    他哥两个大耳刮子“啪-啪-”又甩上去了。

    “你他妈是不是瞎啊?延维和女人都分不清了吗?那是上古神怪巨大化了啊!”

    邓远之的声音一旦平静下来,总显得有点冰凉如水。

    “话说,如果延维开战的时候是这么大个儿,连师兄你上次是怎么一个照面干死它的?”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虐我千百遍,我待日更如初恋。

    T_T

    Ryutosa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13 11:18:33

    夕方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14 08:42:28

    2315224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4 09:58:06

    大y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4 03:45:10

    大y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4 03:46:49

    一只兔子挂天上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4 07:42:10

    Ryutosa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4 08:03:22

    阿毛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3 12:20:30

    跳舞的雪花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3 13:01:40

    2315224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13 00:31:23

    伊比的天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00:04:04

    大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01:16:16

    大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01:16:20

    冥碎上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09:18:02

    Ryutos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11:36:03

    静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15:46:19

    DALAL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16:52:49

    fanyinkiky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18:32:34

    为鹰- 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3 23:50:32

    名都多妖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01:38:25

    dolph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09:10:39

    忆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09:15:48

    魔菇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0:01:59

    冥碎上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0:42:37

    来无影去无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0:51:26

    joc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1:12:00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2:34:29

    aikam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3:35:59

    秦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3:55:50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6:59:39

    DALAL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7:09:29

    懒tw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7:13:58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8:51:42

    白鲤跃龙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8:52:18

    伊比的天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19:29:59

    伊比的天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20:39:05

    木头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21:26:21

    香菜牛肉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22:52:23

    香菜牛肉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22:53:06

    Wonder lad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23:13:49

    星际婊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14 23:53:5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81章 岛行蜃》,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