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79章 幻杀阵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连天祚被急疯了。

    徒劳的把陷在幻境里的人往外搬,然而刚刚搬出那个能凝固人空间,这些人就会忽然动起来。一脸幸福笑容的,迈开两腿,再自己走回去。

    连天祚不知道他们到底是看到了些什么,才会如此深陷不能自拔。

    自杨夕断开连偶术之后,他眼中的世界就是一个空旷的山洞,幽深隧道的尽头是一个宽广的空间,不知材质的黑色石板铺满地面,倒映着一张张立足其上的凝固笑容。

    那空间宽广得不像山洞,倒比连天祚几万年间见到的大多数皇家庭院还大些,像一座传承自远古的地宫,华丽奢靡的帝王陵墓。

    蓝发的延维娇媚的嗓音在耳边一次次响起:“欢迎来到神的伊甸,这里永无痛苦,永无悲伤。”

    连天祚又一次把邓远之搬出来,光滑的石壁找不到可以系绳索的地方,于是在地面挖了个坑,要把邓远之埋半截进去。

    这样总跑不回去了……吧?

    大手按着邓远之挣扎不休的脑袋,连天祚在擦汗的间隙,回望一眼洞口尽头的延维,浑身冰凉的。

    人身蛇尾的美人儿脸上的表情,被凶恶的挣扎和慈悲的注视来回争夺。粗长柔韧的尾巴裹着坚硬细密的鳞片,贴着地面缓缓摩擦。孤零零的影子,打在粗粝的墙壁上,折出的层层锯齿,放佛终于露出了獠牙。

    连天祚木然的看着。

    那里只有一个延维,与他之前打死的那只一模一样。

    他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那林子里的老树根,会把他埋进去又吐出来。

    可是别人都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魔鬼的幻境能诱惑他带来的所有救兵,却似乎单单放过了他一个。

    这不是第一次了。

    高胜寒厌恶的眼神在脑海里依然分明:“你简直就是个专门拖人下水的灾星!”

    是因为我太笨了吗?

    一次又一次,亲密无间的人,从来也没有过好的下场。那么多那么多,伸出援手的人,再也没能活着回到身边。

    连天祚不是没有怀疑过高胜寒的咒骂是不是真相。

    大厅里的光线透出来,在甬道中切割出边界分明的光暗交界。

    连天祚站在光明的边缘,目光越过洞口孤立的延维,定定的看着大厅里跪坐在地诡异微笑的杨夕。

    片刻,一向耿直心肠的魁梧灵修,缓缓蹲下来,双手捂住了脸:“对不起,杨夕……对不起,可我不敢再找人,来救你了……”

    连天祚的身后黑暗里,被土堆埋得只剩下一个脑袋的邓远之,两眼静静的望着光明。

    甬道里轻轻响起,一个男人无助的呜咽。

    ……

    小夕坐在阿爹的肩膀上,短短的小手搂住阿爹的脖子,头上的两角辫儿一晃一晃。很幸福,满满的安全感。

    按说,人在福中不知福。世间最宝贵的最让人珍惜的,往往是未得到,和已失去。

    可小夕心里就是莫名的知道,这是很难得的幸福。

    为什么会知道呢?

    算了……不重要……幸福在手上,谁还会去纠结得来的原因呢?

    “阿爹,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穿长衫的温和男人,一手握住小女儿的脚腕子,“小夕不是要去看阿娘吗?阿爹带小夕去看阿娘呐。小夕不开心吗?”

    对哦,是要去看阿娘的。怎么居然给忘了呢?

    “开心的!”

    “小夕还记不记得,要跟阿娘说些什么呀?”

    杨夕只是稍微一想,就有一段话从脑海里冒出来,好像曾经有人对他重复了无数遍。是的吧,阿爹教过很多遍了吧。

    “小夕要说,我跟阿爹过得很好,阿爹今年中了秀才,可以到镇上教书了。赚了银子可以给家里买肉吃,小夕也很好,小夕可聪明了,阿爹教了算术,小夕学得特别快。等再大一点,阿爹还要教小夕识字。小夕会是咱们老家第一个……”

    小小的女孩儿忽然停了下来。坐在阿爹的肩膀上皱眉,一蓝一黑的两只眼睛,疑惑地盯着自己的手背。

    为人父者,注意到了女儿突然的停顿。温柔的笑笑:“小夕怎么了,后边是不是忘记了?小夕要说啊,阿爹会让你做咱们方圆十里第一个识字的姑娘,第一个女秀才……”

    “阿爹……”杨夕怔怔的盯着自己的手背,洁白无瑕的手背,流淌着小孩子独有的软糯光泽。

    可她总觉得,那里少了什么……

    “阿爹在啊。”

    杨夕却感到了强力的不安,急于验证什么一样,急急的一遍一遍叫:

    “阿爹?”

    “阿爹?”

    “阿爹?”

    身下的阿爹也一遍一遍的应着,温柔而耐心。

    “我在。”

    “我在。”

    “我在。”

    温和的嗓音,让人依稀可以想象他微微翘起的,关切而幸福的嘴角。好似……

    阿爹翘起嘴角的时候像什么样子来的?

    阿爹长什么样子来的?

    杨夕忽然像掉进了寒冬腊月的冰窟里,蓦然发觉自己完全想不起阿爹的脸。脑海中流水般趟过无数张不认识的人脸,但杨夕知道那里面并没有阿爹!

    猛然抬起头,只见前方有明亮光芒的甬道尽头,一个身穿黑色麻衣,须发皆白的老头子站在光明的前方。

    张开双手向着杨夕,看他的口型,依稀在说:“杨夕,苍生不死……”

    杨夕怔怔盯着那个拦住去路的老人,一个少见的姓氏爬到嘴边儿上却无论如何都吐不出来。

    “阿爹,阿爹!你看到前面的人了吗?”

    阿爹依旧温和的无可挑剔:“人?前面没有人呐。”

    “不是的阿爹,有人的,我看见人了!阿爹你要撞上去了——”

    稚嫩的童音,戛然而止。

    阿爹径自穿过了那黑衣老者的身体。

    脚步匆匆而平静。

    就仿佛那里从来没有过一个人。

    一虚一实,亦真亦假。杨夕从阿爹的肩膀上跌落下来,摔倒在泥土里,弄脏了白净的脸蛋,划伤了软嫩的手指。

    手指在流血……

    黑衣的老者,须发皆白,满脸血痕交错着皱褶。丑陋而可怖,他面冲着杨夕,低下头来。

    “杨夕……”

    阿爹一身长衫,在光芒的边缘站下,回过头,在逆光中伸出手。长衫儒雅,声线温和:“小夕……”

    杨夕趴在地上,眼中流血的手指,一错眼是雪白软嫩的短粗胖,一错眼又是伤痕累累的修长。

    在那修长的手指下,珠圆玉润的手背上,隐隐约约是一枚青色的火焰。

    青色的火焰……守墓人……昆仑……

    黑色麻衣,满脸血痕的老人低下头来,低声的絮语。杨夕终于听清了他的声音:“杨夕,苍生不死,昆仑不灭!”

    杨夕猛然抬起头来,七窍流血,双眼直直的盯着那老人丑陋的微笑,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名字忽然从脑海中蹦出来,金光乍现:“焦师兄!”

    整个幻境也开始出现滋啦滋啦的声响,眼前的画面跳帧似的一卡一卡。

    杨夕剧烈的喘息着,挣扎着,曲起一条腿,想要从地面上爬起来。

    一只温润的手掌伸到面前,干净的掌心上掌纹很浅。

    “小夕,你不想一直跟爹爹在一起吗?”

    杨夕听见她的阿爹这样说。

    她抬手握住了那只手掌,干燥而温暖。

    那只手掌也同样反握住了杨夕,它们差不多大,一样修长,一样雪白,一样漂亮得不像穷苦人家干活儿的手,仿佛带着养尊处优保养出来的贵态。

    杨夕看着那双交握的手:“想啊……做梦都想……”

    白衣长衫的阿爹,在逆光中翘起了嘴角,像欣慰的微笑,又像诱人的恶魔。

    杨夕紧紧的握住了那只手,借着那力量站起来,她说:“可我不能,我死都不能……”

    天罗绞杀阵——绝!

    漫天灵丝,飞扬如雪!皆白的雪花中,滴滴红雨飘落。

    ……

    连天祚还是在哭,他也觉得自己实在是没出息,笨得让人伤心,偏偏还老给身边的人招灾惹祸。

    眼泪顺着粗犷的面孔一滴一滴往下落,也许高堂主说的是对的,我真是个谁沾上谁倒霉的灾星。

    可他并没有耽误手下的活计。

    邓远之、金鹏、至今不知道姓名的那个经世门的瘦子高人,还有一个阴家老大。结结实实埋在土坑里,一人露出一个大脑袋,怒目圆睁的盯着那片能赋予幸福的“伊甸园”。

    邓远之被埋得最久,血色都被拍得死死的泥土挤到了脸上,看起来像一只可以摘取的大番茄。

    连天祚流着眼泪,伸出一只手去碰碰邓远之的脸:“你快醒过来吧,醒过来我就把你挖出来呀……啊!”

    邓远之这畜生,居然一口咬在了连天祚的手指头上!虽然灵修通常特别能忍痛,但是你快要给要掉了呀!

    连天祚管不住眼睛里的水,使劲儿的去掰邓远之的满口小白牙:“邓师弟,邓师弟,你松一松,松一松!我还要去救人的!那个延维也还没有打死……要不,我就你能把你满口牙给敲碎……”

    连天祚又急又难过,回头望一眼洞口处的延维。延维还在说:“欢迎来神的乐土……”

    连天祚决定再搬一个杨夕过来埋好,就去把那个聒噪恨人的大蛇打死。

    也许幻境就破了呢?

    又觉得那东西说不定立马就能复活,自己的主意总是不靠谱。想到这里眼睛里又开始流水……

    一个虚弱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我说师兄啊,你九尺高的爷们儿,你哭什么啊?”

    发音短而平,带着三分一般女孩儿所没有的利落。以及满口市井里滚打出来的盲流用语。还有那平均三句话一个问题,永远也搞不清别人的状况,还总觉得自己特别有道理,什么都想管一管的说话内容。

    真是天上地下独一家,再也没有旁的分号了。

    可是连天祚笨,没反应过来。

    九尺大汉一边儿掰邓远之的小白牙,一边流着眼泪默默回答:“我带进来的,人全部都陷进了幻境里。结果我谁也救不了,还把大家都给连累了……我就是个招灾惹祸的煞星。”

    身后的声音静了静,好像是很拼命的捯饬了几口气。

    “噢,煞星这词儿这么有水平,肯定不是你自个儿想的……谁跟你说的?”

    连天祚更难过了,我果然笨得连词儿都想不出的,所有人都知道。

    “高堂主说,每次我有事,帮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每次都会连累身边所有的人……“

    杨夕闭了闭眼,高胜寒那张冷酷的妖人脸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你这个招灾惹祸的玩意儿,怎么不也一起死到外头呢?

    “真像他的风格……”拖着脚步,倒着气,杨夕一只胳膊整根儿挂在连师兄宽阔的肩膀上。

    她微微笑了一下……很有安全感。

    “连师兄,我跟你说啊。高胜寒要是再这么说你,你就给他喷回去,往他心口上戳,那孙子不能惯着。你就说:八大核心弟子只活了仨,问问他和邢铭什么感想……嗯,你戳一个准。就是保不准你要挨揍……”

    连天祚呆住了,这般胆大包天的损德行,有点熟。

    “连师兄,没人有资格这么责怪你,仅仅因为你每一次,都能活下来……”

    连天祚终于慢慢的,慢慢的回过了头。好像生怕这是一个幻境,如果动作太大,就会把肩膀上那真实的重量碰碎了似的。

    “杨……夕?”

    只见杨小驴子七窍流血,整张脸就像被一只血红色的恶鬼爪子给挠过一遍。站都站不稳当,还不忘顶着那满脸血的熊样装个逼。

    “师兄放心,你克不死我,我命硬实着呢!”

    连天祚瞪大眼睛,“你筑基了?”

    杨夕大咧咧的一笑,臭不要脸的还挺特么喜气:“嗯呐。”

    连天祚老大一坨人,直愣愣的望着眼前这个,站直了跟自己蹲着差不多高的小姑娘。逆光中看不出受了多少伤,只有一个魂儿画的轮廓。

    可是他想,他大概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摇摇欲坠的轮廓了。

    仿佛泥泞黑暗的沼泽中,忽然闯入的救赎……

    可这救赎,又是如此的来之不易。

    “呐,师兄,他们都说我我忘了以前的事情,有吗?”

    杨夕跟陆百川的第一次重逢,连天祚是亲眼看见的,后来杨夕全不记得陆百川这个人,连天祚也是听说了的。

    “嗯,有的。”

    “师兄,你听我跟你提过我阿爹么?”

    “这就没有。怎么?”

    “刚才幻境里见着一个爹,不知道真假。”

    “不管真假,你该是挺想要的,怎么出来?”

    杨夕闭上眼,想起那华美到虚假的崩成碎片的世界,和真实烫人的热血。

    “我把他杀了,天罗绞杀阵。”

    “……”连天祚静了一会儿,叹气道:“我觉得这样不太好。”

    杨夕沉默了许久,久到连天祚以为她不会再说话了,才轻轻的开口:“我也感觉不好,很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  怪我怪我,写到一半忽然改了剧情,晚了一天。但我脚得我这章写得挺好哎……

    Ryutosa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08 12:00:54

    味觉系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3-09 12:07:22

    七月咩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8 23:58:31

    2315224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8 14:41:06

    为什么一定要取名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7 01:01:04

    木偶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7 11:55:41

    师苏苏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7 15:14:40

    windy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7 17:26:24

    道不同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3-07 19:24:24

    dajua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7 21:11:00

    windy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7 22:21:47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7 23:42:19

    三百年九含糖肾亏不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00:08:15

    贫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01:17:05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02:17:41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06:44:00

    若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06:51:53

    dolph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09:10:23

    冥碎上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09:26:37

    静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09:44:14

    DALALA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0:31:56

    闻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0:42:35

    炸毛的小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1:02:46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1:23:22

    为什么一定要取名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1:31:36

    菲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2:51:48

    岚舒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4:21:56

    坏坏辟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4:57:40

    忆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5:27:45

    1930427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7:39:57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19:03:47

    一叶暗辞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8 21:02:26

    七月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00:04:43

    19277909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0:41:26

    物部狸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5:09:33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16:26:32

    挖土豆的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3-09 22:35:2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79章 幻杀阵》,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