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74章 幻杀阵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我看见的是一个榕树上的树屋。”

    “我看见一片水泊和湖心岛,岛上好像有个房子什么的……”

    "我看见一个寺庙。”

    “一座花园。”

    “一个坑。”

    “我也是寺庙,一群。”

    ……

    众人不敢贸然前进,原地统计了一下各自所看到的景象,总共一千多个人,竟然看到了上百种不同的景象。其中又以“宫殿”“城墙”“寺庙”居多。

    始终也没有人和杨夕撞上脑洞,杨小驴子不太开心的挠挠头,“我怎么老跟人不一样呢,显得我好不合群呐?”

    阴家老二挠着下巴取笑她:“因为一个正常人,是不可能看到一只大蘑菇这么奇怪的东西的~”

    杨夕气得喷他:“看见一群小仙子又能强到哪儿去?我八岁就不信那个了!”

    阴老二不服气,掐着腰揪她小辫子:“小仙子怎么了,小仙子我小时候见过的!可大一群从麦田上飞过去,蓝盈盈的翅膀会发光……”

    “杨姑娘你担待一点,我家老二小时后眼瘸,看见什么都是人。”

    阴二忿忿的偃旗息鼓……

    “读魂眼呐……”

    并不存在的树下,经世门新鲜出炉的秃头麻杆儿瘦师兄,徒手接了一瓣只有自己能看见的血红樱花,叹息着呢喃:“乡野荒村,多少天赋,就这么荒废了……”

    其余一些有正事儿的人正在探讨眼前的困局。

    “毫无疑问这是个幻术,大规模群体性,既然大家看到的都很不一样,想来不是欺骗视觉的那一流,直接欺骗意识的话……”邓远之从醒过来就紧锣密鼓的贡献起自己的头脑,积极得几乎不像那个冷漠喜静的转世老魔头。

    “这些千奇百怪的幻像,十之**都是我们自身见到过的东西,再强大的幻术也不可能让我们想象出没见过的。而且必然有一个引子,有大概的分类,找到这引子就可以破解。我问一句不礼貌的……金丹期的各位,可都跟心魔有关?”

    有人答有,有人答没有。

    卫明阳背着手在人群里冷笑一声:“不要因为自己看见了心魔,就以为人人都是如此,并且像你似的怕它。”

    邓远之垂着眼睛,不阴不阳的接着说:“正如卫帝君的自我分析,他看见的十之**是他怕得想要咬手绢的天敌,我见着的心魔,分一分也能划在这个里头。大家可是一样?”

    卫明阳脸色青翠得直逼地里刚冒芽儿的水葱。

    这一次大半人说有,依旧七八个人说没有。

    别苗头的两人不觉得,在场的其他人却都觉得这气氛压抑又暴躁,金鹏忍不住扯了扯衣领。

    卫明阳果断的截过了话语权:“一个一个对属性,这是舍本逐末的做法,对一对细节的具体描述才是正经。邓远之,你是唯一在幻术中看到字的人,什么字,念出来?”

    邓远之仍是低垂着眉眼,毫不迟疑的接上:“我绝不是唯一一个看见字的,只是别的道友不似我这么直接,坦言无可奉告。别人不想说的,就干脆说没看见了。”

    邓远之此话一出,当场就有好几个人变了脸色。

    卫明阳哼笑一声:“直若坦荡真君子,事无不可对人言。三个和尚挑水挑不过一个和尚,就是败在这藏掖欺诈,勾心斗角上了。人修的道统你学的不怎样,人修的恶习你倒是学得很快?”卫明阳没什么耐心的看着邓远之:“所有人不得隐瞒,直接发血誓,干还是不干?”

    邓远之终于抬起了眼,深黑的眼睛盯着冷酷傲慢的夜城帝君,直接道:“你们谈吧,我退出。”

    卫明阳岔着两手立在原地,活像被人一颗过河的小兵将了军。

    “你这个……你这是赌气!”

    邓远之稳稳的回答:“卫帝座,我与你不同。即便做魔修的时候,我也一直知道,自己是个人。人有七情六欲,人有龌龊胆怯,人还有……理性。”邓远之阖了一下眼,又睁开。黑而直的眼睫像一把硬鬃的马刷,戳进卫明阳的心脏。一刷子下去不但去污,而且见血。

    卫明阳青白着脸色瞪他,这小子嘴巴怎么这么毒!

    邓远之忽然神色微妙的,扯起嘴角浅笑了一下,找到了一点儿“我比你见过的风浪更多”之类的优越感。

    他真的很讨厌跟卫明阳说话,不是讨厌这个人,而是讨厌看见这个人。

    依稀当年,他身边也曾有一群相类的人,孤高,狂傲,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以为自己信奉合该被所有人遵守。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五十年前?还是八十年前?

    那时候他还是个初登仙途的轻狂少年,风华正茂,天资骄人。觉得这世上的一切都可以凭双手去摘取,以为能承担自己的选择造成的一切结果,以为自己是这天下唯一夙兴夜寐的天才,以为自己是这条通天之路上最熬得住苦难的真男人。

    物以类聚,彼时的他,身边聚集了一群“卫明阳”,甚至有些比卫明阳更狂,比卫明阳更惊艳。

    可是后来……他们都死了。

    邓远之忽然有些疲惫的厌倦,觉得这么跟卫明阳较真,就像当年在程思成家里卧底七年一样。

    很没有意思。

    其实他们是一样的人物模板,叫作“自以为是的蠢蛋”。

    以至于邓远之看见卫明阳就会想起当年的自己,和当年的他们。烦不胜烦。

    那时候的兄弟们也有出身微贱,也有命途多舛,他们以为人生中的风浪已经见过了,前边儿没什么爬不过去的高山。过了很久才明白,挫折这个东西,它真不是一个可以借由他人之口统一定义的概念。

    别人眼中的困难,未必会成为你的困难;别人眼中的简单,却未必是你的一马平川。

    天下间那么多种灾厄和苦难,总有一款能让你生不如死,千万别断言痛哭流涕、悔不当初永远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老天爷太擅长在你以为习惯了翻山越岭的时候,掉下道天雷给你来一下。

    非得磕到你的心坎里,击碎你最重要的东西,令世界在你眼前无声崩溃,令一颗心在悔恨里锻凿成灰。等你在那一片灰烬中重新站起来,抬眼再看,才知晓。从前你跨过的困难,不过是旱季的一道阴沟,从前你骄傲的成就,亦只是田边无碑的二尺孤坟。

    高山还在你的前面。

    于是才终于学会了敬畏,诚惶诚恐,小心翼翼,总觉得眼前的山脊攀上去,是不是又会发觉只是谁家烧火的一座土灶台?

    这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这是是很哲理的。

    只有懂得了山的外头,可能有另一个量级的世界,才能正视自己,可能只是个优秀一点儿的庸人。

    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他一缕游魂飘荡在自己的牌位边儿上,看着那个心肠歹毒的人儿,对着自己跪拜。眼睛都要瞪出了血来。

    那个时候,他还姓程。

    封尘公子邓远之转过身,毫不留恋的离开了讨论的中心。在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摸着胸口,觉得自己幼稚得一如当年。

    不过我挺可爱的,邓远之这样想。

    “你……你这个……”挤兑走了邓远之,卫明阳非但没有爽到,反而是更来气了!强压着怒意从人群中随意点出个人:“你,你说说,你都看见了什么东西,几条路,几堵墙,有没有活物!”

    邓远之走到状况外的经世门瘦子师兄身边停下,盘膝在他身边坐下来,眼神有点空。

    “我可不会安慰人。”瘦师兄轻巧的笑。

    邓远之静静坐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松散着肩膀,摇头:“我没那个意思。他说的对,避重就轻只是在浪费时间……”观察了一下瘦师兄靠坐姿,指着身后的一片空气问:“这里有棵树?”

    瘦师兄一笑,抬手点了点:“再往后一些,樱花树。”

    邓远之往后靠了靠,摆出个在樱花树下闲谈的风雅姿态,”还是你聪明,明知有话不能说,就干脆不参与了。“

    瘦师兄依然是笑,眼睛都眯起来。

    这个幼稚又计较的前魔修,真是个妙人。

    结果邓远之下一句话,就让他笑不出来了。

    邓远之拨拉了一把,他认为樱花瓣应该落在的地方:“我说,你神魂到底是有多强?看到的幻术,范围都到了这儿了。我看到的,可还在前边儿三十丈呢,我还是个夺舍的……”微微斜了斜眼,“哎,我依稀好像听说过,经世门的掌门人体型很清奇,一顿能吃一百多碗米饭?”

    正跑过来的胖师弟,听见了邓远之的话一顿,吓得圆滚滚的又颠走了。一身肥肉颤悠,颤悠。

    瘦子师兄半抬起眼皮,慢吞吞的开口:“唔……人其实都是有好奇心的,话说小兄弟那只镯子十分稀有,这么大的一块‘墨玉’,上次听说好像还是一个叫烛阴的人手里?”

    人都有好奇心,换个说法,也就是彼此都有秘密。

    两人对视了半天。

    邓远之还有些青年人的锋利,瘦师兄却已经一派温婉了。

    这厢边,卫明阳带着众人统计众人幻境中的细节,以期找到相似的重合之处,用以作为破幻的突破口。却也陷入了僵局。

    卫明阳脸色僵硬的看着杨夕:“什么?一朵很粗长的蘑菇?还长草?”

    杨夕特别认真的看着他点头:“是的呢。”

    众人的脸色都很微妙,金鹏忍了半天没忍住,到底还是问了一句:“你到底是有多……才能看到这?”

    杨夕一愣:“多什么?蘑菇有什么问题么?”挠了挠头,觉得这帮人都莫名其妙,“你们都不吃蘑菇的?”

    金鹏脸都绿了,跳着脚吼:“老子当然不吃!”

    杨夕被他震得耳朵都疼了,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他忽然暴跳如雷的原因,只能归结为大约鹏鹏哥每个月都有这么几天吧。

    杨夕嘟嘟囔囔道:“真是的,挑食有什么骄傲的。”

    金鹏瞪着眼:“活驴,你又嘟囔什么呢?”

    杨夕撇撇嘴:“我说你们这帮人可真没见识,连个大蘑菇都没有见过,一惊一乍的。”

    “……”金鹏暴跳如雷,“你特么才没见过大蘑菇,你特么一辈子都见不着大蘑菇。老子怎么没见过,老子自己的蘑菇就很大!”

    在场的男修士们纷纷附和,就是就是,咱们的蘑菇也不小。

    女修士们则纷纷表示,男人这方面的自尊心实在是太无聊了。

    杨夕自己,反倒是唯一一个从始至终没搞清状况的,想了半天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就是没想到!

    干脆不理了,小手一挥,对脸色青翠的卫明阳道:”卫帝座,其实我觉得你们根本在做无用功。谁说幻术就一定要破掉呢?只要不被它骗,硬闯过去不就行了?”

    卫明阳冷笑一声:“闯过去,你说的轻巧,搞不清何为真假,如何闯?就算人多,倘若入阵之后,看见彼此都是敌人,厮杀起来又怎么办?”

    杨夕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疑惑道:“不是有连偶术么?只要知道了别人看到的是什么,这种人人不一样的幻阵,就很好闯了呀?”

    卫明阳:“……”

    金鹏:“!!!”

    众人:“@#¥%&”

    阴家大哥怔了半天,“这连偶术可真是个作弊器啊……但我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傻瓜啊?”

    众人内心纷纷:你不是一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觉得自己变成了巫妖王o(>﹏<)o

    Ryutosa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2-29 04:31:03

    九只老虎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29 14:54:57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00:13:38

    嘎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00:22:21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01:00:58

    夕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01:14:16

    Soul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02:53:45

    fioiii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11:47:02

    云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12:13:28

    坑啊坑坑坑更健康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1:30:25

    吾小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1:52:01

    大气橙(;一_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1:58:40

    妖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2:03:28

    寒凜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2:04:49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3:07:18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3:20:01

    平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3:36:49

    春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8 23:42:26

    安sky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00:01:56

    嘎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09:00:32

    li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09:21:53

    li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10:42:13

    ling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10:50:49

    冥碎上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11:18:30

    游天历地踏青波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13:26:12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13:43:49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9 23:38:3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74章 幻杀阵》,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