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70章 师姐的“剑”(大修)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又一次放出了灵丝,去人偶一棵树。

    依然是那种双眼无处不在的错觉,这微妙的视觉感受传达到大脑,并不是一个个视角平面的简单叠加,而是会让人的大脑瞬间对这片森林生成了一个平视角度的立体认知。

    如果这个时候给杨夕一支笔,而她绘画的技巧又足够靠谱的话,她差不多可以马上画出这森林的地形图——精准没有死角的。

    可她依然无法判断树林的中心是不是比外面的时间流逝更慢。

    整座森林里,没有任何一只动物。

    杨夕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座森林必须没有动物。

    越往深处的树叶越趋于静止,即便放在任何一个不大通风的树林都是正常。没有蚊虫,没有虎狼,没有禽鸟。就看不到任何可以对比的动态物体。

    整座森林安静得像一座巨大的坟墓,亮蓝色带着浅紫点缀的坟墓。

    真是精致而美丽的棺材。

    杨夕的思绪沉了沉,基本上已经相信了瘦师兄的判断。

    如果他们眼前有一只蜜蜂,身后有一只蜜蜂。视力足够敏锐,或者拥有千里眼技巧的人,就可能会发现,前方的蜜蜂在一息时间内振翅的次数,普遍比身后蜜蜂少上一百次。

    这本来是永不会被发现的秘密,但是此刻,树林的深处,居然留下了一个活人。

    连天祚的方向,杨夕把“目光”无限的向着那个方向探去。

    铁搭一样的男人,已经结束了转圈儿。

    极其缓慢的坐下来,脸上绷起凶悍的肌肉,红着眼圈儿,却看起来有点单纯的无助。

    可是皱起的眉峰,紧攥的拳头,都透着股非要干什么的狠劲儿。

    “连师兄,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杨夕喃喃道。

    连天祚却猛然回过了头,不,说是猛然,其实杨夕何以清楚的看见他先转了眼球,再动了脖子,粗壮的脖子上一条接一条隆起的肌肉群。

    “谁?”

    声音倒是清晰的,带着些许隔绝水下似的窒闷感。

    杨夕一怔,“连师兄,你能听见我的话?”

    连天祚极慢的眨了一下眼睛,单手扶地缓缓站起,惊怒惊觉的表情慢放成一只树懒,显得有些呆萌。

    “什……么……东……西?”

    “出……来……一……战!”

    “不……要……躲……躲……藏……藏……的”

    “……”杨夕恍然意识到连师兄似乎真的能听到,但是她听到的自己说话很可能是非常快听不清的。

    她很关心连师兄遭遇了什么,可如果按照自己听到的连师兄说话的速度来讲,只怕一天时间都不够弄清现状。定了定神,杨夕用极慢的语速,从识海里散发意识:“我……是……杨……夕,连……师……兄,等……我!”

    她清楚的看到了,连师兄的表情由警惕转化为了不敢置信的惊喜。

    识海中一阵阵刺痛,杨夕断掉了人偶术的连接。

    两眼阵阵的有点发黑。

    一只大掌按在杨夕的后脑勺上,温暖的力量如潮水般一遍遍洗刷杨夕的识海。抬起头,看见瘦子师兄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

    “你们昆仑那位师兄留给你的灵魂印记,还没有完全融合。你不能这么强行动用,再急也不行。”

    杨夕心中五味陈杂,既为了瘦子师兄的关心而温暖,又因为想起焦则就心口儿疼得难以呼吸,同时又惭愧于自己的不理智。

    最终低下头,万分惭愧的说了一句:“谢谢师兄。”

    瘦师兄清淡的笑了一下,他帮这个小姑娘从来也不是为了图一个谢字。只是有些事,自己不再能做,唯有托付给这些尚有冲劲儿决不后退的晚辈们。

    目光飘向了远处,他淡淡的问:“结果如何?”

    杨夕道:“师兄的猜测没错,这树林的时间流速有问题。大约……”想了半天又觉得自己估算不准,就模仿连天祚说了一句:“这……个……速……度……”

    瘦子师兄没什么表情,抬起右手两根手指,轻轻刮了刮“新剃的”光头,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哦。”

    杨夕:“?”

    这就没了?等等,不是起码应该告诉我一下这有什么影响,或者吩咐我做点什么么?这个套路不对,瘦师兄。你连郑重的表情都没给一个。

    目光下意识的就跟着那两根修长的手指,挪到那颗闪亮的光头上。

    总觉得……那保养良好的指甲,瘦师兄是个关于养尊处优的人。包括这一路行来的所有慕天而睡,席地而坐。他良好的教养和大局为重,不曾像中二气爆棚的卫帝君一样诸多要求。

    可是杨夕这么缺心少肺,都能明显看出他在忍耐。

    还有这个不经意时流露出的搔首习惯,杨夕悄悄比了比自己的脑袋,算算位置。好像是扶正鬓角上的什么东西。

    那里原本应该有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阴家兄弟为首的刨坑小队终于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阴家老大一脸阴沉走过来:“瘦子大哥,挖出的东西有点奇,你来看看吧。”

    瘦师兄微一点头,低调而客气。却并不为这突然的尊敬而有任何的诚惶诚恐。

    经见过大起大落的人,不至于。

    起身掸了掸衣摆,递了杨夕一个眼神,才往那挖出来的树坑走去。

    杨夕会意,连忙跟上。

    然后她就被震惊了,自从进了这云家秘境,杨小驴子就一直为被云家那深渊一般的底限无数次头皮发麻。

    残忍,暴虐,邪恶,阴险,草菅人命,令人发指……

    杨夕所知道的所有可以用来形容罪恶的词句,都不足以表达她看见那些东西时几乎冲口而出的骂娘冲动。

    “操!”金鹏这是直接就骂娘了。

    阴老二跪在书边儿上,相对单纯的两眼都是几乎被愤怒冲暴的血红:“都他妈的狗畜生!”

    女修的心思通常容易伤感些,两个跟着挖掘的女体修,一个站着一个如阴老二那样跪着,已是泪眼盈盈了。

    他们一共挖开了十颗树的树根。

    准确的说,那还并不是树根,向下挖掘十米,埋在地下的依然是有斑驳树皮的,粗糙的枝干模样。

    这也侧面证明了瘦子师兄的猜测,这树林的下方很可能是连起来的,并没有单独的树根,而是不知向下深扎了几百米之后,很可能会细密的交织成一道根系。

    可就是不到十米的地下,甚至还不是树根。

    每一棵下面,都有一个被寄生,被吸干得只剩皮包骨头的……人。

    大约,那还算是人吧。

    须发皆落,皮肤满是干枯的皱褶,连骨骼都退化蜷缩起来,一个个婴孩大小,姿态扭曲,却有成人大小的头颅。

    睁着空洞的眼眶,露出已经干瘪的眼珠。

    而他们竟然还没有死!

    那胸腔因为枯瘦变形得厉害,大多数露在最显眼的地方,支撑着硕大的头颅。它们还在微微的起伏。

    胖师弟慢慢的走过去,蹲下在其中一个皮包骨身边,手指探入眼中轻轻抹过眼皮。而后探入自己口中。

    半晌,“是修士,没有救了。”

    杨夕木然的盯着那些浅紫色的藤蔓,亮蓝色的树干。挖掘到地下十米才看得出,所谓的藤蔓并不是另外一种植物,那只是蓝色植物上长出的柔软枝条,深深的□□那些修士的血管里,因为吸饱了血肉,才呈现出那带着魔性的,惊人靓丽的蓝色。

    “这些修士,是被活着种下去的吗?”杨夕问。

    胖师弟深深叹了口气:“不……不但活着,还是清……清醒种的。”顿了一顿,很柔声的补充了一句:“很痛苦啊。”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场的尽千人,不论新来的还是土著的,不论是不是俘虏。都下意识的抬头去看这一整片茂密的森林。

    这要有千里方圆吧。

    若每一根枝干下都是一个被活生生种下的修士,那这片华丽的坟场到底葬送了多少生灵?

    那魔性的晶莹的蓝色,多少罪恶才浇灌出这种魅惑。

    第一眼见到这奇迹的森林时有多惊叹,看清这土层之下的真相时就有多恶心。

    是的,恶心。

    此后的很多年里,在场活下来的人,最讨厌反胃的颜色都一直是紫色。

    吸取其他得道者的灵力血肉,除了怪这种生物之外。精修当然也是可以这样做的,百万年前,六道大战。

    人修拿妖魔炼丹,妖修活吃人鬼,精修强吸魔物,杀生祭灵。

    在哪个道德崩殂的年月,为了有更强的本领生存下去,是很多人干过这样事情的。

    可是存在,并不是道理。

    整个世界千万年来马不停蹄的演化,不是为了让修士越来越野蛮。修真界仍然崇尚物竞天择,但不代表可以这样丧心病狂的弱肉强食。

    纵然是食肉的妖修,那些虎,那些豹,一旦开辟了灵智之后,又有哪个会去如毛饮血?

    修真界嚷嚷着弱肉强食乃万物本性的人,都曾经在一次公开的论道大会上,被当时还是初出道的斩龙剑花绍棠当场喷回去了。

    “怎么,你们还是猴子吗?抱歉,我已经是个修士了。”

    他修真界妖修第一影响力,正是因这一句话而奠定的。

    他当时根本还不是当世最强的妖修,更枉论修真界战力第一的地位。

    这才是主流的认知,这才是基本的人性。

    有些大家都知道的潜规则,之所以有个“潜”字,恰恰因为它不是主流。它是只能放在台面下的羞耻。

    杨夕慢慢的抬起头,仰望着这片树林上方,颜色干净了许多的天空,目光平静。

    “云家,很该灭啊……”

    夜城帝君卫明阳,对眼前一幕的容忍度比常人还要更低。

    气得两手发抖,脸上的魔龙受他心意影响在整张面孔上翻滚咆哮。狰狞得可怕。

    “轰——”

    抬手拍断了一棵蓝色的魔树。

    “轰轰轰——”这么干的并不知卫明阳一人。

    卫明阳咬牙切齿的从齿缝里挤出三个字:“云问情,哈?”

    那是天与帝国皇帝的名字。

    自今日伊始,怕是要排上卫帝座心头的《诛邪榜》,薛无间之上了。

    瘦子师兄望了望远处,是杨夕刚才手指的那个方向。

    “去看看吧。顺便,刚才是谁把杨夕的灵丝系在树上的,我已经不想追究。但我要告诉你一句,这棵树的灵智才初开,即便是精修,即便是以人兽为养,它也伤不到杨夕。即便是能伤到,我也能给她救回来。”

    不少人浑身一震,实在是这话里的意有所指太令人心惊。

    “您说的是真的吗?我们有内奸?”杨夕极其不可置信的问,却眼见着瘦子师兄当先迈出步子,坚定的走向树林的中央。

    似缓实疾,似乎是拿出了真本事,就要追不上了。

    他头也不回,一声轻笑却在风中飘过来:“呵,不担心。看见那树上瑟瑟发的叶子了吗?”

    经常拢在袖子里的手,抬起来指了指前方的树冠:“有了灵智,便畏惧天敌。它怕你呢……”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抬头去看周围的树冠。

    依稀确然是觉得,那树叶抖动的幅度比刚才大了一些,频率也急了一些。原本安静得可怕的森林,正在窸窸窣窣的响起沙沙声。

    胖师弟从身后走过来,狠拍了一下杨夕的肩膀。

    “再试试吧,莲藕醋,刚才带了一棵树都有七百人。没有树,会多。”

    杨夕抽了一下嘴角,疼的。这胖师兄的手劲儿不是一般大:“是连偶术,不是醋!你怎不结巴了?”

    胖师弟却露出一个失望的表情:“不是莲藕醋吗?我很喜欢这个名字。”顿了一顿,才道:“急……急的时候,就不……不结巴。”

    阴老二跟在他哥身后,也往前走,忍不住吐槽道:“这胖子的毛病怎么跟一般人是反的?”

    阴老大凉凉的斜了他一眼,低声道:“他那是术法反噬,不是结巴。”

    向着连天祚前进,杨夕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在林中飞奔,遁术高妙者一个接上一个的集体转移。

    其中贡献最大的自不必说,当然是夜城帝君卫明阳。

    杨夕又一次尝试了“连偶术”。

    这一次是在全体残疾人大军的主动配合下——瘦师兄那话一出,简直谁不配合谁就成了内奸的节奏。

    一千二百一十三人,一个不落,甚至神识还留有余力。

    杨夕看着前方瘦师兄单薄的背影,他的手指上也缠着一根灵丝。杨小驴子传了一股神念过去:“谢谢。”

    瘦师兄轻笑了一声,低头微微有一点咳,他最近似乎得了点伤寒,在神识里传回信息来:“做好你的事情就行。”

    杨夕用“莲藕术”连接了众人的五感,并且因为有了余力,主动把视觉一项的自我感受重新整理分散出去,使大多数人都有了那种从诸多角度看树林的立体认知。

    行路的速度应该是变得更快了。

    但他们还是直到天黑,才赶到了连天祚的所在。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修完了,我修屁了啊!

    感谢你们容忍了我的任性,也真诚的说一句我真心希望这篇文能一直好看,成为时不时乐一乐,哭一哭,想一想的伙伴。

    质量为王,我一直相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70章 师姐的“剑”(大修)》,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