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69章 师姐的“剑”(大修)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大修过后,剧情顺序颠倒。

    杨夕完全不敢确信,刚才那一瞬间看见的是不是连师兄,以及她究竟有没有听见连天祚的求助。

    “只有我听见了?”

    金鹏已经化回人形的模样,双手环兄靠在林边一棵树上。

    “反正我这个当事者,是没有听见的。”

    阴家老大的头皱起来会显得有点锋利:“会不会是这法术的问题,会把记忆里的幻觉带出来什么的?”

    阴老二一惊:“大哥?”

    被他大哥非常粗暴的踹了一脚。

    卫明阳面向树林,一手撑在天蓝色发着荧光的树干上:“金鹏,这林子里确实没有任何牲畜?”

    金鹏立刻正了正身体:“没有,连蛇虫鼠蚁都见不着。”

    卫明阳摸着那颗荧光蓝的树干,稍稍用力,便挫下一手亮蓝色的粉末。

    “可这树分明是活的……”

    少年时孤身穿越过整片大陆的人帝魔君,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自语道:“怎会有一个地方,有草木却没有牲畜?”

    杨小驴子关心的问题永远现实得让人无语。

    “什么兽类都没有,那咱们进去吃什么?”

    卫明阳颇不适的皱了皱眉:“你就不能……”别这么**丝?

    却听杨夕继续道:“外面这么热,林子里却清凉。不可能没有人想要藏进去,可这林子连活物都没有,除非这树能吃,否则走不了多远都要退出来。……”回过头,以目光示意那群始终努力缩小存在感的俘虏土著,“他们都知道这片林子,却从没听过具体的描述,传闻的故事。这完全不合理,除非是……”

    杨夕停下了自己的分析。

    金鹏一怔,神情肃然了起来:“进去的人再也没有出来过。”

    杨夕点了点头。

    人群变得有点气氛压抑。

    云家的秘境,在他们未叛之时,隔两年总要开放一次,在场曾经进过炎山秘境的不是没有。

    但谁也不曾见过,经过,听说过这样一片诡异的树林。

    诚然,一般情况下秘境探宝,鲜少有上千人组队的情况。是以凭他们中大多数人的本事,也没能在彼此甚至会杀人竞争的情况下,深入到这种腹地。

    可同时进入秘境的,总有些大门派的弟子,大家族的少主,被本领高强的长辈护持着。待到探宝归来,还要大张旗鼓宣称他们猎杀了什么怪兽,攀登了什么高峰,以显示功绩和能力。

    为何在那些歌功颂德的故事里,也从来没有听说过?

    炎山秘境,整个由火山地貌组成,遍布温泉石竹,黄沙漫天,热浪逼人——这才是常识的版本。

    经世门的瘦师弟有点慢反劲儿,众人肚子里都滚了好几圈,他这边才突然脸色发白了起来:“那咱们……还……还进么?”

    杨夕把扔在地上的邓远之,捡起来背在背上。几乎是无缝衔接了胖师弟的话:“进,为什么不进?都已经这个德行了,不搞清楚一切你们能甘心?”她一手托着邓远之的屁股,另一手指了指自己失去离火眸的那只眼。

    从始至终,一直为夜城帝君马首是瞻的金鹏,竟然是第二个符合的人。

    “当然要进,如果这里真是凭空多出来的地方,出去的机会也许就在这了。”

    阴家兄弟难得的步调一致了一回,老大扳了扳手指:“这林子指不定埋了多少冤魂,这可不能白死。”

    老二双手一甩,直接把手背上尺长的骨刃露出来了。舌尖在骨刃的尖端舔过:“多少的冤屈等着哥哥来拯救啊~进!”

    阴家大哥眉头狂跳,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后背上:“耍什么耍!你也不怕戳着舌头!“

    阴老二一嘴血:“呜哇哇……”你不拍我本来没事的!

    你是我亲哥么?

    瘦师兄振了振广袖,“当进。”

    卫明阳抬掌击断一根树干:“进!”

    于是难得的,众人在意见空前统一的情况下,集体迈进了这片诡异的森林,杀气腾腾!

    长在地上的蓝色枝干纤细非常,亮晶晶的阔叶叶片又十分稀疏。

    脚下没有什么寻常老林子里积得可以没过脚踝的腐叶,走在里面的人抬头就可以看见天空。

    这里和通常的密林实在太大不同,没有一点野兽的嚎叫,也不用担心缠绕在树干上的紫色藤蔓,是一条披着伪装的毒蛇,随时能窜起来咬你一口。

    阴老二走了一个多时辰,就开始悲愤的嚎了:“天呐,谁赐给我一个敌人干一架吧,起码有点阴谋诡计啊!难道进来的人都是无聊死的吗?”

    杨夕从树上找了两个耳朵眼儿大小的朱红果子,塞进耳朵堵住。

    阴二哥这个嗓门,有时候也是蛮烦的……

    连天祚的出现,实在太让杨夕意外。

    杨夕对连天祚有种莫名的感应,她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确定蓬莱偷袭昆仑剑冢的时候,连天祚并不在附近。

    杨小驴子终究是不太相信,自己刚才的所见所听是幻觉的,虽然自剑府被蓬莱的人夺了去,里面连师兄的剑……额……也许是连师兄本人(or本剑),跟着一起丢了,她就心里惭愧得睡不好觉。

    我怎么就这么没本事呢?别人交给我的东西,我都保护不好。

    杨夕下意识搂紧了背后邓远之的屁股。可我也不至于有幻觉呢,要知道,有心魔的人几乎是没有梦的。

    闭上眼睛,杨夕下意识的去抓那模糊的声响。如果,我不是从金鹏的眼睛看到的……

    闭着眼睛在树林李走路的结果就是,“啊!”杨小驴子一个跟头被绊倒,连同背后的邓远之一起骨碌、骨碌、骨碌的滚出去。

    恰好这一段路是下坡。

    “咚”——这是磕了头。

    “当”——这是撞了树。

    “啪啦”——这是终于把邓远之摔飞了。

    仓促间杨夕不知随便抓住了个什么。

    瞬息千里!

    脑海里浮现出不可思议的图像,似乎她并不是在用一双眼睛看世界,而是无数双眼睛从无数个角度凝视这片森林。

    而这眼睛的成像,有的模糊有的清楚,意念微动,便一下子从树林的这一头,穿到了那一头,到达了她想要寻找的地方。一张凶悍却显得有点呆板的脸,刹那间回过头来。

    那清清楚楚就是连天祚的脸!

    杨夕又一次心神震动,这奇异的感觉顿时潮水般褪去。已经摔成狗啃泥的杨小驴子,顾不上把同样脸埋地的老远子从土里刨出来。

    抬手指了林中的一个方向:“在那边!这林子里唯一的活人在那边!”

    然后她看见了自己手上的灵丝,晶莹连在尾指上,因为断掉了,所以另一端正在空气中随着淡淡的湿风飞舞。

    亮晶晶的反着银光……

    杨夕愣住了,恍然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她情急之下想抓住个什么东西立身。幻丝诀于她早已成为手脚肢体的延伸一般的存在。所以不自觉的就放出去了。

    还缠上了什么东西。

    经世门的瘦子师兄,莫不作甚的走到一棵树下,拈起了一截断掉的灵丝,眯眼看着。

    半晌,开口道:“刚才杨夕测试莲藕术的时候,谁把灵丝解下来拴在树上了?”

    能全须全尾活到现在的散修,大都是经历过分浪,见多识广的人。

    即便不如经世门的瘦子一般机敏,但答案在前,逆推回因果就很容易了……

    杨夕刚刚说自己看到的景象,不是借由金鹏的眼睛看到的。

    虽然不能理解,同时人偶几百个人是什么感受,但杨夕自己说是能模糊感受几百个人共享的五感,而其他人感受到的,只是她从中选择并且发送出来的。

    所以她才成为这个神识网络的结点,所以她的作用才最适合指挥。

    可显然有人不知是心里有鬼还是单纯的谨慎,并不愿意让杨夕共享自己的五感。他却没有说,而是悄悄把灵丝解下来,换到了树上。

    不知她是什么样的筛选方式,但总之她是把树林中的景象全部当成了金鹏的肉眼所见。可是共享给别人的却分明没有。

    经世门的瘦子师兄蹲在地上,侧过头来看着杨夕:“你修过精道?”

    杨夕摔得有点重,这地看上去没什么,滚起来却是凹凸不平的严重。从地上挺费劲的爬起来:“是。”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她竟然连树都能下意识人偶掉……可这树起码也是要成精,有些基本感官意识的。

    瘦师兄目光飘向杨夕刚刚手指的方向,浑身灵力浮动,骤然一双眼睛向上猛然翻白。

    头顶发丝瞬间就冒出了一股烟气,“滋啦——”

    胖师弟慌忙一个大水法术浇上去,原形水球直接就在瘦师兄的头顶开了锅了!

    他二人这配合显然不是第一次。

    阴家老二吓得一哆嗦,“嘿呦喂,这得多强的神识,耗多少灵力啊?!”

    灵力在消耗的过程中,总是有些损耗的,久经战阵的修士都知,这损耗到了巅峰有时会让人体发热,可也少见热成这样的。

    许久,瘦师兄黑色的同仁又落回了眼眶里。一手掐着灵丝,一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这是一种后天修炼的千里眼,弥补没有天赋神通的不足。我能看到十里之外,可还是没有见到你说的活人。”

    杨夕一条腿跪在地上,开口辨道:“我说的是真的,各位都应该知道心魔重的人难入旁人的幻境,我之前没说过,但我心魔只怕比卫帝君也相差不多了!”

    卫明阳面无表情负手一旁。脸上的魔龙从眼睛上滑下来,在腮帮上盘起,摆了摆尾巴,颇不屑的样子。

    瘦师兄抬手打断杨夕:“我知,我并没有说你所见不真,但既然我看到十里,都见不着那人。那么你看到的人就必然在十里之外。”

    杨夕浑身一震,身旁的一棵树怎么可能看到十里之外?

    瘦师兄把那截儿灵丝攥在手心里,屈跪起来的脚尖儿搓了搓树根下,致密不合常理的土层。

    淡淡道:“刨棵树看看吧,我怀疑这整片林子,下面是连着的。”

    杨夕蓦然长大了眼睛:“您是说,它们是一棵树?”

    阴家兄弟为首的体修,自然当仁不让的承担了这个重体力活儿,嘿咻嘿咻的开始刨树根。

    经世门这位瘦子兄弟,思维之缜密简直当世罕见。人家拿出了注意之后,并不管后续,仍是弱不禁风的拢着两手,找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往树下一坐。

    刚才那个伪千里眼,似乎耗费不小,区区几步路走过去,脑袋顶上的一头黑发就飘飘荡荡落光了。

    还带着一股焦糊味道。

    瘦师兄摸了摸自己变成秃瓢的脑袋,淡淡然没有表情。

    杨小驴子虽然经常是个坑货,在真正的挖坑事业上却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可见真是个没用的。就她那小胳膊小腿儿小爪子,根本比不上人体修的一半。

    众人都对这树林的秘密感到了隐隐的不安,杨坑货被人忽略了,低头想一想。把摔在一边的邓远之捡起来,拍拍后脑勺,空出吃进嘴巴里的泥土。又拿袖子擦了擦脸,这嫩壳子老货就又变成了一个娇嫩斯文的小白脸子。

    杨夕摸摸老远子的后脑勺,有点夸张的比了一个哎呀的口型,真是好大一个包!

    掀起裤腿看看,一片青紫。

    捉过手掌看看,刮破一片油皮。

    杨夕小心翼翼的把两根手指伸到鼻子下面,幸好呼吸没什么问题。那内脏应该是……没受伤的吧?

    这不靠谱的坑货望了望天,琢磨了一下邓远之上次醒来所经历的时间。

    唔,到时候,应该就消肿褪紫了吧?应该不要紧,反正又没有死掉,老远子不会跟我计较的……

    不能不说,心大真是一种天赋。

    杨夕把邓远之背在背上,两手稳稳托着他的屁股,两手摸到一个奇怪的香肠。想了半天,哦!老远子长大了!

    摇头晃脑,浑然不觉得有问题的,颠到瘦师兄身边。把邓远之靠树放好,并肩坐下:“瘦师兄……”

    瘦子师兄低声开口:“杨夕你刚才看到的那人,动作比我们快还是慢?”

    杨夕一呆,心里没反应过来,口上却答:“好像慢一点?像心魔里的人似的,有点慢动作,其实我看得不清楚,我只能看见中间。”

    瘦子师兄依然没有睁眼,点头道:“嗯,我也是。但我看到的应该比你看到的还快些。杨夕,你再连接一遍这棵树吧。”他似乎是有点疲累的叹了口气。

    杨夕懵懵的:“可以,但是为什么?”

    瘦子师兄这一次没有说话,清冷而疲惫的声音直接传音入密,在杨夕的脑海里响起:“这个树林的时间流速有问题,越往里越慢。你再验证一下吧,但愿是我猜错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69章 师姐的“剑”(大修)》,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