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68章 师姐的“剑”(大修)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潮湿的风吹起小姑娘头顶的逆毛儿,脸上**挂着汗珠,在昏黄光线下泛着蜜汁得颜色。

    垂下来的两只手上,每根手指都缠绕着许多丝线,丝线的另一头提线木偶一样牵扯着三十几个固定在张牙舞爪的修士。

    阴家大哥比阴老二的反应更剧烈一些:“杨夕,你这什么意思?”

    杨夕呲出两颗小虎牙,笑眯眯的:“没什么意思呀,树林太危险,拉住不听话的人。阴大哥不是也这么觉得?”

    歪头想了一想,接道:“还有就是试验一下新招式,连偶术。”

    阴家大哥本做好了准本发飙,却突然被名字卡住了:“莲藕?”

    怎么觉得如此毫无诚意的名字,根本就是刚刚想出来的!

    杨夕却没听出谐音,点头道:“嗯,人偶术的程度施展不彻底,会有个很有趣的阶段……”目光闪了闪,想起自己的第一次人偶术经历,因为是被无面师父硬拍进程十三的身体,所以她感受到了一瞬间自己的身体和程十三的身体同时有模糊意识的感觉,“如果能精确控制好这个阶段,就可以让人偶术无限连接下去,并且有了一个很好用的功能……”

    一个胖子骤然打断了她:“那你也不能这样上手操控别人的身体吧,丫头,未免太没礼貌!”

    杨夕眨眨眼,笑了一下:“其实不是呢,你们觉得没危险,不反抗我才能操控。如果你们本能排斥我,我是做不到的,不信你们试试?”

    众人听了她的话,纷纷小心翼翼的试一试,果然只要稍作反抗,就能挣脱。有些性子比较独,并未跟杨夕建立起太深感情的,几乎只是在脑子里想了个“滚”,就摆脱了这传说中赫赫威名的修真界第一控制技。

    剩下一个阴老二,还保持在金鸡独立手舞足蹈状态,一脸懵逼的问杨夕:“为什么我摆脱不了?”

    杨夕抿了抿嘴唇,也有点困惑:“大概是,你特别亲近信任我的缘故?可是为什么呀?”

    阴家大哥痛苦的捂住了脸。

    此生两大悲剧,第一是跟这个丢人的弟弟生在一个娘胎里,第二是跟着丢脸的玩意儿长了同一张脸。

    不开口大家都说看不出他二人,可只要稍微从静止向运动变化一下,他二弟就原形毕露了。

    众人恢复了自由身,却被杨夕这样一闹,失去了刚才往雨林里冲的兴头。

    阴老二走过了,敲敲杨夕得脑瓜壳:“你啊,下次别玩了,造?”

    杨夕很纠结了皱了眉。

    这和她要的不一样,她缺一个递梯子的人。

    这小小风波正要过去,众人就要一起开拔的时候。经世门的瘦子师兄,忽然在人群中最不显眼的地方,轻轻发出了一声问询:“这个莲藕术,看起来不像是制敌用的?”

    梯子就位。

    杨小驴子哪有不顺杆爬的道理?

    小虎牙立刻就嗞出来了:“对呐,这个莲藕术是协调己方用哒,借用我的神识连接和调整,所有被连接的人,可以共享五感,可以意识交流,如果你们足够信任我,关键时候可以救命……”顿了一顿,补充道:“就是稍微用一下身体的控制权。”

    这番话说出来,众人顿时就震惊了。

    实话实说,散修中能自创法术的本在少数,因为没有扎扎实实从小被调.教基础功底,也没有那么多机会让他们大量的观摩研究各种相同和不同的法术。

    而创出真正有实用价值的,就更难了。

    其中一人惊呼道:“那这个法术,岂不是可以代替联络法宝?”

    杨夕想了想:“短途吧,可以的。”

    马上又有人道:“那我们这些眼下耳聋不能说话的,岂不是问题都解决了?”

    杨夕一笑:“就是想解决这个呐!”

    这些岁数大多是杨夕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叔叔阿姨们,顿时看杨夕就觉得特别顺眼了。招人烦的死性并没有改变,热火朝天得冲上来,排着队狠搓杨夕的头。

    杨夕被他们揉得一头乱毛。

    却也有些人没这么积极的向前,比如阴家大哥。站在原地神色微妙的看着自己亲弟弟把那个“小驴子”举起来往天上扔,开口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我想,这个法术最大的作用,是可以调动缺乏默契的人协同作战把,换句话说……”

    “它可以取代战阵。”金鹏接上了阴家老大的话。站在也称帝君的身侧,轻轻偏头看了卫明阳一眼。

    却见卫明阳不懂如风的站着,面无表情,看不出来喜怒。

    金鹏拧紧了眉心,跟阴家老大对视了一眼。阴老大轻轻的把脸转了开去——这就是不愿再出头了。

    于是气氛就变得,有点暗潮汹涌了起来。

    金鹏背着手,腰背笔直显得十分干练,金色的竖瞳反着光:“如果我没搞错,这样取代的战阵的手段,也有点无伤大雅的小缺陷。比如……指挥只能由施放这个法术的,联通的节点那个人,来担任。”

    杨夕微微低了下头,一笑:“你们要是想学,我可以教给你们。”

    气氛又回到到了最初,杨夕的“小恶作剧”之后的尴尬和僵冷。

    卫明阳终于开口:“走吧,先进林子。有话可以边走边说。”

    说完,一步当先向林子走去。

    众人连忙默默跟上。

    经世门瘦师兄路过杨夕的身边,拢着袖子驻足了一下:“这就是你想的办法?”他微微斜着眼睛审视这个被揉成了鸟窝的姑娘:“让他们都听‘我’的?”

    杨夕是明确向他咨询过这个问题的。

    杨小驴子把仍在地上的邓远之,捡起来背在背上,开口道:“谢谢瘦师兄。”

    谢谢你刚才递话把儿。

    杨夕知道瘦子师兄的眼力非凡,又很有大智慧。自己想干什么,他怕是最先看出的。经世门这二位,都是避世的性子,从不管闲事。多问你一嘴,不过是愿意帮你罢了。

    “有什么弊端?”

    但凡法术的改动,鲜少能够一步到位,毫无弊病。更何况杨夕这个改动等于把完整的人偶术,只施展到一半。

    杨夕把脑袋在减半上邓远之的脸上蹭蹭,坦诚开口:“施术的时候,我自己的五感和肢体会变得非常不好控制,”所以她刚刚一动都没动,“而且这术法控制太精密,我习练了这么多年天罗绞杀阵,现在也只能做到一盏茶的时间不出问题……“

    “一盏茶的时间啊……”瘦子师兄望天眯了眯眼,“够了。”

    杨夕:“?”

    瘦子师兄轻笑一声,点到为止:“你这办法,实非自愿,怕是反弹不小。”拢着一双袖子,对身旁的师弟一摆头。

    飘然走开。

    杨夕又在邓远之的脸上蹭了蹭脑袋。

    我也没办法啊?我既不可能像掌门一般战力高强可以一个人单挑全昆仑,也没有邢师叔那么聪明谨慎算无遗策,现在更是不可能有时间,给她一步一步积累经验建立威信。好容易想成个剑提升一下威信,结果几番折腾下来竟卖萌了!

    除了变成团队战中不可或缺之人,还有什么办法?

    卫底座那不靠谱都快没边儿了,甚至这些叔叔姨姨也不怎么靠谱,居然甘愿听他的!杨夕想起了马烈无头的尸身,挺立在地上,直到最后也没有倒下。

    杨小驴子咬了咬牙,把背上的邓远之颠了一下,老远子的头被从左肩膀颠到了右肩膀,脑袋蹭蹭。

    “你是有多久没洗头了……”气若游丝的声响,在杨夕耳边响起:“不是说了保护我么,你就这么把我颠来颠去的?”

    杨夕一愣,头也没回就绽出了惊喜欢悦的笑容。

    “老远子,你醒啦!”

    邓远之伏在她背上,“不是醒了,只是活了。别吵,让我再昏一下。”

    说完,就又没有了动静。

    但不管怎么样,这总是件好事。杨小驴子心里为邓远之的清醒高兴,蹦哒着追上大部队,并且挤到了前头,引得一众人纷纷侧目。

    而邓远之的脑袋,就在她肩膀上,时而从左颠到右,时而从右颠回左,有时还要在杨夕的后脑勺上“咚”的一声。

    杨小驴子那是多硬的脑袋?

    邓远之这也就是昏迷着不知道疼……

    由此可见,当自身行动不便时,临危托付照顾的人选,可一定要找一个靠谱的。

    嗯,至少是个温柔点的。

    “杨夕,你那新发明的法术,可以联通五感,试试?”森林的边缘,夜城帝君面无表情的望着杨夕。

    这真是一片很奇妙的森林,黑色的土地上星星有星星点点晶亮的颗粒。长出亮蓝色的参天树木,和浅紫色的藤蔓。

    明明是白天,看着却像是月光下的森林,阳光照不透,看不见一只动物的影子。只是自发的从森林里散出淡淡的荧光,仿佛诱人深入。

    杨夕一挑眉,把邓远之放了下来。回头问一直跟着她的,最初投诚的本地土著。

    “那树在里面?”

    “应该是……吧,我们也没有走得这么近过。只是听头儿说在这里……”说完十分小心的抬头看杨夕。

    杨夕吸一口气,也知道这些人为了表现自己有价值,什么都敢说,原就是靠不住的。不过方向应该是准的吧?

    这才转过头去看卫明阳,“怎么试?”

    卫明阳道:“金鹏从高空把这森林侦察一遍,你让我们都看见。说起来,你那‘莲藕’术最多可以连多少人?”

    杨夕沉吟了一下:“没试过,我试试。”

    一盏茶的时间后,金雕大鹏化身鸟型,拔地而起。

    一束灵丝卷在脚爪上一头连着杨夕,而杨夕身上又分出千丝万缕的丝线,根根缠绕上其他的尽千人。

    杨夕闭着眼,容颜沉静。

    “不行,七百三十,上限了。”

    却已经非常逆天了!

    闭着眼的杨夕看不见旁人的眼神,有多么惊愕,只是集中精力把自己的神识通过几百条灵丝延伸进他人的识海。提取五感,传送信息。

    只一疏忽的时间,便已汗流浃背。

    被连接如这个神识网络的众人,眼前出现了一副俯瞰图。

    蓝紫相间的海洋,树木从空中望下来竟如同根根林立的钢针……

    “金鹏,到林子里穿行一圈。”杨夕自然的发出了意识的命令。

    金鹏一顿,锋利的鸟眼眨了一下,没有说话。

    依言俯冲。

    林间静谧的出奇,连正常林子里会有的蝉鸣鸟叫都没有。

    众人透过金鹏的眼耳观察这个几乎没有生命的树林,心里都觉得渗得慌。更别说身处其中的金鹏。

    就在这时,杨夕耳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谁来帮帮我……救命拿……”

    这声音闷闷的,半点不像救命的人呐喊。倒像是谁在自言自语,或者是……想的?

    杨夕当机立断:“金鹏,刚才那个区域,重新飞一遍!”

    金鹏的意识带着压抑的怒气传过来:“杨夕,你别太过分!”

    杨夕的意识稳如泰山,巍然不动:“求你。”

    金鹏一噎,从鼻孔里喷出两行热气,在空中一声戾叫。

    兜转回来……

    透过金鹏的眼睛,杨夕看见一颗绕满紫藤的蓝色树下,一个身形高大魁梧,身穿昆仑刑堂常服的男人,正在焦急的抖着圈子。

    “连师兄?”杨夕一怔,神识网络瞬间中断。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补完了,还多了几百字。

    这一夜有你们真好,祝你们这一夜过得愉快……

    高贵的微笑10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2-24 20:05:34

    2315224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24 11:31:42

    te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20:31:49

    坏坏辟邪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7:41:23

    千山鸟飞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5:18:28

    Miss Liu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5:00:21

    Miss Liu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5:00:10

    Miss Liu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4:59:28

    考研作死党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3:37:15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2:03:08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1:45:37

    徵铮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0:53:05

    坠麒麟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10:41:32

    寒凜香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09:26:06

    云冼衣裳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08:25:20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06:56:01

    welsp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04:54:55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03:49:19

    、漠_{殇}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02:50:10

    绯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4 02:06:4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68章 师姐的“剑”(大修)》,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