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66章 师姐的“贱”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小驴子人生中的第一次铸剑,因为,莫名其妙的招来了地火,以点着了整个山洞的失败而告终。

    杨夕很是掉了两滴猫尿,一个人跑到温泉流动的小河边儿,默默扔石头。那架势简直就像要用石头把那河填平了似的,活生生的一个小驴子版“精卫填海”。

    哪里出的问题呢明明花掌门的课上就是这样讲的,造型以火焰,铸魂以神识。

    杨夕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唉——”

    可惆怅了!

    然而放弃是不可能的,杨夕长这么大,字典里还从来没有写过放弃这两个字儿。一宿长觉睡过去,第二日就顶着一只黑眼圈,一只大眼罩,战斗力满满的要去开启第二次尝试了。

    路过营地,被卫明阳随口叫住。

    “等等。”

    杨夕于是站下,扭着头看他:“干嘛?”

    卫明阳顺手扔了一个黑黢黢的东西过来,杨夕被砸了一下头。

    “哎哟!”

    双手接住,一块黑色锃亮的金属,不知道是个什么东东。

    杨夕捧着金属:“?”

    卫明阳闭着眼睛练气,冷淡的应付了一句:“我进来没有被搜身,身上还有点东西。魔头金,铸出来的剑比较钢硬。”

    卫帝座这其实还是穷了,因为在死狱被搜刮了一遍,半件法宝没剩下,人皮披风都丢了,不然这么小块的魔头金,在夜城之主兜里那都拿不出手。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带着犬霄、闻人无罪创出死狱的时候,也缴获了不少东西。因为霸道惯了,全揣了自己兜里,半点没想起给那两个人分。

    但那两个死狱出来的奸人岂是好相与的?不冲这点东西,就冲这态度,有事儿没事儿也得给卫明阳推出去顶个缸。

    所以说,做人不要太狂妄,做人魔也不行。挨了蓬莱这一顿霍霍,一定程度上……咳,还真有点自食其果。

    杨夕被卫帝座这个“顺手”的小礼物砸得受宠若惊了。

    “给我铸剑?要钱吗?”

    卫明阳睁开眼睛,长眉一挑:“你有钱?”

    杨夕没有。

    于是小心翼翼的试探道:“要我帮你做什么吗?比如……搓澡?”

    卫明阳招出魔龙,仰天一声咆哮,一脑袋直接给杨夕顶到她铸剑的山洞里去了。

    眯着眼睛,懒懒道:“废话忒多!”

    杨夕趴在魔龙头上,发觉坐魔龙和坐掌门但感觉很不一样!

    好稀奇!⊙o⊙

    杨夕进了那山洞之后,重取了分量与昨天一样的材料,开始铸剑……

    阴家哥俩照旧守在外头,也各自练着自己的功夫。

    阴老二:“也对哈,金行之力太弱,成剑是不容易?”

    阴老大:“小心有坑。”

    阴老二一下子就低了几分声音,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双胞胎,出生前后不差一盏茶。可自己打小儿就怕这个哥哥QAQ

    “为……为什么?”

    阴老大沉默了半晌,简练的答道:“直觉,气质。”

    阴老二:“……”

    杨夕昨天铸剑的效果太“华丽盛大”,导致今儿个听说这“小驴子”又要铸剑,一帮明明不闲却还是很蛋疼的修士,纷纷跑来围观了。

    当然,为了不显得自己太无聊,也为了不让小姑娘太伤自尊。这些论岁数完全可以当杨夕爷爷奶奶的老不羞,是等到杨夕进去了,才纷纷围过来堵在洞口看热闹的。

    “你觉得她今儿能行?”

    “我当然是觉得悬,才会来看热闹的,成剑了有啥热闹可看?”

    “哎,这人咋这么损呢!”

    “你不损,你边儿呆着别来看啊!”

    “我……我才不去,这秘境里鸟不拉屎的,就这么点儿乐子了。”

    “哎,你们有没有觉得天暗了一点?”

    “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怎么回……我靠,这特么是劫云好么!”

    “卧槽,快跑啊——”

    话音未落,空中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众人所料不差,果然是天劫苦雨。

    雨水落到身上,沾皮即腐,见肉则蚀。

    有那没怎么受过天劫打熬的修士,当场就开腔惨嚎起来。

    除了少数心大如斗,体健如牛,耐得起天劫挫磨的修士。大多数围观群众纷纷退出了劫云的范围。

    “我去,炎山秘境里招来地火也就算了,蚀雨是要闹那样?”

    旁边的人捅捅她,一根手指指着前方的火山口,愣愣的道:“你看……”

    慢慢的,咒骂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全都怔怔望着前方的火山口。

    平时难得一见的天劫蚀雨,仿佛不要钱的一样从云层里倒出来。

    直观看上去,倾盆根本不足以形容。

    那活脱脱就是一条瀑布。

    “天河倒流,也就是这样了吧……”有人不禁喃喃的开口,并且马上就获得了所有的共鸣。

    杨夕铸剑的山洞,是由经世门胖师弟给他挖的。地点就在阴家老二发现的那一座火山。胖师弟虽然长得肉嘟嘟,圆滚滚,办事却十分利索,挖得一手好洞,画得一手好阵法,昨儿那一处杨夕铸剑引起了地火上涌,烧了个干净。

    不到一晚上他又挖了个大的!

    心想:我这回连放火墙都盖了,该不会再爆炸了吧?

    不曾想……

    “师兄……我……我再也不玩了……”胖师弟沮丧的站在师兄边儿上,两只肉耳朵都好像垂下来了一样。

    瘦师兄揉揉他的猪头:“乖,不是你错,这么能招灾的修士,师兄也是头一次见。”

    胖师弟小心抬头:“真……真的?”

    瘦师兄感叹的望了一眼冒着滚滚浓烟的火山口,浓密的黑烟眼看着飘出几里地。

    漫山遍野都是黑烟缭绕。

    “招灾也就算了,还招得这么有创意,也是个难得的人才了……”

    没错,杨小驴子的第二次铸剑,招来了前所未有的大片劫云。

    海啸般的蚀雨从空中倾泻下来,把一座不久前才刚刚喷发过的,富含大量矿藏的,附近最活跃的一座火山。

    给生生浇灭了!

    火山熄灭的黑烟,和蚀雨沸腾的白气,弥漫了方圆十里。

    那效果似雾不是雾,说灰又不完全是灰,问一口从口腔到嗓子眼儿都不舒服。

    烟雾中的能见度之低,说伸手不见五指可能是吹牛了一点。但要说遛狗只能看见绳儿,牵手只看看到胳膊肘,却是不怎么夸张的。

    阴家老二一边儿咳嗽,一边儿喘气:“哎哟喂,这阵势,让人怎么形容呢?”

    经世门的瘦子师兄,不愧是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智慧超群的。在众人无语的时候,非常冷静镇定的给这景象起了个生动的名字:“是霾。”

    跨越了光阴,跨越了距离。

    两个世界的人民,虽然未能享受同样的幸福,但他们终于懂得了相似的痛苦。

    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一种平等。

    嗯,理解万岁!

    此等景象,根本无法让正常的人类(包括妖类、精类、魔类)在室外自由的生存,一众修士不得不大清早上的就开拔,寻找下一处营地。

    (鬼修和灵修纷纷从其他界发来贺电,表示我们不怕。由此可见,大约只有已经死过,和注定不死的种族能够面对这种恐怖的生化武器而不色变吧……)

    大军行进的路上,杨小驴子头上颤着布,手上缠着布,腿脚一瘸一拐的走在人群的中间。

    气场之低迷,神情之沮丧,简直让人怀疑那些“霾”都跟着她飞来了。

    阴老二开口劝道:“别这么灰心,剑修铸剑,一次成的也不是很多。起码你人还好着不是么?”

    杨夕抬起头,眼圈红红的:“可是从没听说谁铸剑也能招来天劫的呢!”

    阴老大看杨夕这样,也觉得怪不忍心的,于是也劝道:“其实铸剑招来天劫,史书记载上还是有的,只要成了,无不成一代名剑。”

    杨夕现在很消极,几乎是马上问道:“那要是不成的呢?”

    阴大哥:“唔,那基本就连人一起身死道消了。”

    杨夕:“……”

    阴大哥:“……”

    阴大哥郑重的清了清嗓子,补充说明道:“所以你看,你能活出来真是件好事儿。”

    “……”杨夕有点想挠他。

    阴大哥咳了一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太会安慰人。那个,你不会像他们那样的。毕竟,那些死掉的,从来没能招出你这么有想象力的天劫……”

    阴家弟弟嘴角直抽抽:哎哟我的哥哥哎,你不会说好话就不要说了好么?

    想要活跃一下气氛,于是勉强撑出个若无其事的笑脸来,转移话题道:“哎,我说小驴子,你说你跑出来的时间那么紧,手上那团泥巴怎么不放下呢?是捡到什么珍贵的材料了?”

    杨夕果然不郁闷了。

    她出离的愤怒了:“你才是泥巴,你全家都是泥巴!这是我铸了一半的剑,软剑!”

    阴老二倒吸了一口冷气,完全无法掩饰自己的震惊:“可你手上明明是硬的!”

    杨夕恼羞成怒的:“我怎么知道,我把卫帝座给的材料一丢进去,它就硬了!”

    阴老二压抑的看着那一坨:“可就算是软剑,也不该这么掰折了的样子?”

    杨夕大怒:“你懂什么?等我铸成了,就叫惊雷剑,惊雷见过吗?闪电就是这么个掰折了的样子!”

    阴老二迟疑着,还是对那一“坨”,有些不忍直视:“可是,人家闪电都是有棱有角的,你这个,只能叫歪歪扭扭。”

    杨夕面红耳赤的,瞪着眼睛:“我铸的惊雷灵蛇剑,你管得着吗?管得着吗?我告诉你,本命灵剑最重要是威力,威力!长得好不好,根本就不重要!”

    阴老二看看恼羞成怒的杨夕:“哦。”

    远远的,经世门师兄弟走在一起。

    瘦子师兄向来有些清冷,看着上蹿下跳的杨夕,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胖子,你看她那剑胚像什么?”

    胖师弟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匆匆抬头看了一眼,小声说:“像……像……一坨没盘好的便便。”

    瘦子师兄掩口而笑。

    更远一点,两只翅膀已经修好了一只的金雕大鹏,不小心听见,捡了个乐子:“哈哈哈,我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招笑儿的姑娘!”

    远远近近,无数明明不闲却依然好似很蛋疼,业余爱好是听墙角的修士们,纷纷暗自点头附和,深以为然。

    爷们(姐们)这几年,就指着这姑娘活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快要被自己的勤奋感动了……

    楚绫罗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2-22 01:05:14

    楚绫罗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2-22 01:02:41

    nsel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00:10:31

    杀姬重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05:28:21

    Peanut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2:53:47

    Peanut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3:13:15

    1408025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3:38:04

    寒凜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4:07:15

    寒凜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4:10:13

    welsp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5:08:13

    疏影横斜水清浅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8:07:06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18:25:18

    Peanut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0:56:46

    千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1:05:38

    风烟俱静任东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1:28:42

    Ohyellowriver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1:38:28

    阮烟罗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1:53:42

    夕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2:56:13

    西瓜瓜瓜_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3:01:03

    嘎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3:08:32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2-22 23:35:1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66章 师姐的“贱”》,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