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65章 师姐的“贱”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躲在一棵火枫树后面,悄悄的抹眼泪儿。

    脸上斜斜一个黑眼罩,遮住了失明的那只眼睛,乍看起来倒是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脚尖向里蹲在地上,紧抿着嘴巴气鼓鼓的,拿手背一下一下的擦,露出来的眼圈红红的,却一点声儿也没有。

    旁边摆着一个死尸样的邓远之,胸腔几乎看不见起伏,面带安详微笑。

    总是让人生出一种,换到马路边上就可以卖身葬父的微妙错觉……

    从消灭鬼修的石竹林到那棵神奇的“下蛋树”,杨夕他们走了一个月还没走到。大家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拿出时间来适应残缺,调整战力,来了解这个秘境风土地貌,人情局势。

    杨夕的眼罩是经世门的胖师弟给做的。

    经世门这两位师兄弟真真是杂家大手,众人第一次休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摸清了,这个秘境之中,一切可用的原生材料。

    借用火山岩浆的地火,炼制出了不少的新法宝(基本都是火土属性的),交于众人使用。

    瘦子师兄曾提出来给杨夕做一只义眼:“小姑娘家家,缺了只眼睛总是不好看的。”

    杨夕挠挠头,眯着一只瘪窟窿:“义眼能看见吗?”

    “这却不能的。”瘦子师兄摇摇头,“你要想要能看见的,这里面材料不齐全,若真有命出去,我倒是有办法。”

    杨夕于是道:“那算了吧,省省材料。你做个眼睛也挺累的……而且我用天罗绞杀阵的时候,一只眼睛反而比两只习惯。”

    瘦子师兄震惊了:“为什么?”

    杨夕有点不好意思:“小时候老怕有人把我的眼睛挖了,就习惯戴了一个眼罩了。”

    如果听到这话的是个旁人,没准儿就这么匆匆放过了。但瘦子师兄不是旁人,经世门是整个儿修仙界第一研究大派,声望还是研究能力,足以把后崛起的诡谷,以及剑修、鬼道、妖道多项专精的昆仑压得扁扁的。

    瘦子师兄叉着腿坐在小土坡上,满脸的不可思议:“可一只眼睛,是看不出前后远近的!”

    杨夕想了想:“开始是有一点,但是习惯了就好了。”

    “怎么习惯的?”瘦子师兄忙问。

    杨夕道:“近大远小呐!你不知道咩,师兄?”

    杨夕的反应实在太过自然淡定,以至于瘦子师兄几乎对自己的语言描述能力产生了怀疑。这是什么用天罗绞杀战的人其实并不少,但能一个人使用的,瘦子师兄就从来没有听说过了。而一个人用一只眼使用而,瘦子师兄相信杨夕肯定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奇葩!

    “可天罗绞杀阵多精密个法术?近大远小什么的……”瘦子师兄拿出两只手,一前一后的岔开比给杨夕看:“就这样你能看出大小差异?”

    杨夕只看了一眼:“右手比左手近了一个指头的距离,唔,我的指头,不是你的。”

    瘦子师兄震惊的看着独眼的杨小驴,杨夕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儿,死记硬背吧,我每看到一个,都会把大小背得清清楚楚的。我看后脑勺都能认出人来……”杨夕一边儿说,一边儿用经世门师兄弟就地提炼的一种药膏擦手指。

    “背不下来就是死,要么就被人捉去挖眼睛。只要想活,都逼出来了……”

    瘦子师兄沉默了很久,对这小丫头幼年时险恶的生存环境,又有了点更深的认知。

    最终,瘦子师兄摸了摸她的头。

    转天就有,胖师弟送来了一副眼罩:“温……温养神魂的……”

    胖师弟把东西往杨夕手上一塞,扭着胖身子羞羞的跑掉了。

    杨夕:“……”

    于是只好戴上。

    剑府被抽,是没有办法恢复的。

    在场开过剑府的人不止杨夕一个,每天晚上就寝的营地里都能听见压抑的轻哼。

    活抽剑府痛苦,不仅仅是疼,连带着整个后背似乎空了一样,挺不直,立不稳,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站着。

    白天没有人提,大家嘻嘻哈哈的没事人一样。夜晚多少剑修一宿一宿的睁着眼睛睡不着,数着星星,沉默仰望着漆黑的夜空。

    不管哭了,还是□□,都没有人打扰一次,或者多问过一声。

    问了又有什么用呢,一个毁了剑府的剑修的前程,你能帮上什么忙么?都是一方铁胆英雄的人物才会落到此间,谁稀罕你的那点同情呢……

    杨夕的精道修为,则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变成了一个时灵时不灵的东西。

    她隐隐的感觉到蓬莱抽走了她经脉里的灵植,却并没有抽尽。那丝丝屡屡的根须仍然埋藏在经脉深处,时不时隐痛一下彰显它的存在,就像寒冬里枯黄的伏草,伺机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便会春风吹又生。

    杨夕不知道这个机会在哪里,但她隐隐的有一种感觉,身体里梧桐的残植正在催促她向着“生蛋树”的方向。

    那方向,可有春风?

    成剑的事情,是阴家老二给杨夕提的醒儿。

    阴家弟弟不知什么原因,对杨夕的印象似乎格外的好,没事儿就爱往她眼前儿凑:“哎,我说妹子,你不是要成个五行灵剑吗?这云家秘境满地的材料,不是刚好可以用?”

    杨夕一听,心里好像被戳中了一刀。

    因为想起成剑,就难免想起自己之前不能成剑的理由,想起连师兄……靠!我把连师兄给丢了!

    那不是连师兄的剑,那才是它自己啊!!!!!!

    杨夕塞了一大坨肉到嘴里,把内心的愧疚压下去。

    反正我要给他抢回来的,谁知道云家蓬莱那些混蛋会对“连师兄”做什么奇怪的事情?连师兄那么单纯呢!

    腮帮子鼓鼓的嚼着肉,杨夕睁着一只圆溜溜的黑眼看阴老二:“我要五行,这里满地都是火,剩下的怎么办?”

    阴老二扬扬下巴,得意非凡,此等自恋的姿态配合他魁梧的体型,活像一只孔雀和鸵鸟的杂交产物:“二了吧!想知道?”

    杨小驴子嚼嚼肉,咽了。

    特别给面子,伶俐又会来事儿:“谢谢二哥哥~”

    阴老二被她甜的骨头都酥了,乐不可支道:“哎哟,哎哟,妹子你还真实诚,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这哥都叫上了,也不怕吃亏!”

    杨夕悄悄地挠挠脸蛋,心说:叫个哥哥,为什么会吃亏呢?

    你本来就比我老十几岁呢。

    要是真能让我成了剑,我管你叫“爷爷”都行!

    反正我爹又找不着……

    阴老二被杨夕哄高兴了,兴致勃勃告诉她:“你看这炎山秘境里,最多的是什么?”

    杨夕想都不用想,脱口而出道:“火。”

    阴老二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一笑:“不,是岩浆。”

    杨夕满头问号:“岩浆不是火么?”

    阴老二:“当然不,岩浆是石头被火烧化成了水。不信你去感受一下灵力?”

    杨小驴子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连忙跑去最近的火山口,仔仔细细的感受了一下,下面流淌的灵力。

    果然,铺面而来的火行之力外,还有淡淡的水行灵气,以及十分内敛浑厚的土行之力蕴藏其中。不靠得足够近,绝难发现。

    眼睛闪闪的回过头来:“真的!”

    阴老二迈着三七步跟在后头:“那是,你叫我一声二哥哥,我还能骗你不成!其实这岩浆之中,还有些许金气,是和那土石一同融化的矿藏。只是太过微弱,你在这儿感觉不到,但是吧……”阴家老二诡秘一笑:“我哥昨天发现了,一个大约是最近才喷发过的火山,金行之力,啧啧!”

    杨夕一颗心脏在胸腔里都快跳出来了。

    “那木行之力怎么办?”

    阴老二顺手一指山下,那些寻常山地上绝对见不到的,从树干到叶片全都火红火红的石竹。

    “那个啰,火树石竹,火、土、木,齐活儿~”

    就这样,杨夕居然在差不多人生最惨的情况下,凑齐了成剑的基本配置。

    经世门呐于言辞的胖师弟,给她绘了可以提炼地火炼器之用的阵法。

    杨夕开始了人生第一次,为了成剑而进行的闭关。

    阴老二热情洋溢的提出来给她护法。

    阴家老二本以为此事万事无忧,断没有不成的道理。

    甚至还跟自己的哥哥吹嘘,却被哥哥指着鼻子骂了一顿:“想当然,成剑我虽不懂,但若是那么容易,全天下都是剑修了,那里还轮到昆仑做大?”

    阴老二不太服气:“那是一般人不知道剑修怎么成剑的,杨小驴子,可是昆仑弟子!”

    阴哥哥一挑眉:“杨小驴子?”

    阴老二笑嘻嘻的:“嗯,她自己跟我说的。”

    阴家兄弟朝夕相对了几十年,从出生就没有分开过。做哥哥的,第一次觉得弟弟似乎要脱出自己的掌控:“你……你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了?”

    阴老二挠挠鬓角:“哥,你不觉得她长得挺可爱的?”

    阴家哥哥:“一个眼都不眨就敢去跟睚眦单挑的女修士,从我个人的角度,是完全不能理解她与‘可爱’之间的关系的。”

    阴老二:“……”

    阴家哥哥:“跟你说过,没事多读点书。下次就不会把‘可爱’跟凶残、残暴、凶猛、彪悍、这些词搞混了。”

    阴老二:QAQ

    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跟哥哥投到一个娘胎里。

    阴家兄弟为杨夕护法的第三天。

    阴老二深夜被轮值的哥哥火急火燎的从睡梦中挖起来,睡得直流口水的阴老二,迷迷茫茫的问:“到我班儿了吗?”

    然后就被剧烈的爆炸声惊醒。

    那爆炸声一串接一串,比过年的鞭炮还密集。

    阴家哥哥气急败坏的吼他:“看看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你个猪脑子!”

    阴老二定睛一看,只见之前他们给杨夕找的那个山洞,正呼呼的往外冒火。爆炸声也是从里面传来的。

    阴老二急坏了:“杨夕呢,可出来了?”

    话音方落,一个矮挫挫的人影子,炮弹一样撞出来了!

    “咚”一声,正好撞在阴老二的怀里,给他仰面撞了一个跟头。

    阴老二气弱游丝的看着眼前已经几乎糊掉了的“小驴子”:“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杨夕满脸黑烟,头发全都立起来,用力挥舞着一只短手臂,非常愤怒的大声嚷嚷:“我不就成个剑吗?为什么会引得地火来烧,整个地下的岩浆都倒灌进来呢!”

    经世门的胖师弟离得远远的,一脸看破红尘的悲凉:“招……招……”瘦子师兄抬手对着他背后心,给了凶狠的一巴掌。

    胖师弟:“招天劫啊!”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终于加更成功了,快来夸我勤奋!

    十六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2-21 19:03:00

    方芳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2-21 15:54:54

    方芳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2-21 15:54:15

    erynnyes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21 23:54:48

    绥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22:33:13

    囧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22:01:26

    金樽里满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21:19:15

    高贵的微笑10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20:16:32

    看书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16:42:30

    方芳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15:54:29

    koala192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15:26:16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00:46:01

    疏影横斜水清浅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00:15:47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21 18:16:3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65章 师姐的“贱”》,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